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谎者

噬谎者
  • 主演:横滨流星,佐野勇斗,本乡奏多,白石麻衣,樱井海音,村上弘明,三浦翔平,森崎温,木村了,鹤见辰吾
  • 导演:中田秀夫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迫稔雄漫画作品《噬谎者》宣布真人电影化,横浜流星主演,本作将于2022年2月在日本上映。   Staff   原作:迫稔雄(「嘘喰い」集英社ヤングジャンプコミックス刊)   监督:中田秀夫   配给:ワーナー?ブラザース映画   Cast   斑目貘:横浜流星

噬谎者第一集

张灵儿的专辑发布会开始了。

杨过被韩晓晓拉住了。张灵儿发话了,没到杨过该出场的时候,这货不准出来。

韩晓晓也坚决响应张灵儿的号召,觉得没有杨过惹是生非,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杨过:“晓晓啊!不是我说你。你瞅瞅你自己,人家叫你干嘛你就干嘛......一个女孩子,得有独立自主的思考。否则以后嫁人了,还不得被你男人欺负死了啊?”

韩晓晓背抵着门,今儿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看好杨过,至少在不需要他的时候坚决不能放他进去。

“老板.......我.......我很独立,我觉得灵儿小姐是对的,您现在不适合出去。”

杨过鼻子都气歪了,他无语道:“我好歹也是你老板,是此处专辑发布会的重要成员,好吧?”

韩晓晓坚决摇头。

杨过:“晓晓,灵儿的歌都是我写的吧?”

韩晓晓呆萌地点头。

杨过继续道:“我是张扬工作室的重要股东之一,对吧?”

韩晓晓点头。

杨过:“你看老板我认识的人也不少,九歌的、华夏诗协的、两大动漫的、豆沙直播的......人家要是来了,心急不心急?你老板我人缘这么好,不会有事的......”

“嗯......咦......不对......老板你人缘不好。”

“噗......你多耿直啊你?”

杨过:“你看啊!要是人家问起来我,问起来谁给灵儿写的歌,你让灵儿一个人怎么处理?”

韩晓晓:“小可姐姐会处理的......”

杨过无语,这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倔了呢?难道是和唐小白处久了?这可不行呐,小白你教的太多了啊......

外面。

陈天曲到了。

向阳花组合到了。

师月到了。

许雅、张右楼、张政等人都到了。

许雅四下探望,然后偷偷拽着张灵儿问道:“咦!他人呢?”

张灵儿无语道:“你不会看上他了吧?刚到就找他,也不恭喜我一下?”

许雅撇嘴道:“你有什么好恭喜的?反正这回得火。我找他写歌啊!杨过太无耻了,就给我写过一首歌,而且质量比写给你的差了好多.......不行,这回必须要让他给我写歌,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师月走过来,浅笑着道:“小雅和杨过也很熟啊?”

许雅灿烂地笑道:“那是必须的,我和灵儿可是好闺蜜,自然对杨过也挺熟的啊!”

张灵儿直接掐了掐许雅,心道你这个大舌头,你和我是好闺蜜,这和你跟杨过熟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师月浅笑道:“灵儿,什么时候也让杨过给我写首歌啊?”

“他啊?忙的呢,我都见不着他几次。整天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写小说,如果不是张扬工作室的经营每况愈下,他估计都不会给我写歌。”

许雅暗暗撇嘴,看着这俩人聊真没意思。

张政和赵飞烟走了过来,打破这些微尴尬的局面。

“灵儿小姐,今儿你越发漂亮了,很期待你今天的演唱啊!”

张政淳淳笑道。

“多谢张总关怀......”

“对了,杨过呢?我看了一圈,怎么都没看到他人?”

“他啊!睡觉了吧?”

“噗......”

不远处的张右楼正快步走来,嚷嚷道:“睡觉?这会儿他还有心思睡觉?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去叫他起来......”

张政连忙拦住张右楼道:“嗨,张导,这点小事还劳烦您老吗?正好我家飞烟最近也想研究研究音乐,就厚颜先去叨扰杨过一番了。”

张右楼翻白眼,你特么还能再假一点么?想抢剧本你就直说啊!老子我剧本都定下来了,不怕杨过赖账,你还抢啥?

