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童

报童
  • 主演:韩淑清,孙铭,王笑,薛白
  • 导演:钱江,赵元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1979
根据邵冲飞、朱漪、王正、林克欢原著改编。   《新华日报》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公开出版发行的党报。敬爱的周恩来副主席在毛主席、党中央直接关怀下,亲自领导南方局、《新华日报》的工作人员,突破重重险阻,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1941年1月,国民党反动派配合对日本的投降阴谋,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在皖南茂林地区向我新四军发起突然袭击,致使我抗日将士受到重伤亡,叶挺军长被俘。重庆《新华日报》报童石雷的爸爸妈妈也在突围中壮烈牺牲。噩耗传来,小报童们悲痛万分。可石雷却一点儿都不知道,他正在和一个喊卖国民党《中央日报》的流浪儿蛐蛐谈心,告诉他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受苦的人。当石雷从周副主席的警卫员小何处得知有妈妈捎来的信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还准备了几样小礼物备

报童第一集

元初真是败给他了,就不能乖乖去睡觉,让她冷静冷静?

她在被子里拱了拱,闷闷的说,“我,我没事,你去休息吧!我明天就好了!”

夜沉渊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明天,她就会忘记这回事了,他必须要在她产生悸动的这一刻,接连出击,让她将这一点悸动,狠狠烙印在心里!

所以他不走,更紧张的问,“师傅,你看上去很不对劲,你让我进去看看好么?还是说,是我说错了话?惹师傅不高兴了?”

元初泪流满面,他不是说错了话,他是太会说话了!被自己徒弟撩到腿软,她现在根本没有脸去面对他!

夜沉渊顿了顿,十分认真的说。

“若是师傅不开门,我便守在门前不走,师傅……就算我做错了什么,也绝对是无心的,请师傅不要生气。”

见夜沉渊这么紧张自己,元初用被子抱着头,有点于心不忍。

小渊渊又没有做错什么,是她自己定力不够,被撩到了,怎么能怪别人?

所以听夜沉渊当真走到门口,就不动了的时候,一想到外面更深露重的,元初的小眉毛就纠结在一起。

要不,还是开个门表示自己真没事,让他去睡觉吧?守在她门前,也不是个办法啊!

这么想着,她在床上磨蹭了近一刻钟,才一点一点的挪下床。

此时她穿着一件自制的吊带蕾丝长睡裙,光着脚就下来了,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后……

先让她听一听,看人走了没有,若是已经走了,她就可以放心睡觉去了。

结果她耳朵刚贴上门,就听外面传来夜沉渊的声音。

“师傅?”

元初一惊,险些叫出声来!他怎么知道她到门后面来了?她明明动作那么轻,夜沉渊不可能知道啊。

可她不知道的是,这世间还有一样东西,叫做情人间的感应。

夜沉渊也只是突然感觉她靠近了,才叫她,紧接着,他听到她紧张的呼吸,便知道她真过来了。

他嘴角嗜着笑,整个背倚靠着门,放松的站立着。他仰头看着头顶的星星,想到身后一门之隔的元初,此时会有的纠结表情,那笑容便更加甜蜜。

他轻声说,“师傅……你不是说,希望我有时候也能孩子气一点,依靠你一点?”

门后的元初听罢,纠结的咬着下唇,一声不吭。

然后就夜沉渊继续道。

“那师傅,我今晚睡不着,你……能给我讲一次睡前故事么?”

他声音那样温柔,语气十分轻松,元初仔细想想,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要她为他做什么。

那她,怎么能拒绝?

片刻后,门终于打开了。

夜沉渊在听到锁响的那一刻,就已经转身,笑着看过去,只见门开之后,元初扒着门,正探着身子看着他。

她长长的发垂到脚踝,月光下,她奶白色的睡裙和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几乎是一个颜色,她就像误入凡间的小仙女,浑身微微透着光。

当那双大而水润的猫眼看过来时,让原本心机满满的某人瞬间失神,体会到了那种深深的……怦然心动!

下一秒,夜沉渊就突然将元初抱了起来!

元初轻呼一声,正鼓着脸要生气,却听夜沉渊沉声道。

“师傅,你怎么不穿鞋就到处跑?”

