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之旅

奇异之旅
  • 主演:未知
  • 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
  • 地区:美国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奇异之旅第一集

看着谈笑风生的唐昊和赵雪,陈华的眼里已经露出了想要杀人的怒火,他是真的怒了。

赵雪,那可是他心里已经内定了的女人,现在对自己不假颜色,对另外一个男人却是这么的上心,他的心里怎么能够好过?

“哼,等着吧,一个世俗世界的垃圾也敢和我抢女人?”在陈华的心里,唐昊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而唐昊这边却是一直在和赵雪交谈着,或许是唐昊不愿意再吸引来一个红颜的原因吧,只听得他对着赵雪说道:“赵雪小姐,多谢你的知识了,现在我对天池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过呢,这些知识虽然是

非常的丰富,但是我却是需要先消化一下,一下子接受了这么多新鲜的知识,有些吃不下了。”

非常委婉的拒绝,赵雪听出来了,这是唐昊在找着借口不想和自己说话了呢。想到这里,赵雪的心里一阵的失落,在天池,她可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存在啊。

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强的女弟子,但是她的身份和地位一直都是男弟子们所追寻的目标。尤其是这个陈华,几乎就是摆明了要泡她的。

而她对陈华却是从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甚至是在很多时候,任何能够让人联想到他们是一对的可能性,赵雪都不会表露出来。而现在她对唐昊却是如此的上心,这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可惜的是,唐昊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榆木脑袋,将赵雪的后路都堵得死死的。而这个时候他又是婉言拒绝,让赵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赵雪却是强作镇定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你一个世俗世界的人,一时半会儿的确是接受不了这么多秘境的新闻,还是消化一下的好。

“嗯,看来这个世界的确是不简单的,回去我可得好好的讲给我老婆孩子听听呢。”唐昊看似无心的笑着说了一句话,实则是故意的。

这句话就是在告诉赵雪,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你可千万不要再陷进来了啊。

果然,赵雪在听到唐昊这句话之后,原本脸上强行挤出来的那点笑容这会儿也是挂不住了。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的啊,人家都已经娶了老婆,有了孩子了,可笑自己还在痴心妄想!

赵雪看着唐昊离开的背影,感觉心里难受极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不是属于自己的呢?

“师姐,怎么了?”就在唐昊离开之后,孙茜却是来到了赵雪的身边,看着赵雪的脸色有些不好,立马关心的问了起来。

“没,没什么!”赵雪连忙掩饰了起来,她可不会让孙茜知道自己的心事。

虽然说她们都是好姐妹,但是在天池这样的一个秘境之中,不管是多好的姐妹兄弟,很多时候都会因为利益而分道扬镳,所以有些东西还是装在自己心里的好。

她可不会告诉孙茜,自己看上了一个世俗世界的男子。

“师姐,你不说,我也是知道了的,是不是看上了那个男的啊,嘻嘻。”孙茜看着唐昊离开的背影,却是想到了些什么。

“没有的事。”赵雪听到孙茜的话,连忙否定道。

孙茜坐到赵雪的身边,然后拉着赵雪的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人家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是你真的喜欢了他,你们在一起的可能性又是有多少呢?我们天池的人似乎都是会不同意的吧。”

孙茜的话让赵雪一愣,是啊,这事情真的是自己在一厢情愿了,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

“好了,师姐,他虽然是比较优秀的,但是和天池的那些天才们相比,差的还不只是一点两点的呢。”孙茜拍了拍赵雪的肩膀,说了一句中肯的话。

只是,她并不知道唐昊的真是实力,更加的不会知道唐昊的实力要是没有被伶姬给封印的话,会是何等的恐怖。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确,他们真的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赵雪和孙茜的实力根本无法进入属于唐昊的世界。

“你说的不错,我们准备继续前进吧,郝长老回来了。”赵雪忽然站了起来,看着前方说道。

前方的打斗声音已经消失了,应该是郝长老把那条巨蛇个斩杀了吧。

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可想而知,这条巨蛇的实力是何等的恐怖。幸好,这只是一条巨蛇,如果要是再来一条的话,他们可能就真的很难躲过一劫了。

