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贵族

我们是贵族
  • 主演:贡萨洛·维加,卡拉·索萨,路易斯·赫拉尔多·门德斯,胡安·帕布罗·吉尔,因尼斯·圭雷罗,胡安·卡洛斯·加斯卡昂
  • 导演:盖瑞·阿拉兹拉奇
  • 地区:墨西哥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13
贾维(路易斯·赫拉尔多·门德斯 Luis Gerardo Méndez 饰)、芭比(卡拉·苏扎 Karla Olivares 饰)和查(Juan Pablo Gil 饰)是情同手足的三兄妹。他们都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在成长的过程中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父亲吉曼(贡萨洛·维加 Gonzalo Vega 饰)用辛勤的劳动所换来的果实。时间久了,三个年轻人难免养成了养尊处优好吃懒做的乖僻性格。   吉曼知道自己无法陪伴孩子们走完一生,于是决定给他们好好地上一堂课。一天,吉曼告诉自己的三个孩子,他们家实际上已经破产了,正在居住的别墅也将要被银行收走抵押欠款。就这样,吉曼带着还处于震惊之中的三个年轻人将家搬到了贫民窟中,除此之外,他还给了三人一个任务,那就是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我们是贵族第一集

第269章 一生不变

四尾的回应,出乎叶小篱的预料。

回到山顶别墅的她,将自己关在房间,娇小的身子趴在床上。

情绪不高的用心语和四尾交流。

视线的清晰,加上能够清楚听到她的声音,让叶小篱确定——她已经能够掌控她。

这一切,亦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原主的离开。

在和四尾的交谈中,叶小篱了解到在这之前她反常的种种原因。

如她所料,四尾的特殊技能是能够听见别人的心声,也正是如此,她也同样听见了原主叶小篱留在心里的念想。

叶小篱反常的那些表现,都是受原主留下的残念影响。

今天她的再次出现,是本着做决断的用意,并且也在最后真的彻底消散……

就连最后留下的那一点念想,也已全部灰飞烟灭。

原主今天对叶亦宸所说的每一句话,她内心的所有感受,叶小篱都能清楚得感受到,也正是为此,她才更加难过。

原主对叶亦宸说她在婚前定了期限,其实那所谓的期限和时间无关。

她没有说,可叶小篱知道。

原主指的期限是生命,她曾打算哪怕嫁作人妻,爱的人也始终只有叶亦宸一个。

直到走到生命的尽头。

她的身体在半年前就已死去,可心中留有的残念,因四尾而被激发。

经过了当下的这些事,最终,连心也一并死了。

期限已到,所以她选择彻底从这个世界离开、消失不见。

不光如此,叶小篱还从她的内心感受到了无谓的大爱,她决定离开,也是为了成全。

成全夏之玥和孩子的同时,也成全了她和厉云挚。

想到原主所做的这些,叶小篱惆怅的叹了口气。

她闷闷不乐的趴在床上,手里抱着她的大鸡腿抱枕,将脑袋背对着门口埋在枕头堆里。

在门外的厉云挚将她的种种反应都看在眼里。

硬朗的身形下,眼底蕴着柔情。

他没有发出声音,更没有打搅叶小篱,只是轻轻的关上门后离去。

在叶家时,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他看得很清楚,那是真正的叶小篱。

而她在车上对他说的“她走了”,厉云挚事后联想着她哭得泪流满面的样子,觉得不仅仅只是字面意思那么简单。

厉云挚的眸底荡漾着复杂的情愫,他去到书房。

走向那整面墙的书柜时,他一眼看到那被他裱框放起来的“老公”二字。

收回视线,他打开了掩藏在书画背后的暗格,里面放着一只保险箱。

它那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寥寥几样东西。

厉云挚取出了其中一份文件,白字黑字的合约上清楚的写着“婚前协议书”几个大字。

他将它拿捏在手里,分明只有十几页纸,可如今掂在手里的份量却是格外沉重。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它,他和叶小篱不会牵扯在一起,更不会有后面发生的这么多事。

站定沉思片刻。

厉云挚拿着它走向碎纸机,可就在他想将它放进去时,他的手又僵在半空中。

最终,厉云挚收了回来。

它被放回保险箱里,取而代之的拿出来一个绒布盒子。

……

天色将沉,窗外的云就像被血染过。

厨房准备的全是叶小篱爱吃的肉,花样繁多,肉类齐全。

只不过她兴致缺缺,味同嚼蜡。

叶小篱鲜少如此,佣人们面面相觑,最后刘姨上前询问:“少奶奶,不合胃口吗?要不要我让厨房再重做一些?”

