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树

和平树
  • 主演:未知
  • 导演:Alanna Brown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在卢旺达大屠杀期间,四名背景各异的女子身处困境,在奔波躲藏之间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姐妹情谊。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和平树第一集

“你当你闺女有多优秀了,挑三拣四,嫌这嫌那,眼高手低,像你这种人就该让你穷一辈子,省得你一有钱就作,搅得家里都不安宁,黎灿这么久没回来,我和黎琳都非常高兴和期待,结果我们的好兴致全被你这个女人给搅合了!”

黎爸爸这话说的非常重。

黎妈妈委屈的直掉眼泪。

但黎琳没有劝她。

自从姐姐到阮阮身边工作以后,妈妈就天天在家抱怨这抱怨那的,搞得她和爸爸都不想往她身边凑,省得被她浓郁的负面情绪传染。

黎爸爸今天也算是这么久以来的一个情绪爆发。

黎妈妈被他训斥得愣是一个句话都没说。

“爸妈琳琳!”

直到外面传来黎灿的声音。

黎爸和黎琳一跃而起朝大门冲去。

大门打开。

提着大包小包的黎灿出现在他们面前。

比起之前的她,现在的她更加自信了,漆黑的眼睛里有着他们以前没有见过的光芒,那是希望的光芒的。

看到她的那一刻,黎爸爸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了下来。

“姐,我怎么感觉你长胖了?”黎琳诧异的问道。

“你不是说工作很忙吗?”她一脸不解。

“我什么时候说工作忙了?”黎灿反问道。

黎琳道:“妈妈说的!”

刚出门的黎妈妈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僵住了。

“进屋说!”

黎灿抬眸看向黎妈妈冲她微微一笑。

黎妈妈看得出来,现在的黎灿比起以前开朗自信了不少,她神采飞扬的样子,让她这个当妈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进屋后。

黎爸爸问道:“灿灿,你这段时间工作怎么样?”

“我现在基本上处于拿钱不干活的状态,”黎灿苦笑下,“毕竟,我刚进这行,什么都还不懂,除了帮阮阮拿拿东西,其他的我什么都干不了,但我学习到了很多,阮阮也鼓励我多学多看多记,我觉得我又重新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短短的这些天,我学到的东西比之前20年还要多!”

黎灿一脸感叹。

她视线突然看向黎琳。

“琳琳,以前我总觉得你学习已经够努力了,可是,和阮阮比起来,你还是差很多。

她现在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晚上回到酒店还得继续学习,备战今年的中考和即将到来的英语决赛,精力好到令我们佩服,以后别老羡慕别人比我们优秀比我们有钱比我们命好,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人家在背后的努力。”

黎妈妈道:“她熬那么久,你也要跟她熬那么久吗?”

“我倒是想陪她熬,但我没她那么好的精力,而且,她也不让我们陪她,她怕我们白天精力跟不上耽误事,所以一般工作完我就走了。

像阮阮白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台上,我们在台下除了不能离开,不能大声喧哗,其他的是没有限制的,偶尔累了,还能和同事换班休息,但阮阮就不行,活动有多久,她就得面带微笑的穿着高跟鞋站多久,一天下来脚基本上是肿的。”

和平树

和平树第二集

经过几层抽丝剥茧,四只业余侦探竟将那天的事情分析出了七七八八,果然是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

四个臭皮匠能飞天呢!

眉眉咬牙道:“不行,我得和我爸说,这案子必须重审,非得判何碧云死刑不可,不能便宜了她。”

萧瑟摇头,“死刑应该不可能,照我看来,何碧云杀宋家父子时,应该是真的受了刺激,那俩人都捅成筛子了,正常人干不出来。”

熊沐沐接了下去,“所以何碧云杀了两人后,神志又清醒了,她就想一不做二不休,跑去美术馆杀小舅妈,这时才能判定为蓄意谋杀,可也只是谋杀未遂,不到判死刑的程度。”

“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翻案,就算判不了死刑,也不可能只判五年。”萧瑟说。

熊沐沐自然而然地接着说:“怎么着也得判个十来年吧,我听说监狱里是天堂地狱只有一丝之隔,何碧云那样的,想来熬不过十年吧!”

“兴许不到十年,何碧云就自己把自己熬死了,省了一粒子弹。”

萧瑟再次总结。

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跟接力赛一般,无缝衔接,眉眉和武超都插不进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眼珠子左右乱窜。

可算是说完了。

眉眉和武超长长吁了口气,奇怪地看着熊沐沐和萧瑟两只,好半天才噗地笑了。

“你们俩可真有默契,有句话咋说来着。”眉眉故意大声说。

武超忙接话,“心有灵犀一点通。”

“对,就是这句,瑟瑟你和沐沐真是心有灵犀啊!”