随着赵雪的提醒,孙茜也是看到了手中提着一些血淋淋东西的郝长老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郝长老来到大家的面前,将手中血淋淋的东西往地上一丢,说道:“这是那条巨蛇的内丹和蛇胆,以及蛇筋,可都是好东西啊。”

看着地上血淋淋的一堆东西,大家的眼神之中都是露出了希冀的光芒,好东西,这可真的是好东西啊。

巨蛇的内丹和蛇胆都是上等的补药,不管是秘境之中的修士还是古武者,这等东西对他们的实力都是有着很大的帮助。

而蛇筋可以用来制作绳索之类的武器,非常的结实,用来捆绑敌人相当不错。而制作成软鞭,也是非常的好使。如果都不用的话,直接炖汤,那也是大补的东西。

至于蛇血,郝长老只是收取了那巨蛇的一点心头精血,其余的的血就没有要了,毕竟这一条巨蛇虽然练出了内丹,但是还并不算是真正的妖蛇,普通的血液没有什么作用,唯有那心头精血才是好的。

看着这一地的东西,唐昊忽然想起来之前他和伶姬在九黎秘境之中遇到的那条大蛇,当时他们可是费了不小的功夫啊,而且还差点死在了那条巨蛇的口中。

而那条巨蛇的实力很明显是不如这一条的,看内丹的大小就能够得知。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郝长老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大,这么厉害的一条大蛇竟然在郝长老的剑下也是无处可逃。

“小唐,这内丹和精血你就拿去吧,服用下去,对你的修为增长是很有帮助的。”郝长老直接对着唐昊说道。

内丹和精血,这可是最好的东西了啊,郝长老竟然会直接的就交给了唐昊,由此可见,郝长老对唐昊是何等的看中啊。

“这……”唐昊倒是很想要收下这些东西,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程度,要是直接就这么收了下来,那肯定是很不好的。

“不用拒绝了,这些东西虽然是很不错,但是在秘境来说,还不是稀罕物。不过,它要是再世俗世界,那可就不简单了啊。”郝长老却是微笑着对着唐昊说道。

听到郝长老这么一说,唐昊只得道:“那好吧,这些我就先收下了。”

唐昊是打算将这些东西收下来之后,然后去炼制成为丹药,到时候再给郝长老一些,这样的话,也不算是白收了。

而陈华和李克见到这一幕,眼神之中的杀气却是更甚了。这些东西在秘境不珍贵?呵呵,那还真的是扯淡了。

这巨蛇已经快要迈入妖兽的境界了,竟然还是不稀罕的?郝长老啊郝长老,您也真的是太偏心了啊,这个小子还不是天池的人呢,您就如此的偏心,要是他成为了天池的人,那您又会是偏心到什么地步?

千万不能够让这个小子加入天池!一瞬间,陈华和李克的心里都是有了同样的想法,那就是要将唐昊置于死地。

奇异之旅

奇异之旅第二集

顾思南拿着一朵花凑在他面前,笑了,“没有绑在京城,这不是一直都走不了吗?怎么突然想出去转转了?”

“我后悔了。”,李林琛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先前说十年,我后悔了,既然如今咱们还年轻,想出去走走为什么不去?等到十年后,都快老了。”

李林琛笑着看她,“所以,现在就出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十年后,咱们隐居去,就哪里也不去了。”

“好啊。”,顾思南点头,这不就是前世环游世界的梦想吗?没想到也在这里实现了,真是很棒的啊。

虽然说不可能真的环游世界,不过出去总比待着不动好。

“可是京中的事务怎么办?”

顾思南也知道,他如今是皇上的左膀右臂,不可能说走就走。

虽然说还是润王爷,但是前朝那是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如今又不一样。

李林琛道,“不是还有几个儿子吗?他们也该学着长大些了,再说了,如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不会有什么事。”

“就算是有急事必须要我,也能赶得回来。”

倒也是,地球离了谁不会转呢?

