黑活儿

黑活儿
  • 主演:赵亮,董博文
  • 导演:李威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05
胖哥李嘉栋(赵亮 饰)不复往日风光,买了辆二手车,专在小区门口拉私活,由于没有营运手续,人称拉“黑活儿”。干这活并不易,天天跟城管斗智斗勇,但好景不长,终于有一天被抓了现行,任胖哥怎么央求,还是把那辆二手车给没收了,并因不良记录丧失了开正规出租车的资格,这让他十分懊恼,为此媳妇(庄庆宁 饰)跟他离了婚,儿子(董博文 饰)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为了生存也为了儿子,他倾其所有买了辆新车,准备接着干,不料还是重蹈覆辙,再次翻了船。胖哥茫然了,一度萌发了犯罪的念头。就在这时,城管队员五岁儿子的童言无忌使他幡然悔悟

黑活儿第一集

董鑫泽的家境一般,很有可能是因为钱才和高琳琳在一起的吗,又同时与孟淼打的火热,被高琳琳发现她才通下杀手的吗!

但是那个视频到底谁录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说高琳琳失恋的事是真的,是董鑫泽在这之后选择了孟淼吗!那为什么他和高琳琳的感情几乎没人知道呢!

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让高琳琳转眼之间就对所爱的人痛下杀手呢,手段还极其残忍!

离开董鑫泽的寝室我又去找了平常和孟淼比较好的闺蜜。

通过谈话了解到,孟淼和高琳琳本来是很好的闺蜜,但是有一次孟淼带着男朋友过来被高琳琳看到了,之后高琳琳就一直很奇怪,没多久就休学了,之后周竹娅也不见了踪影。

听到这我感觉到很奇怪,不见了踪影?学校没有发现周竹娅失踪了吗!

后来他们告诉我是他的父母给她请过假!

周竹娅最初是被定义为自杀的,但是最后查出应该是有意谋杀的,在现场还找到了高琳珊整容的照片,所以确认为尸体应该是死了很久之后被伪装成刚刚自杀的。

那么他的父母给他请假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我又去找到了周竹娅的父母,但是两个人似乎还没有从伤痛中走出来!

我得到的消息是当时他的好闺蜜打来电话说他不舒服要住院,让他们帮忙请一阵子的假!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就是凶手早就准备好了让我们去查周竹娅了,而且连时间都算好了!

……

我不断看着周竹娅案件的相关文件,找了一些蓝鲸自杀案件资料。总感觉有一点不同,但是却没办法详细说清楚……

这时候警察局迎来了一位“的不速之客”

“张警官,能了解一下我女儿到底与什么案件有关吗?”

“对不起,高先生,因为这个案子我们处理很久了,我们为了避免造成民众恐慌,所以在必须是暂时封/锁的!”

对高天翔我只能隐瞒,目前还不了解高天翔对这件事真的是完全置身事外的吗,那么那天监视我的人到底是谁……

“张队你看一下,这个是董鑫泽在三个月前收到的招聘信息!”

我接过警员手里的平板看了一下,之后就交给了坐在我对面高天翔。不过高天翔表示他并没有见过这个招聘信息!

……

在高天翔走后,我拨通了招聘信息上面的电话,结果状态是关机的!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着上面丰厚的薪资待遇应该就是凶手为了引诱董鑫泽而设计的

……

这时候钟健给我打了电话,他找到了当年信息部的公务员,听他的描述,说当年有人通过非法的手续办理了过户手续但是被主人压下了。之后又给了我地址!

我按照那个地址找了过去,但没见到那个员工本人,他的子女给了我一张纸条,告诉我这是当年他们主任压下来的案件。

回警局调信息找那位户籍主任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户籍主任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去户籍室让人找了当年高天翔父女的落户文件,经过工作人员核实,确认为该手续是违法的。

我又去找了那位户籍主任的儿女,他虽然无形之中来了一出死无对证,但是最后损失的国家利益。

经过确认,那位户主当年是不知道怎么拿回来的50万,在这之后就辞职了!

