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密探

终极密探
  • 主演:赛德里克,刘玉玲
  • 导演:莱斯·梅菲尔德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7

终极密探第一集

话落,两人便是各自走到一个蒲团前坐下。

拿出从资源库里得来的极品灵石之后,两人便是盘膝坐下开始修炼起来。

这时的夜灵兮,则是表现看似在修炼,实际上则是正在与灵均对话。

“灵均,我和少霆现在遇到了一个大罗金仙,该怎么办?”夜灵兮问道。

若是比他们高个两三级的等级,他们还能应对一下,可大罗金仙已是属于仙境范畴实力,就算她和少霆已经突破大乘期,也无法与他硬碰硬的。

不过她实在是想不通,九重天万年前就已经被重新划分过每重天所允许的最高实力等级了,按照规定,仙境以上等级的修士,是绝对不允许留在下三天的,便是修士自己想留,那天道也是不允许的。

可是这楼岳王居然一直存在于元际天!简直不可思议!

……

灵均听到夜灵兮的话后亦是有些惊讶,“你们不是在元际天吗?此处怎会有大罗金仙?”

大乘期之上,便是仙境、道境和圣境三个大范畴的等级。

而其中仙境这个范畴,又有人仙、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仙君、仙帝等七个等级。

当年重塑九重天时他便立了天道规矩,下三天世界允许容纳的最高实力为大乘期,中三天允许容纳的最高级别是仙帝,上三天无限制,一旦被天道察觉有人的实力超过了最高等级标准,天道就会立刻将其强制性的驱逐出去。

眼下这第二重天,竟然会有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存在,照理说应该是不大可能的。

听到灵均的话,夜灵兮则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很奇怪,我和少霆闯进来的时候,都和傀儡战斗那么久了,可他似乎根本没发现!还有,他修炼的功法是化血神功,我听说修炼此法之人多为魔修,便是只剩下一滴血在,亦能以滴血重生,眼下他要我和少霆都修炼这门功法,我怕他是想将我们变成他的血奴豢养起来。”

据说九重天上的魔族尊主便是修炼的化血神功,各大势力发动多少次围剿,都未能将其斩草除根。

……

听到夜灵兮的话后,灵均不禁沉思片刻。

“照你这么说,他极有可能是被困在了这里无法出去,而且化血神功可通过以血还血的方式无声无息的将自己的分身寄于血奴体内,他说不定打的就是利用你们离开此处的主意。”灵均随后猜测道。

这话一出,夜灵兮顿时面色一惊,果然那个楼岳王没安什么好心思!

若是夺舍了她和少霆任何一人的身体,他不就能顺利离开这里了吗?

见状,灵均又是立刻朝夜灵兮道:“不过你也不必慌张,要对付他,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听到这话,夜灵兮瞬间眼神一亮,“灵均你有什么好主意?”

“他既是大罗金仙,便是再给你们三五年时间拼命修炼,也是对付不了他的,所以你们现在无需考虑如何杀了他离开这里,只需将他放出这里,天道自会帮你们对付他!这个地方,定有屏蔽天机之物存在,只要将其破坏掉,你们就安全了。”

这话一出,夜灵兮就是明白过来了灵均的意思。

对啊!

楼岳王都是大罗金仙了,要是被天道发现了他的存在,又怎么会允许他继续存在于元际天呢!

“我知道了,灵均,谢谢你!”夜灵兮感激的看着灵均。

幸好还有灵均帮她出主意。

……

灵均听到夜灵兮的话只是淡淡一笑,随后道:“眼下,你们就趁这个机会好好修炼吧。”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一次两人虽然遇到了恐怖危机,但也未曾不是一个壮大自身的好时机。

以南宫少霆的资质,一年后……他怕是距离渡劫期就不远了。

而事实证明,灵均还是低估了南宫少霆的资质。

就连南宫少霆自己也是没有想到,在这种极端危险的环境下,他吸收灵石的速度,反而是比平常还要快上许多。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南宫少霆从资源库内拿出来的几十万极品灵石,也是在修炼室内过了三个月左右就被他消耗一空。

见状,夜灵兮直接便是将自己身上的所有极品灵石都给南宫少霆拿了出来,然后自己又是轻手轻脚的离开了修炼室,一股脑的去四楼修炼库又拿了百万极品灵石外加一条灵脉!