元初这才发现自己没穿鞋,小脚丫忍不住缩了缩。

但是好奇怪,明明夜沉渊此时的话音神情没有半点不对,为什么她却觉得他很紧张?而且呼吸也有点急促?

下一秒,她就被夜沉渊按在床上了!高高的身影虚压上来的一瞬间,元初连忙道,“你不是要听故事么?”

夜沉渊一愣。

元初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坐好,靠在床头,认真的说,“你睡下来吧,我给你讲故事。”

夜沉渊看着她,凝视良久。

就在元初觉得有些奇怪的时候,他突然问,“师傅,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东西?”

元初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刚刚……自己吃过了。”毕竟她可是有存粮的人。

夜沉渊笑了,这才从刚刚那种危险的冲动中挣脱出来。

他弯下腰,双手撑在床头,将她圈在其中,凑近了问。

“那师傅,你要讲什么故事?”

元初看着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俊脸,呼吸一滞,身为颜控的她瞬间就被杀到了!

“你不要靠这么近啦,快躺下来。”

夜沉渊勾唇一笑,从善如流。

因为之前在门外,他就已经用清洁术清理过自己了,所以也不担心弄脏元初可爱的公主床,但当他脱衣服的时候,却听元初在一边紧张的说。

“你脱外面衣服就好了,晚上还是、还是很冷的!”

夜沉渊心知过犹不及的道理,见元初错开目光,他也就只脱了外面的衣服。

“好了,师傅。”

元初听罢,下意识的抬头,却见夜沉渊站在床边,正在解自己的头发。

他里面穿的,是和制服一套的白色短里衣,而下半身还是制服的裤子。

这时,他将束圈解开,长发顿时铺散下来!明明按照元初的审美来说,男人长发会有些奇怪,但有的人长得就是天生遭人妒忌,比如夜沉渊……

他长发的模样,不会给人丝毫女性的错觉,相反,那长发衬着他微微裸露的锁骨,斜飞的眉,明亮的眼睛,有种……让人心悸的风情!

乖乖,她为什么突然觉得徒弟弟不是小孩子了?!!

元初咽了咽口水,再一次错开视线,一向很聪明的小脑袋,现在就跟塞了一团浆糊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状况。

而夜沉渊在她身边躺下,两人同床,共用一床锦被。

元初坐着,而夜沉渊躺着,明明没有碰到什么,但元初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奇怪,他们以前一起睡都不紧张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概是之前受到的冲击还没平息,而罪魁祸首,又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吧?  她在心里默念清心咒,正准备讲故事,但下一秒,夜沉渊竟然抱住了她的腰!

报童

报童第二集

石棺本来传出了沉闷声响,可当四物散发出灵光照射而去时,沉闷的声响顿时消失不见,如同受到了强力的镇压一般,石棺再度变得安静了下来。

刘永等后来四人,对石棺之前的一些异常并不知晓,他们出现时,正好看到了涂穹想要收取符篆,之后不仅没有成功,连符篆旁不远的苍天弃也被震飞了出去,所以,对石棺他们了解的只有被苍天弃以及涂穹被震飞的一幕。

眼下,见石棺内先是传出声响,之后在四物散发出来的灵光照射下又恢复了正常,此情况,首先让四人想到的就是封印。

在石棺内部,一定封印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石棺的变化,最牵动的自然是苍天弃以及涂穹的心,特别是涂穹,更是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生怕石棺出现了什么意外。

而苍天弃,虽然没有像涂穹那般夸张,但是,对刘永出手的动作,那也是因此一顿。

也正是因为他这一顿,让刘永得到了瞬间的喘息,趁着苍天弃不注意时,突然大手一挥,数道灵光朝着石棺所在,位置疾射而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场的几人脸色无一不是一变,特别是涂穹,目光当中瞬间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意!

然而,数道灵光的速度极快,瞬间便出现在了石棺的上方,苍天弃几人想要阻止,已经为时已晚!

灵光散开,赫然是一件件种类不同的法器,同时祭出了数件法器,在场的几人顿时明白了刘永要做什么!

