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

猎天
  • 主演:安笑歌刘鑫鹏张旭
  • 导演:梁锋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2013
电影《猎天》从高中篇开始,讲述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人的成长历程。友情、亲情、爱情的故事穿插其中,以怀旧的风格,将镜头拉回过往的青春岁月,以一群青少年的视觉带领观众回顾那些让人悸动不已的精彩往昔,讲述那些共同的经历,在共鸣中寻找切入点,以微影像浓缩那些哭过、笑过的热血岁月

猎天第一集

什么天意不天意,这家伙,分明是看到这女子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美艳不可方物,是看上她这些。

还有她双目犹似一泓秋水,顾盼之际,高贵典雅的气质中透出一股荡人心魄的媚态,勾魂夺魄、让人魂牵梦绕,包括这个年轻的男子,看到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也是因此,他被这个冰肌玉肤的女神吸引了,拒绝那些老头子,跟着她回到这个清静无人的圣修宗门里。

紧紧地跟在她背后,看着她那婀娜多姿身子,看着她背后浑圆的地方,双眼都快看直,脑里想自己以后的日子,以后会不会站在她背后袭击她?

“你以后就称我为姐姐吧,不要叫我师傅什么的,这师傅名称,我当腻了。”这个让人魂牵梦萦神女,给他一个媚眼说:“好好修练,以后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让你成为最快乐的男人。”

“现在不能疼爱我一下么?”他双眼四周打量,发现这地方,十分清静无人。

“现在,你实力太弱了,如果我现在疼爱你的话,你会变成人干的,等你再强大一点,我会好好爱你的。”这个冰肌玉肤的神女笑了笑地说:“不是我不疼爱你,而是我修为太高了,一旦和你那个,我体内的力量,瞬间会把你撑爆身子的,到时只剩下灵魂,姐姐不想和一个灵魂玩哦。”

“……”他听到这个所谓姐姐的话,背后一阵冷汗的,心里在想:“不会这么可怕吧?还好,还好没有那个,我还想多活几年!”

“好好修练,等你达到大罗金仙境界,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了,随你所爱。”她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

只是她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有一点沾沾自喜,得寸进尺的样子,说什么现在不能与他那个,即想动手占她身上一下便宜,或是让他看一下她衣裙里面的风景,过过手瘾什么神马。

对他的要求,要是以前的话,这个女子,肯定一巴掌把他拍飞几百万里去,但现在她已没有脾气了,对这些事情,都看得很淡薄。

什么天才,什么奇才,千万年后,只不过是一把黄王罢了,再一次活着,她想过着普通的生活,像他们圣地里的圣女一样,生一个孩子,相夫教子,养一些家禽,种种花草。

“姐姐,是不是看一下,摸一下,我都会死掉?”他对这个不知活了多少万年,又让他称姐姐的女神问。

“这个倒是不会死。”她笑了笑地说。

“那是不是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身子,摸一下?”他听到不会被她身上的力量震死,脸上露出笑容问。

“可以,这样子,我去给你弄一些药浴,然后和你一起泡在木桶里玩吧,这样子,你不但可以看,不可以……

“真的?太好了,太幸福了!”

看来,活得越久的女人,越饿渴,神女也不例外啊,如果不是对方太弱的话,说不定她真与他生儿育女去。

如刚才那些老人所说的,这年轻男子,是一个练武奇才,只要培养一下,不用多久,他是一个绝世高手了。

不过现在他,泡在这个神女配制的药浴里面,他感到全身发热起来,一股力量,源源不绝地灌入他体内里;重要的,是他下面的地方,涨起来,有一点要爆炸似的。

再加上,面前这个冰肌玉骨的女神,在他面前脱下衣服,与他泡进药浴桶里面,让他看得鼻血都流出来了。

如他所说的,他见过许多美女,即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神在制止他的举动,他真的想扑上去,与她战几百回合,原做牡丹花下死。

“忍住,只要你撑过去,你会变得铜皮铁骨,普通的刀枪伤不到你。”她对这个像饿狼的弟弟说。

“姐姐,就算我掌下去,鼻血都流光。”他咬牙切齿,在忍着身子一股乱窜的力量说。

“又是你想看,又是你想摸,现在给你了,你即把握不住;呵呵,这样子,我传你一门清心功法,你按我的心法去做,这样会止血了,不然你真会流血流死的。”她不介意这年轻男子在袭击身子,反正她已做出决定了,让他做自己的道侣,与她半渡漫长岁月。

“嗯,嗯,我感到,我快要突破了。”

