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我梦游

伴我梦游
  • 主演:劳伦·艾波罗丝,AlbertoBonilla,DannyBorbon,迈克·比尔比利亚
  • 导演:迈克·比尔比利亚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迈克(迈克?比尔比利亚 Mike Birbiglia 饰)自小梦想当一名喜剧演员,尚处在起步期的他面对演绎事业的重重失败,总是安慰鼓励着自己勇敢前进。生存的现实,让他不得不在一家有喜剧演出的酒吧当酒保来赚取外快。和他相恋八年的女友艾比(劳伦?艾波罗丝 Lauren Ambrose 饰)在布鲁克林一家工作室当声乐老师,迟迟未有结婚打算的麦克让艾比很是着急,而麦克妹妹珍妮特的订婚更成了两人关系的导火索。面对事业的不如意,艾比和家人逼婚的压力,现实让麦克难以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神秘的梦游事件,甚至危害到了他的人身安全…   该片改编自迈克?比尔比利亚从喜剧演员到导演的真实故事,由麦克自导自演,讲述着他对梦想的追逐。

伴我梦游第一集

第0676章:认错

“飞白,是父王不好,你不要生气可好?”他抱着孩子哄着她,殷飞白当然是听不懂他的话,只是任由着他抓着自己的手。

随着火焰,郁飘雪跃上了高崖,殷湛然见到她来便抱着孩子过去,“飘雪?”

他轻唤,因为郁飘雪一头大汗,看起来很累似得。

“没事,我们回去吧!”

郁飘雪说了便往外走,殷湛然与她一同走,心里担心的很。

“我没事,生命之源里资源密集,我进去呆的时间久了身体有些吃不消。”

郁飘雪歪着头见他的样子还是说了,殷湛然嗯了一声,腾出一只手牵着她手。

“我刚刚跟女儿道歉了,她说不怪我,原谅我。”殷湛然偏过头去看着郁飘雪,看的她笑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我好像有些补过头了。”郁飘雪说着伸手摸了摸头。

“生命之源里资源密集,所以灵气也旺盛,你不懂怎么化解灵气,所以任由自由吸收,结果就是这样吸收过头了,也就像吃滋补的东西一样,补过头了,不过没事,回去我帮你调理。”

殷湛然说着牵着她手,带着人跃身下山去。

轿子还等在哪里,郁飘雪已经等不及了,急忙上去,殷湛然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坐下了,她从生命之源出来就是强撑着,也许真的是补过头了,她头晕的很,整个人都要倒下去似得,一直想睡觉,眼皮就像在拉一样的要闭上。

殷湛然上了轿子的见她靠在车厢上,他便坐到她身边去,伸手搬过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

“我给你将体内的灵气消化。”殷湛然说着,郁飘雪只是懒懒的嗯一声,她觉得身子里像充满了胀气似得,难受的很。

殷湛然为她输入一道真气引导她体内的灵气,使得不要乱窜,再引导,郁飘雪便不觉得难受,也不再困,坐起身子来,看着殷飞白在他怀里乖巧的很。

“她很喜欢你,你看,好乖。”

郁飘雪伸手弯腰去逗着殷飞白,殷湛然看着乖巧的女儿,嗯了一声,“是啊,她很乖。”

殷湛然说着逗了逗女儿,便拉过郁飘雪靠在自己身上,“你是不是还累?那歇会儿。”

郁飘雪靠在他身上,总觉得心里莫名的安心。

“文衍,我跟你说个事,那个阿琦,我就得八九不离十,就是天狱罗刹的人。”

郁飘雪抬起脑袋做好,殷湛然偏过头来,夫妻两人四目相对。

“是不是生命之源告诉你的?”殷湛然严肃起来的样子其实很吓人,郁飘雪要不是早就习惯了,也会被他吓着的。

“是,她还说了……”

郁飘雪将在生命之源里关于天狱罗刹的事都告诉了殷湛然,他仔细的听着,一点点的去解剖。

“按照生命之源透露给你的消息,也就是说天狱罗刹里已经有人来到血月族,目的是打通通道,这样天狱罗刹就可以借道血月族前往神州。”殷湛然有些自言自语起来,他同样也想到了阿琦。

郁飘雪嗯了一声点头,“是,所以之前那个阿琦,肯定就是天狱罗刹的人,她没法偷走我,就像偷走飞白,可是现在,我们必须要赶紧让血月族搬走。”

