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岁月山鸡故事

友情岁月山鸡故事
  • 主演:陈小春,梁咏琪,林晓峰,谢天华,朱永棠,黄秋生,吴君如,杨恭如,尹扬明,郑伊健
  • 导演:叶伟民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2000
香港的屋邨区贫穷落后,屋邨的大人们都忙于生计而无暇管教自己的小孩。屋邨的小孩子整天无所事事,拉帮结派。这里,成了黑社会滋生的温床。山鸡(陈小春 饰)正是成长于这样的环境中,他整天和包皮(林晓峰 饰)、巢皮(朱永棠 饰)、大天二(谢天华 饰)混在一起,渐渐长大,成了香港制造的典型古惑仔。   山鸡从小就喜欢邻家青梅竹马的小女孩芝芝(梁咏琪 饰),但芝芝不喜欢和古惑仔来往,渐渐疏远了山鸡。山鸡一次偶然机会发现芝芝出来当舞女,原来芝芝母亲病重,急于用钱无奈之下芝芝才出来当舞女。山鸡帮助了芝芝,芝芝母亲觉得山鸡为人不错,临终将芝芝托付给了芝芝。   山鸡决定送芝芝回澳门定居,但此时横生枝节,两人最终能否终成眷属?

友情岁月山鸡故事第一集

章隅的华章软件以这种方式开始打出名气,华章软件是打了个四两拨千斤,以压注社会热点脉络的方式,通过在三座风向城市王府井大街的宣传,起到了让媒体曝光蹭到了热点的作用,同时还因为这种公益活动所邀请到的单位和学校,使得华章还积累了一波无形的资源。外界以为华章为了这场活动砸下不少钱,其实程燃前期注资的两百万连半数都没有用到,毕竟号称998一套的软件,其实若如不计算研发成本的话,也就是压一张碟片的成本。华章签下了不少软件供应订单,当天受邀参与的学校和单位,不仅领到免费软件,还同时购买了其他办公领域的软件。

章隅的华章软件销售会步上正轨,没想到章老师竟然这么快就能给自己赚钱了,有时候在学校看到他,程燃觉得自己目光都温和不少。

至于蓝点科技那边,对Linux团队的注资第一期到账,公司招了一些人,康铭从盛华辞职,放弃了盛华的期权,过来给Linux做CEO。

总体而言这一群人都充满澎湃的激情,认为什么事都能做到,几乎没受过挫折,勇往直前是他们的优点,然而也同样让他们听不进太大意见,更别说程燃能统领他们了,不过暂时也就这样吧。总而言之,蓝点以将Linux进行内核汉化,向桌面端优化,市场出口以PC上OEM为主的战略启航。

翻过年到寒假的过程中,程燃埋伏在股市的那支宜安科技其实已经在动了,这支股其实从98年就开始启动运作,背后的庄家从最早53万股的持仓,占市场流通股的1.5%,到99年时已经持仓3000万股,占据了流通股的85%。

庄家是怎么操控的?背后控制四家公司,利用六百多个人股票账户和三个法人股票账户,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进行不转移所有权的自买自卖,从而炒作股价。后面动静实在太大,监管局就盯上了,查下来集中持股太严重,不出事才怪,几家公司就占据85%流通股,很容易找到正主儿。

而程燃当初买入的时候,手上握有80万股,等同于流通股的百分之二左右。宜安科技背后的庄家开始启动后,股价从99年10月到翻过年头的50多个交易日中,一路开涨,中途几乎没有什么调整日,程燃在股价八十几元的时候,就开始抛出,一直到涨势接近110元的时候全部脱手手上的股票。

因为他的船不大,而且在股价飞涨的时候,整个盘子都开始变大,所以程燃的偷跑,引发的注意力不大,实际上就算是后面监管局来查,可能会发现由赵青控制的这部分账户一些布局的端倪,但是这些账户并没有参与庄家左右倒的买卖中去,仅仅是低价布局,最多只能体现出,账户背后的控制者定力太好,眼光也太好。

