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

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
  • 主演:钱小豪,楼南光,彭禺厶,张家赫,高一峰,田雨潼,黑戈
  • 导演:张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本片讲述降妖除魔的九叔三个徒弟秋生、阿龙、文才共同生活在和平安逸的春来镇,突然,张大帅的到来,打破了春来镇宁静的生活,原来张大帅在风水师的带领下来到春来镇定穴倒斗寻找墓穴发大财,却被挖出的金甲僵尸打乱了计划,使得春来镇陷入一场僵尸遍地血流成河的灾难中,为了阻击金甲僵尸,秋生、阿龙、文才与它展开了殊死搏斗的故事

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第一集

“噗嗤!”

一道气箭从指尖飞出,随之洞穿上田仓太的眉心。

这位地位显赫的北海神宫大执事,就这么死去。

下方的北川浩等人目光皆是微微一变。

“叶凡,你的肉身我夺定了。”

此时,天井式神的木管却更加贪婪:“你这身体完美无缺,还拥有如此实力,我夺舍之后,外加我鬼神之力,这世间谁是我的对手,哈哈哈……”

“哦?是吗?”

叶凡冷笑一声,不屑道:

“就这么一点实力,也想夺舍我?亏你还存在了几百年,看我不打爆你。”

说完之后,他的身形猛的一晃,如同缩地成寸一般,一瞬间便来到天井面前。

叶凡的身躯微微弯曲,右手抬起,而后猛然一拳出击,天井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击中。

“轰!”

刹那之间,只见天井的凝聚的真身轰然碎裂,被轰的四分五裂,身躯上各个部位漫空飞舞。

“啊……”

场中几人皆是惊呼出声。

北川凉子是震惊亦有惊喜,其余人却是惊骇和愕然,眼中浮现恐惧。

“天井大人死了?”

一群人目光猛震,几乎不敢相信。

天井式神,作为北海神宫祭祀了数百年的式神,可谓北海一道的土皇帝,一直是神秘而至高无上的存在,如今竟然被一人一拳轰成渣了?

“主人果然是无敌的。”北川凉子一脸兴奋,随即似笑非笑的看了北川浩一眼,正要开口说话。

“唰!”

正在此时,却见天井的那些残躯全部化作一团黑雾,缓缓漂浮向空中,凝聚在一起,最后更是成为了了一道新的身躯。

一瞬间,场中气氛陡然一变。

北川凉子兴奋骤然消失,北川浩却是心中松了一口气。

“哈哈……”

天井的声音响起:“龙国小子,我之前便说过,你是杀不死我的,鬼神之身,乃是不死不灭的。”

“是吗?”叶凡目光突然一挑,冷喝道:

“那就再接我一拳如何!”

唰!

话语落下,他再次一拳出手。

唰!

拳头眨眼及至。

并且在击中的那一瞬间,叶凡的拳头之上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光芒。

“啊……”天井先是一脸淡然,转瞬间神色大变,惨叫出声。

“怎么回事?”下方北川浩一阵紧张。

“你……你这什么武学,竟然有噬魂之能?”天井尖叫出声,清晰可见,他的身躯在光芒的侵蚀之下,一点点的在消失。

叶凡轻笑一声,淡淡道:“我说了,你太弱了,也敢窥觊我的肉身。”

此拳,乃是大道三十六中的拳法之一,不要说区区鬼魂,就连仙尊灵魂也可噬灭。

他也是步入“入道”之境,真元化为法力,才能使用。

而且,即便是没有这拳法,幽冥之火也能烧掉他,不过他有心将这天井收纳了,所以若非必要,倒是不准备直接将他毁灭。

天井惨叫着看着自己的身躯一点点消失,心中越发恐惧,身躯猛的一震,竟是直接裂了一半,朝着远处逃去。

这家伙倒是舍得,直接断掉了一半的神魂。

“哪里逃?”