郁飘雪说着皱起眉来,心里烦躁的很,一支温暖的手落在眉间,抚平了眉峰。

“没事,别愁,总能有办法解决的。”殷湛然不想见她皱着眉,郁飘雪没再说话,便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总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焦焰宫中,郁飘雪等人已经回来,飞白闹了一会儿就困了,郁飘雪就放她在床上睡了过去。

“生命之源说要找到灵族才能解决你们的问题。”郁飘雪坐在椅子上,将最关键的话说了出来。

甄贺轻轻的疑狐嗯了一声,拖长着尾音,灵族,这是他第一次听见的,倒是一边的浮沉,面色疑狐。

眼尖的殷湛然并没有放过他脸上的疑狐,“浮沉?”

突然出现的声音惊了另外的人,甄贺也看见了浮沉眼里的疑狐。

“你知道灵族?”甄贺疑惑的问。

“当然帮我留在神州的人,就是灵族的人。”浮沉开口。

郁飘雪倒是不怎么奇怪,既然生命之源说了只有灵族可以帮忙,那当年,浮沉自然就是遇上了灵族的人。

“生命之源说了,灵族在异空间,想去灵族,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找到一副叫无画卷的画,一个是灵族的异空间有时空缝隙,灵族的人自己从时空缝隙里逃出来的。”

郁飘雪话音刚落,正要说话,殷湛然却开口打断了。

“无画卷?”他的眉皱起,甄贺看向他,“你知道这东西?”

“好像听过,我想想,忘了在哪儿听到了,太久了我不记得了。”殷湛然摇了摇头,他肯定自己听到过这样东西,但是却想不起来了。

郁飘雪看着他安慰,“没事,想不起来慢慢想,生命之源说过,灵族是有两个办法的,而今看来,浮沉当年遇到的那个灵族人,就是从时空裂缝中逃出来的。”

“逃出来的?”浮沉看着她,眼里有些震惊,不过一想却也是,不然当年的那人何至于匆匆忙忙如丧家之犬。

郁飘雪点头,“应该是这样,不然他哪里来的?灵族是只是以魂魄的方式存在,所以才称灵族,他们没有身体,来到神州后就必须要去夺舍,而且灵族的人眼睛能看到真人,看到人的本身。”

郁飘雪将生命之源告诉她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甄贺他们,唯一隐瞒的就是天狱罗刹,只是这个他们没什么必要知道,他们离开这里后,生命之源封印,使得天狱罗刹永世流亡异空间。

殷湛然的眼神飘得有些远,又听到甄贺两人在跟郁飘雪说些话,回过头,看着郁飘雪,“如果灵族的人逃到神州,要夺舍一个身体,这个身体的身份是可以选择的么?”

郁飘雪闻言摇头,“不能,他们在神州这个气息中生存不来多久,来到神州必须在十二个时辰内找到身体夺舍,不然就将消散。”

伴我梦游

伴我梦游第二集

第350章 秦艺岚前脚走,他后脚来

秦艺岚解释完以后,便静悄悄离开了。

走在医院外面的街道上,她想着刚才自己快走到电梯边时,从身后传来的一句“谢谢”,不由得一笑。

秦艺岚暗想,像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人,应该没对人说过谢谢吧。

这么看来,自己还赚了,她打趣的想。

随即,她觉得有些饿了,肚子发出“咕噜”一声,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手轻柔的抚在上面,摸了摸,“宝宝饿了吗,想吃什么?”

肚子里的孩子当然不会回答她,不过这段日子,秦艺岚一直在偏僻的县城待着,附近也没什么人,家里只有保姆,她闲着没事,就养成了跟宝宝说话的习惯。

她许久没来市区,看着周围好久没见的景象,想了想,打车到了一家自己以前经常去吃的面馆。

面馆的位置不好,在巷子里,可是味道非常好,价格也公道,所以来吃的人很多。

秦艺岚到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左右,不是饭点,已经有不少人在吃,幸运的是,还剩下一张空桌子。

饭店的老板是一个好客的妇女,别人都叫她杨姐。

杨姐看到她,惊喜的走过来,“艺岚,你都好久没过来了。”

秦艺岚是老主顾,久而久之就和杨姐成了朋友,她笑了下,柔声解释,“最近出了趟远门,一直在外面。”

“我说呢,以前你每个星期都要来一回的。”说完,杨姐朝着外面看了看,“你一个人来的吗?没有跟你先生一起?”