李林琛小声道,“祺祐如今……也该多接触朝中的事了,若是有一日……他不至于太被动。”

顾思南的手紧了紧,良久才点了下头,“嗯,我明白了。”

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吗?

自古以来改朝换代都是刀口舔血,虽然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那一日,但是保存实力,护得自己平安也是有必要的。

“所以,这些事就别想了,芙蓉堂的事你也别管,那么多人操心,少不了你一个,咱们好好享乐。”

顾思南笑得眯起了眼睛,点头,“好啊,享乐。”

小狐狸满月过了几天,断了奶,芷兰就亲自把小狐狸给寥寥送来了。

怕寥寥提前激动,所以前一日都没有告诉她,直接送来的。

寥寥知道的时候高兴得都快蹦起来了。

“小狐狸,娘亲,小狐狸来了。”

寥寥十分高兴,拉着顾思南要去看。

顾思南笑着道,“知道了,你小声些,别吓着小狐狸了。”

寥寥这才冷静了些,笑得缩起了脖子,“娘亲,我有小狐狸了,真好。”

“那你好好照顾小狐狸,好不好?”

“嗯。”,寥寥认真地点头。

寥寥和小草住的院子不大不小,挑了个屋子来养狐狸,摆设和张府都差不多的。

芷兰见她这么上心,也就放心了,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小家伙,以后好好陪着寥寥,好吗?”

小狐狸对陌生的环境还有些害怕,缩着身子。

芷兰道,“寥寥,你要给它起什么名字啊。”

寥寥笑眯眯的,“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叫它下雪,我最喜欢下雪了,小狐狸也是我喜欢的,所以叫下雪。”

芷兰笑了,“很好听,下雪,寥寥真聪明啊。”

雪花是白色的,小狐狸也是白色的,这个名字真的很合适啊。

寥寥和小草待屋里看狐狸,芷兰就去找浩谦和浩源了。

奇异之旅

奇异之旅第三集

面对着胡建军黑洞洞的枪口,刘星皓和王东来别无办法,只能乖乖地举起手来。

王东来右手上有捂住伤口残留下的血迹,这一举手看的更真切了,此时在胡建军的眼中看起来,这个王东来可比刘星皓危险多了!只怕这个人才是主犯,刘星皓最多是个喽啰而已。他慢慢挪向辉腾副驾驶那边,准备先把王东来控制住。

其他几名交警可远没有胡建军这种胆量,只敢远远的举着枪慢慢的往前踱上一步,有的压根连保险都还没有打开。交警不比刑警,以前的交警是不给配枪的,最近这几年才逐渐配发了枪械,可很多交警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放过一回枪。

警察的枪那可不是随便开的,每次开枪都是要写一份详细报告来阐述理由,万一用枪不规范或者误伤了平民,那可是轻则扒警服下岗,重则入狱判刑的罪过。

其实交警这个职业,说穿了就是个每月才领个几千块固定薪水的公务员而已,因为开一枪闹得工作都没了,估计谁都不想。所以这就造成了很多警察情愿赤手空拳与匪徒搏斗也不敢擅自开枪,他们要顾忌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了。

胡建军窜到辉腾另一边,一把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手中的枪口对准了王东来,厉声喝道:“慢慢地下车!手放到我能看得见的地方!”

王东来怨恨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多事的警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查个酒驾怎么还把枪拔出来了。

尽管有千百个不愿意,他还是依照吩咐慢慢的下了车,还没站稳脚跟就被胡建军一把推到了引擎盖上,浑身上下一阵搜索。

“这位警察同志,你摸什么呢?找跳蚤吗?”王东来忍着伤口的疼痛奚落道。

胡建军搜摸了半天,连个铁片都没摸到,颇有些尴尬的问道:“你这伤口是怎么回事?”

