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与雾

夜与雾
  • 主演:米歇尔·布凯
  • 导演:阿伦·雷乃
  • 地区:法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56
1956年导演阿伦?雷乃用摄影机带领观众重回奥斯维辛。当年纳粹集中营的旧址上已是一片祥和美丽的野外风光。然而时间倒回到1933年纳粹党掌权之时,整个城市被阴霾笼罩——大片修建起来的集中营房排列整齐,大量犹太人被抓进集中营开始接受非人的折磨和侮辱。这里对人种进行分级,在皮肤上纹上编号,在衣服上缝制等级的徽章。疾病,饥饿,劳役使集中营尸体遍地。1942年希莱姆到访,奉行“破坏”政策,集中营难民进入更加悲惨的境遇,被药品公司买下用作实验。1945年,集中营人数倍增后已不堪负荷,成堆的尸体被推土机推入大坑掩埋

夜与雾第一集

噗呲!子弹打中张狂的身体,想要把他给击毙当场,防止这家伙在伤人,没想到这家伙一动不动,身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血窟窿,但是根本没有啥感觉,拎着西瓜刀,噗呲一刀又砍了下去。

“啊!”苏雨灵这下彻底不敢再看了,这么血腥恐怖的场面,简直比恐怖片还要恐怖。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枪声响起,一连串的子弹全部集中这家伙,居然毛用都没有。

“周队,唐队!”这时候,周坤凯和唐斌龙也敢来了,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不太好。

这算是重大案件了,要是处理不好,这是要被记过的。

“谁让你们开枪的。”周坤凯训斥道。

唐斌龙却是走到凌菲菲这边,开始打听发生了什么情况,了解之后,知道这是个借尸还魂的家伙。

“行了,交给我们伟大的周队去解决吧。”

一听是灵异案件,唐斌龙就抱着看戏的心态了,看看这周坤凯要怎么解决。

周坤凯的脸色不太好,只见张狂拎着西瓜刀,指着他们叫嚣道:“你们谁是头,出来和老子说话!”

我擦,这小子是真狂啊,不对,这小鬼是真狂啊,才刚刚做鬼没几天,就敢来硬钢警察了。

要知道一般警察可都是有着正气所以,阴邪莫近,不过周坤凯这家伙却是没啥正气,整个人都是一股子的阴气。

周坤凯向前迈出两步,吩咐手下道:“快去找那正清道长来除鬼。”

“头,打完电话了,正清道长已经回洪都了。”手下汇报道。

正清子怎么可能还敢留在上宁,范八爷因为他这送冥币的事情,被小倩发现不说,就他拿着纯阳水泼了两尊大神,这事情就不会那么快接过去。

周坤凯脸色又是一变,自己好不容易找个高人,就这么跑了。

虽说令狐尘风他们的武器也有着驱鬼逐邪的效果,但那家伙已经被揍成那样,脑袋都快要被赵翔龙给打爆了,哪里还有时间来抓鬼。

“你就是队长来,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家伙,过来我们练练。”张狂拎着西瓜刀,在地上来回的滑动,带出一阵阵的火光出来。

周坤凯倒是不犹豫,嗖的一下拔出手枪,砰的一枪就射了出去,正中张狂的脑门中央。

砰!

张狂向后倒退两步,脑袋中央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正向外面咕咚咕咚的冒着鲜血。

看到这一幕,周坤凯和那些警员全部都炸了。

要说刚才用手枪射击这家伙的身体,他屁事没有,可能穿着防弹衣,但这直接爆头,血液脑浆都流出来了,还没有屁事,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安静,吵什么吵,都给我安静点。”

周坤凯握着手枪的手都有些不稳,仔细的瞄准之后,再次射击出一连串的子弹。

砰砰砰!

