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以继日

夜以继日
  • 主演:东出昌大,唐田英里佳,濑户康史,山下莉绪,伊藤沙莉,渡边大知,仲本工事,田中美佐子
  • 导演:滨口龙介
  • 地区:日本,法国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8
自从初恋失踪以后,朝子便失去了生活的目标。两年后,她遇到了一个外形与恋人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她被这种奇妙的相似所吸引,却逐渐感受到这个年轻男人拥有截然不同的性格。

夜以继日第一集

这个动作做出来,两个人同时都愣住了,男女授受不亲,就算是平日里肢体接触一下都是犯了忌讳,更何况是这么亲密的动作呢?

这是什么意思?

碧澜呆呆的,豫南也呆呆的,手还抬着呢,手指还挨着人家脸蛋呢,这时候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显然除了继续擦眼泪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想了想,豫南就继续擦眼泪,不管了。

两个人呆呆地望着对方,碧澜已经不哭了,所以眼泪擦了也就没了。

豫南要收回手,可是刚刚抬起来,却被人按住了手腕,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

碧澜心跳也很快,可是有些事总该拿来说一说,她跟了陈娇娘这么久,脑海里有了些新式的想法,女人又如何?该争取的还是要为自己争取。

“碧澜……”

“我问你,为何会回来?”,碧澜想了想,就从这个问题开始吧。

“我回来……我只是想回来……”,总不能说回来放狠话?

豫南叹口气,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想法,哪里是回来放狠话呢,明明是回来给她台阶下,想看她服个软。

今日之事他觉得自己没多大错,也不能一味地讨好,如果碧澜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跟他说声抱歉,那他们的关系也就还和以前一样。

偶尔笑闹几句,很是开心,可是谁知道回来竟看到她在哭呢?现在还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豫南的计划被打乱了,这时候还真不知怎么回答。

想了想,干脆就不回答了,直接换了个问题,“我想知道,这些日子你为何不开心,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不开心。”

碧澜心中狠狠地抽动了一下,要说出来吗?说出来了以后该怎么办呢?

夫人是开明的主子,爷也不是死板固执的,可是难道因为主子们好说话,他们就可以胡来吗?

下人之间私相授受是大忌讳,主子若是指婚,那就是可以的,可是主子没这个意思,他们动了心思,那就是大罪过。

也是她不好,当初就不该跟豫南接触,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如今的地步,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于理来说,他们应该擦心里的话憋回去,以后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继续伺候主子。

可是于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真的不说明白吗?

豫南看她垂眸不说话,又叹了口气,要收回自己的手,这丫头是个有心思的,固执,要让她开口说明白还真是不容易。

察觉到他要抽回自己的手,碧澜的思绪也被拉回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很是直接地开口,“我吃醋。”

“什么?”,豫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刚那三个字说得格外清晰,豫南怎么会没听到呢?不过是不敢相信罢了。

见他这样,碧澜脸上有些挂不住,到底是女孩子,虽是有些新式思想,可是骨子里还是个被古代封建体制舒服住灵魂的女孩子罢了。

他问了一句,碧澜心里的勇气就去了大半,看着他竟然没办法再次开口。

夜以继日

夜以继日第二集

“戴先生是怎么找到星楚?”湛临拓问。

“我是看到广告认出了星楚!”

“星楚几岁,你把她放在孤儿院。”

“一岁多一点!”

“为什么把她放孤儿院?”

“她那时候身体不太好!我花了很多钱治病!”

白星楚狠狠瞪戴戎,不要乱说话!又乱说话!

戴戎也发现自己说错了,可是被湛临拓那种凌厉的视线逼问着,他一时都撒不了谎。

“哦,星楚小时候是什么病?”湛临拓问。

“就是体弱多病了!这么多年的事了,我也实在不记得了!”

安卉很快就回来了,结果出来,果然是父女。

湛临拓皱眉,他还真不希望这个赌鬼是星楚的父亲。

可这是事实。

真是她父亲,湛临拓反而没什么好追问的。对于白星楚父亲的过往,他也没兴趣去知道。

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还不如关心关心宫家那位太太。

他对她比较感兴趣!

那女的可真是野的很!

拿枪指着他的兄弟,回头他送她女儿回家,她还直白地说讨厌他,就是看他不顺眼!

想到这里,湛临拓唇角忍不住扬了扬。

湛允安也在场,听着三叔问话,他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白星楚生父很好奇啊!

却看到三叔问了几个问题,心情很好的样子!

看来是星楚的父亲找回来,三叔也高兴呢!