“我刚做的阑尾炎手术,刚才被你这么一推,伤口震开了,你看这怎么处理吧?”王东来索性倒打一耙,把伤口震裂的责任推到了胡建军身上。

旁边正在被另一名警官搜身的刘星皓听在耳里咧嘴笑了笑,他知道刚才那位警官一定是摸到行驶证上的血造成误会了,可这位警官也太过神经敏感了,和谐社会哪能动不动就拔枪啊!

“建军哥,后座那个包里全是一捆一捆的钱!有好几百万的样子!”翻查后座的交警语气里明显带着兴奋,其实这也难怪,谁突然见到这么多钱能不兴奋的?

“钱又是怎么回事?赶紧老实交代!”胡建军一听见这个,又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起来,正常人谁会带这么多现金在车上的?这个人绝对有问题!他伸手掏出了背后的手铐,眼见就要把王东来给铐个结结实实。

“呜哇……呜哇……”响亮的警笛声穿透夜空,又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呼啸而至。

来的人是交警大队的大队长——韩国光,今天他本来在两个路口外另一处查车点带队值勤,可刚才在对讲器里一听说胡建军这边有情况,立马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真要是又抓住了毒贩什么的,他这个大队长不来沾点光怎么能行。

大队长跳下车来,一看这边局势明朗,兄弟们已经把犯罪嫌疑人控制住了,立马喜笑颜开的走了过来。

可他走的越近,越看着辉腾引擎盖上的那个男人眼熟。这不是自己的老战友,东方实业的老总——王东来嘛?

“胡建军,你这是什么情况?”韩国光见胡建军连手铐都掏出来了,王东来腰上还有一大片明显的血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胡建军眼见韩队长来了,把王东来拎起来大声道:“报告韩队长!发现两名可疑分子,在汽车的一个包里搜出了大量现金,目前还没有其他发现。请问韩队长,要不要铐回去队里去细细审问?”

王东来瞧见来的那个人立马高声骂道:“韩国光,你他妈手下的兵管的也太宽了吧!我车上装点钱犯了你家的王法了?你看这把我折腾的。”

韩国光一听王东来这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的这名手下胡建军,去年因为一次误打误撞抓获了一名运送摇头丸的毒贩,从那以后就有些走火入魔了,见到什么车辆都觉得“可疑”!这次大水冲了龙王庙,怎么怼到自己老战友身上了。人家如今可是身家几十亿的老总,车上装点钱算什么稀奇的。

他赶紧上前喝退了胡建军,扶住王东来轻声的问道:“东来,你这腰上是咋回事?不是我手下弄伤你的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这伤啊,小事。不过你们要是再不放我走,那可就小事变大事了啊。”

“放行放行!你们还愣着干啥,赶紧放开人家!”韩国光冲还扣着刘星皓的那名交警吼道。“叫你们查酒驾,你们逮着人家包查!那么喜欢查包,回头我给你们调去火车站算了!”

韩国光这话说得胡建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他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工作上本没有错,虽然他只是一名交通警察,可发现了违法犯罪的蛛丝马迹,难道就不该多管一管这种闲事吗?

刘星皓钻进了辉腾的驾驶室,瞧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快要十点了,离南岸区的路程还有好一段呢。他也不多言,一踩油门便即出发。

出了市区,车流稀少了很多,辉腾奔驰在漆黑的夜色中行的又稳又快。随着离南岸区越来越近,这里空气中的混浊味道也越来越浓。

这里是江州市的重工业生产聚集地,各种工厂都是二十四小时不停工的在生产运转着。那些大大小小各处林立的烟囱,正朝着空气中排放着不知道合格不合格的烟尘。那些混浊的味道,皆是拜其所赐。

永生钢铁厂,是一家已经废弃的老厂,它在多年以前曾是江州城首屈一指的纳税大户,可时代在变,当一吨钢铁的价格比一吨白菜还要便宜的时候。这家老厂,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倒下了。

刘星皓把车稳稳地停在了永生钢铁厂的大门口。

“我们到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