“不突破才怪,这些药物,都是十万年以上的神药,普通人喝一口,都能成仙呢,如果我不是用力量帮你压制,帮你疏通体内力量的话,你早就爆体而亡了……

“嗯,嗯,姐姐对我真好,日后弟弟会好好爱你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年轻男子幸福死了,千万年以来,他就是第一个能遇到这女神的芳心,也是第一个男人能触摸到她的身子。

现在他不但得到她的身子,还得到她的帮助,体内的力量不断上升起来,不断突破,从练气境,达到结丹,元婴,分神……

仅仅只是一天时间里,他达到大乘圆满境界去,按这个女神的话,不用三天,他可以达到大罗金仙境界,让他越练越兴奋起来。

刚才她说了,只要他达到大罗金仙境界,那么可以与她结合在一起,成为真正的道侣。

话说到修真界里。

小农民集团女总裁灵儿这白虎美女,她的秘书长拿到各个游戏的数据程序后,开始交易到修真界七峰宗门负责人手里。

在他们拿到这个数据程序后,马上开始安装到主机系统里面去,几十个游戏,不管是单机,还是网络,分别安装到十几台主机里面去,每一个游戏,差不多半小时安装完主机。

主机系统虽然不是超级先进那一种,但这里的卫星,即是超级先进,无线的网络速度,超过一千M光纤速度,不管玩什么游戏,一点都不卡。

“咱们出售了多少台手机?”科技部门里的七峰宗子弟问。

“不是很多,到目前为止,只是出售十五万台,当中有一万台,落到城里大家族,还有一些宗门的宗主手里。”当中一个负责手机销售七峰宗子弟说。

“现在开通网络了,可以打电话了,手机话费,一个月收一百两黄金吧,发一个信息给他们,如果开通的话,到城池里城主府交费用去。”负责这一声业务的七峰宗子弟说:“我现在让宗主家乡的夫人们,大量交易手机过来,什么牌子都无所谓。”

“嗯,嗯,咱们这个世界,要进入手机时间了,以后通讯不需用什么信鸽,飞剑……

猎天

猎天第二集

姜天跋原本想先和姜昭一起吃顿饭,拉近一下双方感情的。

谁知道姜昭的骨头就真的有他听说的那么硬,半点不带低头的!

不止如此,他那个蠢儿子更是屡次在饭桌上拆他的台,气得他都快要忍不住把这蠢儿子丢出去了!

回到酒店休息了一晚上,姜天跋到底还是坐不住,又拉了姜堰过来训斥:“姜昭和萧衍青的婚事,都筹办到什么地步了?”

姜堰摸摸脑袋,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所知道的全给说了。

姜天跋倒抽一口凉气,差点儿又是一巴掌拍到姜堰脑袋去了!

亏得姜堰反应过快,他在姜天跋刚要抬手时便飞快的倒退了两步,看向姜天跋的目光更是充满了警惕,显然是时刻防备着自己的老父亲呢!

姜天跋被自家蠢儿子这动作给气笑了。

别的事情不见他有这么机灵,躲巴掌倒是躲得够快的!

“这日子谁定的?也太紧了点儿!”姜天跋直接没好气儿的开口道,“我看这日子不怎么好,你亲自重新算了来。今年没好日子就选明年,明年没有就选后年,难道这些也要我来教你?!”

姜堰的嘴角不可抑制抽了抽。

老爷子的想法和他当初完全就是一模一样的,他能说难怪他们俩会成为父子吗?

“爸,这日子我看过了,哪儿哪儿都好,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姜堰像是没听明白姜天跋话里的意思,眼珠子一个劲儿的乱转,“而且这日子也是阿青他师父看过了的,那就更没问题了……”

姜天跋正要生气,却在听到姜堰提起萧衍青的师父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萧衍青的师父……你说的是马运那个老不死的?!”姜天跋沉着脸问道。

如果真是马老头算过的话,那他还真不方便改期。

姜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屋外便骤然传来一阵大笑声:“姜兄,你我年纪差不多大,我是老不死的,那你又是什么?”

话音未落,姜天跋和姜堰已是齐齐色变!

两人刚一起身,房门口便已被打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出现在房门口,笑吟吟的仿若一尊弥勒佛。

“马运!”姜天跋目光微闪,眼神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这个老头子,销声匿迹这么多年,如今可算是出现了!

相比姜天跋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姜堰对马运的态度就要老实多了,恭恭敬敬的行礼道:“马前辈好。”

马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伸手在姜堰肩膀上拍了拍:“咱们现在也算是亲家了,你我辈分相同。以后你也别叫我什么前辈了,直接叫我一声亲家好了!”

姜堰喉头一噎,好不容易才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亲家!”