人已经死了,没办法在追究了吗!

……

不过我回到户籍处再次查询他们父女二人信息的时候发现那部分竟然都是空白的。

通过在周竹娅父母那里了解到高天翔的工厂几乎是一夜之间建立起来的而且符合高天翔非法落户的时间。

回到警局,正准备对高天翔的事进行处理的时候梁仲春给我送来一分文件!

“……蓝鲸游戏制作者菲利普布德金被判刑3年四个月,源于俄罗斯最大社交网站vk,记者表明,只要支付60欧元就可以成为管理者,自杀方式不同……”

“60欧元,管理者,自杀,伤口!”

死者是直接自杀死亡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不符合蓝鲸游戏的基本规则。

而且蓝鲸游戏一般只适合青少年,周竹娅肯定是会抵制的,而且在周竹娅的电脑中并没有发现特别大的社交网站或者群聊,她是怎么接触到蓝鲸游戏的呢!

我让信息部查了一下周竹娅电脑里的蓝鲸来源低调的id,最后地址锁定在了高琳琳的家。

我又带人去了一趟高琳琳的家,但是这一次我是带着搜查令去的。

“高先生,你的女儿涉嫌一起连环谋杀案,所以我们依法进行搜查!”

……

在高琳琳的电脑里我们搜到了蓝鲸游戏,而且还是已经注册了管理者。

在他的卧室里的垃圾桶技术我们还搜到了一张已经被撕碎了的相片,不过我们看到一个碎片中出现了董鑫泽的脸。

高琳琳被我们的工作人员带走了,不过走的时候一直看着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时候外面有一辆车停在了门口,刚想准备拦着我们的工作人员的时候却被高天翔拦住了。

这时候方冷的电话打进来,告诉我在熊的里面搜到了几根头发,需要样本来进行比对。

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比较高兴的,这时候我的同事把高琳琳带到了警车上。

本来沉默的高琳琳突然暴怒起来,问我们凭什么抓他,为什么一直针对他……

女人真是个“善变”的动物,怎么就弄不明白呢?怎么感觉高琳琳比方冷还另类呢!

一部分人带着高琳琳回警局了,我带着梁仲春留下来了解一下当年户籍的事和解决的办法。

“张警官,我能了解一下你们抓我当事人的原因吗!”

“刘律师,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我们警方的办案程序你也清楚,而且我们已经掌握了直接的证据……”

……

“高先生,我想了解一下当年户籍室里的那场肮脏的交易……”

黑活儿

黑活儿第二集

就在拓跋烈疯狂吞噬着神兽的亡魂意志,从虚空中召唤兽神禹疆兽身的时候,慕容元睿的玄关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汪洋无尽的先天五行之气充斥着整座玄关,不止如此,慕容元睿的神念也因为两仪灵感交汇迅速恢复,远胜往昔。

