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拒:柳宽顺的故事

抗拒:柳宽顺的故事
  • 主演:高雅星,金玺碧,金艺恩,郑荷昙,刘庆秀,金南珍,李英锡,崔武成,金妍贞,朴贊佑
  • 导演:赵民镐
  • 地区:韩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9
「革命無分性別、年齡與時代!電影取材自真實韓國獨立運動,以年輕革命女義士柳寬順為原型,見證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日佔時期,韓國爆發三一運動,十七歲少女上街帶領逾二百萬韓國民眾抗爭,卻被捕囚禁在女子地下監獄,受盡百般凌辱。她非但沒有噤若寒蟬,反而挺身感召其他囚犯打破沉默,從自我覺醒走向集體覺醒,在獄中共同高呼「大韓獨立萬歲」的口號。黑白鏡頭下的獄中景象格外銳利,眾人以堅毅的眼神明志:監獄的高牆囚得住肉體,卻困不住自由的靈魂。高我星從《韓流怪嚇》嶄露頭角,到《末世列車》已成氣候,是次飾演烈女同樣鏗鏘有力。在最壞的時代,讓我們為這位巾幗英雄及所有因抗爭犧牲的義士獻一闋輓歌。

抗拒:柳宽顺的故事第一集

第122章 她哭了?

哭?

她哭了?

季灵伸手,就要摸上自己的脸,却未想帝初源的动作比她还要快上一步。

他的手指微凉,带着一股醉人的腊梅花香。

季灵能感觉到他微带粗粝的指腹,擦过了她的脸。

直到帝初源伸手擦了一下,季灵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哭了。

季灵忽然觉得挺荒谬的。

她从被那个人带走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没有再哭过了。

甚至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泪点挺高的,或者说,心挺硬了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不过做了三个任务,她居然就哭了两次。

季灵连忙伸手快速的擦掉了自己的眼泪,朝帝初源嫣然一笑,“先生,小九没有哭。”

帝初源的心,抽搐了一下。

他轻轻点头,“嗯,小九儿没哭。”

“是吾哭了。”帝初源微微的勾起嘴角,“是吾的心,在哭。”

季灵抿唇,“先生……”

“嘘。”帝初源忽然伸手按在了她的唇上,“吾之前就说了,小九儿不要告诉吾。”

他收回手,眼中的笑意不达眼底,“吾,去看一下他。”

季灵看着帝初源走进了养心殿,垂在大腿两侧的手,握紧。

她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在动摇了。

季灵咬了一下她的舌尖。

疼痛让她恢复了理智。

她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养心殿。

直到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坐了下来,季灵才感觉自己的大脑放松了一点。

她伸手抱住了一旁的小变态,给它顺毛。

顺着顺着,她便出了神。

皇上临死之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知道她喜欢吃巧克力,还要她珍惜眼前人,说不会有比他更好的……

季灵顺毛的手一顿。

莫名的,季灵想到了什么。

顿时,她紧张得将小变态的毛都给拔下来了。

“喵呜!”

小变态发出了一声杀猫般的叫声,然后猛地扭头咬了一口季灵的手。

咬完之后,才跳下了地,然后迅速的跑走了。

季灵被小变态咬到后,疼得轻叫了一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手。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的手上,还残余着几根猫毛。

这下,季灵明白了这小变态为什么要咬她了。

好吧,她对不起小变态。

而小变态那杀猫般的叫声,让门外的涟漪吓得顿时跑了进来。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

涟漪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季灵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手,连忙上前查看。

然后,她就看到了季灵手捂住的地方,流下了鲜血。

“公主!你手流血了?”涟漪连忙道:“来人,赶紧去叫御医过来!”

等到御医匆匆赶来的时候,季灵的手已经不流血了。

但是御医还是小心的给她上了药。

然后嘱咐了她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时通知他们。

放下一瓶药之后,御医才转身离开了。

季灵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手,陷入了沉思。

柳府。

柳萱萱正坐在窗台边上仰望天空,不知道想着些什么。

直到许久,柳萱萱突然道:“小菲,我觉得我可能猜错了。”

小菲不明所以,“小萱萱,你什么意思啊?猜错什么了?”

