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女王

雪豹女王
  • 主演:VincentMunier,SylvainTesson
  • 导演:Marie Amiguet,Vincen
  • 地区:法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1
Going well beyond the conventions of the expedition film genre, Marie Amiguet sets up he camera on the Tibetan Plateau accompanied by the wildlife photographer Vincent Munier the adventure writer Sylvain Tesson, who describes their time in his book La Panthère desneiges which won the Prix Renaudot in 2019. Will they succeed in seeing the big cat? In th process of capturing the

雪豹女王第一集

白若竹脑袋里乱做一团,身体不断下坠,她这下要完蛋了,泉心没被太岁吃了,她要成了太岁的午餐了。

泉心一下子从空间里飞了出去,“主人,我来救你!”

它朝着拉扯白若竹手的那团太岁肉飘去,但它只是个泉心,并没有多少攻击力,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你小心……”白若竹刚刚说完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太岁不是想引泉心出来吗?但现在显然是泉心出来了,但太岁根本不理它,就是要拉她下去。

白若竹闭上了眼睛,今天的事情已经超乎了她的认知,让她一再的判断失误了。

可太岁一开始要找的就不是泉心,而是她吧?坑娘的泉心误导了她!

为什么是她?因为她有空间吗?

来不及细想,她已经落入了一大片绵软之地,从那么高下落,竟一点都没被伤到。

很柔软,但一想这种柔软是太岁肉,她全身就冒出了鸡皮疙瘩。

她急忙想躲回空间之中,却发现回不去了,就因为那团太岁肉抓住了她的手吗?

她只能靠着轻功逃跑,但身下软绵绵的下限,就好像人掉入了沼泽之中,怎么都没办法自己爬出去,只能不断的下陷再下陷。

“放开我!”她急忙叫起来,她这是要被太岁吃了吗?那阿淳和孩子怎么办?爹娘哥哥他们都会很伤心吧。

可惜太岁没说话,更没有放开她,她一点点的陷下去,然后被柔软的太岁肉淹没了。

白若竹觉得呼吸困难,慢慢失去了意识。

“姐姐,姐姐陪我玩。”小包子奶声奶气的叫着,白若竹睁开眼睛朝四周看去,这是什么地方?

不远处一个和蹬蹬差不多年纪的小包子蹦蹦跳跳走过来,但喊的却不是她,好像根本看不到她似的,朝她身后的女子跑去。

白若竹的视线追随着他,也看到了那女子的样貌,这一看吓了她一跳。

那女人穿了繁复的宫装,云鬓高耸,但衣服和发型一看就不是丹梁国的。而那女子的眉眼竟和她有八分的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

她暗暗吸了口冷气,她记得自己被太岁吸进了身体里,不可能到另一个世界,那就说明现在她是在太岁的记忆里?

太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为何会有记忆?会是眼前这个奶包子吗?

“霄霄,慢点跑,别摔到了。”女子声音很好听,却不轻柔,反倒带了些爽利劲,和白若竹说话的感觉很相似。

白若竹抬脚走近了一些,这才看到女子额间有淡淡的银色印记,她不认得是什么,心里却觉得神秘,而这女子唯一和她不像的那两成,就来自额心这部分。

具体怎么不像,她也说不出来,就是这么感觉的。

女子这才说完,奶包子就左脚绊了右脚,朝前方跌去。女子动作极快,一个身份就冲过去扶住了他,嗔怒的说:“小心些,别这样冒冒失失的了。”

奶包子却不害怕,笑嘻嘻的说:“有姐姐在,我怎么会摔了?”

雪豹女王

雪豹女王第二集

结果,南初倒是淡定,掀了掀眼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对方一下子尴尬了。

正想再怼南初几句,方翰导演已经开口把南初叫走了,南初应了声,收拾好吃完的饭盒,就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不时的还传来“瞧她那德行”,“婊/子”,“虚伪”之类的咒骂声。

南初是早就习惯了。

……

和导演聊完下一场戏后,南初接了易嘉衍的电话。

“你也准备来损我一顿?”南初倒是先发制人,“陆公子的绯闻,隔三差五的都能有,值得你们一个个这么激动吗?”