抛出点没有选择最高点,程燃拉长了交易时间线,也开始在不到高点的时候把一些账户清空,并没有选择去吃最大的利益,也是尽量让整个行为显得自然合理,真正的股价高点还要在120元以上,这场狂欢才算接近尾声,但那之后过不了几个月,就是监管局的介入,整支股从“神话”走向终结。

80万股宜安,25元位置入场,平均100元价位抛出。

操作之后,程燃趁着这波风潮拿到了8000多万现金。

……

寒假转瞬之间也就到来了,美国之行即将开始,十中的期末考试结果出炉,姜红芍特高分705,程燃696位列第二,朱旭以一分之差695位列第三。

往后名次的学生追得很紧,680分以上的有十七人,尽显十中的底蕴。但程燃这个成绩,仍然是亮瞎眼爆炸到一塌糊涂,因为在上回取得年级第二到期末的这段时间,程燃一度在月考中落到年级第五。

结果在最关键的时候又蹦上去了。这让身为班主任的孙晖觉得自己看程燃,简直比当年自己女儿成绩单放榜还要紧根弦,还要关切,有时候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到了这个程度,有些人会来找上程燃,询问他的学习方法。但是说实话,程燃觉得这是不可复制的,就像是每个人的成功不可复制一样。书都是一样的书,知识都是一样的知识,只是对于不同的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学习接纳方式。

程燃的优势在于他本身底子不错,重生之后一路优先的成绩,更让他拥有了往高处走的本钱。重生之前他考自己的能力上了重点大学之外,其间还组织了高考补习班创小业,虽不是什么金牌讲师,但若重新高考,瞄准最顶尖的大学也不是问题。

本身思维和看待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更成熟,也掌握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针对高中所有的知识点都能形成思维树状图,重生之后他也就是在不停的把这个树状图因为时间记忆消逝淡忘的部分进行补足。

更重要的是,还有个一直在前面的姜红芍。

有的事就是这样,当形成了一个格局后,似乎在顶层的对下面的就形成了天然压力和优势,因为知能的领先而形成的金字塔也会变得固化。姜红芍和程燃在十中这所学校神雕侠侣的局面,大概将成为十中生态上牢固而不可破的结构。

这又像是难以用科学道理解释的玄学内容了。

程燃从蓉城美领馆拿到了签证,签证官相当的随意,没问太多问题,有人说签证这方面相当看人品和签证官心情,但一般旅游签证还是比较容易,程燃后世的经验来看,旅游签装作不通英语笨拙的跟签证官对话,还容易通过,相反若是一口流利英语,对方就会有怀疑滞留的可能性。

程飞扬等人作为经贸团是B1,程燃走的是旅游的B2签证,同时程燃点了赵青届时也跟他一并加入美国之行。

临行前,程燃打开杨夏的那张纸单,看到上面娟秀的字体,写明的一些推荐物品清单,有些重要的还画了蝴蝶结,还是能感觉到这份用心。

相比起这样的待遇,程燃又自然浮现起老姜知道自己即将美国之行的情形。

她倒是表现得很正常,没有程燃要辗转二十几个小时去大洋彼岸出远门的讶异,只是说那你注意倒倒时差,旅游过去那边也有很多好玩的,就是可能吃的不习惯,但克服一下,尝尝当地的味道也不错。

这个年代,能出一趟国,而且是眼下被很多人看作是连空气都是甜美的天堂美利坚,对于任何一个普通家庭的人来说,都是很稀罕,甚至值得炫耀的一件事。就好比院子里的伙伴知道后,都纷纷对此表达浓烈的兴趣,对此事展开讨论和遐想,那劲头,仿佛自己要出去一样。

这么对于普通人来说稀罕的一件事,在姜红芍这边似乎并不出奇,就像是后世听到友人去旅游一样平常。毕竟她和她姑姑,也经常这么往外跑吧。

程燃对她说自己是去华盛顿特区,应该没有西部那么丰富自然风光,旅游上面可能也就只有走历史文化路线了。

姜红芍笑笑,说那也不错,旅游真好,真羡慕你啊。

程燃说就这样?马上要别离,没有点表示?

