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住爱

HOLD住爱
  • 主演:杨幂,刘恺威,周秀娜,王景春,吴岱融,王骁
  • 导演:张琦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2
80后小夫妻周静(杨幂 饰)和陶小磊(刘恺威 饰)闪电离婚后,意外中奖获得三亚蜜月行的机会,二人互不相让,约好到三亚后各自玩耍。一夜宿醉后,陶小磊发现周静遭到绑架,绑匪向他索要巨额赎金。为筹赎金,陶晓磊想尽办法,结果在赌局中输的只剩一条内裤。可实际上,周静似乎并未被绑架,而是迷失在一片热带丛林中,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当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未知方向发展时,陶晓磊和周静真的被绑架了!意外重遇的两人发现,这一切仿佛都被人掌控,种种蹊跷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这一刻,生与死,亲情和爱情,都在戏谑中面临着最严峻、最真实的考验。

HOLD住爱第一集

齐鎏竟然会帮她说话?!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她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齐鎏,就见他对许悄悄扯了扯嘴角,那笑容比哭还难看,然后就走开了。

许悄悄:……

齐鎏离开,冷彤就开口:“那天威胁了宁伯涛他们以后,他们再也不敢上门了,而且……”

冷彤有点欲言又止。

许悄悄询问:“怎么了?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冷彤摇头,“不是,就是宁伯母……不对,是妈,她以前对我其实总是看不上眼的,喜欢对我指指点点,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对我百依百顺,吃个水果,都叮嘱厨房里切成块端给我……”

许悄悄:……

估计是被那天的事儿给吓到了!

想一想自己的儿媳妇,这么厉害,万众之中取人首级啊,这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许悄悄笑,见冷彤对这种事儿不太懂,就知道她平时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干脆也就不说了,直接开口劝慰道:“你别多想,她对你好,是应该的,你肚子里可是宁邪的孩子,宁家唯一的骨肉了,她就算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冷彤疑惑:“是吗?”

许悄悄点头,“是的。”

说完这句话,见冷彤脸色有点不好,立马开口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杯水。刚大叔不知道你怀孕了,所以跑了菊花茶,这茶你别喝啊~!”

她站了起来,拿起了冷彤面前的水杯,走进了厨房里。

刚好看到许若华、齐鎏,还有保姆正在那里准备晚饭。

她看了看手中的茶水。

如果被齐鎏看到她倒了,肯定会嘲讽她瞎讲究,还会说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帮她倒个茶,还被嫌弃了!

许悄悄做好了准备,跟他互怼两句。

于是,从他身边淡定的经过,为了不打破今天和谐的气氛,她还是先开口解释了一下:“大叔,我那个朋友怀孕了,不适合和菊花茶,所以我给她换一杯白开水哈!”

话落,做好了被挤兑的准备,果然,齐鎏这个话痨,就开口了:

“啊?你怎么不早说?”

呦,这是打算说让他白干活了吗?

她将菊花茶倒进了水池里,下一刻,就听到齐鎏说道:“早点告诉我,或者喊我一声,我去帮你换啊,你们年轻人聊天就行了。”

许悄悄:……!!

再迟钝,她也察觉到齐鎏的变化了。

今天的齐鎏,很不对劲啊!

她将水杯放在了旁边,然后走到了齐鎏身边。

齐鎏见她过来,眼睛都亮了。

若华说的没错,只要自己对她好,悄悄肯定能感受到的。

看看看!

他就倒了杯水,悄悄就感动了,肯定是来说谢谢他的。

悄悄说谢谢了,他要怎么回答?

不客气?

不行,显得两个人太生疏了!

那就……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齐鎏在心里想到这里,就感受到一双有点凉意的手,摸向了他的额头。

那手碰到他额头的那一刻,齐鎏整个人都愣住了!

HOLD住爱

HOLD住爱第二集

莫东阳一脸奇怪:“她?她能怎么样?她挺好的啊,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还在外面跟她朋友逛街呢。”

冷斯城刚刚的惬意瞬间就凝固了,他卡壳半天又问了一句:“那她语气怎么样?”

“背景音太大,听不太清楚,不过听她们的聊天内容,应该是要去看什么电影吧。”

电,电影……冷斯城有点憋不住了,“什么电影?”

“这个,不太清楚,应该是最近新上映的一个什么青春爱情片吧,小鲜肉主演的。挺多小女生喜欢看,长得帅啊。”

冷斯城气的牙痒痒,呵,这女人!就知道,没他在她旁边,她小日子过得挺不错的

“现在的电影,真是越来越没品位了。”他不屑的撇了撇嘴角,“等我以后再次接手皇霆娱乐,以后一定不再这用这些小鲜肉。没演技没素质没有敬业精神,而且哪里长得帅了,审美都被带畸形了。”

抱怨了一通,他好久又问:“那她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就问我能不能过来看你,看你死没死。”莫东阳话音刚落,冷斯城就直接站了起来,“时间到了,我要回去了。”

没见过探监探的像冷斯城一样,还请对方先回去的,不都是巴不得多和朋友说两句吗,毕竟关起来见不到外人。

“喂。你真就这么走了啊。你已经在里面待了十五天了,我这次来,虽然你爸爸没说什么,但是昨天他见了我爸,谈的虽然是公事,不过你知道的,你爸挑这个时候专门上门来一趟,肯定就是希望我来找你呗。你在里面待了也十五天了,你要是服个软,我回去带个话,他不就会顺水推舟,让你出来吗?”