易嘉衍安静了下:“你看新闻了吗?”

“剧组的小姑娘已经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对方的身份都八出来了。”

其实,南初是心虚的,但是她的口气却永远都是漫不经心的。

“南初。”易嘉衍也懒得和南初废话,“你现在打开手机,输入陆骁,你就能看见完整版的视频,就在吃饭照片爆出后,不到一小时。”

南初:“……”

“陆骁公开承认了韩熙媛的身份,两人目前正在交往中,不排除将来的任何可能。”易嘉衍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知道了。”许久,南初才这么应了声。

易嘉衍是真被南初不咸不淡给气的,直接挂了电话。

南初抓着手机很长的时间,最终才搜索了陆骁的这段视频。

陆骁仍然是那个陆骁,西装笔挺,一身禁欲系的白衬衫,韩熙媛的优雅知性,两人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一直到视频结束,南初才关了手机。

可是,这又如何呢?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陆骁这样的事情?

陆骁过户给自己的别墅,在江城起码值五千万,加上这五年自己从陆骁身上得到的资源,无上限的金钱开销。

其实她南初也算挺值钱的,是吗?

她和陆骁这应该算分手了吧?

……

很长的时间里,南初都有些恍惚,明明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结果这一天真的来的时候——

南初发现,最不能接受的人,反而是自己。

因为跟着陆骁,她的心已经开始变得贪婪了。

一下午,被陆骁的事情影响的,南初很长的时间都没从这样的情绪里走出来,NG了无数次。

最后,几乎是在众人的白眼里,南初狼狈的仓皇而逃。

……

——

陆骁是真的不再联系南初。

又是一周过去了。

江城的头版头条都是陆骁和韩熙媛的事情。

南初也从最初的恍惚里回过神,认真的拍每一场戏。

楠哥生怕南初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时候,亲自陪在剧组,结果南初平静的就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

“南初,晚上有个饭局,和几个投资商一起吃饭,你要去吗?”方翰忽然叫住南初,随口问了句。

“好。导演你把时间和地点发给我,我回去换个衣服,一会准时到。”南初竟然答应了。

方翰也惊呆了,楠哥更是错愕的看着南初。

南初入行五年,根本不需要应酬这种事,就算是自己的庆功宴也爱来不来的,结果今儿这是?

但楠哥也清楚南初心情不好,倒也没说她什么,由着南初去了。

当晚的饭局。

南初除了说以果汁带酒,怕影响第二天拍摄外,几乎是平易近人的吓人。

这饭局上,都是江城叫的出名头的人,谁不知道南初的那点臭脾气,还有外界对南初和陆骁的传闻。

而如今,陆骁宣布了正宫的身份。

南初少了陆骁这个靠山,自然就不需要再忌惮。

不少人趁势吃了南初的豆腐,南初竟然也巧笑嫣然的认了,这不由的让在场的人,越来越放肆起来。

“南初,来,陪我喝一杯,下一场戏的女主角肯定还是你。”李大胜肥头大耳的,yín笑的看着南初。

那手已经快从南初的腰身滑到了臀部。

楠哥眉头拧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南初倒是干脆的拿起果汁,一口喝尽。

李大胜显然不满意,直接倒了满满的一杯白酒,接着酒劲,要逼着南初喝下去。

这下,南初的眉头皱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陆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包厢内。

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看向了李大胜。

原本还醉酒的李大胜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立刻放下了酒杯:“陆总,您来了呀,您瞧,我这不是正和南小姐开个玩笑。”

“和李氏企业明年的合约终止。”陆骁没理会李大胜,转身吩咐了下徐铭。

李大胜的脸都跟着变了。

包厢内,鸦雀无声。

南初忽然站了起来:“抱歉各位,我去一下洗手间。”