叶凡冷笑一声,将这一小部分神魂身躯噬灭之后,直接追了上去。

天井的速度很快,但是叶凡却是更快,眨眼间便追了上来,眼看便要再次出手。

“小子,你欺人太甚。”

天井怒火冲天,他身为北海神宫的式神,北海一道的霸主,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被人追着打。

“人?你可不是人?”

叶凡轻笑一声。

“我和你拼了。”

天井厉喝出声:“叶凡,敢在我的地盘如此嚣张,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天井话语落下,残缺的身躯之中突然漂浮出几道力量,分别落在神宫各处。

“这是……”

北川凉子还是疑惑之际,叶凡却已经眉头一挑,戏谑道:“有趣。”

“叶凡,你既然敢如此猖狂,便尝尝我数百年来精心布下的禁制吧。”

天井怨毒的看着叶凡

只见神宫之中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道黑暗恐怖的力量从地下升起,如同一条条黑龙一般,在空中盘旋飞舞。

霎时间,风云变色,天地一片昏暗,如同末日来临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北川凉子脸色惊骇。

“哈哈……”北川浩却是突然大笑出声:“禁制,天井大人布下的禁制,汇聚了几百年的信仰之力,威力无穷,这小子死定了。”

“没错,看样子天井大人是真的怒了,连夺舍肉身都不管了。”

旁人亦有人开口道。

闻言,北川凉子心中陡然一沉。

“难道真的要死在了这里?”

不过,在见到空中那道少年的身影之后她却突然一笑,“能与主人死在一起,我也心满意足了吧。”

“叶凡,现在,你还敢在放言收纳我为阵灵吗?”

天井得意出声。

“有何不敢?”叶凡不屑一笑:“我一指,便能破了你这狗屁禁制!”

“放屁,我这禁制布置了几百年,你也想破。”天井大骂出声,一脸不屑。

但很快,他的神色便僵硬住了,眼中一片惊骇,只见叶凡右手缓缓抬起,向前一点,便陡然出现了一道幽绿色的火苗。

火苗刚开始极为细小,但瞬间便化为了熊熊烈火,席卷八荒。

幽冥之火,可焚烧万物!

特别是对于这幽冥鬼魂之物而言,有极强的克制作用。

“轰隆!”

漫空的黑暗力量瞬间被点燃,霎时间北海神宫之上一片熊熊大火。

天井精心布置几百年的禁制就这么被破灭。

“你……你……怎么可能?”

天井看着这一幕,差点一个不稳,跌下去。

“天井大人的禁制竟然被破了?”北川浩也是一脸惊骇与愕然。

北川凉子倒是一脸惊喜。

“你还有什么手段?没有的话,我可要出手了。”

叶凡转目看向天井。

“不好。”

天井身躯一颤,毫不犹豫的朝远处飞去。

连自己的禁制都被破了,他岂还敢留在这里。

“你逃的掉么?”

叶凡不屑一笑,右手猛然向前一抓:

“给我过来!”

唰!

刹那间,他右手之上突然产生莫大的吸引力,天井一瞬间便被拉了过来。

他身躯不断挣扎,却根本逃不出叶凡的手掌心。

“收!”

叶凡右手猛然一握,那天井直接被他握于掌心,化作一团,随后待叶凡使用秘术之后,天井便被彻底囚住。

“这……”

下方,北川浩等人呆若木鸡。堂堂北海神宫的天井式神,竟然被人一只手给活捉了?

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

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第二集

“昕昕!”

正当白人男子准备向吴胜发难时,两个酒吧女服务员从里面走出来,唤着姜昕的名字。

原来她们见姜昕不见了,又听人说被一个外国人扶走,赶紧跑出来看看。

吴胜把姜昕交给两个女服务员,让她们把姜昕扶回酒吧,休息一会儿就会醒来的。

见有人围过来,白人男子不便向吴胜出手,只得抬手批着他说道:“华夏猪,你最好在酒吧里永远不要出来,否则你的脑袋要搬家!”