看到这一幕,楼岳王倒是没朝他们上次拿的灵石都被吸收完了上面想,特别是夜灵兮此刻还是一副探头探脑的样子。

在楼岳王看来,夜灵兮这就是按捺不住自己的贪婪之心,所以趁南宫少霆还在修炼的时候,自己偷偷地跑出来多拿点灵石走!

想到这里,双手搭在血池岸边的楼岳王不禁面露鄙夷不屑之色。

女人果然都贪财!

等他夺舍了那个男子的身体,解除了他体内的同生共死血契,到时候,就杀了这个女人!

……

夜灵兮则是在重新回到修炼室之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现在她总算是没有那种被偷窥的感觉了。

进入修炼室之后,她就是立刻掏出一堆极品灵石堆在还在闭眼修炼的南宫少霆周围,确定这些足够南宫少霆呈七八天后,然后才自己重新坐下去打坐。

修炼于她而言,不过是时间问题,毕竟重活一世,她不缺修炼经验。

但是少霆就不一样了,他什么都是第一次开始,再突破的话,就要到渡劫期了。

而渡劫期对于修士而言,那就是跟去鬼门关溜一圈一样,一旦渡劫失败,那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所以现在的少霆,必须要牢牢打好基础!

这样等他离开此处后再渡劫,顺利突破的可能性才更大。

而就在夜灵兮闭上眼睛修炼后没多久,南宫少霆便是刷的一下张开了眼睛。

看到周围堆得满满的灵石,他不禁眼神温柔的看了一眼夜灵兮,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疯狂运转无极道心法吸收灵石。

这一次,他一定要带着灵儿活着离开这里!

终极密探

终极密探第二集

叶纯阳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发现自己遁离的地方竟是祭坛上其中一根玉柱,由此可见显然那禁魔空间是在玉柱中开辟而成。

而在他落足的一刹那,意外的发现那道贴在金莲上的符箓竟已不翼而飞,其上那枚玉锁发出阵阵嗡鸣,仿佛随时要挣脱而走。

“奇怪,那道符明显是为了稳固那件仿制品而存在,怎会突然消失了?”广陵子也发现了当下的异状,略感疑惑的喃喃道。

“谁知道呢!大约是此符与禁魔空间也有所关系,我们破了禁魔空间的阵法,此符也不复存在了。”叶纯阳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盯着金莲上的玉锁目中上过一丝锐利。

“此刻四下无人,不取宝物更待何时!”

虽然不知那道符箓因何不见了踪影,但他隐约可以猜测出一些,此刻既然没有了符箓禁制,便是他取走这件仿制品的打好时机。

他没有任何迟疑的向祭坛掠去。

不过有了先前的经历,叶纯阳在靠近时多增了数分警惕,以免再误入什么机关。

意外的是在临近祭坛后,叶纯阳只有微微一丝阻隔的异感传来后便轻而易举的进入其中,诧异之余不禁一喜的快速向金莲奔去,伸手探入金霞之中,眼看便要抓住其中的玉锁。

但这时异变徒生。

背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嗡鸣,叶纯阳似有所感的回头,祭坛上的玉柱毫光激射,数道人影接连闪现出来,那熟悉的面孔正是最先穿过金磁灵光阵的云舒先生师徒和“玉婉清”。

现身后,师徒二人均有疑惑,不过云舒先生只是微微一怔后立即面露惊喜的望向祭坛。

“哈哈!天玑锁,终究属于我!”

云舒先生狂笑一声,如风似电般疾驰而来。

他是最早来到此处的人类修士,也是最先发现天玑锁之人,本以为可以顺利取宝,没想到也被吸进禁魔空间。以此空间的禁制,若非有高深的修为或者一些特殊的手段,想从中逃离可没那么容易的,就连他这结丹后期的大修士也一度束手无策。

虽不知此时为何禁制突然解除,但只要赶在其他人之前取得天玑锁,他便是此行最大的胜者!

