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长久

爱你长久
  • 主演: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艾尔莎·泽贝斯坦,塞尔奇·哈赛纳维奇,洛朗·格雷维尔,弗雷德里克·皮耶罗
  • 导演:菲利浦·克洛代尔
  • 地区:法国,德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08
朱丽叶特(Kristin Scott Thomas 饰)亲手杀死了自己只有6岁的儿子,她被判入狱15年,期间丈夫与之离婚,父母和她断绝关系,只有小妹妹莉偷偷思念着疼爱自己的姐姐。   15年后,朱丽叶特出狱,暂住莉(Elsa Zylberstein 饰)的家中。因其犯罪背景,朱丽叶特在求职过程中处处碰壁,妹夫卢克(Serge Hazanavicius 饰)也对她心存芥蒂。随着时间推移,冰冷自闭的朱丽叶特逐渐和妹妹一家人相处融洽,工作步入正轨,也有了心仪之人。这时,莉却无意中得知了姐姐亲手杀死孩子的真相   本片荣获2009英国学院奖最佳非英语片奖、2008柏林国际电影节天主教人道精神奖、2008欧洲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

爱你长久第一集

见叶振生说话如此的凝重,严家栋仔细思考着其中的用意,但是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问道:“叶叔,你说的机会指的是什么?”

叶振生摆摆手淡淡的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现在多问也没用,你也放心。我求的只是一个让他跟你公平竞争的机会。”

“公平竞争?”

严家栋还是一脸的茫然。

如果说现在要竞争什么,怕只有刚刚答应叶振生关于继承叶家家产的机会吧?

自己虽然有苏家的资源,但是这跟公平也没关系吧?

说好只是演一场戏,激励一下叶寒而已。

不过仔细想想,严家栋似乎觉得叶振生对自己这个样子关心过分了,或者说给的压力太大了。

难道叶振生真的打算把他的家业交给到一个养子身上?

心里默叹了一口气,严家栋也不去多想这件事情,毕竟这个是叶家的家世。

严家栋指希望,叶寒如果有朝一日在叶家上位不要亏待了叶芷晴就好。

从叶振生的房间走出来,叶芷晴又神神秘秘的拉着他到房间里说悄悄话:“天赐哥,你对赢过叶寒有没有把握啊?”

严家栋看着叶芷晴试探的问道:“你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吗?”

叶芷晴白了严家栋一眼说:“我能表达什么意思啊,还不是想帮帮你,我可不想叶家的家业落到一个外人手上,再说我从就觉得叶寒心术不正,他只不过在我爸妈面前隐藏的很好而已,要是你觉得把握不大我话,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啊。”

严家栋笑着问:“帮我?怎么帮?”

叶芷晴理所当然的说:“找关系,找钱啊,别看我平日里不跟那些富二代玩,但是我的关系都是很铁的,只要我发话很多人都会帮忙,你要开公司或者做销售渠道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严家栋感激的说到:“谢谢了,不过有时候你真该多顾忌一下叶寒的想法,他跟你也是一家人啊,看着你从小长大也没少照顾你吧?”

叶芷晴冷哼一声:“他?照顾我?不过是做做样子,或者是弥补差点把我给害死的愧疚罢了,反正从当年我们游泳溺水后我就不信任他了,本小姐高兴的时候给他几分面子,不高兴的时候爱理不理。”

听到叶芷晴这番话,严家栋也是为叶寒叹了一口气。

这家伙在这个大家族里,要承受叶振生的压力又要承受叶芷晴的排挤,想来过得也不容易。

另一边,叶寒在一个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喝酩酊大醉。

他躺在豪华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拼红酒向白开水一样往嘴里灌,周围是散落的空酒瓶。

不远处站了两个保镖,似乎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不多时,李文轩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看到叶寒在自己的套房里喝酒,微微皱起了眉头。

稍稍不悦的看了一眼的保镖,保镖赶紧惶恐的解释道:“公子抱歉,他来找您,您不在他就自己开起了酒喝,只没想到会喝成这样。”

这时候叶寒似乎也发现李文轩回来了,醉醺醺的笑着说到:“李公子,我喝你点酒不不会介意吧?嗝儿……”

李文轩慵懒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走到叶寒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显得有些无趣的问道:“叶少爷,你大晚上跑到我这来喝酒是什么用意?买醉不应该去酒吧吗?还可以叫两个小妞陪伴,喝闷酒有意思?难不成因为把聂晓琳从你身边挖走了,你跑到我这里来诉苦?”

叶寒自嘲的笑了笑说:“哪敢呢……不过是来找李公子有事商量,正巧看到你这里酒好,就喝了几杯。”

李文轩看了看一地的酒瓶后说:“你这可不是喝了几杯啊,八二的拉菲都给我干掉几杯,难道你忘记我才被你们叶家糟蹋了二十亿?”

