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蒂和露西

温蒂和露西
  • 主演:米歇尔·威廉姆斯,Lucy,DavidKoppell,MaxClement,SidShanley,DaveHubner,MichelleWorthey,威尔·奥德哈姆,WallyDalton,RogerD.Faires,BoggsJohnson,
  • 导演:凯莉·莱卡特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在女孩温蒂(米歇尔·威廉姆斯 Michelle Williams 饰)平凡的人生中,狗狗露西是她最好以及最信任的朋友,那些无法和家长倾诉的苦恼的困惑,温蒂能够很轻易的向露西倾诉。为了赚钱,温蒂决定利用暑假前往阿拉斯加州的一个工厂打工,带着露西,驾驶着一辆破旧的二手车,温蒂上路了。   没想到,刚刚来到俄勒冈州,车就报废了,在荒无人烟的小镇上,身无分文的温蒂不仅要为自己找到出路,还要养活露西。无奈之下,温蒂只得干起了偷窃的勾当,毫无经验的她没有悬念的被逮了个正着。在警察局中接受了批评教育后,温蒂惊慌的发现露西不见了,而当她和露西再度相遇时,露西已经有了一个富有的新主人。

温蒂和露西第一集

“这里有个人,他要做我们纳兰家的家主位置!”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中气十足,带着些许的冰冷,将打坐修炼中的众人惊醒。

惊醒来的众人,都将目光看向了纳兰寒云,而后将目光转移,落在了王木生和纳兰云天的身上。

最后,目光落在了纳兰云天身上,只因王木生站在纳兰云天后半步,只因,有人认出了纳兰云天。

“纳兰云天!”

“这不是纳兰帝爵的儿子吗?”

“我记得他还有一个妹妹吧?”

“就是他想要做纳兰家的家主吗?”能说出这些话的,都是年纪比较年轻一辈的,亦是在纳兰家里,相对活跃一点的人,而他们之所以能认识纳兰云天,更多的原因是,他们对纳兰帝陵不满,从而对很多事情,他们有了关注,而纳兰云天便

是其中之一。

“哈哈哈,纳兰云天,你算什么东西,竟然也妄想做纳兰家的家主,你当我爸的位置,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吗?”纳兰擎天缓缓的站了起来,不屑的看着纳兰云天笑道。

纳兰云天目光看向了纳兰擎天,他是纳兰帝陵的二儿子,他还有一个哥哥叫做纳兰宏运,相较于他的大哥,纳兰宏运,纳兰擎天的天赋不如他,性格亦是不如。

这是一个高傲,自大的人。

纳兰云天和纳兰擎天都是纳兰家的嫡系,因为纳兰云天和纳兰擎天的爸爸是亲兄弟,而且,纳兰云天的父亲,还是纳兰擎天父亲的哥哥。

事实上,上一任家主是纳兰云天的父亲纳兰帝爵,但是,纳兰帝爵死了,而纳兰云天还很小,所以,这个家主的之位,最后在纳兰帝陵的活跃下,成为了新一任的家主。

如果纳兰帝爵还在的话,顺位的家主之位,应该是纳兰云天才对。“我能不能做,不是你说的算,你也没有资格在我面前BB,现在,我就是要做纳兰家的家主,不服气的可以和我一战,我会让你们心服口服。”纳兰云天直接拔出了自己的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目光扫过

全场,最后落在了纳兰擎天的身上,冷冷道。

纳兰擎天面对纳兰云天的目光,丝毫不惧,纳兰云天在纳兰家的时候,虽然生活几年,但很多时候,纳兰云天都是被鼓励的,这里边,就有纳兰擎天的影子。另外,在欺负纳兰云天上,甚至最后逼走纳兰云天的,亦是纳兰擎天,而最后纳兰云天被当作棋子,纳兰擎天亦是知道,暗中虽然有过对纳兰云天出手,但是,纳兰云天的运气都很不错,最后时刻,发到

是让轮回组织的人救了。

不过,纳兰擎天不知道的是,有些事情,纳兰云天不明白的时候,轮回组织的人为了让纳兰云天更加配合,也更加容易的接受控制,暗中告诉了纳兰云天,这背后有纳兰家的影子。

那些年里,纳兰云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有纳兰云天自己清楚,也因此,对于纳兰家的感情,也越来越淡了,对于某些人,也一直隐忍着。