眼看云舒先生极速掠来,叶纯阳心中一凛,但接下来他则惊讶的见到对方的目标都在天玑锁上,似乎没有发现自己,一想后才记起来时已用匿形符和本源天经隐藏自身,二者结合之下纵然云舒先生修为高深察觉不到他。

当即他没有多想的往下一遁,躲在金莲下藏匿起来。

从此刻的情形来看,叶纯阳已大致猜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显然云舒先生来到此处后也被吸入禁魔空间,而其他人多半也是如此,否则他来到之时不可能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的。

只是不知为何眼下只有云舒先生三人出来。

原以为能无声息的取走天机锁这件通天灵宝仿制品,想不到云舒老怪在此时出现,要想在此人面前取宝绝无可能的,只有暂时隐匿静观其变再说。

而云舒先生在逼近祭坛后没有丝毫犹豫的一张手,五指屈如龙爪往金莲中狠狠一探,势要将天玑锁一把拿捏在手。

见状,叶纯阳瞳孔微缩,但最终按下出手阻截的念头,在原地隐忍不动。

发现如此轻易进靠近金莲,云舒先生同样脸上大喜,当即更卖力的催动法力朝天玑锁裹去。

可是就在他双手临近时,面前忽然光芒一闪,一层金色光霞毫无预兆的从金莲上方罩了下来,整个祭坛都在瞬间被笼罩其中,凝重灵压云舒先生都逼退了些许。

这一下,不仅云舒先生一惊,躲在金莲中的叶纯阳也感到意外,似乎是光幕是金莲的结界,可为何方才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

“原来还有一层防护结界,这些古修士还真是狡猾。”云舒先生也很快看出端倪,脸色难看了起来。

以这结界之强竟然连他也无法强行破除。

“师尊,现在怎么办?”青衣公子上前来,神色凝重的问道。

云舒先生阴沉不语,半晌后忽然一扫身后木然的“玉婉清”,脸上冷笑起来,道:“区区结界岂能轻易拦得住我,还在先前擒了这拥有食妖蛊的女子,眼下正好派上用场。”

听闻此话,青衣公子有些疑惑,金莲中的叶纯阳却已猜到老怪的目的,面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只见云舒先生施法冲着“玉婉清”伸指一点,道:“去,把你的食妖蛊放出来吞噬了此层结界。”

“玉婉清”神色募然的踏步朝前,临近结界数寸后玉手一扬,食妖蛊母蛊自香袖中飞出,同时身上乌甲也哗啦啦的一声化为灵虫飞散开来。

在此女前往混沌通道探路之前叶纯阳曾传授过她驱使食妖蛊的方法,因此能够得心应手的施展出来,这也造成了云舒先生以为食妖蛊便是此女所有的错觉。

而在控制“玉婉清”放出食妖蛊后,云舒先生继而两手一翻,挥出一片灰褐色细沙与虫云融到一起,直向结界飞速冲去。

“融晶沙!”

望着漫天洒落的食妖蛊和细沙,叶纯阳神色微变,此物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赫然是当初青衣公子费尽心机要从阴冥岛上得到的融晶沙。

在群蛊和融晶沙相互发力下,结界上不断发出“喀嚓嚓”的脆响,表面的金霞如同被击碎的玻璃,渐渐布满裂纹,灵力也变得薄弱起来。

以此沙的特性加上食妖蛊的吞噬之力,这金莲结界说不得真要被这老怪强行破去。

“原来这师徒二人取融晶沙是早有打算。”叶纯阳神色阴沉。

本源天经虽有敛气的功效,但在一定距离内也会有所消减,一旦结界让云舒先生破去,天玑锁会落入其手中不说,说不定也会发现自己藏身在此。

望了望对面的面无表情的“玉婉清”,他双手掐诀,神念向食妖蛊传去。

正在祭坛外满脸得意的云舒先生忽然一滞,在他目光中,群蛊不知怎么回事,纷纷一个扑闪后向天外飞走,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让他惊怒的是,食妖蛊不但自行飞散,连他所祭出的融晶沙也一般吞走了。

原本声音嘈杂的祭坛,一下子变得安静。

云舒先生又惊又怒,放出神识在“玉婉清”身上检查,发生如此变故,他自然第一时间怀疑到此女,可是一番查探后发现后者的神魂禁制并未解除,这下云舒先生更疑惑不解了。

“师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妖女明明中了你的摄魂咒,如何会脱离控制的。”青衣公子也被这一连串的变化惊到了。

云舒先生并没有回答,面色铁青的思索一阵后忽然一拍腰间乾坤袋,一张黄符出现在手中。

“就算没有食妖蛊和融晶沙,这结界也休想阻我!”

