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梦游戏

破梦游戏
  • 主演:陈都灵,宋威龙,张宥浩,盖玥希,曹曦文,高圣远,金世佳,吕绍聪,佟大为,苏芒,彭冠英
  • 导演:韩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影片主要讲述了少女江函(陈都灵饰),意外坠入一款众多年轻玩家聚集的名为《万梦千魂》的全息游戏中,并惊讶的发现自己父亲(佟大为饰)竟是游戏的设计者。但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神秘游戏世界中隐藏着惊天的秘密,似乎与15年前一起群体失踪案有关。为了找寻答案,于是,她与高冷俊美的南极(宋威龙饰)和热情温暖的程序人寿司(张宥浩饰)集结成冒险小队,一群年轻人开启了超现实的冒险之旅。

破梦游戏第一集

第609章 阴阳之地所在

云默尽不仅在给苏家挑对手,而且还在为如何炼化铁片做准备。

虽然炎家家主已经将九宫清炎修炼至大成,但是铁片非同寻常,连天地之精都奈何不得,以炎家家主的实力恐怕无法炼化。四大家族为了让炎家家主当替罪羊,一定会想办法增强炎家家主的实力,不然无法击败苏家。

唯一有些出乎意料的,就是林家老祖竟然心狠手辣到直接用炎家家主活人进行意识投影。

索性,那并没有影响结果。

萧千寒将事情想通,嘴角微微翘起,有一抹暖意流过。

倒是老者掐动了几下手指,连连皱眉,“在那小子的意料之中?我怎么看不透?”

萧千寒见老者的手势似乎与天机子很像,于是问道:“前辈,您也会掐算?”

“先别说这个,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认为那小子已经想到了炎家家主的事情?”老者一摆手,有些着急的问道。仿佛不把事情搞清楚,就睡不着觉一样。

于是,萧千寒便将自己刚刚想到的都说给了老者。

老者听完,挑了挑眉,终究还是点头道:“如此说来,那小子还挺有城府的。”

萧千寒笑了笑,没说话。

“那对阵赵家的那一场呢?也是他安排的,里面有什么玄机吗?”老者似乎还问上瘾了,继续问道。

萧千寒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赵家家主的事情,是在山脉里发生的,谁也预料不到。”有一句话她没说,云默尽知道她要完整凤烈剑,也知道凤烈之灵的存在,应该也能猜到凤烈之灵一旦跟凤烈剑融合,凤烈剑会威力大增吧。

“谁说预料不到!我当时就算到会有一劫,只是没算到这个劫会这么大而已。”老者回想起来也有些唏嘘。那动静,可是将山脉的大阵都给毁了。

老者这么一说,立刻将萧千寒的注意力又引到了掐算这件事情上。“前辈,我已经告诉您了事情的原委,您是不是也该说一说掐算的事情?”

老者又一拍脑门,“我倒是给忘了,你们苏家现在的代理家主,就是天机子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天机子算是我的师侄。虽然没见过,但是这个人,我还是承认的,掐算的还行。”

得到这样的答案,萧千寒顿时眼前一亮。她正愁天机子不在身边 ,无人帮她打探阴阳宝芝的下落,眼前的老者是天机子的师叔,岂不是可以帮她算一下。

不等萧千寒开口,那老者直接道:“不用说,不就是阴阳宝芝吗?我来正是为了此事。”

萧千寒挑眉,“愿闻其详。”

“阴阳之地这一次的开启,确实不在天罗大陆上,而且我查探位置的时候,受到了极强的干扰。也就是说,阴阳之地是在某一个依附在天罗大陆的空间,而且还是一个极其稳定,庞大的空间内开启的。而整个天罗大陆,这种程度的空间只有两个,一个叫做众神殿,跟千魔山当然的大战有关;另一个就是上古先贤的埋骨之地了。这一次的阴阳之地到底在那个空间内开启,这个无法确定,各有一半的概率。”

“不过,众神殿的踪迹,自从当年的大战之后,从来不乏寻找挖掘之人,但至今仍唯有任何消息。而上古先贤的埋骨之地,就在眼前。”老者一番话,侃侃而谈,此时方有一个长者前辈的风范。

萧千寒沉默不语。一个月的时间,不要说进入众神殿了,即便是踪迹可能都找不到。进入上古先贤的埋骨之地,是唯一选择。

“好,苏家不放弃进入上古先贤的埋骨之地的机会。”她点头,目光郑重。如果那里没有阴阳之地的入口,她就必须另想它法。无论如何,她也绝不能让苏家倒了!