后面还有一句话眉眉没敢说出来,这俩人美男俊女,刚才分析案子时,配合无间,两人之间的那种默契和互动,真是配了一脸呢!

也不知道这三年,这俩只是怎么相处的?

“放屁,我和他哪来的心有灵犀?你们俩眼瞎?”萧瑟一脸不高兴,狠狠瞪了眼。

“你们脑子有病吧?会不会说话?”熊沐沐竟有些恼羞成怒,也不知道是生谁的气。

眉眉和武超吐了吐舌头,没敢再这俩只的玩笑,怕惹毛了萧瑟,这姑娘可不是善茬。

“还有一个问题,宋家父子怎么可能同时强武月?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萧瑟又想到了一处疑点。

熊沐沐和武超脸红了红,这俩只都是纯情处男,脸皮还没萧瑟和眉眉俩姑娘的厚。

“对啊,宋家父子虽然不是啥好玩意儿,可也不至于畜生到父子同时那个的,就算真的包藏祸心,也可以分头行动嘛。”

眉眉眼睛一亮,这也是最大的疑点。

这个世上畜生不如的人虽然不少,可像宋家父子那样,同时强继女(继妹)的,还真是少有。

所以,这对父子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那样干?

明明有大把的时间,完全可以一个中午办,一个晚上办,犯不着都凑在吃饭前那点时间,又不是被下药了!

“还有,何碧云杀人的那把剪刀,据说平时是放在厨房杀鱼的,可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武月的房间?”萧瑟又说。

熊沐沐愤愤地拍了下桌子,“公安局的人是干什么吃的,明明有这么多的疑点,为什么不查下去?”

眉眉恨恨道:“还不是想省事,公安局不查我自己查!”

和平树

和平树第三集

在此之前,封潇潇每次想到自己是重生而来,面对易寒的时候总感觉自己被动的变成一个有秘密的人,没有办法真正的对易寒毫无保留。

听到易寒说了那么多,她终于明白,他们不单单情深,缘也深!

不管是谁打着什么旗号,都不可以把他们分开。

封潇潇紧紧的抱着易寒,说:“这辈子我都要跟你在一起,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人生的意义!我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

易寒心疼的用脸颊蹭封潇潇的额头说:“宝宝,我梦里的那些事情你都经历过对吗?”

“是的,我是重生回来的,楼上摔下来之后我就死了……等我再一次有意识,就发现自己重生回到高考之后的那个派对上。”

易寒一点也不诧异,也没有封潇潇担心的那种不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柔声的说:“可能是老天爷不想让你含恨离开,也不想让我孤独终身,所以让你回来了。”

封潇潇说:“易寒,在梦里,你看到楼上掉下来的我,肯定特别特别伤心吧?后面又发生了些什么?你还有梦过吗?”

重生回来之后的封潇潇一直以来也特别想知道一个答案——上一世,她被刘小荻害死之后,那一家三口是不是就到达了人生巅峰?

“当然伤心!你七岁的时候,我十四岁,那时候我就想等着你长大,让你变成我的女朋友,最后成为我的太太。可是我却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了那么多痛苦,最后含恨而终。梦里的我,跪在死不瞑目的你身边,我发誓一定会帮你找出害死你的真凶。”

易寒利用自己所有人脉,找到了那几年封潇潇被人陷害吸一毒、滥一交的证据,同时也确认刘小荻就是杀人凶手。

不过想要把这个杀人凶手绳之以法,梦里的易寒遭受了很大的阻力。

那时候的刘小荻已经不是一般人,她背后有很强的人替她撑腰。

替刘小荻撑腰的人正是夏国贵族!

原来如此!

按照易寒的梦境,封潇潇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一世她的人生轨迹和今生差别这么大。

上一世她基本上也算是蠢死的,居然会相信刘慕山一家三口,任由他们不停地给她挖坑,她也不停地往里跳。

如此愚蠢的她,苏翠翠当然非常好摆布,再加上夏国公爵本来就不希望真正的封潇潇回到夏国王室,所以就让刘小荻冒用封潇潇的身份,被夏国王室当成了公主。

心里基本已经明白之后,封潇潇对易寒说:“现在其实我还挺希望刘小荻冒充我,让她去夏国当公主,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

易寒微笑,说:“不,你是什么身份就应该是什么身份。不管你的社会身份是什么,最终你的伴侣都只有我一个!”

“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真的去夏国当女王,然后派出精兵强将,把你抓回来!”

易寒再一次笑了,他说:“好!一言为定!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解决一下晚饭的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