马运顿时笑得更加开心了。

一旁的姜天跋顿时不乐意了:“他叫你亲家,那你该叫我什么?”

他才不会认这个亲家呢!就算要认,马运那也得低他一辈儿!

咦,这么算起来,好像是他赚了?

这门亲事结得不错啊!

马运惊奇的看着姜天跋道:“我徒儿媳妇是姜堰的女儿,和你这老家伙又有什么关系?”

他早就从萧衍青那里得知了和姜昭有关的大多数事情,自然知道姜天跋至今还没有把姜昭认回姜家的事情。

姜昭那丫头是个可怜的,有着如此曲折悲惨的身世,比他那个可怜的小徒弟还要造孽。如今这丫头既然成了自家人,那他当然要护着她了!

比如姜天跋这种倚老卖老不干好事儿的老头子,他就得替自己的徒弟把他打发出去!

姜天跋差点儿被马运气得倒仰:“姜昭是姜堰的女儿,姜堰又是我的儿子,你说姜昭和我有没有关系?!”

“你说这个啊?”马运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道,“咱们灵师不讲究这些。你我相交几十年,你要真有孙女的话,还不得大摆宴席,广邀灵师界的人前往西京庆贺?所以啊,这姜昭和姜堰有关系,还真就未必和你有关系。”

这简直就是胡扯!

姜天跋一双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你一把年纪了还跟我扯这些虚头巴脑的,有意思吗?”

姜堰默默的往后退了退。

在这种场合,完全没有他说话的余地啊!

“有意思啊!”马运瞥了一眼避到角落里的姜堰,却对此完全不在意,“你一把年纪了,不也学着年轻人喜欢折腾,把个小姑娘折腾得无家可归吗?!”

“你!”

马运的话让姜天跋一张老脸通红:“姜昭怎么就无家可归了?姜家就是她的家!”

这话一出,别说是马运了,就连姜堰都一脸惊奇的看着姜天跋。

反倒是姜天跋,在把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心里头一直堵着的那口气立马就烟消云散了,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清爽了不少。

对啊,姜昭本来就是姜家人,那姜家自然是她的家了!

这么一想,姜天跋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马运饶有兴趣的看着姜天跋,上上下下的把姜天跋打量了好几遍:“我说姓姜的,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这话姜堰也想问,可他不敢,也没能来得及。

要是父亲真的是这么想的的话,那他之前摆出来的那些姿态,又算什么?!

“这还用得着问?”姜天跋不可一世的道。

马运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他突然回过头对着门外喊道:“行了,你们两个也进来吧!”

姜天跋和姜堰顿时愣住了。

屋外有人?

他们怎么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

下一秒,姜昭和萧衍青携手出现在了门前。

姜天跋和姜堰:“……”

两人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肯定是马运在私底下做了什么手脚,掩盖住了姜昭和萧衍青的气息,所以才会让他们这么近的距离都没有察觉到姜昭和萧衍青的存在。

这马老头是早有预谋啊!

马运笑眯眯的道:“昭昭丫头啊,这姜老头刚刚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我早就说了,他这年纪越大脾气就越别扭,明明想孙女想得不行,却还别别扭扭的硬把人往外推,弄得所有人都误会了,他都还不知道自个儿错在哪里!”

猎天

猎天第三集

沈司夜看他一脸倨傲的表情,心底的火气不打一处来,“没人、要你喂……滚……”

“滚?”容墨琛大手端着粥碗,狭长的眸子危险地眯了眯,眼底神色幽黯,“沈先生如今是半残状态,对这个动作应该更有心得体会,不如你现场给我做个示范?”

“你、……咳!咳咳!”沈司夜没有领教过这个男人的毒舌,当场被气得呛咳起来。

纪晨曦看不下去男人欺负病号,拿脚踩了他一下,又用眼神警告他闭嘴。

接着,她一把拉开容墨琛,安抚地对病床上的人说道,“沈大哥,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个人就是嘴巴坏了点儿,其实人还挺好的。不管他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别气坏了身体。”

沈司夜听着她的话,眸色不由暗了暗。

纪晨曦这话明面上好像在帮他,实际上却是在替容墨琛开脱。

也许她并没有留意,在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跟容墨琛归为一体。

容墨琛做得不对的地方,她替他解决。

沈司夜想着,眉峰一拧,面部线条绷得更紧了。

看来纪晨曦跟容墨琛的关系比他想象得还要牢靠,想拆散他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得费一番功夫。

他沉默地抿紧唇瓣,暗自思考对策。

纪晨曦等了好片刻,见他迟迟没有回话,以为他还在生气,再次出声劝道,“沈大哥,我知道容先生刚才有点过分,我会批评他,让他自我反省,希望你原谅他一次。”

“跟我走!”容墨琛见她把姿态放得如此低,重重把手里的粥碗往床头柜上一搁,拉着她便大步往门口走。

纪晨曦被他拖着,只能小跑步跟上他。

两人出去后,容墨琛脚步未顿,大手扣着纪晨曦一口气走了老远的路。

纪晨曦脚踝处有伤,就这么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边走边问道,“容先生,您要带我去哪里?”