叶寒摆摆手嗤笑一声说:“好酒不就是拿来喝的嘛,当摆设干嘛?再说糟蹋你二十亿的人是叶振生那老头子又不是我,我可是一直在帮你的,喝点酒算什么,大不了我自己买单。”

李文轩有些不耐烦的问:“行了,我回来不是看你出洋相的,搞得我一屋子都是酒味,我换房间很麻烦的。”

叶寒抬起醉醺醺的眼皮看了李文轩,没想到红酒后劲上来,他直接就醉倒了。

李文轩慵懒的眼中浮现一丝怒色,他盯着保镖指了指叶寒说:“找根凳子让他坐起来,然后给他醒醒酒,被把沙发弄脏了,酒店让赔又要损失几万块!”

保镖点点头,暴力的将叶寒夹起来弄到一旁的木凳子上坐下,接着端来一碰冷水泼在了他的身上。

收到冰冷的刺激,叶寒摇摇头后醒了过来,不过脸上的醉意依然。

李文轩走过去,拍拍这男人的额脸颊说:“喂,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有事情说事情,不然我叫人把你扔出去!”

叶寒何曾收到过如此的待遇,但是他现在有求于人,也只能要咬腮帮子后忍了下来,随后醉醺醺的眼神中透露着愤恨的神色说:“李公子,很快叶家就不是我的了,我该怎么办?”

李文轩闻言皱了皱眉头,仔细想了想后问:“具体什么情况,说说看。”

叶寒在半醉中将晚饭前叶振生的话重复给了李文轩,最后破骂到:“凭什么?我十六岁开始就在叶振生命令下开始学习管理,他让我学什么我就学什么,他让我到基层去我就去基层磨炼,十八岁我就替他独当一面,他给我的哪家企业我管理失败了?现在居然因为一个严家栋他要剥夺我的一切?给我百分之十的产业?打发叫花子呢?我这些年难道才给他转了百分十的产业?他叶振生这些人的资产增长这么快有一半是我的功劳!我是他收养的没错,难道他就可以把我狗一样使唤?不用了给块骨头就踢开了?”

李文轩可没去听叶寒的抱怨,他喃喃道:“要是你无法胜过严家栋,你就只能有继承叶家百分十的产业?那你答应我叶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也就没有了?更别谈二十亿的资金?”

叶寒自嘲的说:“喝?百分之十?李公子你放心,要只能继承百分之十了,到时候都给你,换成资金二十亿还是有的。”

李文轩闻言脸色一变:“那可不行……”

爱你长久

爱你长久第二集

是杨晓。

我笑了笑,这段时间也就跟她说话才不那么闷。

“杨姐,这个时候你那边晚上九点了吧?”我算了算时间,笑道。

“九点?没注意。”杨晓声音微微惊讶,随之什么落地的声音传来。

我说:“你在做什么?”

“哦,刚回来呢,在换鞋。”

从医院出来后,杨晓便开始努力工作,时常很晚才回去。

好在她妈妈帮她带常甜,她不至于那么艰难。

但是,孩子还是要多陪陪的。

我说:“你还是别太晚了,每天这么晚回去,孩子都睡了,早上你又一大早去上班,孩子都见不着,久了不好。”

“唔,知道,也就这几天,你也知道,这年后开工,事情就特别多,等这几天平稳了后面也就好了。”

说到孩子,杨晓再坚持的心也会变软。

“对了,我跟你说个高兴的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但我想你应该是不知道的。”杨晓很快转头话题,似乎还喝了口水,咕噜咕噜的。

我笑道,“什么事?”

能让她一下班回家就给我打电话说,一定是个好消息。

“梁飞燕的爸被调查了,今天我意外听见的,高兴吧,那高傲的孔雀没有了后盾,看她还怎么开屏。”

杨晓爱憎分明,说话也直接,我一直都知道。

但这个消息还是让我愣了。

杨晓似乎知道我现在的想法,所以没听见我声音也不着急,继续说:“是不是没想到?”

“是。”我坦然。

是真的没想到,可以说我完全没想过。

“梁飞燕那样的作风,她爸会有今天也是迟早的事。”杨晓理所当然的说。

似乎她走到了沙发上,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人啊,就不能做坏事,做了坏事迟早都会遭报应。”

我听着她声音不大对,倒不是恨之入骨,而是淡淡的,带着丝怅然。

“怎么了?”

杨晓没说话,手机安静了。

我们认识两年了,她的脾性我清楚,这个时候,一定有事。

但她不说我便不问,等她想说的时候说。

声音沉寂了好久,杨晓说:“我听说胡蜜肚子的孩子检查出来器官长的不齐全,有心没肺,心长在左胸,是个怪胎,被强行流产了。”

她平静的说完,声音里没有一点起伏,但我还是听出了一丝叹息。

我想说怎么会这样,话到嘴边却吞了回去。

都说报应报应,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只是那孩子,“几个月知道的?”

