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特

阿尔巴特
  • 主演:T.Altanshagai,B.Amarcanihan,C.Ariunbyamba,Ayurdadi,Baacanjab,宝迪,Buyanhexig,D.Ganqeqeg,D.Gurse,Jambal,B.Jargalsaihan,OnonNanjid,D.Sosorbaram,C.Tsere
  • 导演:照勒巴雅尔,查格德
  • 地区:蒙古国,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蒙古语
  • 年份:2012
电影《阿尔巴特》以十三世纪的蒙古高原为背景,以“阿尔巴特”(蒙古语,译为“十户”)的一次行动为线索,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忠诚、信念与誓言”的故事。影片塑造了十位蒙古勇士的形象。虽然他们都是平凡的人,各有缺点,但是对信念的忠诚,对生命的热爱,让他们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突出表现了游牧文化的精神内涵与“恪守信义、崇尚自然”的人文主义精神。

阿尔巴特第一集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青铜战舟的震撼

在百花宗,林萧总计待了五天的时间,而在这五天的时间中,他可谓是夜夜笙歌,美的可谓是不要不要,还真让林萧,有种不想离开的冲动。

但可惜的是,他终究是要离开的,现在的他,依旧还是太弱,所以也只能是在这个夜晚,对众女们提出了自己将要离去的想法。

众女也都是,虽然心中不舍到了极点,可她们也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东西是什么,所以都是大方的,选择了让林萧离开。

并且,林萧也已经与他们商量过了,等她们突破筑基之后,就一同回去地球,到时候有的是一同生活的时间。

毕竟现在的他们,就算是在地球,也能够继续修炼,而且根本就不用再为资源而苦恼。

所以在众人的商量中,那就是回到地球后,除非是必须要回到修真界,他们就在地球常驻了。

有句话说的好,叫做金窝银窝,不及自己的狗窝,这修真界是好,可却是没有了他们在地球时的那么自在,也没有了那么多熟悉的人。

可能是因为林萧即将离去,众女们这一次,居然是彻底的放了开来,共同一起的伺候起了林萧。

尽管,林萧是修炼者,尽管,林萧的肉身也经过了锤炼,可一晚上的运动,依旧是让他觉得有些脚软。

不过看着沉沉睡去,一脸满足相的众女们,林萧心中一万个舒坦,忍不住是戏谑道,“一群妖精,终究是敌不过我老孙一根金箍棒啊。”

话毕,林萧也是看了看天边泛白的天际,就这么轻巧的起身,合上了衣物后,就这么缓缓的推开了房门,选择了离去。

而在他离开的那一刹那,众女都是同时睁开了双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声哀叹。

至于林萧,则是走出了百花宗的内门,并来到了外门之中,找到了闲的无聊的姜楚悠。

认真的审视了一番林萧后,姜楚悠嘴角也是闪过了一抹戏谑道,“年轻人啊,还是要懂得节制,别看你是天选仙,如果做多了,照样会被女人给榨干。”

“有句话说得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意思我就不解释了,你自己心中清楚。”

“滚犊子”,赏给姜楚悠一个白眼后,林萧这才是开口道,“走不走?不走我特么回宗了。”

“走,走,走……”调侃完林萧后,姜楚悠心情自然是大好,跟随着林萧就来到了战舟起飞处。

当看到林萧将他那棺材状的战舟给取出后,姜楚悠不禁吐槽道,“我说你这人,为啥看女人的眼光那么高,看其他东西的眼光这么差?”