提到林桀凯,秦艺岚笑容一滞,她敛了眼,不愿意提及太多,说了句,“他在忙。”

杨姐点点头,随即目光不小心扫到秦艺岚的小腹,眼中发出亮光,“你有小宝宝了!”

“恩。”

“男孩女孩啊?”

“还不知道,都行。”秦艺岚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肚子,不管男女,她都喜欢。

杨姐豪爽的说,“有了身孕可要多补一点,说吧,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你!”

“不用了,来碗牛肉面就行。”

“好嘞。”

没一会,杨姐端上来一碗特大碗的牛肉面,里面放了很多蔬菜和肉,秦艺岚楞了一下,笑着看向人家,“这么多。”

“你现在两个人,吃完还有,到时候叫我,我先忙了啊。”

“好。”

杨姐进了厨房后,秦艺岚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起来,怀了宝宝,她最近的饭量的确大了不少,以前她吃小碗都有些吃不完,今天却把这碗量极大的牛肉面吃的差不多了才停下。

满意的擦了擦嘴,她望了眼还在厨房忙的杨姐,从包里掏出了两碗面的钱,压在碟子下面,起身走了。

杨姐忙完手里的活,出来后见秦艺岚之前坐的桌子没人了,她走过去,看见桌上的钱,笑着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饭店里走进一个男人,坐在了秦艺岚之前的那张桌子边。

杨姐没看来人,随口说了句:“客人要吃点什么?”

一道低哑的男声响起,“一碗牛肉面。”

“好,请稍等。”杨姐应完,端起盘子直起身,随意看了眼客人,拿着抹布的手突然一顿。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有些眼熟,仔细回忆了下,一时没想起来在哪见过,只好先进了厨房。

服务生把面端上来,林桀凯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面,没有立刻吃,而是在回想着什么。

他认识秦艺岚之前,他从来不吃这些路边的小吃店,去的都是高档餐厅。

记得有一次,她加班晚了,他回家了见她还没回去,打了电话问清情况后去她上班的地方接她。

那时候已经十点了,两人都没吃饭,他带着她找饭店,可是他平时吃的那些已经关门了。

她安静的坐在车里,用着一贯的轻柔嗓音提议着,“我知道有一家味道还不错,会开到晚上十二点,不然去那里?”

他没多想,按照她的指使把车开到了这里。

看到普通到极点的店面,林桀凯是有些嫌弃的,见她是真的喜欢,便没说什么。

她点了两碗牛肉面,可是他却一口未动。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她是有些失望的吧。

她吃了几口面,应该是鼓了好大的勇气才问了句,“你不吃吗?”

“你吃吧,我不饿。”他说。

他说完这话,她就不再说什么了,不过还是怕他饿着,借了人家的厨房,给他做了些炒菜。

她贴心的没用人家的碗,用一次性的盒子装的,他这才愿意吃。

那晚,她强撑着吃了一碗多一点的面,最后实在吃不下了才停手。

见她这样为难,他开口让她别吃了,可是她不听,还是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他见她一脸非要把这些解决了的样子,有些无奈,将她手里的那份面端到自己面前,大口大口吃起来,没一会就解决了一大半。

吃了才发现,这家面的味道的确不错,不过,他觉得还是没有她的手艺好。

回去的路上,他问她为什么吃不下了还吃,她的回答他还记得,“如果老板看到面有一份没动,心里会难过的,我这样子,就算是剩了点,也可以让她以为我们只是吃不下了,而且,浪费食物也不好的。”

当时的他只觉得好笑,就问,“秦艺岚,你每天都要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吗?”

她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发,“我习惯了。”

之后,林桀凯就将这地方给忘了。

今天走在街上,他路过这个巷口,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脚步不受控制的走了进来。

这段日子,他一直没有停止找她,可是却丝毫头绪都没有,渐渐的,他意识到,她是故意不想让他找到。

察觉到这一点后,林桀凯很挫败。

吐出一口气,林桀凯正要拿起筷子,杨姐匆匆从里面走出来,拍了拍自己脑门,冲着他说,“我说呢,你不是艺岚的丈夫吗?哎呦瞧我这记性!”