姜红芍问你要什么表示?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程燃道这么惨,能不能正常一点。

姜红芍说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赶紧来。

程燃说赶紧来还行,那干脆悲壮一点。

姜红芍又念出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程燃问那下一句呢。从她口里说出君这么个词,清和而余音绕梁,有些小触动的浮想。

姜红芍俏皮说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行路马。

程燃错愕,怎么着,这转眼就只剩马了,敢情是君没抓住缰绳掉山崖了啊?确实是很悲壮。所以岑参当时是送仇人离开吧。

姜红芍在那笑,程燃故意道,明天要走了,不打算像影视剧那样送送机?

姜红芍问你想我来吗?

程燃笑笑说算了,难得跑。

姜红芍回应说好呢,那你一路平安,到那边了联系。

程燃笑笑说好的。

挂了电话后,程燃躺床上。

听了惨的正常的悲壮的,终究还是没听到一句温婉的“相思一夜天涯远”啊。

友情岁月山鸡故事

友情岁月山鸡故事第二集

最终还是欧阳静香反应过来了,她看向陆明,说道:“陆明,你练成法阵师了吗?”

陆明点点头说道:“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去修真界!”

其实是当中还有一个还没有突破,本来是想要问问剑灵的,可是她这几天不是在喝酒,就是在醉酒的状态,没法问啊。

“哦,不用着急,我们不急!”欧阳静香说道。

杨安邦和苗凤兰还是一头雾水,听不明白,不过他们也没问,就算是问了,也没能一下子听明白,反正就是非常玄乎,颠覆他们的认知的事情。

“真的呀!”长孙雨柔走上来拉住杨彩儿的手说道:“彩儿,你真的通过陆明的传送门去草原去雪山了啊!?”

“是啊,我们还去吃了非常正宗的手把羊肉呢!”杨彩儿说道。

“太好了!”长孙雨柔兴奋起来:“可惜陆明都没有时间带我们去了呢!”

说着长孙雨柔一双大大的好像会说话的眼睛看着陆明,意思是很明显了,想要陆明带他们去。

陆明笑道:“哈哈,好,你们谁想去的话,现在可以报名了!”

“我,我!”长孙雨柔反应最快了,她就等着陆明这句话呢。

陆明笑道:“就只有雨柔去吗?”

这个意义是比较大的,因为是陆明练出的传送门呢,之前都是走别人设下的传送门。

欧阳静香说道:“这样吧,大家都去吧,想要去哪里游玩,都说说,陆明,你的传送门的负荷多少?”

“同一个空间可没问题!”陆明说道。

“那就好!”欧阳静香说道:“大家都说吧!”

这下李秋蓉欧阳静怡她们坐在一起说着了,这些日子以来大家都闷得慌,能出去玩那是最好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最后的商量的结果就是全部都去了,不过有一个问题就是几乎每一个人想去的地方都不一样,比如杨安邦,他想去首都看看伟大的领袖看看长城什么的。

这是老一辈人埋在心里的愿望,生活所迫,只能将其埋在心底了。

“杨叔,阿姨,你们可能要几天不出摊了,给员工们放个假!”陆明说道。

杨安邦夫妇要去旅游,摊子自然是没有法办开摊了。

“对,我这就打电话给他们!”杨安邦说:“唉,好多年了,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

说到这里,杨彩儿的双眼就留下眼泪来了,爸妈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以后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大家都静静地看着杨安邦打电话:“小年啊,嗯,我是杨叔,今天就不出摊了,你们都带薪放假,你通知他们!至于那些订座了的,也一一告知他们,到时候为他们免单,你再写张纸贴到摊子上,嗯,就先

这样!”