说着,白人男子抬手比划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狂笑着扬长而去。

看着白人男子离开的身影,吴胜嘴角浮现冷漠笑意。

他没有追上那个白人男子,而是返回酒吧,帮助姜昕恢复意识。

当姜昕恢复意识后,第一次件事就是赶紧抬手捂着胸口,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

直至看到吴胜坐在她的身旁,还有两个女同事也在旁边,她这才松了口气。

她连忙起身抱着吴胜,心有余悸地说道:“吴大哥,刚才我跟一个外国人说话,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我就昏过去了。”

吴胜轻轻地拍着姜昕的俏背,安抚她不用害怕,有他在,没有人会伤害得了他。

待姜昕的情绪稳定后,吴胜离开梦幻酒吧,故意走到一个偏僻的巷道里。

就在吴胜刚刚走进巷道准备抽颗烟,一个高大阴森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的白人男子。

吴胜嘴里咬着一颗烟,饶有兴致地看着白人男子问道:“我说你这是要做什么,准备打动我吗?”

白人男子嘴角勾勒着阴森恐怖的笑意,把脖子扭得咯吱作响,森然笑道:“华夏猪,我刚才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女人给搞到手,却被你坏了好事,所以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知道妨碍我会有怎样的下场。”

吴胜吐了圈烟雾,随手把烟扔到脚旁碾没,笑道:“是吗,那我倒要瞧瞧,你要给我怎样的下场。”

白人男子嘴角勾勒出森然笑意,高大的身子倏然发动,提起踩着黑色皮靴的脚朝着吴胜踢过来,速度又快又准,还散发着强劲的力气。

吴胜步伐一转,侧过身子,避开他的这一脚。

轰隆!

白人男子这一脚直接踹在旁边的巷道墙壁上,一下子把厚实的墙壁都给踢出一个直径一米窟窿,后面俨然是一家商店的仓库。

仓库里有一个伙计正在睡觉,听到轰隆的一声响,吓得他还以为是地震了,赶紧跑了出去。

白人男子没想到眼前这个华夏国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避开自己这一脚,顿时感觉有些诧异。

“你很不错嘛,想不到你也挺有两下子的,怪不得敢多管闲事。”

白人男子天蓝色的眼睛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但他看向吴胜的目光却充满着蔑视和不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吴胜盯着白人男子,淡淡地说道:“雌雄大盗,雄盗埃里克,擅长使用脚功,腿法犀利,其身拥有金刚力异能力,已将双腿磨练至可以跌碎绝大多数坚硬之物的水准。”

埃里克本想准备再一次向吴胜发动攻击,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张口就把他的身份来来历全部说了出来。

见眼前这个华夏男子把自己的信息说的丝毫不差,雄盗埃里克露出惊骇之色,蓝色眼睛紧紧地盯着吴胜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身份和来历?”

吴胜棱角分明的脸庞渐渐浮现出冷漠笑意,眼底掠过两抹骇人的血色,笑道:“愚蠢的家伙,你们到华夏京城明明就是来刺杀我的,却连我站在你们面前都认不出来,真是可悲!”

听到眼前这个华夏男子说出这番话,埃里克脸色顿时一变,视线紧紧地盯着眼前人。

刹那间。

他那双天蓝色眼睛透露着无比惊恐的表情,惊呼道:“你……你就是麒麟吴胜?”

吴胜把自己的右手抬起来,在埃里克的面前伸出五指手指笑道:“难道还要把你右手上的黑手套取下来吗,你应该还记得你的右手拇指是被谁给一刀削掉的吧?”

