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顿庄园2

唐顿庄园2
  • 主演:米歇尔·道克瑞,休·博纳维尔,伊丽莎白·麦戈文,玛吉·史密斯,劳拉·卡尔迈克尔,吉姆·卡特,布兰登·柯伊尔,凯文·道尔
  • 导演:西蒙·柯蒂斯
  • 地区:英国,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影片为2019年《唐顿庄园》电影的续集,在这一部故事中,唐顿庄园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与此同时,老伯爵夫人(玛吉·史密斯 Maggie Smith 饰)的一段神秘过往也将被揭晓。

唐顿庄园2第一集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救也得救!

“好!”这下子,大家的情绪,才勉强被提起来了一丝,精神。

总之,药品应该是可以按时生产出来了,这个时候,冢本志雄才想起来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错,有个地方不太对劲,那就是——柳生如月怎么会知道,萧尘在这里的?

“萧先生,看来,我的工作不保了。”冢本志雄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萧尘也猜到了原因,柳生如月刚才那通电话,显然是已经全都知道了这件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假造公文,那都是死罪。

开除都算是轻的,想到这里,萧尘拍了拍冢本志雄的肩膀,“志雄,看开点,想想今天中午,浅井健太郎是怎么对你的。”

话是这么说,但冢本志雄毕竟是为他丢了工作,“哈哈,也许吧,萧先生,不瞒你说,我妻子也经常劝我,建议我换个工作,因为浅井先生的脾气太差了。”

没错,动不动就会对手下发火,似乎发火才是他们保持自己权威的一种手段。

一旁的辉月使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看了萧尘,点了点头,“萧先生,现在,火焰丹已经做出来了,接下来......”

“当然是要直接开打了,我得从比利海灵斯的嘴里,问到些东西,比如,我的老婆和上帝的怒火到底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辉月使突然楞了一下,萧尘好奇的看着他,“怎么了你?”

辉月使连忙摇头,“不,没什么,萧先生,还有冢本君,今天谢谢你,要不然,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冢本志雄笑着摇了摇头,“能帮上萧先生的忙,我很荣幸,我先去找柳生小姐去了,这件事,就坦率的承认吧。”

真是个坦率的人,萧尘不由得欣赏的多看了他几眼,“可惜了,这家伙不为我工作。”

“是啊,可惜了,萧先生,我们是就在这里等他们把药加工完成还是找个地方,先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具体计划?”

萧尘思索了片刻,随后脱口而出,“当然是先商量一下具体的计划啊,走吧,九点半再来。”

来的时候,堵的一塌糊涂,回去的时候,反而无比畅通,萧尘真希望,这道路的状况能倒过来。

“萧先生,你准备怎么打?据我所知,你大概有上千名手下,但是你们在世界各地都在搞事,能够抽调来的,也就那么两百多个人,而血刀组织却有三千多名高手,下层的工作人员,更是数不胜数。”

“正面作战,你们毫无胜算。”说到这里,辉月使停了下来,一脸好奇的看着萧尘,“这个,暂时是秘密,不过我向你保证,在斯莱特林向我妥协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赢定了。”

萧尘当然有一套完善的计划,不过这个计划,可不会告诉辉月使,他还没蠢到把所有的底牌都交给这些还不值得他信赖的盟友。

要知道,有的时候朋友可比敌人可怕的多。“有意思,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萧先生,你确定,不需要我们再加派援军了吗?这三十几个人,够了?”

萧尘笑着点了点头,“足够了,或者说有点多了。”

说着,萧尘下意识的笑了一声,“总之,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萧尘正说着,突然看到有个人挡在了路中间。

确切的说,是他用飞镖扎中了萧尘高速行驶的汽车,然后拦在了萧尘的面前,“萧尘,怎么回事?”

萧尘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不错,萧尘的大师兄和二师姐和柳生如月中毒的时间差不了多少,现在也该毒发了。

他们中的都是同一种毒,而他们的身体又不见得比柳生如月好多少。所以,现在毒发是肯定的,而拦在路中间的就是小陈的三师兄,韩成。

“师兄,有事吗?”萧尘一脸不耐烦的下了车,打了一个哈欠,看着韩成,萧尘的这三个师兄师姐里,萧尘唯一不怕的就是这个韩成。

因为,他的身手还不如身为关门弟子的萧尘,“小师弟,我今天之所以在半路上截住你,只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只要你愿意帮忙,我们几个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信?信你个鬼!上一次,萧尘就相信过他们几个,结果?萧尘被打下了悬崖,要不是刚好落到了树枝上,他只怕会和某个姓马的班长一样,粉身碎骨。