每天饭店里人来人往的客人太多,林桀凯只来过一次,所以杨姐只知道艺岚有老公,但对长相有些模糊了。

想到那份离婚协议书,林桀凯表情落寞,眼神黯淡了下,强打起精神冲着杨姐点点头。

杨姐好笑的看着他,“你们也真是的,怎么不提前说一下,艺岚刚走你就来。”

林桀凯陡然一震,不可置信的扬高了音调,“你说什么!她刚刚来过?”

“是啊,走了也才一会。”

得知这个消息,林桀凯站起来就往外跑。

服务员冲着飞奔离开的男人喊着,“喂,还没给钱呢。”

杨姐恨铁不成钢的拿手里的擀面杖敲了敲服务员的头,“叫什么叫,人老婆刚刚给了两份面的钱呢。”

伴我梦游

伴我梦游第三集

想到胡小莉和跑虎岭的狐仙,结下了深仇大恨,我就突然明白,胡小莉为什么屡次在紧要关头扔下我,去守着我那个亲妹妹了。

胡小莉一定是怕,狐仙上门复仇,杀了丫丫。

我这边,她就放心多了,我生活在关帝庙,睡觉时有关老爷的保护,平常徐老三也能照顾我一点,而且我自己,也有点小本事。

想到这个,我对胡小莉的怨恨,又减轻了很多。

假如她继续对我好,而书呆子黄清源,能够跟我低头赔罪,当面痛斥自己的罪过,黄老爷不介意去省城,认下丫丫那个亲妹妹。

就在我想这个事的时候,麻老头又对梅老太发问了。

“小梅,胡小莉的事,你已经给我说明白了,但是黄山的事,你还没跟我说呢,当初这小子在娘胎里,你看出来什么秘密了?”

听麻老头这么一问,我登时就竖起了耳朵。

“这小子不简单呐,胡小莉怀孕时,回来过一趟,那会我就看到黄山,一开始在娘胎里面,是一只小老虎,可把我吓得不轻。”

“我当时没敢说什么,怕是过山黄转世,我要是说出来了,以后会被他报复。”

“后来我就偷偷去省城,躲起来看了胡小莉几次,她怀孕几个月那会,肚子里的小老虎,又变成了虎头人身,直到怀胎十月,快生下来之前,才成了人样。”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不管是阴物投胎,还是神仙转世,医院的彩超肯定照不出来,而我这双接生婆的灵眼,却能看个究竟!”

梅老太说到这里,对我一指,说话铿锵有力。

“依我看,这个黄山,极有可能,就是咱跑虎岭的山神爷转世!”

听梅老太这么一说,麻老头仰天哈哈大笑。

普通人看不到鬼的样子,当然也听不到鬼的声音。

我能看到鬼,又能听到鬼说话,都是因为我的牙,残存了一点神通,再加上我体内的天罡雷火,两者作用起来,强化了我的七窍,眼睛和耳朵,比常人灵敏。

麻老头笑完之后,一脸的不屑。

“小梅,咱跑虎岭的山神爷,当年是何等风光,我听青龙山的千年老鬼说,青龙山山神,也就是青衣龙女,都被他当成小蛇儿骑在身下,破了龙女的身子!”

听麻老头说到这里,我心里一惊。

擦,难道黄老爷的前世,竟然是个作恶多端的花案犯?

老天爷逼着他娶青衣龙女,原来是他强行,把人家青衣龙女,给那个了。

我蹲在草丛里,正想着呢,麻老头突然对我一指。

“你再看看这个傻小子,捧着一个黑布口袋,傻乎乎的蹲在那边,皱着眉毛咧着嘴,估计正在拉屎呢,连咱们都看不见,他身上,哪有半点山神爷的样子!”

麻老头说完,还对我呸了一口。

麻老头脸上的表情,还有说话的语气,再加上刚刚呸我的动作,无处不表现,他对我是极度的瞧不起,我登时就被他给惹恼了。

反正他已经发现了我,再躲在草丛里也没意思了,于是我一气之下,就站了起来,一声爆喝:“麻老头,老爷不但能看见你,你刚才的话,我也都听见了!”

我这一声爆喝,隐隐有虎吼之声。

我这一声,登时吓得麻老头抱头鼠窜,排队等着吸烟的那些鬼,也被我吓跑了十之八九,只有一个瘦高个,头发老长,留下了。

这家伙本来正在吸烟,被我吓的腿都软了。

瘦高长发鬼腿一软,想跑也跑不掉,索性也不管有没有危险,趴在墙根,用手把小洞里冒出来的香烟,使劲往自己鼻子底下扇。

梅老太没跑,反而在那边,跪下给我磕头,还哭着求我,说道:“山神爷恕罪,山神爷恕罪!我家老麻是个缺心眼的臭汉子,您老人家,可别生他的气呀。”

我对着麻老头逃跑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

“老爷们顶天立地,结果这个老小子,还不如你一个女流之辈,你还知道替他开脱,结果他遇到危险,吓的屁滚尿流,扔下自己的老相好,独自逃命去了!”