.......

人群就位,大大小小相关的明星朋友都悉数到场。

记者就位。

各人纷纷落坐。

“灵儿小姐,请问为什么现场只有您一个人呢?您的合伙人杨过没有来吗?”

这种问题,当然用不着张灵儿亲自回答,于是洛小可当即接话道:“这位记者朋友,老板为了本次发布会,费心费力,此刻还在后台做准备工作,马上就该出来了。”

“灵儿小姐,这几天,张扬工作室搞出了不少动静,是准备开始发力了吗?”

洛小可开玩笑似的说道:“您这话问的可就不对了。我们张扬工作室自打成立以来,就一直很努力。正所谓‘厚积而薄发’,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们可一直都没闲着啊。所以,并不是开始发力,谢谢。”

“灵儿小姐,听闻您这张专辑的所有歌曲,都来自杨过一个人的独立创作。而杨过先生颇受争议,您不怕此张专辑遇冷吗?”

这一次不等洛小可说话,张灵儿就答道:“我相信音乐是纯粹的,和一个人的风闻是没有关系的!”

“请问,您和杨过先生是情侣关系吗?”

“灵儿小姐,听说贵司森林乐队在京城北海连续踢场。虽说他们的音乐品质不俗,但他们那么做,真不会造成恶劣的影响吗?”

“灵儿小姐,请问杨过连开十几本书,是为了向华夏文坛证明什么吗?”

“灵儿小姐......”

张灵儿无语,哎呦喂!这是我的发布会,好不好?怎么一个个都盯着杨过了啊?还都是旧事重提,这显然是有针对性的啊!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个人,七嘴八舌的问,你让人家回答哪一个呢?就你,你瞅啥瞅,说的就是你,我需要向谁证明什么吗?我就是我,杨过的杨,杨过的过,少即好学,博览群书......”

场面顿时一静,所有人把目光转移过去。却见杨过大步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韩晓晓无语,都快哭了。他知道杨过出来准没好事的,一出来就气焰嚣张,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

“哗......”

顿时一阵闪光,各种相机都对准了这里。

“杨过先生,您终于出来了?请问‘筷子’公益广告的目的,是为了给张扬工作室正名吗?”

“杨过先生,既然您不需要证明什么,您疯狂写作,目的为何?”

......

杨过大步走上前台,站在桌子前,嘴角翘起道:“目的?我写书可以赚钱啊?这个目的够不够?还有......公益广告就是公益广告。我热爱祖国,心系人民,到有些人的脑袋瓜里,就变成了别有所图。请问你们想当这有些人吗?

一句还没说完,杨大嘴又继续说道:“你们啊,刚才不好好提问的这些人啊,这个思想素质还有待提高......”

“噗......”

我们提高你妹啊!是你自己该好好提高一下好不好?一个被梁北山批评觉悟不够,素质不高的人,你跟我们谈素质?

杨过冷笑道:“我提醒诸位一句,这是灵儿的专辑发布会,请相关人员不要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你们要问的,应该是《如果有来生》这张专辑到底怎么样,里面的歌好不好听,写歌的我牛逼牛叉,唱歌的人发挥的如何......看看你们现在的问题,太不专业了啊!”

众人:“......”

张右楼:“谁把他给放出来的?”

张政:“呵,还需要放啊!这家伙什么时候能闲得住?”

噬谎者

噬谎者第二集

第两千两百七十二章生与灭

“是啊。”王木生和慕容令仪都是半神级别的高手,慕容令仪可以感觉的出来,他王木生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这看上去是个好东西啊。”脑海中又回响起了那个中年人的声音,这让王木生立刻回过了神。

王木生突然说了出来,引得了慕容令仪的注意:“是你,自从上次在皇后那之后你就没再说话了,怎么现在又突然说话了?”