“呵呵,说的真好听啊,你们杀害师傅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一笔勾销呢?那些秘籍,我又不是不给你们,你们至于对师父痛下杀手吗?十年了,这十年来,我每天都在想着把你们碎尸万段,今天,他们两个都中了毒,你居然指望我会救他们,你们是不是真把我当圣医了?圣医后面,还有俩字儿呢。”

说着,萧尘拿出了前天晚上,缴获的两个指虎,“出招吧,师兄,只要你赢了,解药我马上给你。”

车里,辉月使都听懵了,有解药?既然有解药,为什么萧尘要亲自上门给柳生如月治病?

车外,韩成冷着脸咬着牙,吐出了几个字吗,“那就是要我死......小师弟,你真的这么绝情?”

“抱歉,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都没给我留一线,还指望我会对你们手下留情?我不趁着师兄和师姐中毒危在旦夕的时候,出手要了他们的小命,已经是看在同门五年的情分上了,要我救他们,你怕是白日做梦吧?”

说着,萧尘一个闪身冲到了他的三师兄面前,“萧尘,你今天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说着,韩成挺着胸膛,直接迎着萧尘的指虎冲了过来。

毕竟是同门师兄弟,萧尘可不忍心真的痛下死手,在即将打到韩成的时候,萧尘手中的指虎下意识的向下偏了一点,打在了韩成的小腹上。

这个位置,虽然疼,但是并不致命,韩成一下子飞了出去,“三师兄,言尽于此,你要是再敢上来,我可真不客气了。”

“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唐顿庄园2

唐顿庄园2第二集

翌日。

温四叶顶着一双黑眼圈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茵茵端着新鲜的牛奶递给温四叶,道:“四叶小姐,你把牛奶喝了去睡一觉吧。”

温四叶点点头接过牛奶,现在真熬不起夜。

以前十五六岁的时候连续熬夜两天都精神抖擞,还能到处浪。

唉,果然是年纪大咯。

温四叶起身朝着楼梯走去,忽而听见门外传来争执声。

“你就是三少身边的一条走狗,居然敢拦着大少。相不相信我现在就打断你的狗腿!”

“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那句话,等三少回来时再来拜访。”

“毕勤你小子快活日子过腻了吧!”

男人说着,张牙舞爪的挥起拳头,眼看就要落在毕勤脸上。忽然一声娇喝,拳头一偏擦过毕勤的脸颊,毕勤没有闪躲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

夏城收回拳头,不屑的从鼻间冷哼一声,“算你小子幸运。”

“啪——”

毫无预兆,一个巴掌重重的挥下,打在夏城的脸上。温四叶劈头盖脸的骂道:“你耳朵聋了我叫你住手没听见啊,还敢威胁毕勤。你特么地活腻了是不是!”

温四叶护短,不管对错都先护着。

在场的三个男人都错愕的看着温四叶,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行为。

温四叶脸皮何等厚,一点也没被看的不好意思,反而瞪回去指着夏城继续骂道:“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报警说你想对我图谋不轨。快道歉!”

夏城辩驳,“我……我才没有想对你图谋不轨!”

“撒谎,都结巴了还说没有。”温四叶双手抱臂,鄙视的说:“你刚在说谎时眼睛不自觉的睁大,眼珠子往上飘。”

“我没有!”

夏城憋着一腔怒火,垂放的双手骤然攥紧成拳,手臂青筋突兀。毕勤见状,上前一步挡在温四叶跟前,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夏城,道歉。”一道温润的嗓音传了过来,夏城不敢置信的看着身边的男人,男人不悦加重语气,“我让你道歉!”

夏城不情不愿的道歉,“温小姐,对不起。”

温四叶说:“我是让你跟毕勤道歉,不是我。一点诚意都没有。”

夏城倏然抬起头,生气的看向温四叶。

温四叶朝他笑,笑的一脸天真无邪。他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不甘的跟毕勤道歉,“对不起,刚才是我鲁莽了。”

毕勤“嗯”了一声没有多做回应,警惕的看向一旁的南司暮,“大少,三少明日回来还有夫人在这边弄了个party不如你明天再来拜访。”

南司暮不理他,眸子看向温四叶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一遍,嘴角始终保持微笑,“司琛明天回来,今天不是有弟妹在嘛。弟妹不会不欢迎我这个大哥吧?”