神念无尽,生机无尽,阴阳二气充盈全身……

这所有的造化,全部来自于玄关中的那两个神秘图案,太阴幽荧和太阳烛照。

等到玄关平复,幽荧和烛照同时从慕容元睿的玄关中飞出,汇聚在她的额头正中神庭穴位置,遮蔽了她的神庭穴。

战力复原之后,慕容元睿重新焕发神威,只朝还在召唤禹疆兽身的拓跋烈看了一眼,立刻降下战神之光庇护战神族勇士。

在她玄关剧变的这段时间里,战神族勇士死伤惨重,从最初的两百万人战斗到现在只剩下不到一百万人。

战无破重伤昏迷生死不知,战无伤全身浴血生机消耗殆尽,战无痕已经开始燃烧神魂作战……

而对面的神兽大军,则是在兽神的祝福之下爆发出了最原始的兽性本能,战力有增无减。

降下战神之光后,慕容元睿重新唤出四大分神,再次开辟出五方神域。

疲惫欲绝,战意不存的战神五军随着慕容元睿连番出手,宛若久旱逢甘霖,再次爆发出冲天战意,开始反杀。

她爱惜战神族将士,战力恢复之后第一念头就是庇护他们,并没有打断拓跋烈继续吞噬神兽的亡魂意志召唤兽神禹疆的兽身。

有了慕容元睿分神的压制,神兽大军的士气开始低落,而这时候拓跋烈忙着吞噬神兽的亡魂意志,根本无暇顾及麾下的神兽大军。

最关键的是,他需要神兽大军的牺牲。

要召唤完整的禹疆兽身,眼前的神兽亡魂意志还不够多。

牧神本已受了重伤,缩在神兽大军后方,茫然的望着空中的禹疆兽身,心中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他当然知道拓跋烈的打算,却已经无力阻止。望着一只只惨死的神兽,牧神的心在滴血。

这时候他心中再也没有复仇的怒火,有的只是无尽的悔恨。

如果他当初拒绝了猎神联盟的请求,也不会把麾下将士和豢养多年的神兽大军悉数埋葬在这里。

牧神是仁慈的,只是被复仇蒙蔽了心。

现在他已经恢复了清醒,再也不想留下来直视惨淡的生死,准备黯然身退。

可是有些选择总要付出代价,有些路总要有鲜血铺就。

就在牧神准备悄无声息隐退的时候,一道剑气锁定了他的神魂。

神剑渺渺,于无声处听惊雷。

伴随着一声轰然巨震,死于诸神之战中的第一位神明诞生。

牧神,陨落。

牧神陨落,神之哀伤从荒野之地传开,继而整个太古神界的神明都能感应。

诸神震惊于太古战神强大的实力,同时更加关注着接下来的战神和猎神之战。

诸神心思复杂,一方面他们希望拓跋烈能够召唤出完整的禹疆兽身打败战神,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猎神太过强大,将来无人辖制。

所以,这一战他们不希望看到胜利者,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两败俱伤。

当然,并非所有的神明都抱着观望的姿态。

太阳神和光明神已经在天极高处现身,复仇女神,海神,自然女神,冰雪女神等一众高阶神明,都对这一战抱有强烈的企图。

尽管诸神没有达成协议,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形,诸神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

牧神陨落,成为压垮神兽大军的最后一根稻草,兵败如山倒。

在最后一头神兽发出不甘的悲鸣倒地之后,千万神兽大军被战神族悉数剿灭。

而猎神拓跋烈也在最后一刻,依靠吞噬了千万神兽亡魂意志,终于成功的把禹疆的完整兽身从虚空中召唤出来。

兽神禹疆本体现身,无尽神念威压笼罩整个北方天空。

原先还想在天极高处观战的太古诸神,不得不避让锋芒,从北方天极高处撤离。

自太古神界复苏一来,从来没有一位神明有如此强大的神念威压。这让诸神十分沮丧,同时他们对太古战神的期望也降到了最低点。

“没有人能够打败兽神禹疆……”自然女神喃喃自语。

“拓跋烈召唤的只是禹疆的兽身,并非兽神本尊。”自然女神的盟友海神说道。

“即便如此,我还是看不到新晋战神任何取胜的希望,禹疆的兽身实在太强大了。”

“是啊,实在太强大了。”海神发出同样的一声叹息。

东方天极高处,太阳神和光明神并肩而立。

“战神没有机会。”光明神说道。

“未必,你莫忘了,曾经的太古战神打败过禹疆。”太阳神说道。

“难道你觉得今天的战神能和从前的那位神王相比?”光明神问道。

太阳神默然不语,沉默一会又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战神固然不是对手,但是战神的先天五行阵肯定能够在短时间内牵制住禹疆的兽身。届时,倘若诸神联手,必可杀掉拓跋烈。”光明神说道。

“就算没有拓跋烈这个变数,太古战神本身也是一大威胁。能够凭借两百万战神族大军灭杀千万神兽大军,足以证明战神之道的强大。”

“所以呢?”