打了电话,杨安邦笑着说道:“陆明,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吃完饭后就出发!”陆明说道。

众人点点头各自去交代事情去了,欧阳静香交代杜依曼,还有苏晶晶他们。

“我去煮饭!”杨彩儿说道。苗鸳和苗鸯也跟上去了,那么多人吃饭呢,要做很多菜,苗玉蝶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平板电脑看着最新播出的电视剧《扶摇》,她几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做了,苗寨的事情不用她事事亲躬,有人去做了,

她不想待在苗寨,那里太无聊,还是在与女儿她们一起有意思,不看电视的时候就修炼,也是很好的。

至于去旅游,她也是很赞成。

在杨彩儿做饭的这段时间,将李立城木晚堂他们全部叫回来了,别墅大厅里面的大桌子坐得满满的。

幻雪已经送首都回来,冷燕全权负责了天财地宝的种植任务,之前陆明让幻雪拿了几枚丹药去给冷燕,放在里面提供最初灵气,用于滋养天财地宝,让它们慢慢适应世俗界。

种植园很隐秘,并不是全部种植天财地宝,大部分都是种植一些世俗界能有的珍贵药材,在最里面才是天财地宝,就是利用种植药材来作掩护的,不能被有些人发现了。

前些日子李立城带着欧阳静怡回老家了,把李老爷子乐得不行,因为孙媳妇太漂亮了,身上带着在他们看来是仙气的气质,当下就摆宴席了,将近两百桌,喝了三天三夜。

欧阳静怡古典美女,大家闺秀,举止得体大方,把李老爷子高兴的不得了。

一个好女人,是可以兴旺整个家族的,这就是所谓的旺三代,他哪能不高兴呢。

而且现在李立城有了成就,这一点虽然李立城嘴上不说,他能够感觉得出来,李立城跟了个大人物!

这个不是婚宴,到底以什么名义,为父李良臣也不知道,而李老爷子问了,李良臣也不知道怎么说,但他们都没有问李立城。

最后就当是欢迎欧阳静怡的宴席了。

至于木晚堂,他也回了木家,木晚晴没有回去。

他一出现在木家就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因为木晚堂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家里有个堂叔把持着整个木家,对木晚堂的出现有了警惕。

因为木晚堂才是家族的嫡系继承人,他的父母都已经过世,那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初逼着木晚晴嫁给白家人。

木晚晴已经不认这个家了,没有回来,不过木晚堂不一样,虽然当初他也是被气走,但现在有了实力了,要回来继承。

美莲是幻雪手下的大将,手腕可是非常厉害的,在修真界的白影大陆名气不小,人长得又漂亮,回到家,根本就不需要木晚堂说什么话,她清楚了厉害关系之后,几个手段就镇住了所有场面。

让木晚堂刮目相看无奈地笑笑了,她用的不是怀柔手段,而是铁腕。

一招就将木晚堂的堂叔给打了残废,并且还释放出强大的真气,让家族的那些长辈胆寒。不过最后木晚堂还是站出来说话了,说什么她是我木家的女人之类的话,真正把控了木家,扶植一个有能力,忠于木晚堂的长辈主持大局,因为木晚堂可不会待长时间待在家里。

友情岁月山鸡故事

友情岁月山鸡故事第三集

这边的山,海拔比马尔代夫的高太多,所以一般山里都是开车。

此刻,郁郁葱葱的山林里,有几辆车都停了下来,唯有一辆车一直在往前穿行。

乔悠悠困惑道:“奇怪了,我们先出发,但是开得慢,怎么也没人超我们?”

“天知道他们在做啥!”傅席歌刚刚说了这句,忽而猛地一拍方向盘:“靠,这群禽.兽!”

“怎么了?”乔悠悠问。

就连后排的傅母孟心蕊都被吓了一跳:“臭凉席,你在做什么?你亲妈的心脏病都被吓出来了!我的小心肝耶!”

“那群禽.兽,肯定是在山里打野战!”傅席歌恨得牙痒痒,他带着亲妈在车上,自然什么都不能干!

“啊?”乔悠悠想了想,叹息:“还真有可能!”

“我要掉头去抓人!”傅席歌道。

“别了吧?”乔悠悠连忙拉住傅席歌:“还有几天呢,我们又不是没机会!”

傅席歌挑挑眉:“还是老婆你上道!”

后面的亲妈:“你们要去哪?我也去!”