柳萱萱伸手拿过一旁的毛笔,无意的玩弄着毛笔上的毛尖,皱眉道:“我先前不是猜那个九公主的目的是阻止皇甫昱成为皇上吗?可是我现在觉得她不是。”

小菲听到柳萱萱的这句话后,一脸的懵圈,“为什么啊?九公主她前世是被皇甫昱鞭打死的!她难道不想报仇吗?”

要知道,那是鞭挞之刑啊!

谁受了这么大的罪之后,能够原谅罪魁祸首啊?

“可是若是她真的是这么想的,为什么她一直没有动手?”柳萱萱眉心紧蹙。

能够进行了那么多任务的人,再怎么蠢,也不会蠢到哪里去。

她将毛笔上的毛给拔了下来,“帝师被她攻略到手了,如果她想,她完全可以让他不再支持皇甫昱,可是她没有这么做。”

“皇甫昱现在,已经顺利的登上了太子之位了!”

“而皇上,也驾崩了。”柳萱萱将手中的笔扔在了地上,烦躁了挠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也就是说,不出几日,皇甫昱便会成功登基为王!”

“如果那九公主的目的,是为了阻止皇甫昱,那等到皇甫昱登基了,她便是输了!”

“被小萱萱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不对诶……”小菲思考了一下,随后拉长了脸,“那小萱萱,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这皇甫昱的好感度完全就不升啊!”

柳萱萱一听到这句话,脸色也跟着黑了起来。

“啊啊啊啊!说到这个!简直是要气死我了!”

也不知道这个九公主的执行者到底是什么魔鬼来头!

那对双胞胎简直就是一个大杀器!

直到现在,她的好感度也才好不容易刷到了58!

这个还是她拼命的替他拉拢了柳府之后,才有的!

这是什么鬼!连60的及格线都不给她!

坑爹呢!

柳萱萱抓狂。

皇上驾崩之后,举国同哀。

而太子皇甫昱,在皇上驾崩七日之后,举行了登基大典。

当皇甫昱成为了皇上的那一刻,柳萱萱没有听到小菲说她任务成功的消息。

柳萱萱看着坐在她上首的季灵,拳头紧握。

果然,这个九公主的任务根本就不是不让皇甫昱当上皇帝!

那她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柳萱萱不断地思考,从一开始的见面,到现在的种种细节。

忽然,柳萱萱一震,“她的任务,该不会和我的任务相近吧?”

小菲听到柳萱萱的话,也是一愣,“什么?这怎么会?她的委托人可是被鞭打死的啊!”

“这委托人到底是有多大的心啊,才会不报复回去?”

柳萱萱挠头,“不然你怎么解释?”

她死死的盯着季灵,“怪不得!怪不得当时她拉住我后,自己跑去挡刀了!原来竟然是这样!”

“那她为什么还要勾搭帝初源?想不通啊!”柳萱萱又陷入了纠结之中。

听到柳萱萱的话,小菲默默的不出声。

如果可以的话,它也挺想知道的。

这位居然……

令人头秃。

抗拒:柳宽顺的故事

抗拒:柳宽顺的故事第二集

萧柠警惕地打量着那栋建筑物。

建筑物在城东地块紧临的那块农田上,并不算高,但很宽,刚好挡住了白夜渊给她和小米粒建造的乐园,草坪的位置。

建筑物是半弧形的,太阳东升西落,草坪刚好被它挡住了大部分光线,而另一小部分时间,草坪则是被乐园里的其他建筑物挡住了光线。

这样算来,几乎一整天,草坪都不能被阳光直射。

偏偏草坪上种植的都是喜阳植物……这么说来,这建筑物,怎么感觉是专门来坑害她草坪的?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大胆,但,放眼四周,除了白夜渊的滨海乐园,就是这个孤零零的建筑物了,你说这里发展房地产吧,交通偏僻,房子又不高,显然亏本;若是说盖什么商业设施就更不可能了,那是一大片农田,这建筑物只能在那一小块地方发展,周边根本不能开发,用作什么商业用途都是前途黯淡。

那块地,和白夜渊买下的这一大片地,根本没有可比性。

然而,却有人在极短的这一个月里,盖了房子,能不让人怀疑居心何在吗?