“爆!!!”

一声厉喝从涂穹的嘴里传出,数件法器在下一瞬,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极度狂暴的力量,而刘永,在此之下身形顿时一闪,朝着后方快速退去!

“我既然得不到,那你们也别想得到!”

声音当中带着疯狂,此时的刘永,哪里还有平时半点淡定的样子,就连脸上的笑容,都显得极其的狰狞!

这数件法器,每一件都是珍贵的二术法器,寻常筑基后期的修士,手中哪里会有如此多的二术法器,能一次性取出如此的多二术法器,又岂是泛泛之辈。并且,能一次性取出如此多的二术法器,还能果断自爆的,更是难得一见!

刘永本身就是炼器师,如今炼器造诣也是不低,想要炼制出一件二术法器,对于如今的他来说虽然有些难度,但难度却并不高。

当前的情况他很清楚,只有把水给彻底搅浑了,他才有活命的可能,不然,他极有可能会是几人当中第一个陨落之人。

正是因为如此,他一次从储物袋中取出数件珍贵但却不太适合他使用的二术法器,本来是准备用来出售或者作为人情使用的,但眼下这种情况,为了把局面搅得更乱好让自己有机会逃走,他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哪怕是数件珍贵的二术法器,他也能舍弃!

和自己的性命相比起来,数件二术法器算不得什么。法器没有了,可以再炼制,性命没有了,那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在场谁都没有料到,如此情况下,刘永居然会做出这般极端的事情,面对数件法器自爆在即,哪怕是金化后的涂穹,二话不说都快速往后方退去!

苍天弃以及其他三人,当然同样不例外!

几人的速度不慢,但刘永引爆法器的速度同样极快,就在几人后退的瞬间,数件法器接连爆炸!

轰!轰!轰!轰!

狂暴的灵力,席卷了整个山洞内部,对山洞内部的一切疯狂破坏着!一时间,山洞内部除了肉眼可见的狂暴灵力之外,便是尘暴以及大量大小不一的碎石!

山洞内的石壁,极其的坚固,是因为石材不同,同时也是因为石壁上还有禁制。

然而这一刻,石壁上的禁制在一瞬间通通被摧毁,根本无法抵挡数件二术法器的自爆,哪怕石材本身坚固,哪怕石壁上存有禁制,同样也不例外。

会如此,法器自爆的力量太强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或许也因为石壁上的禁制存在时间太过久远,其力量早已不如当初。

不管是出自于什么原因,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石壁在此之下完全无法抵挡丝毫!

不仅仅是整个石壁,山洞所在的山峰同样没有躲过这一劫,在一阵剧烈的震动下,轰的一声巨响,方圆百里内清晰可闻,山峰炸裂而开!

兽海与南域交界处,正在全力抵挡兽潮的各宗门修士,在听闻这声巨响后,感受着地面如同地震一般的震动,纷纷大惊,朝着山峰所在的位置投去了震惊的目光!

入目的,是漫天尘暴,以及朝着四周飞射的碎石,至于尘暴下的一切,根本无法看清!

“是那座山峰!”一剑门老祖神色无比严肃,如此强烈的破坏力,让他心里同样一惊。

如果说之前山峰的偶尔震动,让他心里在意,那么现在,声势如此强大的爆炸,就不仅仅只是在意那么简单了。

寒冰谷老妪,血杀殿老祖,炼器门黎述,此时目光无一不是聚集在了爆炸的山峰所在位置。

三人眼中的震惊,不比一剑门老祖少!

同时,三人心里也在担忧,之前山峰有动静,他们可是都吩咐了下去,派出了宗门内信得过,并且实力不弱的弟子前去查看。

如此强烈的爆炸,让他们心里不得不担忧,山峰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大事,再者,自己门下的弟子是否安好!

如果派出的仅仅只是普通弟子,他们当然不会如此担忧,但是,事实却恰恰相反!

“各位道友!后方一定发生了大事!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斩杀眼前的结丹妖兽,亲自前去查看!”一剑门老祖大声吼道,从他的声音当中,不难听出此时他内心的焦急。

剑长歌,是一剑门耗费了无数精力培养出来的天才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别说以后,哪怕是现在,剑长歌都是一剑门的顶梁柱,作为一剑门的老祖,他当然不愿看到剑长歌出任何的差错!