然后湛允安也跟着笑起来。

白星楚看到湛临拓笑起来,心里都发寒了。

这个戴戎说什么了,临拓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三叔,没想到那个流浪汉真是星楚的生父!”湛允安跟着湛临拓走出来说。

湛临拓嗯了一声。

心里想着不如智和那般还是不去了,让助理代表他视察就行。

不知道那个女人又在做什么!

“三叔,星楚爸爸回来,你是不是很开心啊?”湛允安问。

“开心?”他开心什么。

他都跟人家不认识。

那货还是个赌鬼,他有什么可开心的!星楚找到自己父亲了,这事倒勉强为她高兴。

不过星楚也不可能喜欢这个父亲。

戴戎已经拿走了她那么多钱。

“三叔你刚才在里面笑了,不是因为星楚爸爸才笑的吗?”湛允安问。

他还跟着笑了呢!

这个蠢货!这点小事他有什么好笑的!

他是想到那个宫太太了!

那女人带劲的很!

他就不信他找不到她的破绽!等他证明她是白星楚,看她怎么狡辩!

“今天不去你公司。”湛临拓说。

“为什么呀三叔!我们公司上下都在热烈欢迎你的到来!你怎么说不去就不去了!当初在墨大,你是商学院的客座教授!你说不去就不去了!大家都说白星楚被赶出学校了,所以你就不去上课了!”湛允安好生气。

“我还有事,改天去。”湛临拓说着就上了车自己离开了。

湛园郁闷死了!他都请了大半年了让三叔去视察他们公司,让他体面体面,好歹让人家知道他可以请的动JS集团大总裁湛临拓!

湛家赫赫有名三少爷!

结果说不去就不去了!这大半年他每天过来给三叔请安的呀!

说白费就白费了!

郁闷死他!

这个戴戎突然出来干嘛!惹的三叔一高兴,都不去他公司看看了!

好气哦!

夜以继日

夜以继日第三集

小偷一脸惊愕:“姐夫。”

“你别叫我,若不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早就打死你这个偷东西的贼。”男人正义秉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姐夫,明明是你......”

“闭嘴。”

男人大声呵斥,打断了小偷的话,又是狠狠一巴掌甩过去:“快给这位小姐道歉。”

小偷捂着肿成猪头的脸,委屈的都快哭了。

“不用了,这位兄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蓝末摆了摆手。

“哎,小姐,小姐。”

男人根本追不上蓝末的速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眼前,气得他又打了小偷一巴掌。

小偷:“.......”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

蓝末在爱琴岛的街头转了一会,然后穿过一条老街,走了半个小时左右,敲开一扇木质的大门。

“来了。”

里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过了一会,房门打开,露出一张苍老的容颜。老人大约六十岁左右,身子骨还算硬朗,只是眉宇间不经意露出来的风霜,似乎这辈子走的极为煎熬。

他一看见蓝末,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小末。”

“没想你还记得我。”蓝末上前挽着他,语气带着一丝欣喜。

老人拍了拍蓝末的手:“你这小调皮,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当年,你在我这里就待了一个月,就把我那两个小徒弟.......”

“齐老。”蓝末笑盈盈打断他的话。

齐老大笑了起来:“好好好,不说了。这些年,枪法怎么样了。”

“有齐老的栽培,自然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哈哈哈哈,小末,还是那么狂。”齐老一笑,眼角的皱纹松了不少。

齐老,四十年前,是一名神枪手,名动全世界。他不是非法组织,也不是黑道的人,他是一名特种兵。

蓝末十七岁的时候,曾在他这里练过一个月的枪法。虽然只有一个月,但依然令蓝末的枪法进步神速。虽然不是蓝末的师父,但在蓝末的心里,他已经是自己的师父。

只是齐老年轻时候暗杀过不少人,得罪了不少势力,若不是自己有一定的实力,他早就死在二十年前那一场大爆炸中。不过也因为那一场变故,他受到了重伤,身子骨一直未痊愈,这二十年来一直躲藏在这休养。

外界,很多人传闻他都没有死,一直都在查找他。蓝末出身北美黑道,黑道的世界,也是极其复杂,她也是被很多人盯着,所以蓝末从未和他有过联系。

上一次她来这里,是她十七岁的时候,这一次,已经过去了七年。

蓝末扶着齐老进了屋子,这间屋子岁月年久,毫不起眼。她看了一眼,只觉得很是酸涩,若不是有太多的仇家,齐老又没有背景,一旦被国家放弃,遭遇便是这样的凄凉。

齐老拍了拍蓝末的手,没有说话。

“齐老,我今日是来陪你喝酒的。”蓝末从背包里拿出几瓶好酒。

这也是小偷为什么会盯上蓝末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的背包背着酒,看着有些沉甸。

齐老双眸一亮:“好好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