“如此甚好。”老者已经转身朝外面走去,浑身上下再无一丝老顽童的姿态,而是仙风道骨,飘然离去,“放弃资格的申请,我已然销毁。明日,苏家直接赶去便可。”

话落,人影已经不见。

与此同时,轩辕逸的住处。

“尊上,属下无能,并未查出苏家已经消失的那名男子的任何消息。”有一人态度的恭敬的对着站在窗前的冷漠身影禀报道。

“没有?”轩辕逸冷冷扬眉,“再去查,直到查到消息为止。”

“是。”那人应声,立刻退下。

轩辕逸冷凝剑眉,冷漠的目光看向窗外虚处。那晚在山脉之中,他很清楚的听见‘赵家家主’说云默尽是云家人,还有什么以灵化器。以灵化器这种传说中才存在的天赋,竟然是真的?可如果是真的,那么该很容易查到才是!为何会没有一丝消息!

而且,云家?为何他从未听过?

双眸微眯,冷漠瞬间占领了双眸。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查出那个云默尽的底细!

……

赵家别院。

四大家族再一次的聚首,只不过这次来参加的除了王家家主之外,另外三位都是老祖。

即便姜家被王家重创,但姜家老祖还是来了,只不过一进来就给了王家家主一个下马威,以王家轻视其他三大家族为由,直接释放灵力威压。王家家主不动神色的扛下来之后,林家老祖这才过来相劝。赵家老祖虽然仍旧被包的跟着粽子一样,但是精神却好了很多,也开口劝阻。

姜家老祖这才顺势收起威压,但是心中却对王家家主心生提防。虽然只是威压,但他已经用出了十成的灵力,姜家家主也扛不住一两息的功夫,王家家主竟然应对自如,不可小觑!

“老赵,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明日还要进入埋骨之地?”不再针对王家家主,姜家老祖直接朝赵家老祖问道。

“无碍,我已经命人连夜从家族取一枚九转回天丹过来,明日一早便到。”赵家老祖淡笑道。

“九转回天丹?老赵你这一次可是下了血本啊!那东西你赵家最多也不超过三枚吧!不过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机缘,值吗?”姜家老祖有些吃惊。

“机缘?”赵家老祖冷笑一声,眼中杀机四射,“只要杀了萧千寒!机缘让与你们也无所谓!”

破梦游戏

破梦游戏第二集

“什么,这些狗崽子敢玩阴的!!那……那他们现在到底想来拿什么东西?”长刀气急败坏的骂了句,问起了关键点了。

“具体什么东西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这件东西特别重要,重要到能把对方毁了!”夜姐的话让我开始思索,我们帮会什么时候有这么牛逼的东西了。可能,它就在身边,等我们去找。

“我不太清楚对方的真实目的,可能是想把你们帮派搞死,可能是有把柄落在你们手上,反正就是没好事,可能之后你们会无时无刻注意周围的动静,别一个不注意被扑了。”夜姐好像在看笑话似得说。

“你放心,有太多的人想要吞掉我们,可到底能不能一口吃掉还不一定呢,说不定还会被撑到,反而被我们反咬一口。我们可不是那种善良到被人啃骨头的帮会。”我坚定的说道。

“既然你们有这个恒心我就放心了,不然游戏太早的结束不就不好玩了吗?你们说对吧!”夜姐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就离开了,这过程中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反而给我们留下一大堆疑问。

“那我们还在这待着吗?”长刀看向我,想听听我的意见。

“我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好像随时随地都被人给监视着,我们不能太坐以待毙,这不是等人来搞我们嘛!”我有些怀疑帮会里是不是出叛徒了,那就是走在哪,所有的行踪都给暴露了。

“真是气死我了,到底是哪个帮的,这么阴险恶毒。”长刀今天是被气的不轻了。

“你不管别人怎么做,最起码他能获得胜利,那他干什么不可以呢?有些人为了真正的得到胜利,可以做出天地不容的事,但我们只要明着不就行了。”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你说得对,狗在阴暗处想咬你,你还能等着它,对着它咬吗?”长刀的比喻让我有点想笑。

看着对面一句话不说的青姐,让我很难不怀疑她到底怎么了,于是我想就先一步问了,结果她好像知道我要问话似得,反而先问我了……

“我们要离开吗?”青姐稳重的问我。

“嗯,我们要离开这,会长刀帮去。”我回答她。

“好,那我去收拾行李了。”青姐有点逃避我的眼神似得走开了。

我看着她急匆匆的脚步,怀疑的心更加重了。青姐有点问题,夜姐也有怀疑她。

收拾好所有的行李,我们准备离开别墅了,夜姐不见了,昨天的保镖也不见了,不知道和谁道别,只能对着空空的别墅说再见了。

在去帮会的路上,我一直留意青姐的行为。

但她就是没什么动静。我也没办法硬想。

“天有点晚了,我们在这找地方留宿吧!”青姐看向我和长刀,小心翼翼的问着。

“好吧,我也觉得赶路有点累,我们就在这附近找地方住下来吧!毕竟要养好力气来对付狗崽子们!”长刀望着我,在等我的回复。

“好吧!反正我也累了。”我不是累,而是在等叛徒的狐狸尾巴露出来的那一刻。

“嗯好,我去办房间你们先去吃饭吧!”青姐直接自告奋勇的说道。

“嗯好。”我和长刀回答。

毕竟现在打草惊蛇太快了反而不好就是要套狼来咬我们才行啊!