“斩杀?哪有说的那么轻巧!这是结丹妖兽,可不是筑基期的崽子能比的!”血杀殿老祖怒道。

此时的他,模样有些狼狈,身上更是有多道伤口,这些伤,全是与妖兽厮杀中留下的。

虽然这些伤口都不是致命的,但作为老祖级别的人物,在自己宗门弟子面前,落得如此狼狈模样,着实有些不好看。

与他相比起来,寒冰谷的老妪,模样更是狼狈几分,不仅身上伤口不少,甚至连脸色都有些发白,很明显受到的伤势不轻。

相比两人,一剑门的老祖与黎述,情况稍微要好上不少。

也正是自己伤势最重,所以寒冰谷老妪心里的怒火是最旺的。

“老太婆我没有那个能力,你行,你先上!”

后方爆炸太强,在寒冰谷老妪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之前主动想要前去查看,为的就是想捡个轻松的活。

但现在,她心里完全没有那个想法,真到了后方,搞不好会比眼下的情况更加恶劣。

面对两人的怒火,一剑门老祖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一直扮演的角色就是和事老以及笑里藏刀,极少会甩脸色给他人看,可眼下的情况特殊,面对两人如此态度,他心里也情不自禁生出了火气。

“你们各自有多少本事,你们心里清楚,不要以为继续拖下去就能捡到便宜,我……”

话未说完,一道传音符突然在他身前亮起,一把将传音符形成的亮光抓在手中,一剑门老祖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师兄赶到了!那正好,让他去看看后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以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双眼一眯,一剑门老祖心里暗道。

之前话并未说完,但他却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对血杀殿老祖以及寒冰谷老妪冷哼了一声,不再多言,对身前的妖兽加大了攻击力度!

报童

报童第三集

苏家别墅。

大院里十来个保镖巡逻。

忽然,一名保镖嗅嗅鼻子,闻到空气中一股异样气味。

他向同伴问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异味?”

“嗯,闻到了,好像是烧香烛和纸钱的味道。”另一个保镖嗅嗅鼻子,立刻说道。

其余的人,也纷纷赞同:“没错,这是烧香烛和纸钱的味道。”

然后,十来个保镖目光,开始打量大院,查找大院里是不是有火源。

不过,他们在大院里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火源,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一个保镖说道:“快看外面,有人在那烧纸钱。”

众位保镖随即看向别墅外面,隔着别墅铁珊门,他们看到别墅外面,路灯下有一个身穿黑色蜈蚣纽扣练功服,满头白发老者,背对着别墅大门,在地面上摆着两个装着米的碗里,并且插着香烛。

地上还有燃烧的纸钱。

纸钱燃烧的烟气中,老者手里好像抓着一个小布偶,小布偶上贴着一张符。

同时老者手上拿着银针,不时扎着小布偶。

老者银针边扎着小布偶,口中边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小鬼来显灵……”

看到这里,铁珊门后的所有保镖,脊背莫名有一股寒意,脸上更是现出惊诧之色。

“这老头在干吗?”

“装神弄鬼的!”

“搞得乌烟瘴气,如果苏老爷知道了,又要骂我们怎么不管了?”

十几个保镖对外面又是烧纸钱,又是口中念念有词的老者十分反感。

一个看起来是保镖队长的,便向外面的老者不悦叫道:“喂,老头,你别在外面烧东西,快拿到别的地方去,不然我要报警了。”

外面老者似乎没有听见一样,依然在念念有词,好似在作法一样。

甚至身躯,都随着他念念有词,鬼上身一样抖动。

“喂,老头你耳朵聋了吗?我跟你说的没听见吗?快滚到别的地方去装神弄鬼,再不走我们就要揍你了!”保镖队长怒声向老者威胁道。

这时,念念有词的老者,好似作完了法一样,身子不再抖动,将手中扎着数根银针的小布偶收进怀中。

然后,老者站起身,徐徐转过身来,当铁珊门后保镖队长和所有保镖,看到这老者左眼时,吓得脸色大变。

老者的左眼竟然是血红色的,透着说不出诡异阴森。

在纸钱燃烧飘起烟气中,一个浑身气息阴冷,满头白发老者,左眼血红诡异,身上穿着黑色老式蜈蚣纽扣衣服。

这让所有保镖都心里打了一个寒噤,全身血液都好像凝固了。

他们不由怀疑这个老者是人还是鬼?