听我骂麻老头,梅老太磕头磕的更使劲了,继续替麻老头求情。

“山神爷,您老别骂他了,您就饶了他吧。”

梅老太满头银发,这是因为,她当年断了接生的财路,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

一个银发老人,对我不住磕头求饶,我确实有点于心不忍,就说太婆你起来吧,你给我磕头,会折了我的寿,你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梅老太听了,这才爬起来,又对我走来。

“山神爷,太谢谢您了!您的坐骑山彪,非常喜欢那头母老虎,但是母老虎似乎有点看不上它,要不然,你替山彪出彩礼,我出面,给山彪说个媒求个亲?”

梅老太的话,登时把我给惹笑了。

山彪你个傻东西,你看你多丢人,追女都追不到,连山下的孤魂野鬼,也都知道你的糗事了!

不过梅老太以前,做接生婆的时候,也兼职做媒婆,我感觉她的法子,可行。

于是我也对她走了过去,想跟她商量一下,怎么帮山彪,解决终生大事。

就在这时,关帝庙的大挂钟突然敲响了,连着十一响,子时,到了!

徐老三刚才说了,子时一到,必须立刻掀开黑布口袋,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没来到,没办法,时间到了,我也不能再等他了,只好伸出手,掀开了黑布口袋。

本来梅老太还往我这边走,结果看到向日葵之后,吓得尖叫一声,扭头就跑。

鬼跑起来,都是两脚不沾地的,所以她跑的很快。

卧槽,有我这个山神爷在,她竟然还会被吓到,难道,米满仓在死了之后,一个躲藏在向日葵里面的鬼魂,也和以前一样厉害?

我本来以为,今晚的难度,在怎么把张琳的魂儿招进她的尸体里,米满仓根本不用担心。

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要知道,梅老太能躲避鬼差那么多年,怎么也有一点本事,米满仓要是没有能耐,她也不至于只看了向日葵一眼,就落荒而逃。

想到这里,我低头一看向日葵。

可不得了了,向日葵的主茎已经折断了,那个大脸盘子,滚到了地上,滚来滚去的,竟然变成了一个鬼头,龇牙咧嘴的很凶恶。

我之前吓唬醉鬼,还说自己抱着鬼头,没想到啊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出现了一颗鬼头。

鬼头还不小,有脸盆那么大,骨碌碌的,转眼滚到了墙根下。

那个瘦高长发鬼,光顾着吸食香火气,没注意有了巨变,等到鬼头滚到他身边,他发现不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被那个鬼头一张嘴,就咬住了他的脚脖子。

瘦高长发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这声哀嚎实在是凄厉,音量也不小,震的我耳膜发疼。

就连田野里的田鼠,还有枯树里的蛇,有那活的时间久了,修炼出一点灵性能听到鬼声的,都被惊得跑出了鼠洞,钻出了蛇窝。

鬼嚎的同时,那个硕大鬼头,化作无数瓜子。

瓜子都钻进看瘦高长发鬼的脚脖子,然后他的脚脖子,鼓起来一个大脓包。

那个脓包又顺腿而上,一路窜到了瘦高长发鬼的腰。

脓包又在瘦高长发鬼的腰上,骨碌碌转了两圈。

估计很痛,因为瘦高长发鬼的嚎叫,更加响亮也更加凄厉了。

要不是普通人听不到鬼的声音,整条老街的人,都会被这声鬼嚎给吓醒。

最后那个脓包,继续往上面滚,滚上了瘦高长发鬼的肩膀,然后化作无数瓜子,一个接一个,顺着他的脖子,又钻进他的脑袋。

这次瘦高长发鬼痛的,长发都飘了起来。

这时我才看到他的脸。

我勒个擦,瘦高长发鬼竟然也是我的老熟人!

正是当初的酒葫芦袁老二!

这家伙躲躲藏藏的,竟然还留在这跑虎岭附近!

确定这个鬼是袁老二,又有一件事,我也能确定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