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大反攻

丛林大反攻
  • 主演:马丁·劳伦斯,阿什顿·库彻,乔恩·费儒
  • 导演:罗杰·阿勒斯,Jil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棕熊布哥是个幸运儿,他被收养者宠得一塌糊涂,生活安逸舒适。然而现在他却被放归森林,对大自然的艰苦极不习惯的布哥一心想回城,黑尾鹿艾略特的出现却改变了他的计划。艾略特被猎人撞断了一只角,绑在车中运往镇里。布哥犹豫再三,终于救走了艾略特。这个决定让布哥再不能顺利的回到以前的生活。   艾略特拜恩人布哥为兄弟,跟着布哥一起前行,并且引诱他来到野丛林好好“享受”。布哥来到丛林,才发现这里的条件太恶劣了,根本不像城里舒服。而且,他们还犯了一个错误,让动物们陷入狩猎区当中,重重危险面前,布哥的野性被逐渐唤醒,他和动物们组成兵团抗击敌人,上演一场轰烈的家园保卫战。

丛林大反攻第一集

大部分的股东都倾向站在董事长一边,毕竟苏氏在苏振杰的带领下,年年的分红都颇丰,而且一年比一年多。但潘盛在公司里也有自己关系网,比如股东之一的赵大佑就是潘盛的拥护者。

召开此次的董事会,也是潘盛牵的头。

不等潘盛回应,苏慕谨继续说道:“如果我这次的提议实现的话,今年年底的分红,至少比去年提升30%。”

有些股东一听关于钱,心里已经开始盘算30%自己多分得了多少钱了。

但潘盛明显不卖账,神情倨傲的冷哼一声。

“如果实现不了,我们公司会净亏几个亿?”

潘盛的话,引起办公室一片哗然!

几个亿,可不是几百万啊!平日里持股少的没什么大事是不会来公司的,甚至对公司的事不会过问,年终坐等分钱,只要钱到手,谁管你怎么经营。所以一听自己自己的荷包要缩水,那是生生要割下他们一块肉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股东的我,反对这样的冒险!”赵大佑举手表示反对。

“我也反对!”另一个小股东也附和。

“作为公司的最大股东,以及公司最大的负责人!我不包庇任何人,但希望大家听完苏慕谨这次的计划,再举手表决。”苏振杰话音不轻不重,却威严十足。

“七个老头子加起来都有四百岁了,大家听听慕谨的计划再说嘛!这个世代迟早都是年轻人的!”做为和事佬的孙贵也是股东之一。

潘盛纵使再有意见,也不敢和苏振杰正面对着干。语气稍微缓合了些,“听就听!不听,还以为我欺负新人!”

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苏慕谨也不再废话。

“其实这一次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目前我已经联系到了一名在国外专攻这方面的人才,明日将抵达悉城,其他人员调配的名单,我也交由董事长。相信明日市场部B组就可以正式开工。而资金方面的预估,前期需要500万。”

“投入生产,预计将需要两亿。但这次成功带给我们的,将是名利双收。利益非常可观,至少会翻三倍。以后在整个希国的拓展方面,苏氏相较于其他上市公司更有说服力。对我们的发展也是有利无一害。”

“当然这仅仅是成功的一个分析。如果让我做一个失败的分析,那我们公司将净亏将近四个亿。但我相信,这个情况不会发生!”

苏慕谨态度不卑不亢,掷地有声,震慑了全场。那一刻,全场都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个初出茅庐,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人。

“当然这是一个宏观,至于细节。相信各位股东,都清楚社会瞬息万变,我们目前生产的电脑,迟早有一天会被淘汰,就看是我们自己淘汰我们自己,寻找进步,还是选择被别人淘汰,坐等失败!”

“我相信在坐的各位,都不会选择后者!”

言语有条不紊,从粗到细的讲解,让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苏振杰看着自己女儿的表现,暗暗观察在座的其他人的脸上转换的表情,心里很是满意。

“再则,国外这方面的一些技术日趋成熟,也正是我们目前缺乏和需要的,我们也可以借鉴和引进。成功率也会提升很多!”

“那百分之二十的失败率也不少,如果失败了呢?”潘盛一副轻视的表情。作为生意人,自然最关心的是切身利益,如果得不到相应的回报,那是最要命的。

似早就料到会有此问题,苏慕谨目光里带着冷色看向明显针锋相对的潘盛。

“如果三个月内,苏氏的业绩没有提升30%,我永不踏入苏氏!”

