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就是电影

电影就是电影
  • 主演:苏志燮,姜至奂,高昌锡,洪秀贤,张熙珍
  • 导演:张勋
  • 地区:韩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8
在社团前途一片大好的姜培(苏志燮 饰)却有一个想要成为演员的想法,这个念头也让他日渐想摆脱社团黑暗的日子。动作明星苏达(姜志焕 饰)总是在电影里扮演流氓,厌倦虚构的情节的他总希望成为真正身手厉害的人物。在拍摄动作场面时,把两个跟自己配戏的演员打得住了医院。偶然的一天,苏达碰到了要求自己给签名的姜培,流氓和演员就这样相遇了。苏达向姜培提出希望由他来继续出演这部电影的请求。面对这样的机会,姜培愉快地答应了,但是提出在影片中要所有的打斗场面都是真实展示。在电影的拍摄过程总,姜培越来越享受当演员的感觉,对于角色把握得十分到位。而目睹了姜培在拍摄电影时出色发挥的苏达也产生了新的想法,似乎对演员这样身份产品了厌恶感

电影就是电影第一集

经纪人也显得很是无奈,“我也不知道信少会那么拼命地保护那个女人。救她的那个人可是信少啊!身价几百亿的信少,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何映柔若有所思。

刚才吩咐经纪人去想办法收拾一下那个姓玉的女人。

她们买通了场务,故意把架子上的螺丝拧得很松,另外将那些捆摇头灯的铜丝绳换成了橡胶绳,摄影棚温度一高,橡胶绳受热之后变形,无法承受摇头灯的重量,灯往下坠,行架受力不匀之后便整个往下坍塌。

这样微小的细节调整,不管是谁都会把这当成一场意外事故。

所以,何映柔根本不担心会有人把账算到她头上。而且,这个场地本来就是玉氏集团提供的,就算真要怀疑,也怀疑不到她头上。

这种事情她已经做过不止一次,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现在被压在下面的人不是玉连心。

“你说刚才救玉连心的人是钟氏集团的钟安信?”何映柔问。

“可不是,我都被吓着了。那可是帝都除了三少之外最财雄势大的男人,据说要不是因为伤了手,现在应该还在国际钢琴界混,而且混得不差。”

这事情何映柔是知道的。

只是有一件事她没明白,“信少跟三少是很好的朋友?”

经纪人点头,“从小一起长大。”

“朋友的妻子,这样舍命相互,这种事正常吗?”何映柔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也觉得好像有点反常,就算关系再怎么好,哪怕是三少和信少之间,似乎也做不到这样以命相护。”

何映柔狡黠一笑,“你想到什么了?”

经纪人回以一笑,“跟你的想法一样。”

这样的事情,不管放在谁身上,都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尤其对方还是顾家和钟家这样一等一的豪门,两位阔少为了一个女人……

光是想想都觉得这种事情很有看头。

可是冷静下来之后,何映柔却觉得怅然若失。

玉连心她也见过,虽然长得几分姿色,但是跟她这样的一线大明星相比,完全是相形见绌。

何映柔不明白,为什么在连心身边的,都是顾承泽、钟安信、万叶天这样的男人,而在她身边都是一些油腻中年大叔,虽然那些男人都事业有成,可以给她的事业带来不小的帮助,但是那些人跟顾家、钟家相比,又算什么东西?

为什么她长得这么漂亮,却得不到那些男人的青睐?

就连玉连心身边最不起眼的一个万叶天,她花费了那么多心思也不能让对方多看她一眼。

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何映柔看着镜子里美得不似凡人的自己,用手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颊,“我真的很漂亮吗?”

“当然。”经纪人也通过镜子看着她那张美丽非凡的脸。

可是何映柔却像疯了似的,突然站起来将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堆化妆品统统扫到地上,此起彼伏的碎裂声之后,便是她惨然的笑意,“可为什么我身边连一个三少和信少那样的男人都没有!”

嫉妒是女人的原罪,一旦产生嫉妒,便是毁灭的开始。

经纪人被吓得够呛,“映柔,你想做什么?”

“我听说三少之前有个女朋友。”

这些八卦向来是娱乐圈人最感兴趣的事情。

经纪人表示自己有这个印象,“好像是E国一位上流社会名媛,姓霍。”

“帮我找一下她的联系方式,我想我们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

此时,救援队已经将钟安信从行架下面找了出来。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次他并没有像上一次舞台倒塌一样,整个人被彻底压在下面,他倒在了两根横竖交叉的钢架中间,倒塌所产生的压力全部被这两根钢架承住,钟安信躲过了危险。

被人抬出来之后,萧锦寒赶紧上去为他检查身体。

看过之后萧锦寒长舒了一口气,将情况说明之后,就让人先把他送去医院。

为了排查他身体产生的其他并发症,还是做一次全面检查比较妥当。

被抬走的时候,钟安信意识很模糊,口中却念念有词,“连心,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声音不大,连心俯身却能刚好听到。

人被抬走之后,连心却陷入了巨大的纠结。

钟安信为她做了这么多,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

然而,她能为他做的有什么呢?