情绪低落的叶小篱摇摇脑袋,没有开口。

刘姨犯难的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厉云挚,他只是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们退下。

佣人们照做,一时间餐厅只剩两人。

厉云挚放下餐具,黑眸直勾勾的盯着她,感觉到他的视线,叶小篱看了一眼。

“对不起,我今天没有胃口。”

她的道歉听起来别样刺耳,厉云挚的眉头微蹙后松开,问:“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叶小篱摇头,情绪始终低落的提不起来。

答案在厉云挚的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他看着她,表情认真,眼神真挚,“那你听我说。”

叶小篱点头,乖巧的就像个孩子。

“之前我从没对你坦言过结婚的原由。”厉云挚说着,起身缓步从对面来到叶小篱身旁。

他坐在她身边的位置上,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气氛柔和些许,厉云挚稍作调整后继续开口,尽量表达的她能够理解,“不是出于爱,因为我们没有感情交集,但也是出于爱,为了他。你懂吗?”

叶小篱点头,他所指的“他”,是叶亦宸。

当着她的面直言这些事,厉云挚是第一次,说完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做一件很艰难的事。

“你的存在的确有扭转局面之势,但有些事态已成事实。”

前半句,他指他对她的感情变化,后半句,他提醒她在那之前就已和他是夫妻关系。

叶小篱听得认真。

“我知道了。”他的开导,让她心里好受了一些。

而厉云挚并未作罢,他直视着她的眼睛,极为郑重的说:“我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但我能承诺你的是——无论任何情况,我绝不背叛,不抛弃,不放弃你。”

他说着,握过她的手,将它放在自己的胸口,“从今往后,这里永远只容得下你一人。”

“……”叶小篱抬眸,对上那双深邃的眸。

如倒映着星辰大海。

胸腔内的心跳强而有力,像是在衬显他的诚意,叶小篱的心动荡着。

就像是翻滚的开水,咕噜噜的不断冒着火热的泡泡。

她咬唇点头。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结果他握着她的手缓缓落下时,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指尖传来的凉意,从无名指间缓缓深入。

叶小篱垂眸,只见那儿被套上一枚戒指。

钻石被切割成独一无二的叶子形状,在灯光下释放着璀璨的光,厉云挚的手握着她的,拇指指腹从戒指上轻拂而过,“这是我对你一生不变的承诺,盖章后生效。”

说罢,他握紧她的手往怀里一揽。

低头轻轻的吻上她的唇,没有往日的霸道,不夹杂任何情欲。

只是单纯的,想要对她好,保护她一辈子。

我们是贵族

我们是贵族第二集

越往冬天走天气越来越冷,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这个年头集中供暖还没有开始普及,还处于生煤炉取暖的阶段,到了户外就取暖基本靠抖了。

终于迎来了这年的第一场雪来了。

林秋睡在被子里感觉骨头被棉被压得发疼,每根骨头缝里都泛着酸意,连简单的翻个身都觉得千斤重。

林秋明白自己这是感冒发烧了,迷迷糊糊让谢梨花帮她请个假。

谢梨花上手一摸林秋额头,感觉跟个火炉似的,哪敢帮她请个假让她待宿舍,立马就冲到班主任那把情况说了下。

李老师赶到宿舍看了看林秋的情况,当机立断叫上另外一个老师,扛上林秋就往镇上卫生院跑。

到了卫生院,李老师一边想办法联系林秋的家人,一方面安排打上退烧针,输了两瓶盐水。

赶巧林秋家里林根生和林根权两兄弟带着儿子正好跑商还没回来。

又因为这些日子货物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简单的在市场采买数量跟不上,价格也不能做到最低,林有福被她爹派出去找工厂货源,这会还不知道在哪个方向呢。