自然,没人敢拦着南初。

南初从容的拿起自己的包,就朝着包厢外走去,经过包厢门口的时候,她碰到了陆骁。

但南初只是笑笑打了招呼:“陆公子,麻烦让一让。”

陆骁真让了。

南初说不出的复杂感,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方翰开口说了些好听的话,缓和了下气氛,陆骁倒是从容的坐了下来,但没人再敢提南初的事情。

……

——

南初真去洗手间了,但她也没想再回包厢,自己坐电梯下了车库。

结果,电梯门才打开,她就被陆骁堵在了电梯口。

“谁准你来这种场合的!”陆骁沉着一张脸,问着南初。

这一个多月,他是有意晾着南初,但是也绝对没想到南初胆子大到真的就这么和别的男人公然吃饭。

如不是王楠打了电话,陆骁还被蒙在鼓里。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下一任,嗯?”陆骁逼着南初。

南初低着头,忽然就这么抬头明艳艳的笑了。

葱白的小手堪堪的搭着陆骁的肩头,身上混合了烟味和酒气,带着淡妆的脸,眉眼上挑,妖娆蛊惑。

“陆公子,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南初贴的陆骁很近,“您都已经牵着韩小姐出双入对了,还不准我找下一任啊!”

说着,南初低低的笑了起来:“难道,陆公子结婚了,还要养着我?我怕韩小姐会撕了我。”

“南初……”

南初第一次打断了陆骁的话:“我这样的戏子,站哪个角度都是第三者。我已经被黑多了,所以,陆公子放过我?”

陆骁没说话,也没拉开南初。

南初的眉眼又低敛,藏起了眸底复杂的深意:“陆公子,好歹我跟了你五年,这最后一次,你给我一点面子,让我觉得,我不是被人甩了,好不好?”

雪豹女王

雪豹女王第三集

“哈哈哈,你是500万年来第一次让我使用轰天印的人,死在轰天印下面,不亏。”萧霸天得意狂笑。

轰天印的驱动却是一刻不停,继续追击陈阳,不等陈阳站稳又是将他撞得飞退,身上的伤口更多,巫神法相都有些维持不下去。

照着这个节奏,要不了三下,陈阳就得四分五裂。

太强了,众人已经很高看萧霸天,知道他仙界无敌,此时还是被震撼的傻眼。

如果萧霸天拿出轰天印,别说是个人能力,就是一座宗门也会被他轻易轰灭,这种万里神器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

陈阳能够承受多次轰击,已经是超越巅峰的存在,但可惜轰天印太强,所有人都觉得陈阳已经无力回天。

“别过来。”此时陈阳冷酷的声音再次在小黑等人脑海里响起,并不想他们插手。

可小黑等人看不到一点希望,陈阳还能挡吗?

就在这时,一颗闪亮明珠冲出来,迎着轰天印撞上去。

明珠才鹅卵石大小,除了耀眼闪亮外没有任何出彩之处,此时撞向轰天印,众人都没有太注意。

这连鸡蛋碰石头都比不上,大小相差太大,根本没可比性。

连萧霸天都忽略明珠的存在,这东西对于轰天印来说太小了,在他看来只不过是陈阳情急之下使出的一件武器,能有什么效果。

而且看陈阳的表情,也是急得不行,正在嘶声大叫:“别!淳淳别……”

这什么意思?别……是什么攻击咒语。

淳淳又是什么东西,这珠子还能变身不成?