温四叶不擅长揣摩别人的心思,但她完全看懂南司暮不带任何掩饰算计的笑。

“你就是南司琛的大哥呀?”温四叶单手摸着下巴凝视他,认真评价道:“真不愧是大哥,皮肤没南司琛光滑有弹性,五官不够深邃俊美,身材不够有肌肉,身高唯一像南司琛的地方。你长成这样真是不容易,完美的避开父母的优点。”

夏城:“……”

毕勤:“……”

南司暮:“……”这丫头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温四叶看出南司暮不悦的表情,笑眯眯的指着屋内,“听说你们是兄弟我就习惯性的进行比较。请大哥不要太介意,赶紧进屋吧。”

言下之意,南司暮比不上南司琛。

南司暮表情管理的很好,没有流露出生气。他点头,掠过温四叶的同时表情瞬间冰冷,眸子内裹藏着狂风骤雨。

毕勤担忧的叫住温四叶,“四叶小姐,这完全是在引狼入室。”

温四叶拍拍毕勤的肩膀,“不怕不怕,这是枫树湾是南司琛的地盘,他对我最多言语攻击不敢做出伤害我的事情。”说完,她一蹦一跳的进屋叫茵茵把她的手机拿来。

南司暮不动神色的打量屋内结构,这是他第一次来枫树湾。

身边的沙发突然凹陷下去,南司暮看着笑意盈盈的温四叶,挑眉,“弟妹你总是笑嘻嘻的,什么事这么高兴?”

“大哥来了我就高兴。你不知道我待在这里有多闷,南司琛又不允许我出去,苦逼死我了。”温四叶摇头连连抱怨,歪斜着脑袋看向他,道:“大哥,要不你陪我玩游戏呗?”

“游戏?”南司暮诧异。

“对呀!”温四叶认真点头,不问他是否答应直接催促道:“大哥快把你手机拿给我,我帮你下载游戏。我带你玩总比你坐在这里发呆好。”

南司暮心想,她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女生能翻出什么大浪来,不如今天试探试探。

他刚拿出手机,温四叶却粗鲁的抢了过去。

温四叶迅速帮他下好游戏,注册账号。随后通过好友匹配开始游戏了才把手机还给南司暮,“大哥,你一定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我教你。到时候你听我指挥就可以。”

南司暮眸光一冷,他要听一个女生的指挥?

简直是侮辱!

他生气的想要扔掉手机,耳边传来温四叶的不耐的声音,“有没有搞错,大哥你像个木头人站在那里被人当靶子吗?快跑啊,跑跑跑~”

夏城平时也玩这个手游,注意力被吸引。

他虽说不喜欢温四叶,但不得不承认她技术很好,指挥到位。连看着温四叶爆了好几个人头,他也不由的激动起来,倏然一道冷冽的眼刀投射而来,夏城对上南司暮不满的眼神讪笑两声。

“卧槽,大哥你又死了。我救了你三次诶,你是有多笨能在一局死三次。”温四叶不停的埋怨,“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你……”南司暮气结还没说出完整的一句话来,温四叶又笑呵呵的说:“大哥你别生气。我玩游戏的时候容易激动。到饭点了,大哥一块去吃饭。”

温四叶说完也不看南司暮难看的脸色,推着他进餐厅。

南司暮扫过桌上的菜,面色冷沉,咬牙切齿道:“这都是些什么?”

唐顿庄园2

唐顿庄园2第三集

第144章 恕难从命

哦,原来跟电视情节里的戏码差不多,初念看着他,又看了眼手上的文件,笑了笑,看着面前的司凌飞认真的道,“您的意思是想要我现在离开您的儿子?”

“我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司凌飞看着面前脸上没有一丝害怕的初念,觉得很有意思,他点点头,“我也不为难你,你还年轻,不知道我们作为我们司家儿媳妇的难处,所以,你还是尽量跟景爵分开吧!”

初念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捏着手上的文件,下一刻,她抬手把文件卷起来放进包里,慢慢的道,“第一,我不知道你怎么拿到了我妈的遗产,不过这是我的,专属我的,谁也赖不掉的。”

“第二,至于作为你们司家的儿媳妇的待遇我是见到了,嗯,是挺难的,也很烦。”

“第三,你说要我离开司景爵?抱歉呢,我现在办不到。”

“你什么意思?”司凌飞从小到大除了父母还没人敢忤逆他的话,他顿时眉头紧皱的看着她,严肃的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初念慢慢站起身,看着他道,点点头,“您是司景爵的父亲,我喜欢他,我也会尊敬您一声叔叔,但如果您想要我离开司景爵,那对不起,我做不到。”