“你这战舟?让我怎么说的好?那么多拉风的,好看的你不要,居然选了这个,我也真的是醉了。”

“呵呵”,戏谑一笑后,林萧也是不想解释什么,而是开口道,“啥也不说了,你跟我一起进去,马上你就会知道,我为何会选它了。”

话毕,林萧就这么一头跳进了其中,消失在了姜楚悠的眼前,而姜楚悠,看着那战舟内黑漆漆的,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空间,心中还真有些害怕,一时间还真不敢跳进去。

“我说你进不进来?不进来我可真走了啊,你可别告诉我,你这是在害怕?”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林萧就这么对姜楚悠埋汰道。

“害怕?我姜楚悠怎么可能会怕一艘战舟”,林萧的激将法,的确是起了效果,咬紧了牙关后,姜楚悠也是一个跳跃,就这么投入到了战舟之内。

……

只一瞬间,姜楚悠就感受到了这战舟的不凡之处,忍不住是看向了四周道,“这,这空间居然这么大……”

“嘿嘿”,戏谑一笑后,林萧也是调侃道,“这下明白了吧?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战舟,同样如此。”

“这,这气息怎么怪怪的?”蓦然,姜楚悠也是感受到了战舟内的那一股气息,并对林萧询问道。

没有任何隐瞒的,林萧也是解释道,“这气息,是战舟,自太古时代,就保存下来的太古灵气。”

“太古灵气?”听到这里,姜楚悠顿时举一反三道,“也就是说,这战舟,是太古时期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应该没错,不然的话,太古灵气的来源,根本就无法解释”,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后,林萧也是对此解释道。

“只可惜,这些灵气实在是太少了点,如果数量足够的话,我们就能够在这里修炼,铁定能够比普通的修炼者更强”,无比可惜的,姜楚悠也是感慨道。

“是啊”,赞同的点了个头后,林萧也是苦笑道,“如果真能够再多点的话,那在这里修炼,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了,别在这里感慨了,还是抓紧时间,赶紧出发吧”,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后,姜楚悠这才让林萧行动道。

“嗯”,那遗迹的位置,姜楚悠早已经是对林萧说明了, 所以没有丝毫犹豫的,林萧就这么操控着战舟,向着那遗迹所在的位置,缓缓的飞去。

说实在的,这青铜战舟,就普通飞行的时候,与其他的战舟飞行速度比起来,还真不占什么优势。

然而在驶离百花宗的范围之后,林萧这才对姜楚悠提醒道,“闭上眼睛吧,接下来,你可能会有些不太适应。”

“为啥?我都是筑基境修炼者了,还能有什么不能适应的?”对于林萧的提醒,姜楚悠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所以也是就这么欣赏着四周的风景。

林萧气急,见其不听自己的劝告,他也就懒得再劝什么了,就这么操控着战舟,指定了那么一个位置后,立马就选择了空间瞬间。

一瞬间,窗外的景色,就这么被拉成了虚影,如此多的变化,顿时让整看着景色的姜楚悠头昏脑胀,再加上空间穿梭时,那一股混乱感,差点没让姜楚悠当场就吐了出来。

当瞬移完毕之后,姜楚悠这才回过了神来,并摇了摇脑袋道,“这特么,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

阿尔巴特

阿尔巴特第二集

陆遇安刚挂断电话,就发现又有人非常不友好的朝他走过来,他立刻附在林巧耳边对她说:“事情有些不太妙,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不要跟我靠得太近,马上从这里离开。”

林巧却一副总裁在我在的架势,说:“陆先生,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一定要帮助你!”

“现在你离开才是对我的帮助!快点!马上!如果你在,反而会约束我的行动!”

如此一来,林巧只好听陆遇安的话,朝人群外面移动。

而这时,那些人距离陆遇安也仅仅剩下几步之遥。

人越来越多,情况越来越危险。

陆遇安立刻对那些依然围着他的记者说:“这里太吵了,我其实想跟大家谈个重大新闻,可是这人挤人的,不太方便谈。”

记者们再一次把陆遇安围堵得严严实实,把那些想要靠近他的人一下子就隔离开。

“陆先生,你想要谈什么?”

“关于公司迁移的事情,你是不是又有其他的想法?”

陆遇安立刻凑到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女记者耳边说:“美女,知道我为什么站在距离舞台的地方不远处站了那么长时间吗?因为刚才我接到电话,我亲爱的大哥在舞台下面安放了爆炸装置!看到了没,你们身后那些穿黑衣服的,就是控制现场的人,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应该不想就这么死了吧?”