“猎神该死,战神也不应当活下来。”

“我明白了。”

诸神心中皆有计较,作为交战的双方,拓跋烈和慕容元睿当然也清楚他们的处境。

拓跋烈在凝聚战意,慕容元睿同样也在积极备战。

他们的目标一致,都想在实力无损的情况下把对方杀死。

……

禹疆的兽身磅礴无匹,几乎占据了整个北方的天空。

随着战意的提升,整个太古神界北疆的生灵,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百兽惊惧匍匐跪地,神族惶恐难安。

即便是那些准备插手这场决斗的主神,心中也隐隐透着几分忐忑。

今天的神界,远远不及当初。

即便是当初的太古诸神也只有极少一部分敢直面兽神禹疆的神威,没有人对慕容元睿抱有期望。

拓跋烈还在疯狂提升自己的战意,但是慕容元睿的心神却因为额头传来的异样感受,分了心。

这一战很残酷,她准备动用整座玄关的力量。

然而当她试图开启神庭穴,直接调用里面的先天五行之气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她的神庭穴消失了。

当她全神贯注去感知的时候,才明白神庭穴并没有凭空消失,而是一团混沌能量遮蔽了。

事实上,自从那两枚神秘的图案飞出玄关后,她就再也感知不到神庭穴的存在,只是这并没有影响她对于玄关能量的使用,她也没有去过多的去关注。

她知道黑色的图案代表着幽荧之力,白色的图案代表着烛照之力,现在这两股力量就汇聚在她的神庭穴中,变成了一团混沌能量。

她知道神庭穴的消失肯定和这团混沌能量有关,却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拓跋烈的战意还在提升,慕容元睿的心情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尽管她现在有四大分神,并且布置了一座无比强大的五行阵,倘若不能直接从玄关借力,她毫无胜算。

终于,拓跋烈的战意提升到了极致。

整个北方的天空仿佛都再也容不下他的无尽兽威,伴随着他的一声怒吼,诸神都生出了臣服之心。

慕容元睿的心情越来越急躁,她的心神还停留在神庭穴上。  神庭穴的混沌能量现在已经恢复了清明,与此同时,她的额头上面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竖纹……

黑活儿

黑活儿第三集

第1678章 二少篇,亲手放弃了心爱的女人

刚冲到门口,秦墨宇还没拉开门,一阵阵嘈杂的悉率声伴随着熟悉的嗓音传来:

“我没事!我的身体我很清楚!”

“我要出院!我现在就要走!我有很重要的事儿,立刻,马上——”

“你们不要拦着我!”

……

眉头微拧,秦墨宇的动作明星怔了下:伍雪然?是她吗?

倏地拉开门,等他循着方向想要去确定的时候,只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一名小护士的追拦下消失在了过道的拐角:

是她?

虽然被打断了下,秦墨宇还是没有多想,下意识地转身就去找隔壁的房门,视线一落,这才发现左手边的隔壁的位置只有一间房,而且此时门是大敞的,看门口那还隐约带着灰色流线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这应该是刚刚两人拉扯才摩擦着留下不久的:

这么说来,刚刚的伍雪然应该是从这间房里出去的!那宛宛呢?难道她们被送进了一间房吗?

扭身,秦墨宇就冲了进去,抬眸,偌大的房间,却一片空空如也,房间里有床有沙发,是高档的配置,但刺目地清晰的不容诡辩地,床,只有一张!

倏地,眸子都瞠大了几分,秦墨宇的手心猛然就起了一层的冷汗。

他还没反应过来,身后护士小姐的声音已经率先响起:“先生,您找谁?病人坚持退房,已经离开了!”

回身,他就见一个小护士站在了门口,手里还抱着些东西。

未及开口,就见自己病房的那个护士也跟了过来,伸手,秦墨宇就指了指身后的床位:“你说的是这里吗?这间屋几个病人?”

“呃?”

两个小护士明显被他问懵了下,这里是高级VIP区,房间虽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都是一人一房的啊,而且这就一张床,他怎么这么问?

