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世事

人间世事
  • 主演:本·阿塔尔,SuzanneJouannet,夏洛特·甘斯布
  • 导演:伊万·阿达勒
  • 地区:法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1
Un jeune homme est accusé d’avoir violé une jeune femme. Qui est ce jeune homme et qui est cette jeune femme ? Est-il coupable ou est-il innocent ? Est-elle victime ou uniquement dans un désir de vengeance, comme l’affirme l’accusé. N’y a-t-il qu’une seule vérité ? Les choses humaines, interroge le monde contemporain, démonte la mécanique impitoyable de la machine judiciaire et

人间世事第一集

“主人,蚊皇出现了。”小幽和小蛛,快速跟沈逍汇合在一起,抬头凝望着硕大的蚊皇。

沈逍冷笑一声,“来的正好,你们两个依旧原计划形式,围困剩余的蚊兽,我来对付蚊皇。”

“好,那主人你小心点。”

对于沈逍这句话,两人再也没有半点怀疑,沈逍说单独对付,他们就深信不疑。

这是一路大战走来,对于沈逍所树立的一种信念,还有强大的信任。

小幽和小蛛,快速展开行动,依旧不停的在莽荒草原上奔驰,吸引蚊兽大军跟随他们落入圈套之中。

沈逍手持帝神剑,身穿黄金人皇战衣,冷视着天空之上的蚊皇。

“蚊皇,我要从这莽荒草原上过去,还希望你不要阻拦。只要你不为难我们,我保证你这些蚊兽大军,一个都不会出现损伤。”

能和平解决问题,就尽量不动武,沈逍现在急着赶路,不是磨炼自身。

可惜,蚊皇不会轻易妥协,何况它的蚊兽大军被沈逍一下子俘获了三分之二,这可是奇耻大辱。

怎么甘心就这么算了。

“哼,莫要以为可以拿这些蚊兽大军要挟我,告诉你一句,若是敢伤害我的大军,定要你们全部死在这里。”

蚊皇冷哼一声,但也没有立即针对沈逍展开攻击。

沈逍一看貌似有戏,蚊皇虽然嘴上说的很强硬,但其实内心也是有些俱意。

要不然,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一上来就直接出手攻击了。

没有这么做,无非也是因为忌惮沈逍的手段,还有那些被困住的蚊兽大军。

“蚊皇,你不必动怒。我并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只是想要跟你协商一下,咱们并无冤仇,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之前我跟莽草皇对战,相信你也应该感受到了。”

“那个时候,我就跟莽草皇说过,咱们无冤无仇,我等三人只是想通过莽荒草原而已,没必要动手交战。可惜它不停,结果你也看到了,重伤在地,何必呢?相信蚊皇是聪明的蚊兽皇者,必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沈逍话音落下,蚊皇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有立即答语。

之前沈逍跟莽草皇的对战,它感受到过,说实话内心很是震撼,当然,它认为自己不是莽草皇,比对方拥有绝大的优势,就是它拥有蚊兽大军。

若是换做它来交战,不一定会损伤,有一定的把握将对方重伤。

可没想到的是,蚊兽大军刚来到这里,并没有进行有效的攻击,便被圈在阵法之内,三分之二失去了作用力。

只剩下这三分之一的量,他蚊皇也变得心里没底起来。

思索了一番之后,开口道:“这样吧,你我相互出手,发动最强一击,若是我们能打个平手,说明你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我变答应你的要求。”

沈逍内心冷笑一声,好一个狡猾的蚊皇,这是在故意试探自己。

刚刚结束了跟莽草皇激烈大战,肯定损耗极大,这么短时间之内,按理说不能那么快的恢复气息。

但蚊皇的心里也没底,不敢贸然尝试。

提出这个条件,有没有消耗极大,一试便知。

若是当真打个平手,说明损耗已经快速修复了,不能再大战下去,否则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莽草皇。