容墨琛没有答话,目不斜视地一路走出住院部,一直把她拉到住院部庭院里供病人休息的小凉亭里才停步。

纪晨曦为了跟上他的脚步,一路都在小跑,没想到他会突然停下来,猛地撞在他后背上。

她的鼻梁骨杵上男人健硕的后背,顿时疼得倒抽一口气,“嘶!”

容墨琛立即转身看向她,神色担忧,“怎么了?是不是脚又弄到了?”

纪晨曦对他使小性子的行为很生气,她揉了揉撞疼的鼻梁骨,给他一记白眼,“你还好意思问?我鼻子这么高这么挺,要是被撞断了怎么办?以后万一嫁不出去你负责啊?”

容墨琛伸手捏了捏她气呼呼的脸颊,轻笑着回道,“嗯,我责任。”

纪晨曦一巴掌拍掉他的手,哼唧一声,“你想得美。”

“给我看看你的脚。”

容墨琛没有跟她斗嘴,扶着她坐在旁边的长椅子上,然后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他动作轻柔地脱了她的鞋袜,低头仔细检查她的右脚踝。

原本蹭破一大块皮的地方有点红肿,看上去像是崴到了。

男人伸手轻轻在肿起来的地方按了按,纪晨曦立即叫起来,“疼疼疼!别碰那里!”

见她五官都快皱成一团,容墨琛当即松开按她脚踝的手指,“别担心,没伤到骨头。回头找医生开点跌打损伤的药涂一涂,应该很快就能痊愈。”

纪晨曦,“……”他是医生,还是她是医生?

“我知道。”她抬眼看向男人的俊脸,以质问的语气道,“我说过要守着沈大哥,你干嘛把我从病房里拉出来?”

“你自己现在还需要人照顾,就别在那儿添乱了。”

“我什么时候添乱了?添乱的明明是你好吗?”

“我又是给沈司夜请专业护工,又是给他请最好的院长当主治医生,哪里添乱了?”

纪晨曦懒得跟他计较,撇了撇嘴巴,随口问了一句,“我们现在去哪儿?”

容墨琛抿唇沉吟了片刻,淡淡回道,“我们在医院一夜都没有回去,小易该想我们了,早点回家吧,免得小家伙担心。”

纪晨曦赞同地点头,“好,我也想小易。不过,在走之前,我得去跟沈大哥打声招呼。”

容墨琛没有反对,两人又折回病房,却发现沈司夜已经躺下休息了。

纪晨曦找护工问了问他的情况,得知他睡前喝了小半碗粥,胃口不错,才放心地离开医院。

然而,就在他们走出病房没多久,病床上躺着的男人便睁开了眼睛。

他知道护工是容墨琛请来的人,咳嗽两声,假装睡得不安稳。

护工听到声音,连忙走到病床前来查看情况,“沈先生,您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司夜又咳了一声,以虚弱的语气对她道,“我嗓子难受……你去帮我……买几个梨子回来……润润喉……”

护工看着他毫无血色的俊脸,有些迟疑,“我要是出去病房里就没人照顾您,要不我在外卖上给您叫几个削好的梨子吧。”

沈司夜摇头,坚持道,“不要……我喜欢吃……市中心那家、网红水果店的梨子……没有外卖……你过去帮我买……我有事、叫医生……”

护工见他说话都断断续续还惦记着吃梨子,大概是真爱吃梨子,便点头道,“好的,那我去去就回。”

护工刚离开,沈司夜就伸手从床头柜上摸到自己的手机,拨通艾伦的手机号,精神头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

“艾伦……容墨琛有个儿子……你帮我查一查……他儿子的亲妈……”

电话那头,艾伦听出他说话费力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忍不住问道,“总经理,您的声音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出了点小意外……”沈司夜对自己的车祸只一句话轻描淡写地带过,顿了顿,又道,“我给你三天……务必找出容墨琛、五年前睡过的女人是谁……”

他在来华城之前就调查过容墨琛,也知道容小易的存在,只是这几年来,容墨琛的身边一直没有过女人。

眼下,容墨琛跟纪晨曦打得火热,如果五年前给他生过儿子的女人突然出现,他们的感情势必会出现裂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