整个说话的过程中,陆遇安脸含笑意,而那个女记者则吓得花容失色。

接着那些原来重点关注陆遇安的人都不由得把注意力转移到女记者身上,陆遇安马上利用这个时机突围。

穿着黑西装的人看到陆遇安跑了立刻追上,并且还必须要从记者们中间挤过去。

女记者尖叫一声,拿起手中的相机砸向靠近她的那个,大喊道:“这些人可能会要了我们的命!大家快点动手,别让他们靠近舞台!”

其他人是有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情绪却很容易受到感染,纷纷效仿。

陆遇安得以逃脱,他飞快的朝那幢商务楼跑去,他知道这时候封潇潇有危险。

那些人像没头苍蝇一样找了几层楼之后,去调看了监控,发现封潇潇一直在二楼,进入西侧的走廊之后就没有出来。

所有的人力都又集中到卫生间所在的西侧走廊,这条走廊除了几个办公室之外,就是卫生间。

几个办公室非常好找,只花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排除封潇潇在那里的可能性。

那就只剩下卫生间了。

躲在厕所里的封潇潇可以听到外面的动静,她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这些人找到。

现在时间已经是给叶伯伯打过电话之后的十二分钟。

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慢!

近了,又近了……

封潇潇可以感觉到那些人离他近在咫尺。

哎,又要打架!真是麻烦!

封潇潇做好打架准备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陆遇安的声音——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无法无天了!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我陆遇安来!”

阿尔巴特

阿尔巴特第三集

“欣欣在哪里,快拿钱回来救你哥,他们将你哥锁在房间里不让出来,一群大男人又是刀又是棍棒,好吓人。”齐春枝惊恐的声音传来。

蓝雨欣顿时大惊,急切的说:“你们到家了,这是谁的电话?”

“我们到家了,是在你哥县城的房子里,记住回来别乱说话,我们都说这房子是租的,让他们知道不得了。这电话是楼下胖婶的,不能多说……”齐春枝压低声音小声叮嘱。

“将我哥堵在自己家里算绑架吗?”蓝雨欣也听出不对劲。

“这些你就别管了,没钱将你哥关哪里都危险,还是赶紧拿钱回来赎人。”齐春枝急切的说。

“我……”蓝雨欣正要说尽力想办法找钱。

被陈阳拍一下挂了电话,不客气的说:“别一回去就用钱解决问题,这样你只会越陷越深。”

“哪我能怎么办,不给钱他们不放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要照顾?”蓝雨欣急得抹眼泪。

“难道你还没看出来,蓝家一系列问题并不是缺钱造成的,而是他们心术不正,老人只知道溺爱,青年人只知道享受玩乐。只要他们品行不改,永远不得安宁,再多钱也填不平你家的窟窿。”陈阳直白的说。

“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我能做什么?”蓝雨欣委屈的说。

“你什么都不用做,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陈阳冷酷的说。

“他们……他们能解决吗?欠这么多钱,那些人可不是善类,都是混社会的。”蓝雨欣又急切起来。

“他们远远没到支撑不下去的时候,这么多年都没有真正承担过责任,都是你善良的帮他们扛着。反过来说也正是你的纵容,才造成他们现在的局面。

你想过没有这次帮他们还35万,你哥就能改掉赌博的毛病,说不定别人看到你连35万都能轻松拿出来,下次邀他玩更大的,输掉350万、3500万都有可能,总有你还不起的时候。”陈阳索性说得更直白。

蓝雨欣惭愧的低下头,眼泪却是流得更快,她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看着家人愁苦的样子就硬不起心肠,更怕爸妈的责骂,都形成了惯性。