只见他双手持枪,站姿那叫一个标准,枪法也算是了得,每一颗子弹都射中了张狂的脑袋。

随着子弹持续射击而出,张狂的脑袋简直不能看了,鲜血横飞,脑浆崩裂,五官根本就分不清哪里是鼻子,哪里是眼睛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张狂还是站在那里,这些子弹对他来说根本屁用没用,毕竟他是鬼上身,这打伤的也只是原主人的身体,不过看这样的情况,原来的家伙也已经嗝屁了。

“你居然敢打我,居然敢打我。”

张狂发出愤怒的咆哮声,拎着西瓜刀就冲了上去,对着周坤凯就是一刀劈下。

周坤凯反应这叫一个迅速,就地一滚,那家伙的西瓜刀咣的一声直接劈在了地上,带起一连串的火花。

“还愣着干什么,开枪打他啊。”周坤凯灰头土脸的趴在地上命令道。

砰砰砰!

随后又是一连串的枪声响起,这些手下倒是很听话,全部把子弹倾泻在了张狂的身上。

子弹虽说对鬼魂不会产生效果,但这家伙毕竟是上身的,还有肉身的存在,在子弹的激烈射击下,居然不能前进半步。

姜飞坐在这里,悠悠的点燃一支香烟,和旁边的唐斌龙开始聊起天来。

“唐队,你们唐家堡有没有这治鬼的办法?”

姜飞倒是很想知道这传说中的唐家堡是个怎么样的存在,毕竟他们太过于神秘,很多东西外人都是知之甚少。

唐斌龙也是悠悠的抽了一口烟,瞟了一眼那边正在大战的众人,吐出一口烟圈,道:“当然有,这对鬼魂这类有用的的毒药可不再少数。”

感情这唐家堡还真是用毒的行家,对于鬼魂这些生物,都是用毒药来解决。

“看来周家是没有办法对付这家伙。”姜飞龇牙笑道,眼光又瞄向了那边。

张狂的身体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摇摇欲坠。

远远看过去,就发现这家伙的阴魂正在这原本的身体之中拼命的挣扎,十几秒之后,正身体直挺挺的向着地上就倒了下去。

而这张狂的魂魄直接离体,显出他那鬼魂的形态。

残肢断臂,手脚都被砍断,看上去凄惨无比,脖子上面有着一条巨大的豁口,应该被人从脖子上斩断的,很是骇人。

他阴魂离体之后,眼神怨毒的看着还在那开枪的众人,随后化为一团黑影,又想要找个人来鬼身上。

这时候,姜飞已经下车,手中握着一道黄符。

张狂收拾这些小混混他管不着,毕竟这些人都是害死他之人,他们砍死了张狂,这是因,张狂现在来报复,这是果。

但这家伙要是害别人,姜飞就不能坐视不管了,不然这害到别人的因果,都要背在他的头上,他可承受不了那么多。

“还想害人,给我过来。”

只见姜飞右手黄符一甩,嗖的一下直奔空中的张狂而去,这家伙刚刚变成鬼没多久,根本就不知道这符篆的厉害,转瞬间就直接被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随着招魂铃的一阵摇晃,这家伙的阴魂也被摄取了进去。

“搞定,收工!”

姜飞瞄了一眼招魂铃,这张狂在里面居然还不安分,还想吞噬其中刚才被收取的另外两道残存,右手虚指一点,一道雷光射了进去,噗的一下击中他,顿时这家伙就老实了。

夜与雾

夜与雾第二集

“不怕不怕……”顾行深坐到床沿,轻抚着她的后背,搂着她单薄的身体心疼不已,“抱歉,我该一直陪着你的!”

“顾行深……”

“嗯?”

“他……真的死了吗?”

“嗯,一切都结束了,不要再胡思乱想。”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自杀?”

“大概他自己也因为杀了你母亲而感到愧疚,所以最后忏悔自杀。”

“愧疚?忏悔?那种人……会吗?”