二人:“……”

车行至山顶,正好有一处豁口,赫然便可以看到下方的大海。

这边的海水极为清澈深邃,浅滩处是浅绿,接着是深绿,再是浅蓝、深蓝,层层叠叠过度,仿佛打翻了调色盘。

这时,有快艇从山下驶过,快艇后方,赫然拖着一个降落伞。

此刻,俞天熠和顾沫漓在降落伞上,随着快艇的加速和减速,时而飞起,时而擦过水面。

“啊——”看到自己快要冲向水面,顾沫漓不由大叫。

刚刚将腿抬起,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水汽。

而下一秒,脖颈却蓦然被勾住,接着,唇.瓣上袭来柔.软的触感。

“噗——”降落伞擦到水面,水花打了二人一脸。

俞天熠松开顾沫漓的时候,两人的头发和脸颊都是湿的。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舌.头在唇.瓣上舔了一下,挑眉:“第一次和你接吻觉得这么咸!”

她笑:“第一次看到你发型这么杀马特!”

可不,他平时虽然懒,但是还是很注重外表的。

而今天发型本就被海风吹乱,现在又沾上了水,真是有些滑稽。

她拿起手机,直接给他抓拍了一张。

“啊,真帅啊!回头洗出来放大了,挂在我们诊所!”顾沫漓冲俞天熠挑挑眉。

“嗯,随你。”他淡淡地道:“反正我什么样子你不也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

她顿时睁大眼睛:“这个梗你都说了快两年了!”

“嗯,主要是我最近想出了一个主意,我觉得我不能只把脉看诊,因为有的病是心理问题引起的。”俞天熠一本正经道:“所以,我回头再开个心理科,特别是夫妻生活的。你爱我的证据,就是最好的招牌!”

她要不是现在在天上飞着,就要冲过去揍人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见顾沫漓凶巴巴的模样,俞天熠冲她笑了笑:“老婆,你被我说中后不好意思的样子真好看!”

水上降落伞结束,顾沫漓刚刚解开安全带就往俞天熠身上扑。

他往后一退,两人齐齐跌入水中。

旁边,有围观的人见状,不由感叹:“那个姑娘好生猛!”

“人家年轻,血气方刚!”有人羡慕:“啊,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扑倒我男人的一幕!”

顾沫漓刚刚冲出水面,便听到的是这样的话,顿时,更没法淡定了。

正想着怎么收拾俞天熠,她突然想起,他说他是个旱鸭子,游泳池顶多能游个半程的那种。

她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狡黠的弧度。

他们落水的地方并不深,不过只是到胸口的位置,所以,俞天熠落入水中后,很快便站了起来。

他很满意于大家对他们的评价,为了坐实‘血气方刚’这个词,直接拉着顾沫漓便是一通深吻。

顾沫漓等的就是这个,趁着俞天熠吻她吻得投入的工夫,悄悄拉住了一搜橡皮船。

她冲橡皮船上的人使劲儿使眼色,然后,一手紧紧环住俞天熠,任由着船将他们带向了颇深的地方。

哼哼,到了这里,还不是她说了算!

橡皮船是沿着水屋附近划的,顾沫漓瞧了一眼,此刻他们已然到了他们所住的水屋附近。

她也怕玩大了,于是,松开了橡皮船。

原本,俞天熠亲她时候,就是整个人都靠在她的身上的,她有支撑还好,没了支撑,顿时两人都一起往水里沉。

俞天熠此刻似乎才发觉不对,微微松开她的唇,不满地蹙眉:“怎么变了?”

她装作无辜:“对啊,你不是在亲我吗,刚刚周围都是人的,现在怎么没了?”

说着,她不再用力蹬腿,顿时,两人一起没入水中。

只是,海水的浮力还在,水面只是没过了他们的嘴,停留在鼻子边缘附近,稍微有浪,就不能呼吸。

“老婆,救我。”俞天熠马上缠在顾沫漓身上。

哼哼,知道怕了?她心头得意,将脖子上防水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用力蹬出水面,故意拖长声音:“老公,来合个影吧!”