这对白氏的乐园,太有针对性了吧?

草坪虽然不值钱,但,被这样挡着,她心里很不爽啊。

萧柠沉声问:“那建筑物的主人,迅速给我查出来!我亲自去谈,看他是几个意思。”

无非就是想讹诈钱,或者什么其他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交易吧!

谁知,秘书报告的信息,让人大跌眼镜:“查到了!董事长,是夜氏的总裁,在那里盖的……员工宿舍。”

员工宿舍?!

特么的这么个鸟不拉蛋的地方,盖宿舍?耍她呢?

等等!

萧柠意识到不对:“你说得哪个夜氏?”

秘书尴尬:“就是……上个月抢了我们生意,被您冲去青城抢回来的……那个夜氏。”

萧柠:“……!”

那个轮椅男子!

怎么又是他?

他的公司,是专门和白氏作对而存在的吗?!

还没完了?

萧柠火大,不过,为了白氏的利益,她压抑住火气:“给我联系他们夜老大……出来谈!”

秘书神色为难:“董事长,我刚才查资料,听说他们总裁……已经很久没露面了,没人找得到他……除非他自己愿意出来……”

萧柠:“……!”

特么的她这是遇到了一个奇葩吗?

坑了她的草坪,人却跑了?

撩骚都不带这么撩的!

“给我继续联系!直到他露面为止!我就不信,他夜氏有本事做这种缺德事,就没本事抛头露面,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了?”萧柠咬牙吩咐下去。

一天……

两天……

萧柠足足等了半个月。

草坪都快枯黄一片了。

夜氏终于传来一句话:“我们总裁说了,他最近心情不好,有个女人气到他了,他不想和任何人见面!”

萧柠:“……!”

奇葩!

这男人绝对是奇葩!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得打上对方家门去,把那个奇葩揪出来。

等等,可是,那个奇葩轮椅男,家在哪儿来着?

==

夜氏。

临时租下的办公楼顶层。

白夜渊正闭着双眸,脸色有点惨白。

他刚刚进行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手术,他的腿……

【云爷:晚安吻!】

抗拒:柳宽顺的故事

抗拒:柳宽顺的故事第三集

我满脸的不可思议,一甲子,那就是六十年!

我被不悟用借寿蛋借走六十年,可这白虎竟然被刘伯温困住六十年,那是什么概念,一个人能有几个六十年,也只有生肖虎这种非人类的存在,要是平常人,一辈子也就这么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也反应了这刘伯温真的是非常人,他的手段极其厉害,不然也不可能困得住白虎,如此看来,关于他那些神机妙算的传言,应该都是真的才对。

“那刘伯温有没有告诉您,传国玉玺是在哪里找到的?”我又追问了一句。

白虎点了点头说:“朱元璋创立大明朝之后,一直有块心病,那便是传国玉玺,首先传国玉玺是历代帝王是否天命所归的标志,其次是朱元璋出身农民,而且取得帝位,那是因为刘伯温献计,将朱元璋的瞎母葬入太极双晕的风水位,完全压制住了陈友谅祖上的双凤朝阳,除此之外,朱元璋的祖上一无是处,民间有传言,朱元璋的江山是靠投机取巧抢来的,所以他做梦都想找到那块传国玉玺来为自己正名,一旦找到传国玉玺,也便堵住了悠悠之口。”

我有些疑惑的说:“那他不会弄一块假的传国玉玺吗?”