冷斯城淡淡说:“不用了,你回去吧。”

莫东阳这就不理解了:“你傻啊,愿意多坐牢啊,你爸爸保你出去有什么不好,你也是他儿子,低头服个错不就行了。”

“人是我捅的,错是我犯的,我应该受罚,哪里能去求他让他凭关系把我弄出来,我这样做对得起无辜受害的聂之宁吗?我这是在赎罪,不是在受罪。”冷斯城一脸义正辞严的模样,好像他此时的行为多么正义。明明他刚刚还在看守所里打牌来的!

莫东阳直接晕了:“那你打算怎么样?”

“不怎么样,继续忏悔,直到忏悔到能洗清我身上的罪过为止。”

“外面的事情你都不管了?”

“管什么,公司不是有你吗?你看紧点,多跑跑证监局,我在里面帮不了你。”

敢情他把这里当度假的了!莫东阳无语:“那你家人呢?”

“我妈妈那边也不用担心。至于青青,有保姆照顾她的生活,有保镖注意她的人身安全,还有朋友陪着逛街看电影,她好得很,我还用担心?”说到前面,冷斯城还一脸轻松,但是最后一句的时候,他还是咬牙切齿的。缓和了一阵再说:“你走吧,以后没什么大事别来了。”

HOLD住爱

HOLD住爱第三集

第203章她疯了

“小绵,你说什么?”暮清妍不确定的再次问道。

江小棉看着她,眸中涌动着是前所未有的恨意,浓浓的恨意将她的过往平和、柔顺的全部淹没。

“杀了他,帮我杀了他。”江小棉木然的说道。

“他是谁?”

江小棉一愣,脑海之中立马浮现出那张如同噩梦般的脸,那张狰狞、恐怖的脸。那一段段不堪入目的画面,蜂拥而出。

她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雪白,眼中的恨意全部被惊恐所取代。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江小棉双手抱头,不住得摇晃着,身子摇摇欲坠。

暮清妍急忙上前,想要安抚她,手刚伸出去,就被她一把推倒。

她一个不防备,身子不住的往后踉跄着的倒退两步,撞到了屏风,屏风倒地,发出了一阵轰隆的声音。

“小绵,小绵。是我,我是清妍。”

暮清妍想要上前,她每走进一步,她就不住的往后退,口中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话。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江小棉呼喊着,声音中带着恐惧与颤抖。

突然,她的身子被凳子绊倒,整个摔到在地。

暮清妍急忙上前,将她扶起,只是她的手刚一碰触到她的手臂,就被她甩开。

她想要爬起来,胡乱中抓住了桌布,那么一扯,桌上的茶杯、茶壶全部摔落在地,就听到清脆的破碎声。

江小棉就像是没有看到地上的碎片,不住的往前爬。

“小绵,我不过去,你不要动。”暮清妍看到她手中被瓷片割破,已经流出鲜血,而她却像是一点也感觉不到痛楚。

暮清妍见她如此,不敢再靠近,就怕她在后退中又受伤。

“我不靠近,我就站在这里。”暮清妍尽量放柔声音,就怕惊吓到她。

江小棉将自己卷缩在角落内,双手紧紧的抱住身躯,头埋在双臂之间。会抱着这样的姿势,说明她现在是处在一种极度的恐慌与不安之中。

“娘亲!”

小包子和赵晴几人听到动静匆匆的赶来,就见着屋中一片狼藉。

他们就见着卷缩在角落内,一身狼狈的江小棉。

“娘亲,小绵阿姨怎么了?”小包子看着她此时的样子,心中大为震惊,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赵晴也被吓到了,瞧着她状若疯癫的样子,只觉得她可怜。

赵晴对着暮清妍说道:“方大夫,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吗?”

暮清妍摇摇头,“不好意思,吵到你们了。夫人,你去休息吧。太晚睡觉对你身体不好。这里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若是有需要,我定然会叨扰你。”

赵晴见她如此说,也不便久留,说了一句,便领着两个丫鬟回去了。

小包子还站在原地,看着江小棉的样子,小包子的心里很是难受。

在他记忆中的小绵阿姨总是会温柔的对着他,每次去镇上都会偷偷的给他带糖人,她还会唱好听的歌给他。

但是看到现在小绵阿姨变成如此模样,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揪着一样,很痛,很难受。

“娘亲,小绵阿姨是不是生病了?”

林枼儿轻应了一声,“嗯。”

小包子一把抓住暮清妍的手,急切又认真的说道:“娘亲,你一定要治好小绵阿姨。娘亲,这么厉害,一定会治好小绵阿姨的病,对不对?”

小包子一脸渴望的看着她。

暮清妍摸了摸小包子的头,“嗯,娘亲一定会治好她的病。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轩儿,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小绵阿姨的事,交给娘亲处理。”

“可是……”小包子不想走,可是一对上暮清妍不赞同的目光,只能点头答应。

“娘亲,那孩儿回去了。”

“嗯。去吧。”

等他走后,屋里又只剩下她们两人。

暮清妍看着江小棉此时的状体,她已经彻底的陷入了那段梦魇之中。若是她一日不除掉那梦魇,她这一辈子就无法从中解脱。

要如何除掉梦魇,便是找到成为她梦魇的根源,也就是那个害得她如此的禽兽男人。

该如何找到那个人,有些难办。

问江小棉的话,恐怕不行。以她这种状态压根就问不出什么,反而会激发她内心深处更多的恐惧,使她的病情更加加重。

不能找江小棉询问,又要找到那个人,一下子让暮清妍有些头疼。

暮清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小绵,我是清妍,你可还记得?”

江小棉无动于衷,整个人还是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暮清妍没有放弃,继续说道:“小绵,你看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你给我绣的荷包,你可还记得,上面绣得是什么吗?是荷花,你说荷花很映衬我,就像是我的性格一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