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飞人间

莺飞人间
  • 主演:欧阳飞莺,严肃,关宏达,田钧,陈天国
  • 导演:方沛霖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46
歌唱家柳莺才华横溢,受到社会上层人士的青睐,许多人向她表达爱慕之情都惨遭拒绝,原来柳莺喜欢之人是穷音乐家任云。柳莺答应任云的邀请参加大众团体演奏会,她的老师鲁思曲极力反对柳莺和任云进行来往,柳莺丝毫不以为然,她主动资助任云组织音乐团体并化名杨芸芸演出。老师鲁思曲带柳莺回到乡下休假,任云为了组织元旦演出来到乡下邀请柳莺参加,不久,柳莺的演出被记者发现而大肆报道。

莺飞人间第一集

这尼玛,堂主可是五星巅峰的异人呀,把人打成这样,居然还怪别人骗你?

黑殿的人一阵吐血,险些没把内脏都吐出来。

“叮!玩家无形装逼成功,获得10点装逼值。”

“那个,这就是周天师全力出手的实力?”李清醇嘴角抽了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

在医院击杀九阴尸魂和旱魃的时候他是在场的,当初的周小平实力虽然厉害,可也不是无法企及的高度,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修炼,也许有一天会跟他一样强大。

可这才过去多久呀,对方已经强横到能一拳轰趴五星实力的异人。

这等差距,简直就是吊打茅山内门一众天才。

没错!在周小平这种变态面前,天才?不存在的。

“混、混蛋!八嘎!”野比灰头土脸的从坑里面爬了出来,一身灰尘,显得极为狼狈。

他可是五星异人,虽然没怎么锻炼肉身,可其肉身强度也比普通人厉害许多,就刚才周小平那一下,他却连对方一点残影都捕捉不了。

这完全就是吊打他的速度呀!

周小平一脸无奈,道:“别骂了,你实力这么不济,早点说嘛,我好留点力。”

学习了初级淬体经,他的实力确实强大,若是一般的异人,稍微不留意,对上他一拳可不是开玩笑的。

也就这黑殿的家伙皮多肉厚,要不然,刚才那一拳够他躺一阵的了。

“叮!玩家无形装逼成功,获得10点装逼值。”

“气死我了!”野比满脸通红,愤怒不已。

他可是堂堂黑殿在澜城的分堂主,龙组十四大队的三老都忌惮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个年轻人给比下去了呢。

是时候露两手给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看看了。

“式神!”野比暴怒,将手臂上的纹身袒露出来,那上面,纹着一只凶猛的魔神。

“不好了,大家快逃!野比堂主要动真格了!”

黑殿的人面露震惊,一个个像是见了鬼似的,仿佛有什么不世出的妖物要横空现身一般。

“这是什么鬼?”李清秀面露震惊,博学多识的她此刻也有些诧异,完全不清楚野比身上刻画的野兽到底是何物,只是有种危险的感觉。

“周天师,我们还是先撤吧,这家伙要动真格了。”李清秀提议道。

周小平一脸平静,并未像大多数人一样扭头离开,而是淡淡的看着野比的变化。

笑话,堂堂装逼天师,会怕这什么鬼式神?

那纹身从野比身上游走出来,慢慢的变大,越来越大,转眼间便有三五人的高度,浑身散发着滔天的黑焰如火神一般。

凶猛无匹!

“叮!任务提示:15级任务,红莲式神,请玩家做好准备。”

红莲式神?

15级任务,勉强还能对上胃口吧。

周小平淡然一笑,手中已经多了一张天雷符。

“小子,见到我的红莲式神,你是第一个如此淡定的人,不得不佩服,不过你的日子也到头了。”野比狞笑道,此刻他与式神心神相连,心中再无惧意。

这红莲式神可是黑殿的邪物,如果按照法器归类的话,至少是五品法器之列,其珍稀程度不言而喻,至于威力,那就更加不容小觑了,他曾经用红莲式神与龙组的六星异人对战,平分秋色。

“区区一名年轻小伙子,顶天也就……”

“轰!”

一声惊雷炸响,整个漆黑的夜空宛如白昼一般,那红莲式神,竟是被天雷符给炸去了大半个身躯。

“草泥马!”野比大怒,心中那个气呀,周小平竟然悄无声息都起手来了。

“卑鄙!出手都不说一声!”

黑殿众人一个个咬牙切齿,对周小平更是痛恨不已。他们虽然是坏人,可也是光明正大的坏,这小子倒好,偷偷下黑手,简直了!

“我擦!出手还要跟你们说一声?你们当真我是正人君子呀?”