“听说是八个月。”

八个月,孩子会在肚子里动了,滚了,玩了,甚至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生了。

我现在也是当母亲的人,每次感受到孩子的胎动我都充满了喜悦,激动。

现在听见这样的事,即使觉得胡蜜是报应使然,我的心还是忍不住抽了抽。

“宁然,你知道吗,在听到这个消息前,我是恨常和原和胡蜜的,真的,我晚上做梦都恨不得把他们给吃了,可现在……呵,我觉得胡蜜比我还可怜。”

都是当妈的人,清楚的知道,前三个月流产和后面孩子成型再流产完全不一样。

之前你没感受到孩子的存在,你就觉得肚子大了点,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可后面孩子会动了,会踢你,去胎检的时候你能看见他的模样,他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你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那么,这样的时候流产比杀了自己还要痛百倍,千倍。

“我婆婆,哦,不对,她已经不是我婆婆了,常和原的妈她是个很现实的人,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没文化的乡野村妇。这一胎流掉,她是不会对胡蜜有好脸色的,而且我听说……”

杨晓低笑了两声,声音里带着嘲讽,“常和原被临深开除后,正规企业没有哪个公司要他。”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我想说点什么,但不知道怎么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杨晓突然长吁一口气,笑道,“所以啊,人不能做坏事!”

“嗯。”

“你怎么样?明天情人节了,要不要和你老公约会啊?”

“……”

和杨晓聊完,我在卧室里摸着又大了些的肚子坐了会,下楼。

晚上,蔺寒深回来,我们吃了饭,去放映厅看电影。

今天难得的他回来的早,陪我吃饭,还陪我看电影。

但我靠在他肩上,看着偌大的屏幕上的影片,脑子却放空。

我在想梁飞燕父亲的事。

是不是和蔺寒深有关。

不知道是我多想,还是我太敏感,当杨晓跟我说了这个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想到蔺寒深。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直觉就是那么的让我不得不去想。

而他突然对梁飞燕的父亲出手,是为什么?

因为梁飞燕吗?

我想来想去,除了梁飞燕做了什么事,不然蔺寒深是不会出手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想和猜测,没有任何依据。

可能是梁飞燕父亲得罪了人,被人给整了也说不定。

毕竟现实中的事本身就是这么残酷。

似乎不只我在东想西想,蔺寒深也是。

在我让自己不要想下去的时候,蔺寒深突然说:“之前你说,成渠觉得你像一个人。”

我一顿,“是,怎么了?”

我抬头看他,因为放电影的关系,放映厅很暗,我看不清蔺寒深的神色,只能看见影片的光落在他脸上,影影绰绰,看着极危险。

“问问。”他低声,声音淡淡,像真的只是问问。

他的一个问题可不是随便问的。

但他既然问了,我便仔细的说:“他叫我……”

我回想成渠第一次叫我时的名字,“好像叫常什么,我当时没注意,就只记住了这个姓。”

蔺寒深眸光微动,薄唇呢喃,“姓常……”

“嗯,应该是他认识的什么人吧,而我长的有点像,他就把我认错了。”我想起成渠那晚看我的神色,伤痛又恍惚。

“嗯。”蔺寒深不再说。

我也不再说。

成渠毕竟姓成,我还是不要有所接触的好。

爱你长久

爱你长久第三集

慕青玖现在哪儿能走,她这一走,安燕飞怎么办?家里的慕青杏怎么办?

特别是,她看到来人赫然是李三那个流氓时,她如何能扭头就走的。

她咬了咬牙,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来。

安燕飞忙扑了过去,声音都在发抖,面上却强自镇定,急道:“阿玖你进来做什么?快走,娘拦住他们……”

“哎呦,岳母大人未免也太不待见我了。我特地诚心诚意来提亲,你怎么能让美人儿走了呢!”李三今天倒是穿得人模人样,带了两个兄弟抬了点东西上门来提亲,此时他整了整衣角,上前拦在了两人跟前。

“美人儿,还记得我么?”他把脸凑到慕青玖跟前来,咧着发黄的牙笑道。

“你别过来!”安燕飞护着慕青玖,脸色发冷道:“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们赶紧走!”

李三笑了起来,“岳母大人是不满意么?没关系,岳父大人已经答应了会把阿九嫁给我,你的话怕是没他管事的。我今天可是连聘礼都带过来了,再说,阿九都没说话呢!您着什么急啊?”说着,他扭头看向慕青玖,眼底满是色眯眯,“美人儿,你只要嫁给了我,以后肯定是吃香喝辣的了,再也不用你抛头露面出去做事儿了,好不好?”