这一次,纳兰云天不想等下去了。“纳兰擎天,以前在纳兰家的时候,我可以隐忍你那些卑鄙的手段,当我被逼着离开纳兰家的之后,你暗中对我数次的出手,我忍了一次又一次,如今,你们父子为了个人私欲,要将纳兰家拖入深渊,我坚

决不同意,这一次,家主的位置我坐定了。”纳兰云天冷酷的说道。

“你脑子有病吧,现在我们纳兰家的家主是我爸,而你也不过是背叛家族的弃子而已。”纳兰晴天不屑道。

“我只是带着我妹妹去外面生活而已,可没有说和纳兰家脱离关系,不要拿你那自以为是的想法来替别人做决定。”纳兰云天淡漠的撇了一眼纳兰擎天,说道。

说完,纳兰擎天将目光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笑道:“我们的话,你们也听了差不多了,那么,我要做家主,谁有不服的,可以站出来。”

纳兰云天充满了自信,同时,亦是清楚,这个时候,他没有退的理由,不服的,就用拳头说话。

纳兰云天的话,充满了挑衅,那些一心跟随纳兰帝陵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纳兰擎天。

虽然纳兰擎天是他们的后辈,但此时的纳兰家,在这个时候,纳兰擎天的决定,便是很大程度的代表着纳兰帝陵的决定。

纳兰擎天阴沉着脸,没有想到纳兰云天竟然如此放肆,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对于那些看向他的目光,冷笑道:“既然,这弃子如此目中无人,这么急着送死,那你们就送他一程好了。”

有了纳兰云天开口,便是有六人站了起来,六个神武境巅峰,气势沉稳,不像是什么急躁的人。

不过,六个神武境巅峰就像杀了纳兰云天,送人头吧!

王木生站在一旁,不打算出手,此外,也是戒备有其他天使境的出手,也算是在为纳兰云天压阵吧。

一出场,便是领域,而且还是六个领域同时爆发。

这个时候,纳兰家的蔚蓝领域,便是展现出了其独特的个性。

重叠,是的,六个蔚蓝领域同时爆发之下,互相兼容的重叠在一起,威压翻了六倍,那种天地间仿佛脱离控制的感觉,让通样处于蔚蓝领域之中的王木生皱起了眉头。

很强,非一般的强,而这仅仅只是领域的叠加效果,那么他么出手之后呢?

王木生好奇的退后了几步,将位置让给了纳兰云天。

在王木生离开几步之后,纳兰云天同样是施展了蔚蓝领域。

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那六人的领域在排斥着纳兰云天的领域。

领域排斥,也意味着碰撞,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好奇的看着,这一场领域的碰撞,纳兰云天会如何应对。

“如果你是其他领域的话,也许你还有机会去抗衡他们六个,可是,偏偏的,你的领域是蔚蓝领域,不被认可的你,在这领域之内,是无法发挥出实力来的,一挑六,你的领域会被压制到最低!”“纳兰云天,你死定了!”

温蒂和露西

温蒂和露西第二集

沈锋立刻抬起身子低头一看,只见躺在地面上的杨玉环气息全无,面色煞白。

刚才落水之后,她的身子瞬间和沈锋分开,身上的那身华贵衣装扯着她向水下沉去。慌乱之中,杨玉环呛了不少的水进去,现在已经是溺水状态。

沈锋心中一紧,此时若不加以施救的话,恐怕一切都来不及了。

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作为一名穿越而来的精英军人,战场急救对他来说也是小菜一碟。对于已经意识全无的溺水者来说,心肺复苏是最佳的急救手段了。