顾行深叹息一声,“小乔,不要把人都想得那么坏。没有谁生来就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很多时候,都有太多身不由己……”

其实,一开始顾行深捂住小乔眼睛的时候,是不打算告诉她霍彦东是自杀的。

因为担心她知道霍彦东这一行为会心软和痛苦。

但是,最后一刻他还是说出了真相。

尽管霍彦东坏事做尽,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至少最后那一刻他选择结束自己给小乔新生,是作为一个父亲在世间做的最后一件事。

与其让小乔以为霍彦东那一枪是准备杀她,不如让小乔知道真相,心里多存一份爱和温暖,而不是变得更加冷漠和难以信任别人。

小乔瞅着顾行深,他居然会帮霍彦东说话,这无疑让她很惊讶。

“顾行深,为什么你要帮他说话?你不恨他吗?他甚至自杀了让你没办法亲手为家人报仇!”

“我确实恨他入骨,年少轻狂的时候甚至恨不得让他也尝尝失去所有的痛苦。可是,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已经悲哀到无需别人动手,他就已经是一无所有最悲哀的人。”

顾行深顿了顿,“有一件事不得不承认,对于他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这一点,我是心存感激的!如果不是你,或者现在的我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报仇工具,从很久之前起,你在我心里的分量就已经重过了复仇……”

“顾行深……”

第一次听到顾行深说这么煽情的话,小乔怎么可能不感动。

她用那双仿佛会说话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专注地瞅着他,顾行深无法自制地俯身亲吻她的眼睛,难以形容三年之后终于对视上她的眼眸的激动。

“什么时候能看到的?”

“得到你死讯的时候,大概是受得刺激太大了,不仅眼睛复明了,好像也不晕血了。看来是你的置之死地,让我后生了!”

顾行深拥着她,有些激动,“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平!现在想来,一定都是为了这一天!”

“啊!对了!”小乔突然激动地抬起头,结果一下子撞到了顾行深下巴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揉揉!”

“没事……”顾行深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莽莽撞撞的样子,“你刚才想说什么?”

小乔急忙问,“唐誉怎么样了?”

顾行深的脸色明显黯了黯,“如果再往左偏一点点估计就救不回来了!现在虽然手术成功捡回一条命,但是,手术期间,心脏必须暂时停止跳动,只能靠心肺呼吸机维持呼吸和血液输送。

夜与雾

夜与雾第三集

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市中二院,灵云推着凉安城进了冷一欣的病房。

病床上的冷一欣在抬头看到凉安城的霎那,眼圈便已经发红了。

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坐在轮椅上。

一个坐在病床上。

这幅画面本是稀松平常,气氛却不由的有些悲戚。

明修见此,便遣散了人,给他们一家三口留下了充分的空间团聚。

灵云将凉安城推到了病床前,后者立马伸手牵住了冷一欣的双手,向来都是铁骨铮铮的凉安城,这一刻也忍不住的酸了鼻翼。

看着冷一欣脸上包着的白纱布,他嗓音沙哑:“一欣,让你跟着我受苦了……对不起,都怪我……”

冷一欣立马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看着他消瘦了许多的身姿,她的眼睛轻轻一眨,一行清泪便滚滚而下。

就连一旁的灵云看着都心疼不已,可她现在却不敢上前去打扰,只能乖乖巧巧的站在一旁干瞪眼。

看到冷一欣这么一哭,凉安城立马急了,想要站起来将她拥进怀里安慰,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经废了,往后都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拥抱她。

想到这里,凉安城伸手用力的拍打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自嘲道:“我还真是废物!被自己的胞弟联合外人陷害,连累了你和七夏跟着我一起受苦不说,现在还真的成了一个残废……呵……”

冷一欣立马抓住他拍打自己双腿的手,急忙道:“安城,不许这么说自己,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有担当的男子汉!所有的事情都不能怪你,怪只怪我们太轻信他人,少了一些防人之心罢了,怎能怨你。

现在不是都真相大白了吗!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什么困难都能一起克服过去的!”

凉安城闻言,只沉默的看了看自己的双腿,话虽如此,可他如今不过是个残废,以后又该如何养活她们母女?