云舒先生冷哼一声喃喃自语,随后说话间扬手一丢,黄符几个盘旋后向金莲上的结界飞来。

“叶小子不好,是破界符,这厮想强行破界!”

叶纯阳正惊讶于老怪的举动,脑海中忽然传来广陵子充满惊怒的声音,当即脸色一变。

破界符威力极大,短时间会把周围一切灵力抽空,如此之下,他的功法也会受到影响,即使有匿形符加身,老怪也会发现他的存在。

情急之下,叶纯阳不假思索的向上一遁,准备待破界符劈开辟开结界的时候一并撤离。

虽然如此势必会被云舒先生发觉,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冒险了。

但为时已晚,在他催运法诀之时只听噼里啪啦一阵脆响,黄符上电芒四射,毫光大涨,甫一冲击之下金莲上的结界竟狂颤不稳,随后轰的一声破裂开来。

果不其然,在破界符凶猛的冲击下,叶纯阳身上法力一滞,身形彻底暴露!

“叶纯阳!”

云舒先生一见他的身影,面色徒然冰寒。

青衣公子同样大感意外。

叶纯阳看也不看二人。

如此剧变之下,他来不及飞遁,急忙一咬牙的反手一挥,祭出芥子之牌,飓风呼啸后猛地将他裹挟而进,一闪移动至祭坛数丈之外。

云舒先生目光向他扫来,眼中明显露出疑色,可是老怪并没有过多理会,而是在结界破去之后面色狂喜的再次冲向祭坛。

叶纯阳在此出现虽然让他疑惑,但眼下他只为取得天玑锁,并无心理会太多。

但忽然“嗤”的一声轻响,一道锐利至极的破风声凭空响彻,云舒先生似有所觉的面色一沉,璀璨的青光自掌上浮现,迎风暴涨的化为一轮光幕从头顶罩下护住全身,同时脚下生电,一个呼吸之下带着数道残影遁离原地。

同一时间,一个狼首模样的乌墨色光团从身后某个玉柱中飞出,毫无预兆的向下俯冲,在云舒先生原先所在之地张口怒嚎,撞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耳闻一片轰隆隆的巨响。

“咦,好个老匹夫,反应倒是够敏锐的,否则一下就能送你归西了。”

一道阴测测的低笑声在狼首中传来,乌光散去后显出一个魔气森森的俊秀男子,赫然是魔狼王。

其后,四首魔狼、妖艳美妇和黑甲男子相继现身。

神识在一行妖魔身上盘桓数圈,云舒先生面色骤然沉了下来。

终极密探

终极密探第三集

“谁说我心虚了,来就来,如果太姥姥喝下我的灵符水痊愈的话你又怎么样?”

那个巫医被胡小明这样一激,马上沉不住气了,对胡小明问到。

“如果你这灵符水能让太姥姥痊愈的话,我当众给你道歉,然后送你一段机缘”

胡小明想不到这里的人那么的单纯,自己随便一激,对方就被激怒了,这实在是出乎胡小明的意料之外。

朱天爱和那个五毒门的老祖他们两个是知道胡小明的厉害的,听到胡小明竟然说如果苗族部落的整巫医施法过的灵符水能把这个太姥姥治好的话就送对方一场机缘这样的话。

以胡小明的修为和逆天的医术还有能帮助别人提升修为的能力。

两人不由得看向了那个巫医,眼神里面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胡小明的只一个机缘肯定不简单。

“送我机缘?好大口气,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的机缘就免了吧,你不是外面来的医生吗?如果我的灵符水能让太姥姥痊愈的话你当众说我们苗族的巫医术是这个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医术,你们那所谓的西医是狗屁,你敢不敢?”

苗族部落的那个巫医听到胡小明说什么如果自己赢了的话,他当众给自己道歉,还送什么机缘给自己。

脸上露出了不肖的表情,认为胡小明随便一句送你一场机缘了事情。

他可不认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有什么机缘给自己。

所以他当场就拒绝了胡小明的这个所谓的机缘,而是只要胡小明给他道歉然后当着他们全部落人的面说他们的巫医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医术。

其他都是狗屁不如。

“你确定不要我送的机缘?而只是让我说些没有用的话?”