只要家里有事便自己来扛,想尽办法解决,无论自己有多苦都忍着,从没想过怎么去反抗,怎么去扭转这个局面。

陈阳的话无疑戳中她心里的伤痛,感觉委屈又无助。

陈阳递给她纸巾,趁机抓着她的手安慰说:“放心吧!现在你有我,你硬不起心肠做的事我来做。保证他们不会受到伤害,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学会自食其力走正道。那样你们家才能真正走出困境。”

蓝雨欣默默的点头,她无法反驳陈阳的话,更不知道怎么办,以前这时候她只能故作坚强的支撑,但现在她终于可以像女人一样柔弱,有了可以依靠的厚重肩膀。

“谢谢,我听你的。”蓝雨欣默默的说。

“到时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将自己的难处说出来,不给他们金钱的承诺就行。”陈阳再次叮嘱几句,还是担心她到时候心软。

蓝雨欣咬着牙点头,显然也在给自己打气下决心。

一个多小时后,陈阳便进入壶口县城,按照蓝雨欣的指示很快便到了蓝仁杰的家。这个小区竟然很高档,地理位置和小区规划绿化都做得很不错。

看得出来属于本地的第一流小区,刚建成没多久,几栋高楼上还挂着巨大的红幅,上面写着‘最后十套限价房,每平米4888元起售’。

这个价格在县城已经很高,江都市有些小区也就这个价格,蓝仁杰在这里买下房子,显然家里还是有不少钱。

蓝家在十七栋1203,陈阳将车开到楼下,此时那里已经停着几辆车,虽然都是几十万的豪车,但一看就是套牌车,显然都是有门路人开的。

陈阳示意雷强等人先在楼下守着,跟蓝雨欣下车,正准备上楼,齐春枝从一边冲出来,急匆匆的说:“欣欣带钱了吗?他们今天最少要拿十万走,如果晚一天就剁你哥一根手指头。”

“你哥没了手指头还怎么活,我们全家可指望着他养活。”

陈阳还发现蓝建国也在不远处的屋檐下坐着,身边一个帆布袋,里面显然是随身物品,小楠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玩耍。

“我……我哪有钱,钱不都给你们了,急切间上哪里筹钱。”蓝雨欣愁苦的说,这是大实话不用陈阳教,她也是这么说。

齐春枝一愣,脸上顿时满是失望之色,声音尖锐起来:“没钱你回来干嘛,看你哥被砍手指?”

“妈,都什么时候还责怪我,你不是说哥出去躲债了吗?怎么又被她们堵在家里。”蓝雨欣也有些气愤。

“那个笨蛋在外面住不惯,心想悄悄回家没人知道,哪知道刚回来两天就被人堵住。”齐春枝露出惭愧之色。

“我看不是他住不惯,是你偷偷给钱让他回来,明知道欠这么多债,回来怎么还?”蓝雨欣责怪的说,多少年了也知道齐春枝的做事性格。

“我……还不是看你住着大房子,男朋友还开车,你们总能帮你哥想点办法,我不忍心让他们在外面吃苦,你不知道他们躲在北方空气干燥,几天脸上就裂口了。”齐春枝抱怨说。

“你……陈阳哪有钱,他也只是个保安队长,今天还失业了。”蓝雨欣更是气急。

齐春枝更加失望,看陈阳眼神不屑起来,嘀咕说:“怎么才是个保安,还以为多有钱,让你找有钱人,非要喜欢小白脸……”

“妈,再这样我走了。”蓝雨欣气得跺脚,没想到连累陈阳跟着受气。

“哼,你现在没钱上去又能有什么作用,那帮人个个土匪一样,我可不敢再上去。”齐春枝还在嘟囔。

陈阳都听不下去了,开口说道:“先上去看看再说,自家人吵有什么用。”

蓝雨欣向他投来感激之色,不光是因为他能陪着,还因为陈阳受的委屈。两人走进楼道,正好一个魁梧的家伙下楼,看到蓝雨欣脸上一喜说:“哟,蓝妹子回来了,你哥对你可是望眼欲穿,快上去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