可若是沈逍出现不敌,它肯定会抓出时机,发起猛烈的轰击手段,一举灭杀。

说实在的,刚才大战那般激烈,损耗绝对不小,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

这也是沈逍在这里拖延时间的原因,能不战则不战,故意摆出一副风轻云淡跟对方谈判的样子,不让它起疑。

龙脊的速生之效,让他的修为恢复了七七八八,若是再拖延上半个小时,定能全然恢复完好。

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再继续拖延下去,必定会让蚊皇瞧出破绽。

“好,既然蚊皇你开口了,那我们便各自发动最强一击,打过之后再说。”

话音落下,沈逍积极摆出一副随时大战的样子,将气息开始凝聚。

左龙右凤,龙吟凤鸣,玉龙和火凤浮现,围绕着周身飞舞旋转,不停的凝聚气力。

看到沈逍一下子气息提升上来,还出现了如此强悍的玉龙和火凤威势,内心当即咯噔一下,会不会自己想多了,这个提议有些冒险。

蚊皇内心出现一丝犹豫,还有一点恐慌之感。

但事到如今,只有先一战过后再说。

“蚊皇,开始吧!”

“好,你我一起出手。”

两人果真一同出手,沈逍这边龙凤呈祥,再一次在亡灵世界之内显化。

蚊皇也同样使出最强的攻击之力,但因为一开始有些心虚,有一丝犹豫不决,导致攻击力道有些发飘,力度大减。

这是因为决心不够导致的,但蚊皇自己并没有觉察出来。

沈逍觉察到了,很明显的一个事实,自己身上的缺点,往往看不到,别人却看得非常清楚。

刚才使出龙凤呈祥,已经抽干了他全部的气力,极度衰弱,但他必须得坚持住,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

轰!

两人最强一击,终于碰撞在一起,龙凤呈祥在气势上稍微强了一点,力压蚊皇。

具体什么原因,前面已经说过了。

可蚊皇自己不清楚,内心大吃一惊,没想到沈逍还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道,当真不容小觑。

更加断定了他刚才的犹豫,还有一丝恐慌是正确的,也暗暗庆幸没有直接出手大战,而是选择了这么一出计划,试探之后再做打算。

不得不说,蚊皇非常可悲,真正原因是出在他这里,还不自知。

“蚊皇,你觉得如何?要不要我们再来一次对决?”沈逍轻笑着说道,一脸轻松的笑意,还带着一丝取笑之意。

这一次,沈逍有点故意装逼了,没办法,他必须得虚张声势,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半分力气再战。

现在跟蚊皇比拼的不是实力,若是心智!

结果,蚊皇当真上当了,在心智比拼上,不是沈逍的对手。

“行了,你够资格跟我讲条件。就按照你说的,我不为难你们,但你们也不能伤害我的蚊兽大军。”

“那是当然,我沈逍向来说话算话。”

沈逍轻笑一声,内心着实松了一口气,刚才好险。

但凡蚊兽有一点不信,或者再发动一次攻击,估计他就玩完了。

好在,心智方面,他比蚊皇更胜一筹。

靠着强悍的实力败了莽草皇,紧接着靠着超高的心智,完胜蚊皇,这一趟莽荒草原之行,圆满结束,可以安然通过。

人间世事

人间世事第二集

路一白觉得自己自从碰到这两个人开始,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

讲真,他们和路一白说的话,从字面上看都很好理解,只不过有点儿挑战三观。

林小七应该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她决定用暴力手段崩坏路一白的三观。

她那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路一白就听到了一声脆响。

他身后的墙壁……破了个洞。

有点像黄老邪的弹指神通啊。

见路一白一脸懵逼的表情,林小七又弹了一下。

噗嗤!

好像又捅破了什么。

路一白身后的墙上,破了一个更大的洞。

林小七的表情显得很淡定和随性,一副宗师做派,特别的高贵冷艳。

过了一会,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对着路一白道:“老板,你会花钱补墙的吧?”