沈锋立刻双手叠压在一起,按在了杨贵妃洁白如玉的胸口之上。

沈锋的心中毫无杂念,只见他双手用力的在杨玉环的胸廓上向下按压了三十下,然后一手捏住杨玉环的鼻子轻按额头,另一手掰开了她的下颌。

沈锋将自己的嘴贴近了杨玉环的嘴唇,用力的向口腔里面吹了两口气。

这是一个让无数男人心魂颠倒的动作,可此时对于沈锋来说,他心中只有救命二字。

按压胸部三十下,然后两次人工呼吸,沈锋拼尽全力的如此循环往复下去。

终于,杨玉环的身子猛地抖了一下子,头部向上一抬,咳嗽了几声,从嘴里吐出不少水来。

此时沈锋的双手还按压在杨玉环的胸口之上,杨玉环清醒过来之后,一看沈锋这般姿势,脸颊立刻绯红。

沈锋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将自己的双手收了回来,然后轻轻的将杨玉环的身子给扶了起来。

“沈将军,是你把我从水里救上来,又……又救我性命?”杨玉环眼眉低垂,轻声问道。

沈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自己那一番心肺复苏,也是极为亲密的动作,心旌也不禁开始荡漾起来。

“他们都走了,只有沈将军留下来救我。我这条命,也是沈将军给的。”杨玉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意悠悠,看着沈锋说道。

之前在火场之中,沈锋曾经看过杨玉环的双眼,充满了绝望,可此时她的双眼之中除了哀伤之外,竟然还有一丝不一样的东西在里面。

沈锋心头一颤,急忙回答道:“贵妃娘娘天命富贵,自有神明护佑,末将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

“天命富贵?神明护佑?”杨玉环冷冷的笑了一下。

“至少在刚才的火场之中,我的命又变得如同蝼蚁草芥一般。别说神明了,连人都没有护佑我的,除了沈将军……”杨玉环沉沉说道。

沈锋怔了一下字,随即答道:“这是末将应尽的职责,娘娘切勿挂心。”

杨玉环的目光变得温暖起来,婉婉说道:“怎会不挂心?沈将军,你的大恩我记下了。”

“爱妃,爱妃!”

沈锋忽听水面上传来一阵呼唤和寻找的声音。

沈锋转头一看,只见李隆基已经换上了一身干爽的新衣裳,身上还披着一件裘皮大氅,站在一条小木船之上,由几名龙武卫禁军划着船,在东海水面之上四下寻找。

杨玉环冷冷一笑,表情变得凄凉起来:“圣上他还是想起我来了,又来找我了……”

沈锋听出了这句话的寒意来,默然不语。

杨玉环身上衣服已经全部湿透,虽然一旁有火焰烤着,可身子仍然瑟瑟发抖,沈锋知道她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陛下,贵妃娘娘在这呢!”沈锋转过头去,向李隆基划船的方向大声喊道。

一听到沈锋这句话,李隆基一阵惊喜,急忙催促划船的龙武卫兵士道:“快划过去,快划过去!”

没用多长时间,这条小船便靠上了岸。

李隆基第一个跳下船来,跑到了杨玉环的身边。

“爱妃……爱妃你……你没事吧?”李隆基关切之外,语气之中竟也带着一丝良心上的愧疚。

此时杨玉环的面色变得异常平静,只听她淡淡说了一句:“妾身没事,皇上切勿挂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隆基嘴里喃喃的说着,一看杨贵妃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急忙和沈锋一起把她搀扶了起来。

李隆基随即脱下身上的那件裘皮大氅,将杨玉环给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然后一手搂着她的肩膀,扶着她走上了那条木船。