上辈子他们不曾认识,他就已经默默付出着自己的喜欢。

这一世,他们终于有所交集。可是,她已为人妇,不可能再给他任何承诺。

连心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样去偿还钟安信给她的这份深情。

他总是这样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她,而且没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连心知道他的心思,却无法回应这份感情。

以前她身边缺少爱。可现在,当身边这么多人爱着自己的时候,原来也会成为另外一种负累。

“你不去医院?”萧锦寒看着站在原地没动的她问道。

连心摇摇头,“不去了。”

她给不了回应,也给不起承诺,所以干脆就用这种方式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好了。

连心之前说过,只要跟钟安信做很好的朋友。

但是当生死降临的瞬间,他所做的抉择,却是出自一个男人本能地要去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即便是生死迷离的时候,他也在担心她的安危。

要跟一个曾经爱过你的人成为朋友,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直到现在,连心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继续以友情之名留在彼此身边,未来只会是钟安信越陷越深,她不能这么自私。

“玉总真够无情无义的。”钟安信身边的助理实在气不过,直接当面指责。

可连心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她坚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电影就是电影

电影就是电影第二集

《东竞网游》官网上,贴出了硕大的代言海报,吕红搂着夏筝然,二人分别饰演游戏里的角色。

各个网站和营销号都对此大加宣传,并贴出新的福利和免费政策,帮助夏氏招揽玩家。

而官方论坛更是直接开通了直播平台,举办了一次名为:挑战擂主的活动,全程直播夏筝然和吕红组队PK来挑战的玩家。

当然,奖金也是很丰厚的,获胜的玩家将获得十万元的报酬。

这吸引了不少东竞网游的老玩家前来挑战。

一时间直播平台挤满了人,都是在围观这次挑战擂主的活动的。

然而,《东竞网游》夏筝然玩儿过很多次,手很熟,再加是内部人员,穿的根本就是NPC装备,所以几个回合下来,赢的全都是她们。

有玩家忍不住在直播平台吐槽:靠,这都能赢??对战的可是我们服的大神,看这俩人操作也不是很66啊,竟然都不掉血,喂,你们穿的什么装备?敢发出来看一下吗??

夏筝然扫了眼屏幕,她并不打算亮出装备。

这都是NPC装备,能给人看的么??

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次活动的目的就是为了炒作,为《东竞网游》拉拉人气,所以,装备什么,更不可能被人看到了好嘛!

“我们这是凭实力,有本事,你们也来挑擂啊!”

夏筝然很牛气的指了指摄像头,刺激的一干玩家上蹿下跳,不少人开始疯狂回复。

“草草草,我告诉你,等我们区大神来了,一个虐你三!”

“对了,吕红我还认识,你特么的是谁啊??夏筝然??明星???艺人??我则呢么从来没听说过?”

“我也不知道,就知道吕红,这算什么狗屁代言啊,随便找个草根就能代言《东竞网游》了么??”

“可能《东竞网游》快破产了,付不出代言费,只能找个不要钱的草根了。”

底下嬉笑的话刺激的夏筝然肝疼。

什么叫没见过??

《金盏琉璃》最后一集42%的收视率,而且她还是女一号好不好!

“我演过《金盏琉璃》,我是女一号,怎么,你没看过?”

夏筝然咬牙回复,然而大家才不管这些,他们只在乎夏筝然的装备。

“我管你演过谁,装备敢不敢发来看看?这样挑战擂台有意思吗??靠,不发装备,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作弊?”

夏筝然咬牙,只能丢出平时穿的小号装备,大家扫了一眼,属性都不高,可不应该了,如果说属性一般的话,方才她们区大神的暴击,这俩人绝对抵抗不了的啊!

郁闷的时候,又有人来打擂,夏筝然立刻接收,两个名字越入所有人的视线。

挑战者:

玩家:Adversary

玩家:南关小麟

靠,怎么是他们俩?!

夏筝然倏地瞪圆了眼睛。

怎么会??

南关麟怎么会跟Adversary混在一起,而且还双双来挑战擂台赛?有没有搞错?!!

然而比起夏筝然的震惊,直播平台上却井喷一般,窜出一条条的欢呼声。

“哈哈哈,是Adversary我神!!”

“啊啊啊啊!!我神,我神,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你了!!没想到你真的还在玩儿东竞网游!!!”

电影就是电影

电影就是电影第三集

即使是被杨程推开救了一命,代价也是杨程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所以,这一趟,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青姐跟着我一起涉险!