路一白:“……”

这什么人啊!

他突然想静静。

“别叫我老板,叫我路一白就行。”

鬼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小七是哪来的怪物,被她一口一个老板叫着,总感觉怪怪的。

“好的,老板。”

“谢谢。”路一白嘴角抽了抽道。

“不客气,老板。”

……

……

路一白感觉现在自己的人生,就像是一本好端端的都市生活小说,一言不合就改设定,变成了都市异能,亦或者是都市修真???

自己之所以能被挑中,按照林小七的说法,因为自己的体质比较特殊。

万里挑一,甚至是百万里挑一都不为过。

按照她的说法,那就是:“想要变得和我一样强吗?”

“那么首先,你得是可修炼的灵体。”

听起来好像很牛逼啊,万中无一啊。

但奈何华夏人口众多……

所以,守夜人并非一个小组织,相反,人数还蛮可观的。

自己之前签订了契约,就代表着自己是守夜人的在编人员了。

听说组织内部还承包五险一金来着?

而且这家酒吧就是组织内部分配的产业。

上楼换衣服的疑似基佬的家伙,叫季德恳,倒过来念就是“肯德基”。

名字里都体现了一股浓郁的“基味儿”。

代号:绅士。

要知道,提起绅士,就让人想起英国,而英国除了盛产脱发男外,还盛产一些“古道热肠”的男人。

季德恳迫切的想要把酒吧转手,也就等于是把他如今的职位转让给别人,毕竟酒吧老板等于是守夜人组织安排的隐藏身份,实际上是负责这一块区域安定的主事人。

听林小七的说法,季德恳的业绩是组织内数一数二的,所以他早就可以升职了,只不过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继承人。

按照组织内部的规矩,找不到继任者的话,是不允许升职的。

今天运气好,碰到路一白了。

“每一个守夜人,都有挖掘新人的责任。”

这是林小七告诉路一白的原话。

他们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特别是相比于妖魔鬼怪的数量来说。

团结就是力量嘛!

到目前为止,路一白对这个神奇的组织是半点归属感都没有的,但不妨碍他的好奇。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武侠梦,更何况这设定有点偏向于仙侠了。

又是修炼又是灵体的,要不是守夜人大多在晚上活动,干脆叫修真者联盟更简单易懂些。

“他升职了,你不跟去吗?”路一白问道。

按照林小七的说法,每一块区域里,都有一位主事人,外加一位助手。

她就是季德恳之前的助手。

按理说,季德恳在区域主事人里的业绩是数一数二的,那么林小七在助手里的业绩肯定也是拔尖的才对。

“不去呢,在这挺自在的,老板你以后就知道了!”林小七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自己火辣的身材道。

最后,她还不忘冲着路一白笑了笑,小手一挥道:“老板,以后这一片儿就是咱俩罩着的了!”

真他娘的豪气干云啊!

……

……

事情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已经彻底脱离了路一白的掌控。

被林小七一口一个老板叫着,他有点懵圈。

但是,别看他一天到晚睁着一双死鱼眼,人也显得不是很有精神,偶尔神经也很大条,但他的脑子很清醒。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如果说季德恳的业绩是数一数二的,那么他在守夜人里也绝对算是个人物。

那么,林小七作为他的助手,自然也不赖。

而自己呢?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暂时的确还是一个麻瓜,或者说是一只弱鸟。

讲道理,季德恳升职了,由他的助手林小七接替他的位置还差不多,然后由自己这个新人接替助手的位置,这样才显得合理与严谨嘛。

自己一上来就当主事人,未免有点草率和随便。

难不成自己有点特殊?

林小七看着路一白,好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打了个哈欠,开口道:“老板你也别想太多,主要是因为我懒啦!”

