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1999

心动1999
  • 主演:金城武,
  • 导演:张艾嘉,
  • 地区:香港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1999
女导演Cheryl跟编剧商量准备开拍一部关于初恋的爱情故事,她决定把故事时间订在1977年,那时候的女主角小柔(梁咏琪饰)只有17岁,在舞会上遇到了男主角浩君二人一见钟情,很快他们便陷入了热恋之中小柔有一个好朋友叫陈莉,小柔除了跟她诉说心事以外,更是逃过妈妈追问出外过夜的好借口。浩君与小柔的家人很快知道了他们的事,两方家长都要求他们分手了断,伤心欲绝的小柔找到陈莉,原来陈莉一直喜欢小柔,令小柔惊吓不已。多年后,浩君与小柔在日本重逢,就算他们各自都有了另一半,但还是阻止不了他们再次走进对方的生活。

心动1999第一集

第341章:死得很痛苦

山伢子一愣,脱口说道:“不是他们,那他们来莫林干啥?”

徐四叹了口气,说道:“人家可以是来旅游的呀,也可以是来办事儿的,你没把人打坏吧?”

山伢子想了一下,答道:“应该没有。”

徐四看着霍晓荧问道:“你怎么不拦着他?”

霍晓荧答道:“我让嫦香确认了,就是莫思哲的气味。”

徐四说道:“那也不能证明是莫思哲施法,莫家刚死了人,现在是敏感时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会把事情再搞大。”

霍晓荧说道:“我想过了,可以说是因为莫思哲拿刀捅了伢子,所以伢子找他报复,反正就是打了一顿嘛,又没有打死他。”

徐四沉默了片刻,又问道:“手脚干净吗?”

霍晓荧答道:“服务员和保安提前放倒了,监控也关掉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伢子去过那个酒店。”

“好。”徐四点头,看着山伢子说道:“以后做事不要这么冲动,你们应该先给我或是韩小姐打电话商量一下。”

“嗯。”山伢子垂着目光答应。

徐四摇了摇头,儿大不由娘,这是迟早的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道:“行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来之前先打电话,因为不一定能正常营业。”

第二天早上,韩慕灵起来后,霍晓荧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韩慕灵。

韩慕灵问清楚了酒店地址后,立刻打了电话,让人盯着莫思哲和荆少华。

等韩慕灵挂断了电话,霍晓荧试探着问道:“妈,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是。”韩慕灵沉着脸说道:“大错特错!”

莫家死了掌门人,现在最迫切的问题是选出继任者,而不是跑来跟他们捣乱,而且就算要来跟他们捣乱,也不会再派莫思哲和荆少华来。

所以,要么是山伢子打错了人,要么是中了谁的圈套,韩慕灵倾向于后者。

霍晓荧愕然看着韩慕灵,韩慕灵说道:“莫泓杰死得这么突然,莫家肯定会乱成一锅粥,想选出新掌门,至少也得闹腾三个月。”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就算莫思哲是第三代子弟,没有争掌门的资格,也不应该出现在莫林市,更不可能是奉了莫家某人的命令来的。”

霍晓荧嘟嘴,小声说道:“那也没啥要紧吧?不就是打了一顿嘛,他之前拿刀捅伢子,就当是报复嘛。”

韩慕灵说道:“但愿如此。”

一个多小时后,韩慕灵手机响,接起来喂了一声,听了一会儿,不等挂电话就对霍晓荧说道:“快把伢子叫下来,快!”

霍晓荧连忙蹿上楼去,把山伢子推醒。

山伢子光着脚下来,一边往头上套T恤一边问道:“咋了?”

韩慕灵说道:“莫思哲和荆少华死了,快招他俩的魂。”

“哦。”山伢子心里莫名发慌,这两人怎么死了?他下手没那么狠吧?

山伢子掐诀念咒,过了一会儿,看着韩慕灵说道:“招不来。”

霍晓荧紧张地问道:“妈,不会有事儿吧?”

韩慕灵面沉如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既然是有人存心设局,那咱们也没办法,只能见招儿拆招儿了。”

古芊芊下楼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打电话把下午学车的课时取消了。

韩慕灵说道:“你们再去睡会儿吧,反正现在什么也干不了,我也还得等后续消息。”

山伢子低着头,昨天晚上徐四说他的时候,他心里还有点儿不服气,结果今天一早就出大事儿了。

霍晓荧说道:“妈,我们手脚很干净,警察不会查到伢子的。”

韩慕灵皱眉说道:“你还没有想明白吗?这俩人只是一个引子,警察那边根本就不用考虑,如果想让警察来抓伢子,凶手就不会把俩人都弄死了。”

霍晓荧抿嘴,是这个道理,如果想让警察来抓山伢子,肯定得留一个活口来指证他。

古芊芊说道:“死就死呗,反正又不是咱们杀的,他们就是想栽赃也没有证据,姓莫的能把咱们怎么样?”

韩慕灵白了她一眼,斥道:“莫家是不能把咱们怎么样,问题是设局的人想干什么。所谓血债血偿,既然用人命来设局,必然要得也是人命,或者是比人命更重要的东西。”

山伢子抬起头看着韩慕灵,说道:“火行石。”

韩慕灵沉默,也只可能是火行石,但是杀这两个人的用处是什么呐?