他假装不知她在报仇,依旧赖在她的身上,手脚并用,缠得死紧。尤其是手,明明都自身难保了,还不忘在她的后背揩油。

很好。

顾沫漓打开相近,切换到自拍模式,举起手机。

而就在她举起的瞬间,刚刚还像树袋熊一样缠在她身上的俞天熠突然就松开了她,往后一倒。

至于吗?这男人也太要面子了吧!

刚刚捕捉到的画面太花,没什么用,顾沫漓有些遗憾,犹豫了几秒,点了删除。

只是,当她将手机放下的时候,突然心头一惊。

人呢?!

这才十多秒的工夫,俞天熠怎么就不见了?!

她连忙低头往下看,因为他们本来是玩那些水上活动没打算浮潜的,所以没有带面镜。

所以,趴下水的时候,眼睛被海里的盐分扎得有些刺痛,缓了缓,她才看清了下面的情况。

一看,顿时心都凉了。

他怎么就那么往下沉了?!

顾沫漓吓得半死,根本不管眼睛的刺痛,猛吸一口气,便扎入了水里。

她在潜水方面实在不行,双.腿使劲儿蹬,折腾得快没气了,这才终于潜下去了一米多。

手指勾着了俞天熠的手臂,她又努力往下蹬了些许,总算是抱住了他,然后,带着他用力往上游。

她冲出水面,连忙大口呼吸。

可是,怀里的男人却一动不动,呼吸全无。

顾沫漓见状,只觉得冰冷的气息从脚底直往脑袋上蹿,吓得声音都失控了:“俞天熠!天熠!”

可是,他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连忙呼救,可是,似乎水屋里都没人,叫了好几声也没半个人出来,而之前划船的,早就走得没影儿了。

顾沫漓浑身发抖,强行让自己镇定,然后,抱着他就往岸上游。

她技术实在不算好的,明明只有二十米远的距离,硬是折腾了好几分钟才靠岸。

到了能踩到底的地方,顾沫漓连忙拖着俞天熠往前,一直将他拖到了水屋的楼梯处。

她看了一眼,还正好是他们的那栋。

“俞天熠!”她再次叫他,他依旧不动,无力地靠在楼梯上。

她吓得眼泪花在眼底直冒,用尽全力将他拖上了露台,然后,便开始进行心肺复苏。

具体操作,她之前接受过培训,倒是都懂。

所以,顾沫漓稍微让俞天熠的头仰起,便俯身下来,开始进行按压。

要达到心肺复苏的效果,按压必须到位,极为消耗体力。

此刻,她根本顾不得其他,已然是完全用了全力,挤压着他的胸腔。

他们交往之后,他一直都有健身。结了婚后,两人更是几乎每天都会抽空去健身房。

此刻,手掌下的触感似乎比过去结实了不少,再不是当年上学时候那个颀长单薄的身影了。

可是,此刻胸膛宽阔的他,双眸紧闭,整个人毫无生气,完全是重度溺水的模样。

顾沫漓见按压了快两分钟,也人工呼吸了,可是,他都没有丝毫反应,顿时,心头的慌乱再也按捺不住。

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好像溺了水,甚至萌发出刚刚为什么她没和他一起溺水的想法来。

“俞天熠……”她一边继续按压,一边带着哭腔道:“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游个泳就不行了?你睁开眼睛啊!”

“喂,你不是号称小神医吗?怎么救得了别人却救不了自己?”

“俞天熠,你醒醒好不好?我好害怕啊……”

到了后面,她的眼泪落得更急,喉咙好像也被恐慌卡主,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眼看几乎过了最佳抢救时间,顾沫漓想到什么,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是贺梓凝接到的,此刻,傅语冰那边刚刚生下宝宝,大家还沉浸在喜悦之中。

所以,贺梓凝的声音也带着轻快:“沫漓?”

“梓凝,你快帮我叫岛上的医生!”顾沫漓声音里慌乱和急切:“俞天熠他溺水了,在我们别墅,我给他做了心肺复苏都醒不过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