路一白:“……”

很无懈可击啊。

完美的破碎了路一白的“天才妖孽男主梦”啊。

说真的,一般行业肯定助理这种下面的人更辛苦,但降妖除魔毕竟有点特殊嘛。

末了,林小七还不忘补充道:“乌城这一片本来就是季德恳所属流派的发源地,老板你的灵体属性极其适合他的流派,所以季德恳才会选中你的。”

“喔?”这就重新燃起路一白的热情了。

我果然很特殊!

“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流派?”路一白眼神热切道。

这人能把业绩做到组织内顶尖,一定是有真本事的人。

虽然gay里gay气了一点。

林小七只是他的助手,刚刚弹了两下手指头就把墙给弹破,就蛮厉害的了。

我何时才能像她一样优秀?

林小七从吧台内部走了出来,坐在了路一白的身边,路一白隐约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气味,很舒服。

她一脸认真的看着路一白,然后很严肃道:“老板,是天命男主流——废材流啦!”

“厉害吧?”

路一白无语……

真特么的俗不可耐!

望天。

……

(ps:祝大家愚人节快乐,然后祝我自己生日快乐,今天的两更就先一起发咯~)

人间世事

人间世事第三集

“最最重要的是帝盛以后也会是我要攻占的地方,以后我会经常出入帝盛,还有我打算手头的事情了解就跳级,这样就可以和初三的同学一起参加中考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阮若水不是不难过的,但她作为一个成年人,她知道如果不是情非得已,薄承勋绝不会不回江城,他不能回来大概是他家里人不让他回来,以他现在的实力,他可能还没有能力掌控话语权,长路漫漫,困难重重,他们都需要提高和进步。

“我也这么想,不过,我准备直接读高一。”

这样一来,他既能避开和唐凝儿的接触,又能缩短被他们摆弄的时间。

阮若水笑道:“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学长。”

高中的课程,她有在学,但她不想一下子就跳到高中去。

她想一步步的、慢慢的走,争取为自己赢得更多打基础的时间。

“阮阮,你真不生气?”

“以后我可能很长时间都不能陪在你身边了诶,你真的就一点都不生气?”

和她通电话之前,他内心无比的忐忑,生怕她知道消息会生气,可当他知道她不生气以后,他又有些失落,总觉得她不够在乎自己,这种感觉非常的矛盾,但也特别的真实,真实到让他有些不安。

薄老爷子听着自家宝贝孙子向他小女朋友求关爱求关注的话,三条黑线顿时从他脑门滑落,这真的是他一向高傲冷漠疏离不近人情的孙子还是他幻听?

有些事情好像和他想象的相驳?

江城的那个小丫头到底给他的宝贝孙子下了什么迷药,要不然,他好好的孙子怎么就忽然变成了这样?

老爷子忽然想要见见江城的那个小丫头,但这件事不能让他的宝贝孙子知道,不然,他又该跟他急眼了。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歪着脖子,张着耳朵,偷听着薄承勋说话。

电话那边。

阮若水听到薄承勋孩子气的话,忍不住笑道:“那你到底是想我生气呢还是想我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

薄承勋没说话。

见他这样,阮若水道:“你一个人在帝盛要乖乖的,不许趁我不在勾搭其他的小美眉,不许对她们笑,更不许对那些对你心怀不轨的同异性和颜悦色,你要懂得洁身自好,严于利己,努力上进,天天想我,然后,乖乖等着我去帝盛看你,否则,嗯哼,你懂的。”

“这些都没问题,但你给我解释下同异性是什么意思?”薄承勋满头黑线的问道。

阮若水非常理直气壮道:“你这样优秀又爷们,不排除会有男生会对你心怀不轨,所以,你千万不要因为对方是男生就放松警惕,你要随即铭记你是一个有家属的人,你要洁身自好,万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谨记我的话就行了,懂么?”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薄承勋一想到会有男生对他那个啥……他就浑身不舒服,像是黏了什么脏东西似的,恶心的不得了。

ps:求推荐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