看着吴胜伸出右手,埃里克脸色变得极为难堪,怒吼一声,他的身体徒然变得坚硬无比,整个人好像化作钻石般,连皮肤肤质都泛着坚不可催的光芒。

发现埃里克的皮肤发生异变,吴胜露出赞许之色,笑道:“看来你这些时日挺有长进的,竟然把金刚力练到第二级,连身体都变得不一样了。”

面对眼前这个削掉自己右手拇指的男人,埃里克的表情变得极为狰狞,厉声喝道:“吴胜,如果你还以为我跟以前一样就大错特错了,我现在可是变得很强,你在我的面前,根本就是一只蚂蚁!”

说罢,埃里克没有丝毫犹豫,将他的金刚力发挥到极致,准备一拳把吴胜给轰成肉泥。

埃里克的拳头力量极强,由于金刚力的特殊能力,所以第二级的金刚力在攻击上,显然要比武道二重的力量要稍强些。

然而纵然如此,但埃里克的拳头击打在吴胜身上,依旧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记金刚化的拳头撞在吴胜的胸口,拳面似乎被一层钻石给包裹着,每个平面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吴胜低头看着埃里克轰过来的拳头,淡然一笑:“这就是你的全力吗?”

埃里克见自己的全力轰击竟然对吴胜毫无效果,这令他无论如何都难以接触。

随着一声暴喝,埃里克挥起金刚拳,两条手臂如闪电般挥出去,仿佛有六只手在不停地朝着吴胜的脸庞胸口轰击,发出沉闷无比的撞击声。

感受到自己的拳头撞击在吴胜的身上,纵然吴胜是块坚硬的岩石,也要被轰成碎片。

然而当埃里克抬头看向面前时,却见吴胜完好无损在站在那里。

他的左手插在裤袋里,右手抬起作扇状扫着胸口的痕迹,语气平淡戏谑地说道:“刚才就是你的全力吧,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简直就像是在给我挠痒痒的,完全不能让我感觉到一丁点的疼。”

这一次,埃里克终于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怕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他一直都在记恨于吴胜之前用匕首割断他的拇指,不过他觉得吴胜并没有多了不起,只是他当时有些分心,所以才被对方所伤。

而如今,随着他的金刚力增强,埃里克觉得他要比那个只会玩刀的华夏特种兵强大的多。

即便没有乔纳森家族的悬赏令,他和雌盗依旧会前往华夏国去找吴胜复仇。

然而当吴胜真正出现在他的面前时,埃里克却发现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凭他的实力根本没办法向眼前这个男人复仇,甚至他还有可能被对方所杀!

“呃呃……”

感受到吴胜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死神般的杀气后,埃里克发现他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那就是接下悬赏令到华夏向吴胜复仇。

随着一声惊恐的喊叫声,埃里克转身朝着巷道的另一端疯狂地逃去。

这一次埃里克想到的不再是什么复仇,而是逃命,用尽一切力量逃走,逃出京城,逃离华夏国!

然而就在埃里克以为自己拼尽最快的速度可以成功逃脱时,他却发现吴胜如影随形地跟在他的身旁,寸步不离。

啊啊——

埃里克被跟在身边的吴胜吓了一跳,发出惊恐的喊叫声。

随后,吴胜直接伸手抓住埃里克的头部,用力一拧,只听咔嚓一声,埃里克金刚化的头颅登时被扭了三百六十度。

扑咚一声,埃里克倒趴在地,身体的金刚化随后渐渐消失。

就在吴胜扭断埃里克的脖子时,巷道的出口响起一阵警笛声,原来是那个仓库的工作人员报的警,说是有人在仓库后面打架。

吴胜不想惹上麻烦,于是纵身冲进巷道最深处。

三个警员从车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强力手电筒,领头的警察不是别人,正是钟欣红。

钟欣红的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的男警察,看上去颇有几分稚气,显然是刚刚加入警察队伍不久的新人。

钟欣红带着两个年轻警察来到埃里克的尸体旁,见他的脑袋直接被拧了三百六十度,不禁露出诧异之色。

两人新人警察被眼前的场景给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强行忍耐着,尽量让自己保持着镇定些。