听到对方竟然拒绝自己的的机缘而是让自己说一些没有任何意义,只是面子上有点光的话而已。

胡小明差点不敢相信,但是转念一想,这些人中除了在一旁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出来认自己的五毒门老祖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人认识自己,他也就释然了。

胡小明是释然了,但是朱天爱和五毒老祖则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苗族部落的巫医。

考虑到他不知道胡小明的体细不太好对他的做法做出什么评价,但他们都对那个巫医摇摇头表示惋惜。

“废话少说,你敢接吗?”

看到眼前的年轻人那么啰嗦,苗族部落的巫医很不耐烦的问到。

“好,那就请您老开始吧”

看到对方不耐烦的样子,胡小明马上爽快的答应到。

对方要求自己说的是西医,但是自己用的却是中医,说西医是狗屁完全没问题。

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听到胡小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那个巫医再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再一次拿出了灵符开始了又一次的施法。

这个时候欧阳琪琪以及朱天爱还有李仙儿等人也来到了胡小明的身边紧张的看着。

很快苗族的那个巫医在一次施法完成后把一张符烧了放到准备好的一碗水里面。

这下子胡小明终于知道了这个巫医为什么会把符烧了之后放到水里面让病人喝了。

因为通过这个巫医的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秘法施法之后那张灵符上面的灵气在烧了放到水里面之后原本封锁在符纸上面的灵气快速的融化到水里面去了。

这样病人喝了那碗水之后就相当于喝了之前封锁在符纸上的那些灵气一起喝下去,这样子就可以达到治病的效果。

如果不烧过,直接让病人吃下那张符纸的话理论上也可以,但是一般人是吞不下一张纸的,所以才有了这些神秘的施法场景出现。

“把这碗灵符水赶快给太姥姥喝下去,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苗族的那个巫医施法之后气喘呼呼的让之前两个人再一次把那碗灵符水喂给太姥姥喝下去。

看他气喘呼呼的样子应该是刚才施法的时候耗费了他很大的精力。

苗族部落的那些人听了巫医的话之后不敢怠慢

马上把躺着昏迷不醒的太姥姥扶着坐了起来把已经施过法的灵符水给喂了下去。

看着这些人的动作,胡小明随时做好出手救治太姥姥的准备。

因为他知道只要太姥姥喝下了这一碗符水之后就是他的死亡时间。

如果他不及时出手用无名珠子救治的话太姥姥有可能会就这样撒手人间了。

房间里面的众多老人也全部都紧张着看着。

因为这个太姥姥就是他们部落的灵魂人物。

只要有太姥姥在的话他们的部落就会安定很多。

“咳咳····!”

原本一直昏迷不醒的太姥姥在喝下了巫医给的灵符水之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众人看到这里全部都面露喜色,因为他们认为太姥姥醒过来了。

要知道之前他们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把一直昏迷的太姥姥弄醒。

现在刚把灵符水喝下去不到一分中,太姥姥就醒了,这任何不让他们高兴。

那个苗族的巫医看到太姥姥咳嗽了,也以为太姥姥是醒过来的迹象,一脸戏谑的看向胡小明。

他等着胡小明给他道歉并告诉所有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医术是他们的巫医术。

看到太姥姥咳嗽,而且睁开了眼睛,不仅苗族部落的那些人认为太姥姥已经开始好转了,就连知道胡小明医术高明的朱天爱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的疑惑,以为胡小明这一这看走眼了。

只有欧阳琪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站在胡小明的身边,相信胡小明。

五毒门的老祖这个时候也做好了出来给胡小明解围的准备。

当然他这是看在胡小明实力强大的份上才有这样的想法而已。

看到胡小明这一次“走眼”他的心里面也认为话小明的名气是被江湖夸大了而已,也不指望胡小明能帮他恢复修为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修为自然就不存在什么一年之约了。

想帮胡小明解围完全是看在胡小明强大实力的份上。

“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的太姥姥以后好转了之后,刚醒过来的太姥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猛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