丛林大反攻

丛林大反攻第二集

和这么一个气场很强的女人对话,张兰庸感到压力山大。

“现在杨三少是放弃了吗?”华夫人继续追问道,似乎不想放弃。

张兰庸皱眉苦思,摇摇头,“不是。虽然杨三少现在落入了不利的局面。但是杨三少和他的父亲还在积极的活动。”

华夫人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这对父子也真是让人服气,大好的局面就这么被杨逸风给扭转了,真是人才。要是他们接手了杨家,杨家不败在他们的手上都难。”

这对不争气的父子自然是华夫人想要扶持的对象。

“华夫人是有什么想法吗?需要我做的,我指定做到。”张兰庸郑重其事地说道。

“你去和华雅莉以及华美熙说,让她们尽力地再帮杨三少一把,看看能不能让杨三少侥幸成功。”华夫人叮嘱道。

“要是不能成功呢?”张兰庸问道。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总之把现在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华夫人不愿意多说。

张兰庸只得点头道:“我知道了,华夫人,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做的。”

“你可以走了。”华夫人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让他走。

张兰庸的眼睛看向了魏览灰,欲言又止。

“臭小子,华夫人让你走,你看我干什么?”魏览灰不满道。

“师父,你不是和我一起走吗?”张兰庸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他身上的钱所剩无几,都不够买汉城到魔都的飞机票的。他想要要点钱,却不敢在华夫人的面前提起,想着在背地里和他师父说。

但是魏览灰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我还有事,你先走。”魏览灰拒绝了他。

华夫人看到张兰庸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张兰庸,你是不是缺钱了?”

“不,他不缺钱。”魏览灰赶紧地摆手,替他拒绝。

华夫人脸色一黑,怒目瞪向了他,“我没让你说话。你给我闭嘴。”华夫人转头看向了张兰庸,“你大胆说,你是不是缺钱了?”

张兰庸点着头,“回华夫人,我身上现在确实是一分钱都没有。”

“现在年轻人真是浪费,一个月十万都不够花。”华夫人嘀咕道,鄙夷的眼神瞪向了他。

张兰庸愣住了,他要是每个月都有十万的话,他睡觉都会笑醒。

“华夫人,我一年得到的资助都没有十万,别提一个月了。”张兰庸觉得其中有蹊跷,于是如实哭穷。

“一年都没有十万?你胡说,我每个人都资助你十万。”华夫人大声地说道。

张兰庸走上前来,哭诉道:“华夫人,我刚才说的是真话,我确实是一个月只能收到几千块。一年不到十万。还不够我那店铺的租金的。要不是我自己赚点钱,早就饿死了。”

张兰庸一把鼻涕一把泪,十分伤心。

华夫人面色阴沉,她似乎是命白怎么回事了,愤怒的眼神瞪向了不远处的魏览灰。

“魏览灰,你给我解释一下。我给你一大笔钱,让你每个月给张兰庸打十万,你到底给他多少钱?”华夫人冷声问道。

事到如今,魏览灰是不可能承认的,他决心否认到底。

“每个月都是给他十万,没错。”魏览灰依然咬紧牙关。

张兰庸傻眼了,他对着魏览灰大声地喊道:“师父,我对你一直都是非常信任,但是你不能这么坑我。你要是一个月给我的钱高于一万,我现在就立刻去死。”

魏览灰面色狰狞,破口大骂道:“张兰庸,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我明明给你足够的钱。你却在这里诬陷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张兰庸傻眼了,他知道他的师父魏览灰是个无赖,而且他也是个无赖。但是在他的师父魏览灰面前,他甘拜下风。

“师父,你不能坑我啊!”张兰庸恨不得立刻撞墙,简直就要被魏览灰给气死了。

看着他们争来争去也没有什么头绪,华夫人出言喝止住他们。

“行了,你们不要再争论了。你们到底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我也无从查证。”华夫人一锤定音。

魏览灰和张兰庸顿时安静下来。

魏览灰自然是欢喜不已,他以为自己糊弄过去了。

而张兰庸则是眉头紧锁,露出了委屈的表情。魏览灰贪污了他这么多钱,但是被华夫人一句话给抹平了。张兰庸欲哭无泪,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

魏览灰是华夫人的亲弟弟,也是他的师父。他只能吃哑巴亏。

“华夫人,你以后不能再让我师父给我打钱了,不然我真的要被饿死了。”张兰庸苦着脸说道。

“你这没良心的小子,又说你师父的坏话。”魏览灰怒斥道。

华夫人没有理会魏览灰,而是和蔼地说道:“张兰庸,你放心。从这个月开始,你的费用全部由我直接负责。我会在每个月固定时间亲自派人打给你。绝对不会少你的。”

张兰庸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太好了,谢谢你华夫人。”