“你做不到?”司凌飞坐在沙发上,一双如鹰隼锐利的琥珀色眼眸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不怒自威的样子让人看了让人生惧。

初念却依旧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丝毫不觉得害怕的点点头道,“如果是以前,也许我会很快答应你,但是现在,对不起,我喜欢司景爵,他也喜欢我,如果您不想我跟他在一起,您大可以去做他的工作,只要他放开我,就一切都好办。”

“混账。”司凌飞大拍了一声桌子,怒道,“我要是能劝得动他,我还来找你?你这段日子跟在他身边,你难道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子的人?一旦认定的事,就算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就连我这个做老子的都没法制住他。”

“我这几个六子就属他最有本事,也最桀骜,谁说的话他都不听,我行我素,也不知道随了谁?”

看司景爵的父亲这冲动动怒的模样,初念看了他一眼,心里笑了笑,脑子里在想,司景爵像谁?

这样的司景爵,倒是不像他的父亲,倒像司老太爷比较多,虽然固执已见,人很冷淡,但又温柔又让人放不下,那事事为你考虑的样子真的很让人着迷。

管家从楼下拿了一份文件放在司凌飞的面前,司凌飞接过,甩在桌子上,看着初念道,“你说你不离开我的儿子,可是你现在是在娱乐圈打拼的人,你知道娱乐圈有多脏吗?我们司家绝对不会容许一个人生有污点的儿媳妇。”

初念看了眼桌子上的文件上的照片,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不是都被谢知秋给删除了吗?

司老爷怎么会有的?

“之前听茜子说我儿子有媳妇的时候,我是不在乎的,有了就有了吧,至少我不像之前这么担心儿子会给我找个男人回来了,可是最近有下属来给我看这些照片,不然,我这次回来不会找你。”

他嘴中的茜子就是司景爵的母亲,他的妻子。

初念随手翻开文件,只见上面,她的简历都出现在上面,就连她这二十多年的经历,前男友是谁,这个司老爷都查了一遍,她抬头看着他笑了笑,眼神微冷的道,“叔叔,据我所知,奶奶之前也是模特出身,最后也进过娱乐圈,至于妈,她是日本演员,您也知道娱乐圈里的记者就喜欢乱写一通,您为什么偏偏在意我?”

“荒谬,你怎么能跟我妈跟我的茜子比?”司凌飞看着她,哼了一声道,“她们虽然在娱乐圈里打拼过,但她们都是清白的,在说,有我爸跟我的保护,她们怎么会有事?”

初念不怒笑了,点点头,“您难道不知道,我的老公他也会保护我,所以,爸您这么说,是对我有偏见?”

她一声“爸”叫的司凌飞浑身一震,瞪大双眼的看着她,气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你叫我什么?”

“爸,我上次跟景爵回老宅,我看见妈她在厨房偷偷流眼泪,司家这么多的旁支,妈她作为司家的主母一直很辛苦,您也常年不在家,妈的性子很软,受了委屈也从不对旁人说,甚至连亲生儿子也不会吐露一点的委屈,奶奶身体很好,可是爷爷他身体不太好,妈照顾那么一大家子的人,常常力不从心,您也没想过回家吗?”

“妈她很需要您。”初念看着他震惊的样子道,“正是您常年不在家,才导致景爵跟您的疏离,景爵他外表虽然很强大,可是他的内心也需要被人爱,好,您不爱他爱,我爱。”

初念看了眼外面渐渐的暗下来,她背了背包,看着司凌飞微微鞠躬道,“爸,我要是不早点回去,景爵会担心我,到处找我,我现在要走了。”

她说完,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慢着。”

……

沉闷的车厢内。

“还是没找到?”司景爵靠在后座,手夹着香烟,不停的抽着香烟,空气中烟雾弥漫,看不出他此刻的神情。

沈俊从外面做进驾驶位上,看了眼后视镜中里被烟雾包裹的男人,点点头,有些挫败的道,“附近的路摄像头见太太出来,就没了后来的影像,明显是被人给删除了,还有,除了舒心说的太太被人带上了车,她就什么不知道了,没有一丝线索,抱歉,六爷。”

“这样啊?”司景爵吸了一口烟,打开窗,他伸手到窗外,点了点烟灰,漆黑的眼眸被烟熏的冷冷的眯起,声音沉冷,“呵,在我的地盘上把我的人带走,这个人……往高了查,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在联系怀安,让他的人调查一下他是不是回来了?”

沈俊身体一震,看着六爷,“六爷,您想到什么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