面面相觑,两人其实都有些开始怀疑他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最后还是那个抱着东西的小护士讷讷出声道:

“什么这里那里?这个屋就一个病人啊!”

她刚刚不是说了已经退房了吗?

脑子“轰”地一声,秦墨宇的脸色都煞白了一片:一个?一个!

刚刚的应该是伍雪然啊!

那宛宛呢?

伸手,他又扣住了就近的一个小护士的肩膀,用力地捏了起来:“那宛宛呢?这个屋里住的是伍雪然,那宛宛呢?”

情绪明显有些激动,小护士却被他捏到生疼,连手中的物什都散落到了地上:“哎呦~”

另一边,小护士伸手就想帮忙:“先生,有话慢慢说,您先松手,您别激动!”

医院里失控的情形无处不在,两个人倒还算镇定,被扣的小护士没有强力去挣脱怕刺激她,而另一名则配合地试图安抚,但这一刻,慌,乱,都已经不足以形容此时此刻秦墨宇的心情。

“我问你们池月宛呢?昨天晚上是谁送我来的?溺水的人,来了几个,几个女人?跟我一起来的几个人呢,到底几个人?”

嘶吼着,秦墨宇的眼睛都开始冒绿光了。

被吓得不清,小护士赶紧道:“两个,不知道啊!我们不知道是谁送你们来的!跟你一起被推进来的、溺水的就两个啊!”

两个?

秦墨宇疑惑的眸色刚一放松,下一秒,却听另一个小护士补充道:

“对啊,就你们两个,一男一女!昨天晚上半夜被送来抢救的一共就你们两个人啊!刚刚那位小姐说有急事,非要离开,已经走了!我听她说好像要去找谁……解释什么重要的事儿还是怎么回事,我也没太听明白——”

迷迷瞪瞪地,小护士显然不明所以,但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一下下剁在秦墨宇的心上,他的脸色一阵乍青乍白难看到了极点:

“两个?一男一女?一个女的?”

怎么可能只有一个?

按住小护士的肩膀,他突然奋力地摇晃了起来:“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宛宛呢?那我的宛宛呢?是谁把我拉上来的?是谁?”

哪个该死的,为什么要救他,为什么不救他的宛宛?

他的宛宛呢?

夜晚的场景排山倒海地涌入脑海,仿佛要在里面掀起惊涛骇浪,瞠着眸子,秦墨宇怎么也不敢相信:“怎么会没有?她会游泳的!她明明会——”

他不是不想救她,可他只有两只手,他只能先救一个,再去救另一个,那个时候,伍雪然离他更近,不管是从体力方面考虑还是现状,他都不能弃她于不顾,可他从来也没想过要放弃她啊,明明三个人落水,为什么,为什么只上来两个,为什么只有她失踪了?

他的宛宛——

一想到她可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出了意外,秦墨宇就痛不欲生,抓着头发,紧紧地咬着牙关,却还是控制不住地瘫下了身子,泪如雨下:

她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她不会已经……

绝望,懊悔,无比的内疚跟交杂的恐惧盈上心头,瞬间将他的意志击地粉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强大的力道一度震得地面仿佛都晃动了起来,听得两个小护士都忍不住瑟缩了下:

膝盖不会碎了吧?这得多疼?

阮盛跟封一霆刚走出电梯,就感觉到了异样,几个大步就冲了过来:“秦哥!”

“墨——”

两人一左一右试图拉起他,半天竟然都有些拖不起。

“墨,你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

“秦哥,我帮你叫医生!”

将他拖到一边的沙发上,阮盛刚一转身,秦墨宇却突然拽住了他的手:“是谁把我从水里拉上来的?为什么只救我一个?为什么要救我?”

若是他跟月宛一起,无论生死都还算有个交代!

可是昨晚,他的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他甚至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跟她说——

他亲手放弃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他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三个人注定要死一个,他真宁愿昨晚离开的人是自己!

捂着脸,秦墨宇悔地不停地撞着手心,当真是只差把自己撞死了:他为什么就没有把手伸过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