“年轻人你会得到我的诅咒,你会有血光之灾!”左眼血光闪烁老者,目光冷森森盯着保镖队长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苍老沙哑,悠悠飘来,就好像地底下死人发出来声音。

听了这声音,保镖队长浑身冰冷,脸色煞白,不知为何他有一种说不出不好预感。

好像真的有血光之灾,就要降临在他身上一样。

就在这时,别墅里车声响起,一辆红色宝马驶来。

有保镖说道:“大小姐的车!”

“大小姐要出去是,我们快打开铁珊门。”

两名保镖立刻把铁珊门打开。

而站在大门中间的保镖队长,忽然睁大眼睛,好像发现什么,向其他保镖说道:“大家快看,那个老头不见了。”

所有保镖立刻看向门外,原本路灯下站着的老者果然不见。

夜风吹过,已经燃尽的纸钱灰烬,在风中纷纷扬扬,却让人心底莫名发毛:刚刚还站在路灯下的老头,怎么一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难道他真的是鬼?

“队长,小心!”就在这时,其余保镖发现大小姐宝马,以极快速度往大门驶来。

而保镖队长就站在大门中间,听到其余保镖叫喊,保镖队长回头惊骇看向极速驶来,车灯刺目的宝马。

然后,他看到宝马里面驾驶的苏小月,目光凌厉,充盈着惊人的杀意。

接而,他震惊的看到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老者,满头白发,左眼闪着血红色光芒,唇角挂着一个诡异阴森笑意。

保镖队长难以相信自己眼睛:这老头不就是刚才在外面烧纸钱老头?

这老头怎么会坐在了大小姐的车里?

保镖队长只觉毛骨悚然,头皮发麻,好像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

下一刻,宝马撞击过来。

砰地一声巨响。

惨叫声中,保镖队长被宝马一下子撞飞出去。

红色宝马撞飞保镖队长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一下子窜出了别墅大门,极速驶去。

保镖队长身子,砸落在路灯下,全身抽搐,大口吐血,然后,便一动不动,如同死鱼一样瞪大眼睛死了。

所有保镖都惊呆了!

良久他们才回过神来,大小姐开车撞死了他们的队长!

“快报警!”

“快禀报苏老爷!”

所有保镖乱成一团……

玉露山,半山别墅前,空地上。

飓风激荡,气势惊人的宗师气流之中,何振雄一拳轰向了林飞。

他眼中有着必胜信心,想起陆弈辰在自己面前,一再说林飞实力如何如何的强,想不到林飞只有宗师一层实力!

这真他么的搞笑!

宗师一层实力也叫强?

这陆弈辰真他么的弱。

何振雄心里对陆弈辰有着说不出鄙夷。

今天他就要当着陆弈辰的面,把林飞一拳打倒,让林飞在他面前跪地求饶。

让陆弈辰知道什么叫真正强者?

力量爆棚的拳头,就要轰在林飞的胸膛上。

就在这时,林飞眼里闪过一抹精芒,原本懦弱的气势,忽然一扫而光,整个人猛然爆发出来,一股恐怖强大到令人心惊的气势。

何振雄一下子便感到了这股强大气势,他的心中莫名一跳:这气势怎么如此强大,为何连自己都感到巨大压力?

这个林飞不是只有宗师一层实力吗?

砰。

下一刻,心中还一片疑惑的何振雄,已经被林飞后发先至一脚击中腹部。

狂暴力量几乎要撕裂他的腹部。

巨痛好像在他身体里面炸开一样,蔓延到他四肢百骸。

痛得何振雄发出一声惨叫。

而他也如败絮一样,被林飞一脚踢飞出去。

砸在数米之外地上,扬起一阵灰尘。

全场震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