兴许是看出了我眼里的坚定跟不容置疑,青姐咬着嘴唇挣扎了许久,才点了点头,只是俏脸苍白,眸子里满是担忧的看着我说道:“你千万不能有事!”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我的命阎王爷都收不走,一个钱家,更收不走!更何况,我也舍不得你。”

还有一句话我还没说,不仅是你,还有远在京城牢笼中的秦玉,远在大洋彼岸的林梦琪,我不想就这么跟她们彻底说再见。

看着眼眶泛红眸子里泪光闪动的青姐,我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毅然转身朝巷子里面走去,我怕我看到青姐真的掉泪后,会突然没了勇气上去了。

然而在我转身的那一霎那,青姐眸子里闪动的泪光,依然决堤了,我甚至听到了她捂着嘴巴努力不哭出声音来的呜咽声。

泪流满面。

我望着天空眨了眨眼睛,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心里冰冷一片,踏进了那家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小饭馆。

“里面有位,里面坐。”老板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见我进去,热情的招待我说道。

老板娘在帮客人煮面条,也笑着问我吃什么。

我以极快的速度扫了一眼这家不大的小饭馆格局,发现小小的地方居然还有二楼,而且二楼有一个帘子挡着在,看不到上面是什么摆设。

“来碗热干面,二楼有位?”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有有,二楼还有位置。”老板点头说道。

“好。”我抬脚上楼。

楼梯尽头是一块帘子,掀开帘子,里面摆着四张桌椅,不大,比一楼还小一些,只不过当我看到其中一张桌子上绑着一个女人时,我脸色陡然一变!

而那个女人,赫然正是被我当成突破点的尹巧!

桌子大概一米高一米五长,尹巧的双手双脚都被分开绑在四条桌子腿上,嘴巴上还贴着胶带,头发凌乱,向着我这边的左边脸颊有明显的巴掌印,很显然在这之前被人打过。

唯一让我觉得不那么丧心病狂的是,她的衣服还算完好。

“呜呜——”在我看到她的同时,她也看到了我,应该说在我上楼的时候,她就听到脚步声扭头看了过来,见到是我后,尹巧拼命的摇头,似乎想说什么,只不过嘴巴被胶带封住了,只能发出呜咽声。

看到她的瞬间,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局,果然,我身后传来上楼的脚步声,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还在一楼若无其事毫无异常吃饭的客人,全都堵在了楼梯口,个个脸色不善,带着讥讽之意的打量我。

同时,在二楼最后一张桌子靠墙的位置,一扇隐藏得极好的木板被人推开了,里面鱼贯走出来四个男人。

他们脸上的神情,跟我身后那些人的一致,都是带着不屑轻蔑以及讥讽,很显然,他们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那四个男人有两个走到了尹巧身旁,其中一个伸手在尹巧的脸上来回抚摸了几下,而尹巧则拼命挣扎,奈何她被绑得死死地,根本就挣扎不掉。

男人似乎被她的挣扎给激怒,陡然伸手扼住了尹巧的喉咙,恶狠狠的威胁道:“再叫一下,我就让我这些兄弟们,一个一个轮着上你!”

尹巧吓到面无人色,却依旧一个劲儿的冲我使眼色,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看到我就害羞脸红的小姑娘,眼里只有悔恨的泪水跟对我的担忧自责。

我看得出来。

我现在想的是,幸好没让青姐跟上来,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中计了。

“放开她!”眼看尹巧被那男人掐得面色酱紫,我看不下去了,冷着脸怒喝道。

不是心软,也不是心疼,而是单纯的不想她就这么被他掐死,就算她要死,也要等我从她嘴里知道真相再死。

男人果真放开了手,抬头一脸夸张的表情盯着我说道:“杨帆是吧?我知道你的身手,我们这些人估计还不够你热身的吧?不过你也别唬我,我们不是来跟你动手的,交出东西,我放人,怎么样?”

“什么东西?”我皱眉问道。

男人大怒,盯着我冷笑道:“堂堂杨家的家主,什么时候也学会装傻充愣了?你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的目的,咱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该说的你也别指望我多说一个子儿,我的耐心有限,我数十下,你还不答应的话,你眼前这位小美人,就要惨遭我这些兄弟的****了。”

“一。”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我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周密的计划,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出了问题?

这个计划基本上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知道的都是我信任的,他们是从哪里得知的?还给我设了这个局等我来钻?

“二。”

我皱眉沉思,我一直认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连尹巧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被我发现了 端倪,别人又怎么会知道?除非有人告诉了他们,也就是说,我信任的人当中,有人给钱家通风报信了。

我突然觉得很烦躁,难道我连一个能让我信任的人都没有了吗?!

“三。”

“到底是谁!?”我猛然怒吼,这种被人出卖的感觉就像是一团熊熊烈火,要把我整个人给焚烧殆尽一样!

我掏心掏肺信任的人,不惜把杨家所有的一切都赌在这一次计划上,只要我们能顺利跟踪尹巧找到她跟钱家人接触的证据,再顺藤摸瓜下去,总会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抓到证据的。

毕竟这么大的事儿,钱家不可能随便派一个人过来跟尹巧交接,即使他们不亲自过来,也会派自己的绝对心腹,而我们只需要抓住这个心腹这条线,最后依然可以抓到钱家的把柄,最好是能把钱兵拉下水,即使不能,把钱立跟钱毅毁了,钱家后继无人,也是名存实亡。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