周小平一脸无语,都生死存亡了,谁管你这么多呀。

一阵阴风咆哮而出,但见那红莲式神残破的身躯迅速恢复,黑色的焰火高涨不已,竟然又增大的几分。

“什么!”周小平大惊,这可是消耗了10点装逼值兑换的天雷符呀,居然劈不死这玩意?

这不科学!

“堂主威武!红莲式神威武!”

黑殿众人看到式神被天雷劈中,气势不减反增,显得极为激动。

越战越强呀有木有!

“咱们黑殿终于扳回一成了!”

一人抹了抹泪水,有些不可置信。今晚他们黑殿被打的完全没脾气,节节败退让他们十分绝望,此刻才有了一点希望。

“咱们黑殿也不是软柿子,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就看堂主如何收拾他!”

“周天师,这东西不好对付呀。”李清秀有些担心,一名五星异人已经够难对付了,现在又出现了一只连天雷符都制服不了的生物,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要不咱们还是先撤退吧。”李清醇建议道。他也觉得眼前的红莲式神十分难缠,那黑焰单单是肉眼上看都极其恐怖,要是接触,只怕没片刻便会被烧死。

走?装逼天师就从没怕过什么。

“一张雷符劈不死你,那我就劈你个一百次!”

消耗50点装逼值,兑换超级天雷符。

“雷来!给我劈死它丫的!”周小平咆哮着,将超级天雷符丢了出去。

天空雷云密布,雷光炸响,电光如银蛇,朝着红莲式神劈落。

而此刻龙组总部这边,龙鬼仪相当不安稳,阴煞之气时低时高,让蔡老等人十分纳闷。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蔡老转头对小蓝问道。

“我、我正在查找原因。”

小蓝一脸严肃,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很快便能找到了阴煞之气不稳定的根源。

“是、是郊区的山林里面。”小蓝开口。

“你、你说什么?”蔡老惊呼,一股不想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记得周小平去讨伐的那个黑殿分堂,正是澜城郊区的山林里面。

莫不是周小平遇到了什么麻烦?

蔡老看着龙鬼仪上面的数值,万分担忧。

“小蓝,你留在这里,我去去就回。”蔡老叮嘱道。

“蔡老,你、你这是要去……”小蓝猜测道大概,有些不放心。

毕竟现在指挥部由蔡老负责,要是再出现灾难,到时候就真的群龙无首了。“我去看看周天师他们,那群小家伙做事,我可不放心呐。”蔡老苦笑道。

莺飞人间

莺飞人间第二集

第109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花心瞪大眼,张大嘴的模样似乎取悦了梅香师太,收了手。

“施主,可否陪我走一趟。”

花心呆呆傻傻的还没反应过来,云峰却有些着急,连忙将人藏在了身后。

“大师,心儿还是个孩子,...”

“不用担心,我只是想让她带我去送阿雨最后一程。”

花心清醒了过来,此刻的梅香多了一分人气,不过她却有些担心,毕竟徐氏的情况挺糟糕的,她一个外人都看得有些难受,更何况眼前这个人是她的亲姐。

“那个师太..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梅香经过短暂的迟疑,点点头。

花心给了云峰一个安抚的眼神,就带着梅香朝着那小院子而去。

“小六,后面的事情交给你了。”

“是,对了头儿,花家那边又闹出事了。”

云峰皱了眉头,这花旺和古翰轩还是没有消息,花家那边又在闹事。

“行,继续盯着,发现目标立刻来报。”

小六点点头,带领人将王玖主仆带走了。

不是二人不反抗,而是他们知道反抗的结果会比进监牢更可怕。

看这地上那些黑衣人就能体会了。

一刀毙命还算好的,那些个缺胳膊少腿,要死不活的才更痛苦吧。

黑夜即将过去,黎明很快就来临了,花心一路跟随着梅香将人从王家庄运回了五梅观,五梅观在距离云镇百里外的五梅山上,五梅山之所以被称作五梅是以为这山脉由五座大山组成,像一朵梅花,而五梅观建在了这梅花的花蕊之中。

将徐氏送到这里后,梅香就不让花心和云峰进去了,她说剩下的路,她想亲自送走妹妹。

“云峰叔,多谢你。”

“谢什么,又不是外人。”

“嗯,对了,云叔,找到阿旺和古翰轩了吗?”

云峰摇了摇头,这事真是有点奇怪了。

“阿心,那个古翰轩你到底是从哪里捡到的。”

云峰是知道古翰轩并不是王氏的远方亲戚,当初王氏能来到云里坳,还是他一路护送,自然知道一些东西。

“怎么了?”

云峰满脸疑惑,“我将你说的那些记号告诉了小六,他们一路跟随,的确发现了一些东西,可是后来所有的踪迹都消失了。”

“消失?”