萧霸天听得有些担心,控制轰天印加强准备,重点防御那颗珠子。

这些想法只是意念之间,想要再改变什么都来不及。

刹那间,珠子已经跟轰天印撞在一起。

没有轰天巨响,众人也没预期会有巨响,这珠子太小了,怎么可能砸出巨响。

即使敲锣,轰天印这样万里巨大的锣想要敲响,那至少也要有陈阳这万米巨大的身体才行。而珠子才鸡蛋般大小,跟轰天印比起来就是一粒尘埃。

可巨响没有轰天印却颤抖了,砸落的速度明显一滞,线路发生改变,在众人看来就是变得摇晃颤抖。

这可是之前没有的现象,陈阳那么强都不能改变轰天印的路线。这颗小小的珠子却做到了。

而且这还不是全部,更惊人的是珠子撞上轰天印,不但没有碎裂,更没有弹飞,而是直接撞穿,将轰天印撞穿了。

轰天印可是神器,还被萧霸天加固了千万年,别看巨大无比,坚韧程度更是逆天,这仙界大陆跟它比起来就像纸糊一样脆弱。

怎么就被一颗珠子撞穿,即使同样的神器长剑,想要在轰天印上砍下一块,都是千难万难的事。

珠子却是直接撞穿,要知道它不但大,而且厚,厚度至少也有千里。

珠子竟然一穿而过,在轰天印上留下一个透明的窟窿。

紧跟着珠子在高空飞一圈,再次撞击过来。

噗,又是一击而过,再次在轰天印上留下一个透明的窟窿,轰天印摇晃的更厉害。

我嚓!这什么珠子如此坚硬,比神器还要厉害,更恐怖的是他的撞击力,千里厚的神器都能一穿而过。

即使同等的神器,那也有高低之分,万里范围的神器,即使最低的下品神器如此巨大,也能当上品神器使用。

萧霸天的感受更震撼,看到轰天印上的两个破洞,他死的心都有了。

别看只是两个小小的破洞,可这样的轰天印已经不完美,等级和攻击力至少下降一成。

可对方的珠子连续撞击后并没有停止的迹象,还在继续来回撞击,制造更多的破洞,如此持续下去轰天印迟早有被毁灭的一天。

“收缩防御!”情急之下萧霸天大声嘶吼,轰天印快速收缩。

这对他来说同样是艰难选择,轰天印做出来就这么大,虽然有收缩功能,但付出的代价太大。

那上面可是有他的宗门,还有几十亿人口,突然收缩体积缩小,不但上面的一切会被挤压摧毁,人更会活得越来越艰难。

随着收缩上面的重力环境都在加强,超过极限人都会死。

可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轰天印在萧霸天全力收缩下,呼吸之间缩小到千里。上面人也达到承受的极限。

防御力自然也是大幅加强,还不是十倍提升,而是百倍提升。

但是没卵用,珠子依然能够撞穿,只是速度慢了一倍。

继续收缩,所有人等撤离。

萧霸天疯狂命令,为了保住轰天印,只能抛弃上面的部众。无数的人和财物从轰天印上飞散出去。

能不能活下来,不但要看自身功力,更要看运气。

但显然绝大多数人没办法存活,他们之前一直被轰天印保护着,自身实力并不是太强,八成以上的人甚至都不如下面的观众,顶级高手百分之一不到。

这下轮到轰天印放血了,那些承受不住打击的人从上面跑出来,身体瞬间崩溃,变成血雨落下。轰天印也收缩到百里范围,这也是它能收缩的极限。

当,当当当……

巨响声传来,是珠子跟轰天印撞击的声音,轰天印收缩后强度提升万倍,终于能够扛住珠子的撞击。

但这每一次撞击虽然不能在穿透,还是在轰天印上留下一个个深坑,损伤依然持续不断。

下面的人早已经躲到3000里之外,但此时撞击带来的冲击波,还是震得他们头昏眼花,七窍流血。

很多人被迫再次后撤,而下面的缥缈剑派主殿和广场,已经被完全摧毁,整个缥缈剑派所在的群山都被夷为平地,几乎全毁。

此时陈阳已经缓过神来,他的身体完全恢复,眼神也变得从容。

一开始他也没想到木灵珠这么厉害,面对轰天印这样最强神器,都能力战不退,为木淳淳担心。

但显然低估了木淳淳现在的能力,进入仙界后她不再受到天地规则限制,木灵珠更能无限吸纳天地灵气来补充。

这些日子进步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木淳淳已经是金仙巅峰,对木灵珠的使用也达到一个恐怖的级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