对方有什么招数都来吧,毕竟在明面,容易招呼。

但是我就在想夜姐今天对我说的那番话,叛徒,到底是谁呢,而且今天青姐的态度还有些那么反常,有很多疑点。

我不知道青姐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心里明白,青姐对于我,是绝对不会背叛的。

因为毕竟青姐跟了杨氏集团有些年头了,和我在一起也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心里清楚的明白青姐爱我,青姐是绝对不可能背叛我,去给别人泄露我们长刀帮的秘密的。但是青姐的行为的确很是反常。

按青姐的能力来说,青姐就算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也会很好的掩饰过去,不会让我们怀疑,也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力。

但是通过看青姐今天的行为和反应来看,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青姐知道些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青姐也把控不住,所以他才会无意识的就露出了一些马脚,就连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力青姐也没有发现。

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青姐总是这样,一遇到什么紧急的状况,或者什么危险的事情,青姐总是喜欢吧这些事情烂在肚子里,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担,从来不把这些事情告诉给别人。

我是很不愿意强迫青姐把他不愿意说的事情给说出来的。

但是,我想起来之前青姐被那个乔布斯·伊带去美国的事情,我记得当时的情况也是这样,青姐有心事儿,我不愿意强迫青姐告诉我,只是找人暗中保护她,但是后来还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我不能让旧事重演。

即使我再怎么不愿意强迫青姐说他不愿意说的事情,但是为了青姐的安全考虑,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在问一问。

我心里这么想着,然后我就去找青姐了。

我敲了敲青姐的房门,青姐过了好一段时间才给我开门。

一开门,我就鼻血往上涌。

这青姐刚刚应该是在洗澡,现在只是裹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这种美女出浴的诱惑,我还真是有点抵抗不住。

我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在心里不断告诉我自己,我今天来是有正事的,不能被精虫冲了脑。

青姐小看着我,然后说:“得了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人君子了?我可不相信你。来找我什么事儿?”

我笑了笑,然后进了门,把门关上之后,我一把搂住青姐的腰,然后邪邪一笑:“我来找你啊,是有正经事儿。”

青姐笑了笑,然后白了我一眼,说:“得了吧,大半夜来找我,除非是急事儿,要不你也不来找我,可这要是急事儿,你也不是这么一副样子。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破梦游戏

破梦游戏第三集

飞船靠近附近山头并没有落地,距离地面十几米时陈阳便跳下去,而飞船则是被楚云驾驶着重新升到几百米的高空,这对他们是最好的保护,没有战斗力下去等于送死。

陈阳并没有直接冲进丧尸群,而是神龙九转异形展开,变成一个脸色苍白双目无神的中年人,再散发出丧尸的气息,便看上去跟丧尸没什么区别,顶多比其它丧尸干净清爽。

丧尸气息陈阳散发不了,但阴阳界内可以复制,不断从阴阳界内释放出丧尸气息笼罩在身体周围,相信一般的丧尸也分辨不出来,陈阳的目标是尸群中的渡劫期丧尸,只需要将它们消灭便算完成任务。

普通的丧尸边防军足以应付,没必要全部杀光,陈阳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

一具具僵尸看似漫无目的的转悠,陈阳走进它们中间时有些丧尸注意到,但咧嘴嘶吼几声后并没有其它动作,又是自顾自的转悠到一边。

显然陈阳的伪装很成功,丧尸只对活物感兴趣,陈阳身体周围都是丧尸气息,它们自然没有兴趣,顶多只是警告不准陈阳跟它们争抢食物。

虽然变成丧尸,它们身体还是要消耗能量,而且因为细胞更活跃,需要的能量也增加几倍。所以丧尸一天到晚都在找寻食物,不光是吃人,什么动物都吃,只要是活的。

陈阳走过一座土丘,便看到几个丧尸正在那里埋头挖洞,从里面掏出一只只老鼠生吃,肮脏的情景让陈阳恶心。

不远处还有两个丧尸正在大战一条蟒蛇,它们身体被蟒蛇紧紧缠绕,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而它们的手掌却是不停,撕开蟒蛇身体,从里面挖出生肉啃食,其中一个更是扣下蟒蛇的眼睛,咀嚼着吞下。