华夫人朝着旁边的侍女使了使眼色,她将之前准备好的手提包递给了他。

“这是什么?”张兰庸接过手提包之后,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这包还挺沉的,里面应该是有分量的东西。

“你都拿到手了,打来看看就知道是什么了。”华夫人和蔼地说道。

张兰庸本是想要打开看看,只是当着华夫人的面这么做不礼貌。于是他刚才才随口问了这么一句。现在既然华夫人都发话让他打开,他也就没有顾忌。

张兰庸迅速地打开包裹,看到里面一沓一沓的红票子,顿时心花怒放。

“张兰庸,这里是三十万软妹币。作为这个月的费用。”华夫人淡淡地说道。

张兰庸激动不已,“华夫人,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的感谢你。”

“张兰庸,你不需要感谢我,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华夫人喜行不于色,“你记住了,主要是全心全意为我们华家服务的,我断然不会亏待他。相反,要是敢背叛我,背叛华家,我绝对让他连本带利还回来。”

丛林大反攻

丛林大反攻第三集

“正阳,目前无论是深圳还是沪上证交所企业上市都需要国家体改委认可,难度很高,不过无线电厂改制为高升电子,这一案例很经典,我觉得可以去尝试一下。”朱凤厚给予鼓励。

“谢谢朱书记关心,的确沪市深市上市都有不小的难度,不过高升电子的一个大股东是香港华泰公司,所以如果在深市沪市上市有难度,高升电子可能希望到香港上市,必要时甚至可以借壳上市。”沙正阳道:“青岛啤酒开辟了赴港上市先例,我相信高升电子完全可以跟进。”

“到香港上市?”朱凤厚和赵嵩都忍不住扬起眉毛,沙正阳的这个想法不可谓不大胆,青岛啤酒的确开辟了先例,但是那是国企,你一家国资只占股20%的股份制企业要去香港上市,这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嗯,到香港上市只是一个想法,也不排除去美国上市,不过到美国上市需要到境外注册海外公司重新走一道程序,稍微复杂一些,但是如果可以,高升电子也愿意一试。”沙正阳笑着道:“按照段庸铭的说法,未来的高升电子要做大,需要在各方面和国际接轨,也需要这种方式来吸引人才和资本进入,有利于高升电子步步壮大。”

“正阳,高升电子的考虑是不是太简单了一些?”尤哲忍不住插嘴问道:“据我所知,像高升电子这样的私人控股企业,恐怕是很难获得批准的,无论是赴港还是赴美上市融资,现阶段深市沪市,赴港赴美,主要还是为国有企业募集资金,用于国有企业改造成为现代企业。”

“哲哥,这我知道,你说的国企募集资金改造成为现代企业有点儿美化了,事实上大部分上市企业的情形都并不好,更多的还是为了解困还债,我可以说抱着这样心态去上市募资的,日后结果都不会太好。”沙正阳摇摇头,“恰恰是像高升电子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应该鼓励上市募资的,因为它募集来的资本就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这才是企业上市的根本目的。”

沙正阳的话大家都明白,但是现实就是这样。

现在乃至今后几年大量国有企业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在地方财政难以支撑的情况下,玩一玩上市概念,从股市圈钱应该是一个非常伟光正且政治正确的手法。

至于说这会不会对股市带来负面影响,谁在乎?

“正阳,你很看好高升电子?”赵嵩问道。

“嗯,很看好,我觉得高升电子未来会比若斯电器和华峰电器更具发展潜力,因为它有一个充满冲劲和活力的团队,段庸铭的眼界眼光远胜于一般的企业家。”沙正阳很肯定,“上市难不倒他,关键是他要通过那种方式来上市,而上市之后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哪方面,这才是关键,当然现在说这些有些言之过早,起码也应该是97年以后的事情了。”

无论是曹清泰还是朱凤厚都有些感慨,沙正阳的表现他们已经很看好了,但是没想到其表现出来的远见卓识仍然让人吃惊。

三大国企改制,紧接着沙正阳还要推动最大的一家上市,无论沙正阳怎么自谦说他只是一个建议者,但是从沙正阳在东方红集团里的影响力就能看得出来,一直持续不断的成功已经让这些企业把沙正阳视若神明,企业的大政方针更多的还是遵循着他给出的路径在前行,这不能不让人感慨万千。

朱凤厚这种感觉尤为明显。

之前通过曹清泰引线认识,沙正阳向他阐述了东方红改制和股权激励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他当时也有些犹豫,但是最后在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认可了沙正阳的观点,批准了企业改制并让管理层开始持股。