家里就剩季慧珍一个农村妇女听到这个消息眼泪都要掉出来了,急的在家团团转。

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屯的季慧珍咬咬牙,准备自己一个人上镇上来把生病的闺女给接回家。

等输完最后一瓶盐水,天已经擦黑了。

李老师正在留观室守着林秋一并等她家人,忽的就瞧见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男子急匆匆的冲进留观室,一脸焦急地神色,四处张望。

来的是敏行。

正当季慧珍准备出门,敏行碰巧过来送点儿吃食。

自从林秋跟着敏行开始读书,林家就很感激这个年轻小伙子,有啥好吃的好用的都要往小诊所送上一份,这么久下来,敏行和林家人自然也就走动的频繁。

敏行刚到林家,看见季慧珍焦急的准备出门,一问才知道林秋这会正在镇卫生院躺着呢。

敏行当机立断连忙让季慧珍在家待着,自己就往镇上卫生院赶去。

一到卫生院,就看见林秋毫无生气、面色憔悴的躺在留观室里。敏行赶紧的上前摸了摸林秋额头,好在热度已经下去了。只是因为发烧没有进食显得没有精神。

敏行叹了口气心想真是个不省心的姑娘,上回大冬天掉进冰窟窿里大病了一回,这怎么在学校好好上着学呢又发起烧来了。

林秋正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额头,睁开眼一看,敏行正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

“敏大哥,你怎么来了?”

一开口林秋才发现嗓子疼得厉害,声音简直像被砂纸擦过。

“你先别说话了,你爹和你伯跑商去了,就剩你娘一人在家。本来你娘想来看你的,我瞧着晚上她也不方便,于是我来接你回去。”

说着敏行帮她把搭在身上的毯子又压了压。

向值班的医生询问了林秋目前的身体状况,医生建议林秋还是回家多休息几天。

考虑着季慧珍还在家等他的音讯,于是敏行向李老师说明了下,背着小姑娘坐上来时的牛车,往家赶去。

坐在牛车上,林秋简直被敏行包成一个大粽子,就这样还生怕她吹着风,自己坐在车头的风口处,帮她挡住吹进车里的山间冷风。

“敏大哥,你为什么想做医生?”

林秋突然出声的询问让敏行措手不及。

为什么当医生?

仿佛家庭发生变故之后随着父母双亲来到乡下避世生活,被猝不及防的生活裹挟着往前走,一回神就发现自己已经是小乡村诊所里的一个小医生了。

“呵呵,因为我爷爷早年间会点儿医术,跟着他学了点,于是就当了个医生。”

敏行想起了自己的爷爷,那是一个在这个风雨如晦的时代里坚持着自己的风骨,最后却落得个惨淡下场的人。

“那敏大哥,你有没有想过去外面看看?看看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总觉得这个世界有些地方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我们窝在这个安静的小山村还感觉不到罢了”

林秋望着敏行,斟酌着怎么将话讲的更明白又不会太过惊世骇俗。

她本能的感觉到在这个小乡村安静的当着乡间医生的青年男子是一块良质美玉。

他藏在书房里的那些书,举手投足间的良好教养都不是这个封闭又贫瘠的小地方可以培养出来的。

这话在敏行心里简直就像掀起了一场巨大的海啸。

他仔细的盯着眼前这个十二三岁一团孩子气的小姑娘的脸。

心想着这么小的姑娘怎么会对时代即将发生的巨变、那些从上而下将要推动这个古老巨大的国家发生变化的措施有所察觉?

在这个小地方,大多数人都还在思索着吃饱饭,并没有什么心力去思考个人未来这么抽象的话题,更何况是时代、国家这种宏大的命题。

甚至是敏行自己,多年来也不曾再思考过这些和日常生活搭不上边界的话题。

要不是近几年风云突变,当年爷爷和父母的故旧了解递了些信息给他们,只怕自己的眼界还不如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敏行的眼里禁不住带上一丝赞赏:“小秋说的是,这个世界是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也该出去看看外边儿的天啦,不过小秋今后想干什么呢?”

今后想干什么?林秋扪心自问,像她这种带着外挂而来的人,想做什么似乎都比常人要容易上许多倍。

这反倒让她多出些许踌躇,不希望自己浪费上天给的第二次机会。

但是,有个目标她确实很明白的,这些出现在她生命里的人,她都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的人生变得更顺遂!