听王木生提到了上次皇后的事情,慕容令仪这才想起来那个在皇后的意识之境中帮了忙的那位神秘的中年人,她当时就十分好奇那位中年人到底在哪里,还向王木生询问过他的下落,那个时候王木生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把她的问题给搪塞了回去。

“是那位前辈吗?”慕容令仪听不到中年人说话,但是她通过王木生的反应判断,那个中年人就在这附近。

那个中年人也注意到现场除了王木生还有其他人,他听这个声音还有一点耳熟,搜索了下自己的记忆中是否有类似的,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个和王木生一起在意识之境并肩作战的女娃。

“是她啊,原来她也在这,王木生,你这手里的好东西不会是从小姑娘手里拿过来的吧?”中年人说道。

“是啊,这是她以前拿过来的,你要和她打个招呼吗。”王木生如此说道。

“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正好我对这个小姑娘感觉也不错,哈哈,你身体借老夫一下了。”还未等王木生说完,这中年人又一次强行占了他的身体,惹得王木生只摇头,心道,这个家伙还真是自顾自的做事情。

慕容令仪敏锐地感觉到眼前王木生似乎有着一些气质上的变化,原本的王木生相对而言更加有市井气息,也只有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慕容令仪才会感觉到王木生所拥有的傲视天下的豪迈气魄。而现在这个站在她眼前的‘王木生’,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漠视一切的黑色帝王,时时刻刻俯瞰着脚下的众生。

慕容令仪可以很确定,眼前这个人,里子已经不是王木生了。

“阁下是?”慕容令仪试着问出声。

中年人附身之后仔细观察着慕容令仪这个仅仅一面之缘地女子,见慕容令仪没有丝毫的慌乱,十分镇定,且一下子就看出了自己并非王木生时,不由得挑眉,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女子,说道:“你倒是出乎我意料的聪明和冷静,老夫喜欢。”

“你还记得上一次在一个女娃的意识之境中留下了两把剑的那个人吗?”中年人这么一提醒,慕容令仪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人就是上次帮了自己和王木生大忙的中年人啊!

“原来是前辈您,只是前辈您为何会附身在王木生身上,真正王木生呢,他现在怎么了?”慕容令仪在短暂的惊喜之后,又不免开始好奇王木生的情况。

“你还真是操心他啊。”中年人调侃道,“老夫因为一些关系没有躯体可以用,所以暂时附身在王木生身上,现在的我们是共生的关系,只要他出现意外,老夫也难以善了,所以咱们也算是一根身上的蚂蚱了,放心吧,他没事,老夫现在只是借用他的身体和你对话,一会儿我就把身体的主导权还给他了。”

慕容令仪确定王木生无视之后轻呼出了一口气随后又问道:“前辈,那么这本书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中年人道:“这本书啊,可是个好东西,你把我的话记住了,还有王木生,老夫知道你听得见啊。”

意识中的王木生听到中年人交到了自己,倒是打起了精神认真听着。

“听好了啊,这个东西上面所记载的乃是混沌之初最原始的力量也就是破坏之力和创造之力。”中年人开始讲述着这本看起来普通的书,“简单点来说,就是生与死的力量。”

“我不清楚你们须弥界对万物是怎样的一种看法,但是我们神魔界的人,一向认为万物有灵,生的力量赋予生命,死的力量赋予死亡,这是秩序为了维持自身世界的平衡而创造出来的。”中年人带来的观点对于王木生来说无异于是十分新鲜且有意思的,毫无疑问,这已经引起了王木生的兴趣。

“也就是说,这是世界维持自身运转而诞生的力量吗。”王木生喃喃自语道。

而王木生和中年人的心理活动和说出的话是可以共享的,所以中年人在听到他的花钱的时候暗暗地点头表示了欣赏,没想到王木生这个小子一点就透啊。

“神明并非与生俱来,而是由人成神,而这个力量,则凌驾于神明之上!”中年人接下来说的话,一下子吸引了王木生以及慕容令仪。

慕容令仪难以置信地说道:“前辈,凌驾神明,这是不是太过异想天开了?”