“嗯...”。

云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花心的心里咯噔一下。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嗯,小六他们发现最后踪迹的地方,有打斗的痕迹。”

“什么?”

花心慌了。

云峰看到花心慌张,连忙开口解释,“你放心,根据现场的情况,他们应该没事,而且,从花家这边的反应来看,花旺应该被人救走了,所以我才想问问你,古翰轩到底是什么人?”

一听这话,花心松了一口气,却又更加着急了。

“云峰叔,我们快回去吧。”

“嗯,你娘肯定等着急了。”

花心点点头,两人也不再耽搁,跳上了马,朝着云镇飞奔而去。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王氏正陷入一场危机之中。

“花生,你说,你到底把阿旺带到哪里去了?”

“王氏,我说了,想要见阿旺,就签下这卖身契。”

王氏看着眼前的人,越发觉得陌生,这人还是当初那个救了自己,一路护送自己的英雄吗?越是相处,她越发觉得那些年仿佛是一场梦。

“你说让我签下卖身契?”

“是的,只要你签下了这卖身契,我就把花旺带回来,不然...”。

话里话外威胁之意尽显。

云婶子直接气蒙了。

“我说花生,你还是不是人啊,花旺是你的亲儿子啊,你居然用亲儿子来威胁前妻,你简直不是人。”

花生此刻直接放弃了伪装,如今他也不屑伪装,本来他打算的是先把赵家的事定下来,再慢慢的处理王氏,可是没想到,这花旺居然被娘背着自己卖给了别人。

等他知道的时候,花旺已经被送走了。为此,他和家里大闹了一场,也派人去找了,昨日总算得到了消息,花旺居然被人救走了,松一口气的他想到了王氏。

若是花旺是被云峰的人救走了,那他必须趁他们没有回来之前将王氏的卖身契落实了。

只要落实了这卖身契,就算云峰将花旺带回来又如何,那时候王氏的生死去留都是他说了算。

“云氏,这是我跟王氏之间的事,你最好少插嘴。”

云婶子自然不会同意,一把将王氏拉到了身后,“妹子,别听他的,心儿丫头和二弟已经去找人了。”

“哼,找人?不怕告诉你们,阿旺已经被我藏了起来,除非我开口,否则你永远都别想找到。”

王氏是有些慌了,花旺的消息,还是昨天小六回来说的,说是不见了,被人救走了,却不知道是谁。

如今花生如此笃定,难道真的是他找人把阿旺带走了。

“花生,那是你的亲儿子”。

“是啊,也是你的,所以你自己选择吧。”

和王氏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他如何不知道王氏的弱点。

云婶看到王氏的表情,心里非常的着急,打定了注意不管如何一定不能让她签下这卖身契。

可惜,现在家里只剩下她和王氏,其他人都出去找人了。

“妹子,你听我说,咱们不要相信他,花生你赶紧给我滚,给我滚。”

说完提起扫把就对着花生一顿轰,这样的人渣站在自家的门口,让这个空气都变得脏了。

花生知道王氏动心了,他的目的达到了。

天色也太晚了。

“我给你一个晚上,明日,若是你想好了,就来找我吧。”

不得不说花生真的很了解王氏,他这招以退为进彻底将王氏那一丝疑虑打消了。

王氏真的慌了。

云婶看到花生离开,松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王氏的异样,反而庆幸。

“妹子,听嫂子的,这人话不能信,有老二他们帮忙在找,肯定能找到的。”

“嫂子,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也早点休息吧。”

云婶看到她脸色的确有些难看,这些天也真是难为她了,点点头,“嗯,这几天够累的,好好的歇着吧。”

莺飞人间

莺飞人间第三集

破军的城关之战历历在目,听她说要将秦钰的记忆封禁在她识海中,我心中恻然。

道藏对于破军着墨不多,对魔道弟子而言也一样。

相比较破军,她的这位嫡亲姐姐竟是丝毫没有在人间留下半点印记。

想想也能明白,当时的人间还处于混乱时代,人鬼不分道门初兴。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也难怪秦钰没有在人间留下自己的轨迹。而破军的扬名天下,还是因为她是魔道征战杀伐之将的缘故。