“真是禽兽不如,主人让我出去杀光它们。”金刚在阴阳界内愤怒的嘶吼,就连地火麒麟也是一脸的愤怒,在那里咆哮。

回到仙域后,他们都回到陈阳身边,倒是那个十万年灵药无量小道人,灵泉宗一役时跟赵大宝并肩作战,最终赵大宝和地火麒麟被抓,他却是跑得没影,至今还没有消息。

陈阳跟他的灵魂联系也是几年感应不到一次,显然是趁机躲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又去吸收灵气自然生长了。

那家伙属于陈阳身边最没有忠诚心的,好在陈阳仁慈,并没有因此就启用灵魂契约灭了他。

“看到那些渡劫期丧尸没有,等走近了使劲杀。”陈阳对他们的态度很满意,指着前面那些丧尸说。

“吼吼吼,没问题,我对付五个。”金刚牛吼。

“轰轰轰……”地火麒麟不会说话,喷出来的只有火。

前面几只渡劫期丧尸也没什么灵智,单凭着生人气息四处转悠,不过嗅觉灵敏很多,等陈阳走近到50米时,它们竟然有了感觉,目光落在陈阳身上,眼睛血红起来,主动迎上来。

陈阳只是用丧尸气息笼罩身体,遇到高级丧尸还是能嗅出来不对劲。

这边金刚两人已经等不及,嗖嗖同时从阴阳界内冲出去,小黑骑在地火麒麟背上。

地火麒麟距离还有十几米便喷出焚灭净火,一下子将对面两个渡劫期丧尸笼罩其中,周围几个小丧尸也是跟着倒霉,瞬间被烧得冒白烟什么都不剩。

渡劫期丧尸同样被烧得吱吱吱惨叫,身上爆发出真气结界,都是水属性的竟然在身体外面结成一层层坚冰。一时间水汽升腾。

金刚这边没有远距离攻击的能力,落后于地火麒麟顿时急得双眼圆睁,嗷一声窜出去,沙包样的拳头挥向丧尸,也是同时对阵两个渡劫期。

两拳轰的两个丧尸飞跌出去,身上骨头断了一大片,但它们似乎不受什么影响,身体歪歪斜斜的依然飞快冲回来,一个持剑,一个拿刀。

顿时漫天剑罡刺向金刚,同时一把20多米长的黑色巨刀从天而降。它们可是渡劫期高手,灵智缺失后出手便是最强攻击,根本没有保留。

“啊……嗷嗷嗷……”金刚先被剑罡刺中几下,又被巨刀砍在手臂上,虽然不是什么致命伤,但也是痛得嗷嗷叫。

那边地火麒麟的攻击也不顺利,这边还没攻破两个丧尸的防御,又有三只丧尸冲过来,对着地火麒麟刀剑乱砍。

它们大多是一个门派,不是使剑就是使刀,几大高手同时攻击,地火麒麟也不敢硬抗,只能用速度转着圈的躲闪。

别看两个家伙生猛,其实他们这段时间境界提升有限,真实实力也就在渡劫大圆满的水平,地火麒麟抛开焚灭净火境界还要降两级。

也不是不想提升,只是他们境界提升要求苛刻,单靠灵气和魔气滋养没多大作用,而是需要稀世的天材地宝,比如说十万年级别的灵药,现在十万年以下的灵药对他们都没什么效果。

上次金刚就很想吃了无量小道人,可惜那家伙太狡猾,直接向陈阳投降效忠,让金刚只能馋得牙齿痒痒。

金刚被杀得怒气冲天,身体快速的长大变成百米巨猿,随手操起大树、巨石向丧尸猛砸,战况惨烈几倍。

地火麒麟则是不断的喷火,不再局限于对阵几只丧尸,而是冲进丧尸群四处乱烧,看似热闹,但对渡劫期丧尸的打击有限。

两人横冲直撞好一阵,没有打死一只丧尸,反而将丧尸群完全惊动,上百只渡劫期丧尸围着他们暴打。

方圆十里之内的山峰、树林都被轰成一片虚无,周围三万只丧尸也是重重围困,陈阳都没办法再隐藏其中。

“别玩了,尽快消灭他们。”陈阳看得直摇头,不耐烦的喝斥。

“呼呼呼,我在尽力,但这些东西怎么也打不死,不好对付。”金刚委屈的叫嚷。

地火麒麟也是累得气喘吁吁,好几次都是小黑出手才救下他。

“笨蛋,之前讲解怎么对付丧尸的技术忘了?”陈阳大骂。

“呃……讲了吗?可能我当时在忙碌没听到。”

“嘿嘿,主人,这丧尸该怎么对付?”金刚一脸憨厚的傻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