可不是吗,他们一生汲汲营营,混上个半神都已经算是难得了,成为神明更是可遇而不可求,更不要说什么凌驾于神这种玄乎其玄的事情了。

“神明纵然凌驾于人,可终究是要由天来决定,成为神明,你也依然要束缚于天地法则之中!”中年人此时的语气已经越来越狂热,在他的眼底里,慕容令仪看到了野心二字。

“但是,这个不一样啊,只要掌握了这个,你无异于就掌握了天地的法则!”中年人攥紧了手里的线装书,现在的这本书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书这么简单的概念了,“虽然不知道记载这个的到底是哪个人,但是老夫可以肯定,当时写下这本书的人,如今已经成为了全新的‘法则’,全新的“秩序”!”

法则,秩序!

这两个词从未像现在这样在王木生的内心重重地敲下。

“生与灭,是天地的法则与秩序,掌握它,就可以成为新的秩序,凌驾于人,凌驾于世界,甚至是神明吗?”仿佛心有灵犀地,王木生和慕容令仪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噬谎者

噬谎者第三集

“来,为我今天获得了双奖干一杯!”白筱离举着酒杯说道。

所有人围在一张圆桌上,每个人手上都端着酒杯相碰。

白筱离刚想把酒送进嘴里,手被握住了,她有些茫然的看向沈淮,“怎么了?”

“你喝酒会发酒疯。”沈淮正色道。

白筱离连忙抬手捂住他的嘴巴,眼睛瞪得老园了,“你知道就好,你干嘛说出来!”

神经病啊!她不要面子的啊!

“白筱离,秀恩爱死的快!”甄爱不满的出声道。

白筱离:她什么时候秀恩爱了?

“你说什么?”沈淮面色波澜不惊的看向甄爱。

明明语气没有多大的起伏,却有一股说不清的威压。

甄爱连忙捂嘴,她怎么忘了白筱离的姘头是沈淮。

“大家来喝酒。”白筱离挣脱沈淮的手,举起酒杯笑着说。

这一次沈淮没有阻止白筱离喝酒。

……

“你醉了,我们该回去了。”沈淮说着要去扶她。

白筱离趴在桌子上,摇着头,“你胡说,我才没有醉!我清醒得很!”

沈淮神色略微有些无奈,抬手揉了揉眉心。

他就知道,不能让她喝酒。

看她还拿着酒瓶想要继续喝,沈淮直接夺过她手上的酒瓶。

白筱离当即就不愿意了,猛的拍桌站起来,喊道:“喂,你干嘛抢我酒啊?信不信我强、奸你!”

在场的人一脸震惊的看着白筱离,怀疑刚刚他们听错了。

沈淮神情有些呆滞,反应不过来白筱离刚刚说了啥。

门外。

十五闻言一个踉跄,撞到了墙上,“刚刚……刚刚主母说啥了?”

十三:“你老年痴呆了?”

“你才老年痴呆呢!十七你快说给我听,快!”十五期盼的看向十七。

十七淡淡出声:“主母说要强、奸主子。”

“噗哈哈哈!”十五突然哈哈大笑,笑到肚子痛,捂着肚子蹲下了地。

“他……没救了吧?”十七有些怜悯的出声道。

十三淡淡的瞥了十五一眼,“嗯,他没救了。”

两个人相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迈开脚步就要离开。

十三的腿被十五一把抱住,“你们要是敢走,我就强、奸你们。”

十三脸瞬间就给黑了,“十五你给我松手,我不搞基!”

“没有掰不弯的直男,你要相信这句话。”十五死扒着他的大腿不松手。

“滚!”

一旁默默看戏的十七,“十五,这一次我精神上支持你勇敢追爱。”

简直就是领悟到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髓。

……

包厢内。

沈淮去抓白筱离的手,“乖,跟我回家。等回去你想怎么奸就怎么奸。”

众人:……

姜杨:……总裁说话可以注意一下场合吗?

就算是妻奴,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出来吧?

他是谁?他可是沈家的家主耶!怎么可以暴露自己妻奴的软肋。

“我比较喜欢用强的!”白筱离依旧不领沈淮的情。

众人……要不要怎么劲爆!

“咳。”肖霍青轻咳了一声,他现在真的很不想承认白筱离是他的艺人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