眼前这位美女警察可是整个京城市局最漂亮的女警,他们可不能在美丽师姐面前丢人,所以两人尽量地让自己看上去很镇定,就像是久经战阵一样的勇士。

然而他们苍白的脸色翅把他们给出卖了,钟欣红也没有要拆穿他们的意思,而是开始用手电筒检查死者的伤势。

由于死者是位外国人,所以这场谋杀案的性质就变得严重的多,她立即把案件上报给市局领导,市局的人让她务必要把这个案子给调查清楚,把嫌犯给逮捕归案。

钟欣红在埃里克的身上摸索着,在他的外套内口袋里发现他的护照。钟欣红把护照上的信息输送到警方内部系统里,她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白人男子竟然就是国际杀手榜排名七十三名的雌雄大盗里的雄盗埃里克。

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

阴阳先生之末代天师第三集

听到他们的声音,阮琳琳激动的握住贺晔鸣的手,大声回应着他们道:“阮阮,我们在楼上。”

“我说的没错吧?”

秦斯宇冲阮若水挑了下眉。

三人结伴朝楼上走去。

半路上。

他们遇到了从楼上下来的阮琳琳他们。

“阮阮,你们这是忙了一夜?”

“妈,我们洗个澡换套衣服可能就得走,您要不先去给我们准备早餐?”秦斯宇接过她的话,阮若水在旁边附和的点着头。

“妈,我们最近可能会很忙,您和贺叔叔不用管我们,我们自己会解决吃喝问题。”

“你们都没事吧?”阮琳琳担忧的望着他们。

“您看,我们像是有事的样子吗?”阮若水反问道。

她笑眯眯的看着阮琳琳。

贺晔鸣搂着阮琳琳道:“你妈昨天差点担心到失眠,我安抚了好久,她才放下心来,你们先去忙你们的,我和你妈去给你们准备早餐!”

“谢谢,贺叔叔!”

——

厨房里。

阮琳琳一边给阮若水他们准备早餐,一边问贺晔鸣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问吗?”贺晔鸣反问道。

阮琳琳一滞。

“你不是一早就问了,他们没跟你说就是不想让你操心,你又何必追根究底,需要我们知道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告诉我们,既然他们不告诉我们,我们也就别问了,好歹这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孝心不是?”他笑着安抚着阮琳琳。

当妈的人对自己的孩子总是有诸多的不放心,这是她们的天性。

阮若水他们洗完澡下来,早餐都已经摆上桌了。

“哇,好香啊!”

“咱妈亲自下厨做的能不香?”

“有阿姨在,真好。”

三人一唱一和的吹捧着阮琳琳,倒也没有假装客气纷纷到餐桌前坐了下来。

一群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聊着天。

“对了,妈,陈媚她们出事了,若是有人找你,你让他们来找我或是哥哥或是干脆别理会。”

阮琳琳一愣。

“陈媚出什么事了?”

“她设计绑架我和我哥,结果被我们联手送进去了。”

阮若水说的云淡风轻,阮琳琳听着心惊肉跳的。

“你们昨天……”她欲言又止。

秦斯宇道:“妈,你别听阮阮瞎说,她就是故意虎你的,陈媚确实有心要对付我们,但我们一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她的计谋都被我们识破了,最近我们要做的是收尾,还有就是处理我爸那边的事情,反正这些事与你无关,你和贺叔都别管。”

“等这边的事情了结,我的高考成绩也该出来了,到时我就得去工作了。”

阮若水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这个事情妈妈知道就行了。

不用了解太多。

“之后的行程你都安排好了吗?”阮琳琳问道。

阮若水微蹙着眉道:“手里的有两部戏还等着收尾,到时候可能得参与剧目宣传的通稿活动,除此以外,为了能更好的打好基础,我手头的工作还得和学校进行协商,尽量两边都不耽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