冷一欣看出了他的心思,只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双手,轻声细语的说:“我如今这张脸可是毁的彻底,我可警告你,你不能因为我毁容了就嫌弃不要我哦!”

凉安城听着她的话无奈一笑:“我如今断了双腿只是个残废,怎么还可能会嫌弃你?我只会嫌弃我自己!”

冷一欣当然知道他不会嫌弃自己,之所以这样说,只是让他减去一些心理负担罢了。

灵云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下去了,上前两步:“一家团聚可是个温馨的场面,你看你们生生演的跟刚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一般!

妈,你的脸虽然伤的很重,可如今医美发达,想要恢复如初并不是不可能的。

还有,爸,你的双腿是因为脊椎受创才导致暂时没有知觉而已,我们好好医治总是会好起来的。

所以你们就不要再悲天悯人了,也不要再嫌弃自己了,我保证,你们俩的伤最后都能好起来!”

就算现代医学真的医不好他们两人,可灵云自己就是神医,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保证肯定能把两人医好,只是一切还要徐徐图之。

冷一欣和凉安城听着灵云的话,只相视一笑。

他们知道灵云这样说只是在安慰他们,却也不说穿,皆是点头轻笑。

病房里的气氛终于缓和了起来,一家三口嬉笑着正在讲今天在凉以柔生日宴会上所发生的一切。

末了,冷一欣和凉安城都再度感概:女儿终于长大了啊!

安定好凉安城和冷一欣,灵云再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看着天空中最后的一抹晚霞,再看看整座城市初上的灯火,她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似乎已经开始有些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在她面前停下,明修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走了下来,亲自替她打开车门。

灵云直接钻进了车厢,等进去之后才发现,北宫爵竟然也在车里。

她直接坐到了北宫爵的身边:“你怎么来了?”

回答她的却是明修:“凉小姐,我家爵爷可是在车里等了你一下午了。”

灵云侧头看了看北宫爵,有些疑惑:“你真的等了我一下午?”

这一下午她都在医院里陪冷一欣和凉安城,却没想到北宫爵竟然会在车里等她这么久。

北宫爵只微微点头,得知答案的她却还是有些惊愕。

“等我干什么啊?”她更疑惑了。

北宫爵脸色微冷,却还是强忍脾气答道:“为你庆功。”

灵云却更震惊了!

北宫爵在车里等了她一整个下午,只是为了等她出来,为她庆功!

要知道,北宫爵可是个实实在在的大忙人,就算是每天在家里都会有处理不完的各种工作,常常都夜深了却还看他书房里的灯还亮着。

这么忙的一个人,竟然为了给她庆功,在车里坐等了她一下午。

饶是再怎么铁石心肠,灵云此刻也还是有些震撼,她看着北宫爵,柔声说:“那你真是辛苦了!”

北宫爵只轻声道:“无妨!”

前座的明修震惊不已!

他家爵爷可是最最最讨厌等人了,从来都是别人等他,还没见他等过谁!

饶记得有一次和一个R国首富商谈,对方只来迟了五分钟,他家爵爷可是一点颜面都不给,直接当众撕毁了那份上百亿的合同,急得那首富当众下跪道歉,他家爵爷愣是没原谅呢。

今天还是明修第一次见他等人,并且是辛辛苦苦的在车里等了整整一个下午。

本来明修还以为这一次爵爷肯定会对凉小姐发火,结果没想到爵爷竟然轻飘飘的用一句‘无妨’就把整件事情揭过了!

这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灵云坐好后,车子才启动。

北宫爵看着身旁明艳动人的她,轻声询问:“这是你的庆功宴,你想吃什么?”

灵云想了想,最近在庄园里吃的太好,每天都在吃大餐,一时半会儿她还真不知道要吃什么。

见她蹙眉一脸苦恼,北宫爵轻柔的开口:“不然就去吃法餐吧,环境雅致,菜色繁多,你应该会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