沈锋也跟着上了船,龙武卫兵士便开始向对岸划去。

木船之上,李隆基的目光一直落在杨玉环的身上,很是复杂。

而杨玉环则一直低着头,避开了李隆基的目光,沉沉不语。

木船很快便来到了对岸。此时岸上也有不少刚刚被禁军兵士们救上岸的皇亲国戚和朝廷重臣们。

他们刚刚从冰冷刺骨的池水中爬了上来,全身都已经湿透,在这寒冷的冬夜之中身子瑟瑟发抖。

李隆基立刻下令,将这些人全都送往离此最近的一处暖阁之中。龙武卫兵士们便搀扶起这些被吓个半死,也冻个半死的皇亲国戚和朝廷重臣们,纷纷向暖阁走去。

几名宫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站在杨玉环的一旁搀扶住她,也要将她送往暖阁。

杨玉环转头看了沈锋一眼,目光幽幽,然后便跟着这两名宫女向暖阁走去。

沈锋全身的衣衫也已经湿透,此时他暗暗运起内力护体,内息在全身各处经脉中周转流动,散发出热量来,使他并不感到十分的寒冷。

不远处的东海中心岛上的那个延寿亭废墟依然在熊熊燃烧着,火光映射在水面之上,将半个太极宫照得通亮。

忽然之间,就见那团熊熊火焰之中,有一道火光猛然升起,在这团火光之中,一个人的身影跃然而出,跳出了这处火场,然后落在了中心岛的岸边。

这人的身子仍旧向外散发着浓烟,全身的衣服都已经烧没了,外面的皮肉焦糊一片,似乎惨不忍睹。

这人的双眼向外透射出幽蓝色的光芒来,身子在微微颤抖。

随即,这个人的目光落在了对岸正要离去的李隆基和沈锋的身上。

“今晚,你们是逃不掉的!”

这人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即身子又跃上了半空!

温蒂和露西

温蒂和露西第三集

“没什么大碍,小白也是省着劲儿的,没破皮,我给她上了药,很快就会好的。”

“嗯。”,李林琛淡淡地应了声。

顾思南凑过去笑着道,“相公,你还是很关心宁和嘛,是不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子,还是一个爹娘的。”

李林琛有些别扭,提笔继续写字,“再废话,我就把那只狗扔出去。”

“好啦好啦,知道你害羞,我不说了就是。”,顾思南心里吐槽,哼,真是傲娇。

赵氏一家三口回到家,天还没有黑,赵氏在前头抱着千金回去,陈二石在后头提着买的年货。

千金现在已经三个多月大了,会认人,看着王氏就哼唧,想让她抱,王氏心头一软,赶紧迎上去,“哎哟,乖孙女儿,想死奶奶了。”

千金是陈家唯一一个会黏着王氏的孩子,也是因为她出生之后,除了赵氏之外,王氏抱她抱得最多,小孩子最能感受到别人的善意,王氏对她好,她就能知道。

起初千金哼唧着要让王氏抱的时候王氏还不明白她的意思,毕竟也是第一次有孩子黏着她,她还以为千金是不想她在边上,刻意走开了些,谁知道小丫头哭得很厉害。

赵氏才笑着说道,“娘,这小丫头是想让您抱呢。”

王氏心里还不敢相信,直到抱了孩子,她真的不哭了,她这才信了,心里那个感觉啊,真是说不出来。

原来被孙女儿黏着是这种感觉啊?早知道以前就该多带带孩子的。

这会儿王氏抱着千金,小家伙很是开心,小手手不停地挥,王氏小心翼翼地哄着她,一会儿她就笑了。

赵氏看着这场景也觉得安心,孩子有爷爷奶奶疼,挺好的。

把千金哄睡着了,赵氏那今日买的东西拿出来,“这就快过年来,今日去给大家买了新衣裳,今年高兴,给爹娘买的颜色也明亮些。”

王氏和陈光看着那两件袄子,多好的衣裳啊,喜欢得不得了,“巧芳啊,我和你爹也不缺衣裳穿,前两年的衣裳到现在都还没穿过几回呢,哪里用得着再买?费那个银子干啥?这还三个孩子呢,不得花钱啊?”

赵氏笑着道,“这也没多少钱,过年穿新衣裳那是应该的,爹娘如今跟着我们过日子,还能让爹娘受了委屈了?”

秋桂也笑着道,“就是啊,爷爷奶奶就放心吧,我自己也会挣银子,不缺银子花的。”

陈光止不住地点头,孙女有出息啊,女儿家,自己就能给人看病挣银子养活自己了,换成个男人没准儿都做不到。

王氏笑着应了,“老头子快看看,这颜色喜欢不。”

陈光的衣裳是一件蓝色的,颜色很鲜亮,穿上看着人都年轻了不少,陈光还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一个老头子,穿这衣裳干啥,糟蹋了。”

天恒笑着道,“才不糟蹋呢,爷爷穿这个很好看。”

被孙子夸了,陈光很是开心,穿上衣裳都舍不得脱下来了。

“今年还是跟往年一样,咱们去思南家里过年,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