白虎微微笑说:“怎么没想过,其实他早就弄好了一块,然后又派遣徐达前往漠北,追击元朝的残余势力,因为有传言传国玉玺被带入到了漠北,暗地里又派遣刘伯温,以及刘伯温的弟子,还有东厂,西厂,锦衣卫,全国地毯式的搜寻。”

“最终被刘伯温找到了?”我看着白虎。

“对,不过是在朱元璋毒杀刘伯温之后,刘伯温诈死出来才找到的,在那之前都没有找到,而且参与搜寻传国玉玺的人,基本都被朱元璋给弄死了,还有跟随朱元璋打江山的那一帮人,也基本都死了。”白虎说:“杀了这些人,再兴律法,惩治贪官污吏,得民心,以此法掩盖没有传国玉玺的事实,也确实奏效了。”

“朱元璋还是很聪明的嘛。”我说。

“那是自然,不聪明,不狠辣,能当皇帝吗?”白虎看着我说:“而且他这个人疑心很重,他担心将来有人效仿他,将祖上的骸骨葬入到太极双晕当中,与他争江山,所以命令锦衣卫全国找寻这样的风水位,也秘密让刘伯温是断龙脉,但刘伯温却只能阳奉阴违了,因为他早算到了朱元璋不可能放过他,因为他参与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根本就没断龙脉,相反的,全华夏的龙脉有两条,以昆仑山为源头,一条阳龙,一条阴龙,两条龙脉总的有五个交汇的地方,会产生五大天级风水位,对应天地五气,谓之太极双晕,太始双晕,太阴双晕,太素双晕,还有太阳双晕,而朱元璋母亲所占天级位为太极双晕,余下的四个天级位都还空着,而刘伯温找到的这个为太阴双晕,就在二十八座的棋盘山里。”

“五大天级风水位?竟然有五个?我还以为只有一个呢!”我惊讶的看着白虎。

“另外三个,刘伯温没有再去找寻,按照他的说法,能找到这个太阴双晕,已经是耗尽了他毕生的运气了,包括之前的太极双晕,总的五大天级位,他刘伯温一人能找到两个,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白虎说:“所以他守着这个太阴双晕,还有传国玉玺,等着有缘人,也顺便观察了大明的气运,只是……哎。”

“前辈,您叹什么气?”我隐隐的感觉,可能是没等来有缘人的关系。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当时的刘伯温除了地利之外,天时和人和都没有具备,它占卜过,大明的气运如日中天,这便是不得天时,还有等了六十年,没有等来那个人,而他的寿命将尽,这便是不得人和,再者,刘伯温跟随朱元璋征战半辈子,见多了血染大地,也不忍再生战事,不然他要是出去找寻,未必不能找到人选,也未必不能兴起战事成大事,他说过,他能助朱元璋得天下,也势必可以成就第二个朱元璋。”白虎说到这里,一阵阵的惋惜。

“他为啥能这么肯定,其实打仗是需要很多人的。”我也不知道刘伯温哪来的底气,说他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要说他能够敌得过整个大明皇朝,那我就有点不信了。

白虎饶有深意的看着我,笑笑说:“其实我也不信,但是他告诉我,只要将传国玉玺葬入到太阴双晕当中,将传国玉玺内累计两千多年的帝皇之气释放出来,让这个天级的风水位里充满帝皇之气,之后将有大气运之人的先祖骸骨葬入其中,绝对能产生新的皇帝,绝对能盖过太极双晕,最保守的估计,也能与大明皇朝分庭抗礼,各占半壁江山。”

我倒吸一口冷气,真的有这么神奇吗?传国玉玺是传承了两千年不假,但如果真累计了两千年的帝王之气,历朝历代的皇帝,身边的能人不少,别说刘伯温,三国的时候诸葛亮,唐朝的时候有袁天罡,他们不会将这帝王气弄出来吗?

难道他们找不到五个天级位的风水位?那我可不信!

“好了,好了,刚告诉你太多了,你这小子,不简单啊,给老子弄点好吃的,竟然套出我这么多话来。”白虎笑骂道:“来,尝一尝这老鼠肉,看看如何。”

我也陪着笑,然后拿着匕首割下了老鼠的一条腿,递给了白虎,白虎流着口水,啃着那条腿,还一直啧啧称赞,我也在流口水,但是我不能吃,我说:“您肯定是知道我是好人,所以才告诉我这些的,对不对。”

“好人?屁。”白虎呸了一口说:“我看你比谁都坏,不过你的心眼倒是不坏。”

“啊?”我傻眼的看着他,我说:“前辈,您可别坏我名声。”

“你还有什么名声,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一只僵尸。”白虎说完,我目瞪口呆,丫的,我还一直想瞒着,没想到他早已看穿了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