也许上天派她回来就是希望她能让周围的人变得幸福呢?

“未来的事情,我还没有想好呢!反正不急,我还小呢,也许慢慢的走着就能找到自己想走的那条路呢。”

两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飞快的就到了屯里。

季慧珍这会正站在路口伸长着脖子焦急的等着他们归来。

林秋远远地看见她娘站在村头,不知道站了多久。

急忙跳下牛车,捂住季慧珍因为在外面站的太久冻得冷冰冰双手,埋怨着:“妈你怎么站在村口呢,这么大的风呢!我没啥事,你可别把自己吹感冒了。”

季慧珍这会见到幺女悬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到肚子里去了。

上回林秋那场高烧真真是吓坏了她,这回听说她又发烧,一颗心简直是在油锅里煎熬。这会看到林秋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心里已经开始感谢满天的神佛了。

季慧珍忙不迭的转过来谢谢敏行,敏行见着这架势,连忙扶住季慧珍。

一边嘴里嘱咐着林秋忌口,多多休息,多喝点热水,一边将两母女送回家。

我们是贵族

我们是贵族第三集

想到这里,夏泽抬起头,脸上写满了坚定。

之后的每一天,夏泽都准时出现在这个男人的屋前,也不说话,就只是跟在对方身后,像个影子一样。

一开始男人不愿意搭理夏泽,只当他不存在,可时间一长了,就被烦的有些炸毛了。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你答应帮我去拆那个炸弹,我就走。”

“夏泽,”霍序站定,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以你说的那种情况,那炸弹只要拆下来,立刻就会爆,谁都会死,我又不是大罗神仙,真的救不了。”

夏泽失落地垂下眼,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霍序见他这样,神色有些复杂,又开了口:“除非……”

夏泽眼前一亮,“除非什么?”

“除非,在拆除之前,将炸弹里火药成分消除。”

没有了火药,就算启动了爆炸程序,也没有原料可以炸。

“这怎么可能?”夏泽喃喃。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拆弹不拆外面的炸弹,而是拆里面的火药成分的。

“这就需要超高的技巧了,哪怕是一个单独的炸弹,这项工程都很艰难,更别说那是在心脏附近了。”

“那火药成分,按照正常程序,怎么消除?”见抓住了渺茫的一线希望,夏泽忙问。

霍序白他一眼,“这我不能告诉你。”

这是他多年的研究成果,怎么可能轻易告诉别人,告诉一个人,就相当于公之于众,仿佛把自己的家当摆到别人面前,让对方随便拿。

夏泽一脸为难。

霍序也不再管他,自顾自地走到院子里拿起刀锯开始锯木头。

他已经很多年不接触炸弹了,现在的他是个雕刻师。

雕刻和拆炸弹一样,都是一门手艺活,得极其耐心,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夏泽无功而返,夏沐听完他的话,原本升起的希望再次破灭,失望地坐到沙发上。

“所以,就只有等五年后,那颗炸弹爆炸吗?”她绝望地捂着脸,痛苦不堪。

她不想他死,她想他好好的,她还希望和他有一辈子的时间那么长。

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焱尊立在门口,看向夏泽,“那个叫霍序的,在哪里?”

夏沐无措地站起来,想说什么,焱尊走过来,拉住她的手,“没事,我就是想找他问问情况,你要是想去可以跟我一起。”

看着她这么一边顾忌他的情绪,一边又暗暗寻找方法,他心疼得不得了。

夏沐眼眶一热,重重点头,然后将脸靠在焱尊的肩头。

夏泽见状,心里也很不好受,他深吸一口气,“在A洲,明天我带你们过去。”

翌日。

霍序看到家门口不光只有夏泽,还又多出来一男一女的时候,更加不悦了,“有完没完?”

说完,霍序不耐烦地转身准备进屋。

焱尊墨眸幽深,看着对方的背影缓缓开口,“五年前享誉M国的拆弹金手,一出手就是千万起价,如今委身于这种贫民区里面,不觉得难受吗?”霍序脚步一顿,整个身子僵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