论兵法谋略杀伐之功,秦钰要强于秦玦。

若论风流天下,惊艳万古,她又如何与以破军为名的秦玦相提并论。

如今秦钰已经陨落,钰玦之争孰强孰弱再也无从分辨。

玦字无极限,可钰字又何尝不是一种圆满呢。

秦钰最后的请求是不要破军为她流泪,可当破军抱着她的尸骨走向姽婳的时候,素白冷艳的面颊上,眼泪纵横。

怕是道祖身死之时,破军都没有那么多的眼泪来流。

有些人的死可以拿命来偿,有些人的死注定只能用眼泪来还。

所以,破军可以为道祖提刀下阴司,却只能为秦钰默默流泪。

因为破军不欠道祖,爱中藏恨,一丝情意都不曾亏欠他。

反而,她欠了秦钰很多,欠秦家很多。

多少爱恨,生死一瞬。

钰玦相见,月满则缺,人生长恨水长东。

……

天道五楼的破灭,令我们越过第一道障碍,进入天道之国。

然而,当我们穿越苍山云海,来到缥缈之州的时候,放眼望去的却是一派末日场景。

流火从天空坠落,大地燃烧滚滚浓烟。

深渊裂隙,犹如恶魔炸裂了皮肤。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硫磺味道,死亡迷雾幻象层出不穷。

炼狱火海中,听见天使的痛苦,恶魔的惨叫。

凄惨场景,比地狱血海浮屠还要恐怖。阴司的十八地狱折磨的是六道众生的生魂厉鬼,而这里受尽折磨的却是高高在上的天使和神明。

天尊如蝼蚁,道祖如尘埃。

神魔为奴,神王为仆。

我看到有金甲巨人,迈着雷鸣般的脚步在火焰焦土上猎杀众神。

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神明,成了弱小的猎物,仓皇出逃,悲鸣不已。

忽然,一个白羽天使朝我们的方向飞来,眼神中透着绝望,她向我们发出求救的哀鸣,然而不等她飞来,便有一名金甲巨人从后面扑杀过来。

两只巨大的臂膀,各自抓住天使的翅膀,用力一撕开,那名白羽天使的身躯就被一分为二。

巨人将天使的尸体丢在地上,攫取天使之心放入张大的巨口中吞噬,又将天使残破的躯体用力踩踏,碾为血色泡沫和粉尘。

低垂的天幕之上,时而不时的探出一只恐怖骇然的巨眼。

巨眼流光,辐射出令人神魂战栗的恶念,冷漠的扫视末日废土,不放过一个仓皇出逃的生灵,不管他们是天国的叛徒亦或是天道最忠诚的神仆。

数不尽的荒古岁月中,不知多少神明大能羡慕被天道许以长生诱惑,甘心成为天道最忠诚的神仆,只为能够进入天堂。

而现在,所谓的天堂,却成了真正的炼狱。

猎杀还在继续,天使和恶魔都难逃被屠杀的命运。

而在冥冥中主导这一切的人,正是天道。

万万没想到,在天道灭世之前,他首先毁灭的却是自己的国度。

……

我将神念投向更远的天国的腹地,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军威煞气。天国十二边城在远方集结,这些军威便是他们释放出来的。

十二边城,每一城都有千万之军。

当十二边城连城一个整体,便是万古宇宙最坚固的城墙。

然而,十二边城背后却并非天道王座,大军集结所守护的赫然盘亘在天国腹地的一个神秘诡谲的大漩涡。

大漩涡幽幽旋转,幽暗漆黑看不到尽头,仿佛可以吞金宇宙星空,湮灭万古。

那些被金甲巨人所猎杀的神族,恶魔,天使,异灵,全部被投入大漩涡之中。每当有生命跌落,神秘大漩涡的旋转速度便会提升一分。

迄今为止,已经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灵,而大漩涡的速度依旧十分缓慢。就像是一口贪得无厌的幽幽兽口,永远也无法填补其中的虚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黎不解的问道。

“天道亲手毁灭了他的国度。”姽婳冷冷的说道。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阿黎又问。

“在那里,你能看到什么?”姽婳指着远方问道。  “我看到了集结的大军,十二支边城大军连成了一体,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穿越无边的军威煞气,我还看到一个神秘的大漩涡,我看到金甲巨人将猎杀的生灵

,投进了大漩涡之中。”阿黎凝视远方,缓缓说道。

听阿黎说完,姽婳将目光转向盗神。

“盗神,你可知大漩涡的来历?”

“我并不清楚大漩涡的来历。”自诩无所不能的盗神,摇了摇头说道。

“谢岚,你呢?”

“天道并非是虚空大君本尊,只是他的一道投影,我猜测大漩涡或者和虚空大君本尊有关。”我说道。

我曾听时空大君提点,所以在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虚空大君身上。

“你说的不错,大漩涡预兆棋盘的终结,棋盘终结之时才是虚空大君现身之时。”姽婳说道。

“你又是怎么知晓这些的?”我问道。

“莫忘了,我是死神,漫天亡魂意志告诉了我答案。”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阿黎问道。  “十二边城大军不是我们能突破的,我们现在只能等待。等南华,等鲲,等三界六道众生。”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