而现在换来的回报是极其丰厚的,虽然各方股份都在缩减,但是其本身的价值却是成几何倍数的在增长。

可以说原来银台县政府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把县酒厂交给东方红集团换来的股份现在会这么值钱,而且还在越来越值钱。

给朱凤厚的感觉,沙正阳的思路始终都要比人快一步,他的目光总能比周围的人看得更远,别人还在思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他已经在推进企业全面改制,当别人开始考虑改制时,他却已经在谋划企业上市了。

这就是差距,但这样一个大学念中文的家伙,怎么就会对搞企业经济这一块的工作如此谙熟,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吃完饭之后,几位女性开始了她们的娱乐方式——打麻将。

而几个男性显然对这种群众性娱乐方式不太感兴趣,品茶,纵谈时政,这才是符合几个人身份定位的消遣方式。

当然这也要因人而异。

“曹书记你要离开新湖?”吃了一惊,沙正阳有些不敢置信。

虽然早就知道曹清泰在新湖不会待太久,但是沙正阳估计最起码曹清泰也要在新湖呆上两年吧,没想到这才一年多时间,曹清泰就要走了。

“可能你都知道了,黄书记工作可能会有变动也许要到省政府,他有意让我到省政府去。”曹清泰显得很沉稳自信。

“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沙正阳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办公厅主任是由省政府秘书长兼任。”曹清泰摇了摇头,“大概是这样,但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

“黄书记什么时候到省政府那边去?”沙正阳联想到自己的问题,孙妍不是一直要求自己调回来么?如果曹清泰到省政府工作,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问题是自己愿意去么?沙正阳忍不住苦笑。

从内心来说他更希望到基层区县去干一任县长书记的,没有经历过县委I书记和县长的干部履历始终是不完整的,在沙正阳看来,缺少这一环就是一个缺憾。

“估计快了。”黄绍棠和曹清泰谈了,但是却没有具体说去向,只说省政府是最大的可能性,不过既然是黄绍棠和曹清泰谈及到这个层度,曹清泰自然义无反顾。

见沙正阳脸色有些诡异,曹清泰斜晲了沙正阳一眼,“怎么了,有什么想法么?想来省里?”

曹清泰有些惊讶,沙正阳似乎不是喜欢放弃挑战的人,怎么现在又除了这么一出?

沙正阳也不隐瞒,把孙妍和他闹别扭以及孙立诚的态度说了,曹清泰一时间没有吱声。

“曹书记,是不是有难度?”沙正阳问道。

“嗯,正阳,难度倒谈不上,如果我真的去了省政府那边,你的问题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来的话,恐怕暂时还只能是副处级过来,而且也不可能像你在宛州那样时间一到,林书记就能把你安排到某个正处级岗位上,在省政府里边,多少也需要注意一些影响,那里边盘龙卧虎,各方面都要顾及。”

曹清泰的话是实话,沙正阳也明白。

“那倒没关系,只要能回来。”沙正阳明显有些言不由衷。

“正阳,你考虑过没有,你在宛州的机会很难得啊,你现在担任副处级干部已经一年半了,也就是说,明年五月你副处级就满两年了,如果林书记有意培养你,极有可能就要让你到某个区县担任代区县长,等到年底再来当选,这可能是对你最合适的一条路,如你自己所说,没在下边当过区县长和区县委i书记的干部,是不完整的干部。”

沙正阳沉默不语。

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问题是要让他就此和孙妍分手,他又不愿意,如孙妍所说,连一点儿牺牲都不肯做出,这样的感情还有必要保留么?

所以他觉得,也许自己真的该为这段感情付出一些才对。

“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打定了主意,那我会帮你的。”曹清泰拍了拍沙正阳的肩膀。

“曹书记,不用想了,我主意已定,能调回来就调回来吧,孙妍一个人在汉都也太孤单了,我回来之后各方面都没啥了,至于说机会,我想也许日后会有的。”沙正阳终于下了决心。

曹清泰叹了一口气,他感觉到了沙正阳语气里的无奈,能够做出这样的牺牲,这说明沙正阳对这段感情还是很珍视的,不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

“好吧,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那我也不劝你什么了,或许回来真的还有其他造化呢?”曹清泰点头,“到时候我如果过去了,我会和你联系。”

“好,那就恭祝曹书记到新岗位能一下子打开局面。”沙正阳笑着道。

“但愿吧,现在只能说是最大可能性是到省政府,但也不排除有其他选项。”曹清泰点头,“孙妍知道你做出了这样大的牺牲,肯定会兴奋得感激零涕。”

朱凤厚他们绕着竹园走了一圈,就回来了,这种类似与英国下午茶的活动,能够更好的展示我们国家内部的强大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