慕青玖一听是慕贵招来的人,她红唇就抿得越发紧了。

她原先还道慕贵还是个人,而今想不到,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他自己什么人物,混迹的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儿,他竟然还敢不经过她同意,就把她随意许配地痞流氓!

简直了!

安燕飞一听到慕贵的名字,先是一愣,旋即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他怎么敢又如此?”

李三根本没把安燕飞当一回事儿,对于他来说,安燕飞就是螳臂当车,他轻而易举就把她给拨了出去,眼睛直盯着慕青玖瞧。“美人儿,看,那就是我给你的聘礼!怎么样,咱们选个黄道吉日就成亲呗!你是不知道,自从我见了你,那简直就是那个什么思入什么来着?”

旁边的小弟连忙骄傲地接上:“大哥,好像是相思入肉……”

慕青玖冷冷地觑了他们一眼,扭头就去扶地上的安燕飞,却被李三给拦住,“阿九妹妹,你怎地不理我了?你先同我说说话嘛!”

慕青玖手一紧,垂眸顿了片刻,突然朝着李三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来得正好,上次我爹让我准备一样东西,我现在就去拿给你!”

“你爹?”李三先是一愣,旋即就沉沦在慕青玖的笑脸里,他晕乎乎地点头如捣蒜,“好啊,只要是美人儿给的,我都要呢!”

慕青玖只觉得恶心得厉害,忙敛眉去扶起了安燕飞,刚要回房,却被李三给拦住了,“你可以进去,但是岳母大人,我还有些话跟她说!”

这是怕慕青玖进去了就不出来了,把安燕飞给押着了。

慕青玖也不恼,朝着安燕飞安抚地笑了笑,便抬步回了房。

她才入门,迎面就被慕青杏给扑到了怀里,她这才发现,杏子浑身都在颤抖,“姐姐,呜呜……”

她摸了摸她的头,“别怕,姐姐在。”也难怪,李三一看就是个凶神恶煞的,慕青杏如何能不被吓到。

而现在的慕家大房那边,早早就把门关了,躲在门里看热闹呢!

“他们好可怕,姐姐不要跟他们走……”慕青杏哽咽着嗓子道。

“不会的。”慕青玖拍了拍她,便转身入了房,去找她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这是她第二次遇上李三的时候,特地准备的。

她拿了东西便慢吞吞出了门,李三见得她又空了手出来,不由好奇道:“美人儿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吗?怎么空着手呢?”

“我拿着了,你看不见么?”慕青玖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哪儿哪儿呢?”李三眸子一转,以为慕青玖跟自己调情,忙凑上前来,手脚也不安分,腆着脸笑。

“这儿。”慕青玖手一抖一扬,一波粉末就朝着李三撒了下去。

李三猝不及防,就吸了一大口,他忙捂住了口,退后了一步,尖声道:“你给我撒了什么?”

“你自己感受下!”慕青玖斜睨了他一眼,“这可是个好玩意儿。”说着,她上前就拉过了安燕飞,护在自己身后。

李三一摸身上,没感觉到什么特殊的感觉,他咧嘴一笑,“美人儿真会开玩笑,拿着面粉吓唬我呢!本来还想用点温和的手段,既然阿九妹妹喜欢激烈点的,那我就不客气了。要不,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咱们先就地洞了房,以后再嘿嘿……”

他这嘴里越发没边了,说着污言秽语的。

“无耻!”安燕飞气得浑身颤抖。

慕青玖却面不改色,冷笑道:“那也得你自己行!”

“阿九妹妹真是爽快人,我喜欢,我们……”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脸色一变,抬手就去挠自己的脸和裸露的肌肤,而且用得力道很大,几下就落下了道道红痕。

“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痒,哈哈,好痒好痒……”

李三也就比慕青玖高一点,慕青玖方才一扬手,有些药粉就从他脖颈里顺着滑了进去,现在他只觉得药粉所经过之处都痒得他浑身难受,就像是痒到了骨子里。

“你刚才给我洒了什么,好痒……”李三越挠越痒,脸上的皮肤几下都给挠出了血丝来。

“舒服吗?”慕青玖眼眸微动,问道。

“果然是你这个贱人搞鬼的,我好心好意来求亲,你敢这样待我?还不把解药拿出来……”李三咬牙恨道,“你们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动手啊!”

那几个小弟顿时回过神来,纷纷冲上来,前面两人也被药粉给洒中,顿时就跟李三做了伴儿。

慕青玖望了其他几人一眼,“你们可想清楚,是想变成跟他一样,还是现在就回去!这可是无药可解的!”

到底还是命重要,剩下的两人一看这惨状,也不敢乱动了。

李三此时可不复刚才的装模作样,狰狞着脸就扑了上来,“贱人,我要杀了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