快到中午的时候,韩慕灵的手机又响,对方告诉韩慕灵,莫思哲和荆少华都是窒息死亡,而且死亡之前经历了很痛苦的过程。

因为两人的脖子上都有抓挠的血痕,而且都是自己抓挠的,说明在窒息之前,两人应该是感觉被勒住了脖子,所以才会拼命地抓挠。

另外,警方已经联系了莫家,让莫家来人认领尸体。

挂断了电话,韩慕灵把情况告诉了三人,最后说道:“故意让两人死得痛苦,应该是为了激发怨念,你们要当心了。”

莫家,接到莫林警方的通知,莫震西很闹心,他并不喜欢这个儿子,但问题是莫思哲的天分不错,可现在居然死了。

莫震西招魂,想先问问是怎么回事儿,结果跟老爹莫泓杰一样,魂招不来。

莫震东说他:“别磨叽了,赶紧去领尸吧。”

莫震西瞪着他呛道:“你会说人话吗?”

莫震东一愣,随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还伤心了……至于吗?不就是个野种嘛,你随便再去弄几个出来不就行了?”

莫震西抄起一个茶杯砸了过去,正打在莫震东脑门儿上,‘啪’的一声,茶杯碎了一地,莫震东被砸得眼前一黑,抬手摸了一下,手上粘乎乎的,沾了一手血。

莫震东轰然起身,反手抄起椅子抡向莫震西,莫震西闪开,随即进步一脚踹在莫震东腰上,将莫震东连人带椅子踹飞出去,摔在地上。

莫震东爬起来,嚎叫着扑向莫震西,两人拳来脚往地打了起来……

莫震南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离开了客厅。

心动1999

心动1999第二集

第六十二章 雷符

想起今天的漂流瓶还没有捡,他赶忙点开漂流瓶,点击捡取后,很快,光圈里面跳出一样东西来,仔细看去,那是一个鬼画符般的东西。

“意外发现雷公丢弃的雷符,是否捡取?”

看到系统的提示后,他的脸上浮出笑容来,看样子,自己又捡到了宝贝,没有犹豫直接点击捡取,然后光圈里头的这雷符就飞入到了百宝囊里。

赶忙进入到百宝囊里面,在第七个格子里面,看到了那所谓的雷公雷符,金黄色的符咒,中间印着一个蓝色的闪电,这闪电,看上去格外的逼真。

不完整的雷符:雷公制作的残次品,手持此符,可以驾驭九天神雷,但因为此符不完整,只能使用一次,而只能御使一道神雷,下载需要五十点公德。

不是吧,拿着这雷符,可以御使九天神雷!看着上面的简介,唐峰有些傻眼。

他都不知道,自己要这雷符到底有什么用,你要知道,这雷符召唤下来的,那可是九天神雷,就这一道神雷,只怕都能把一座大楼给轰塌了,这要是落在谁的身上,还不直接劈成焦炭啊。

不夸张的说,他只要使用这雷符,那绝对就会要人性命,杀人这种事情,除非是有深仇大恨,否则,只要是正常人,是绝对不会去干的,他又没有仇家,要这雷符,自然也是没用的。

瞅了那雷符两眼,之后他关了百宝囊,在院子里面盘膝坐下来,摆出那些姿势,神游天地,继续吞吐星光。

而此时,郑家的别墅里面,刚刚从医院回来的郑瓜瓜,脑袋上绑着绷带,躺在沙发上,旁边,刘桂香一个劲的抹着眼泪,郑老爷子则坐在躺椅上,神色阴晴不定。

在靠近里侧的地方,一个身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那里,这人,五官轮廓上,与郑瓜瓜有些相像,这便是郑瓜瓜的父亲,天龙国际如今的董事长,郑福来了。

“爸,我现在这样子,全都是因为那个唐峰,你可不能轻饶了他。”躺在沙发上的郑瓜瓜,咬牙切齿的说道。

到目前为止,他还搞不懂,自己怎么就会变的霉运连连,可是,事情的邪门程度,让他不得不相信,自己之所以倒霉,就是因为那个唐峰。

郑福来右手托着下巴,眉头微蹙着,对于儿子的话,他是不相信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能够让另外一个人变的霉运连连呢,他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

“爸,你是没有看到,今天我们去的时候,那个唐峰多嚣张,爷爷都跟他低头认错了,可他还是不依不饶,我这可没有骗你啊。”

这连续两天的霉运连连,让郑瓜瓜吃尽了苦头,他也认定了,这都是因为唐峰的缘故,心里头自然是恨极了唐峰,一心想着让父亲找人去收拾那个唐峰。

郑福来并没有立刻点头,而是将目光望向了自己的父亲。

辞世,郑老爷子坐在那里,感觉到儿子投过来的目光,自然知道,儿子这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想到今日的事情,他心里头也有些恼火,自己年龄大了,不好跟一个晚辈一般见识,但他也觉得,有必要给那个村里娃一些颜色,让他张张教训。

“这事情,你看着处理吧,记得,别闹出人命来。”他只说了这么一句,也算是给这件事情做了决断。

见父亲开口了,郑福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从郑瓜瓜这里了解了唐峰的情况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

“毛子,带着你的人去给我教训一个人……”

躺在沙发上的郑瓜瓜,听到父亲电话里面喊的这个名字后,脸上浮出阴冷的笑容来,你个乡巴佬,这次,你死定了。

毛子是谁,那可是这平阳市有名的大混混,这家伙,心狠手辣,谁要是落在他的手里,不死怕也要脱一层皮。

平阳市的金太阳洗浴城,这里是大混混毛子的老巢,而此时,毛子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旁边两个身着暴露的妖艳女人正在给他按摩。

当接到郑福来的电话后,毛子一把推开了旁边的小姐,坐起了身子来。

“郑总,这事交给我,您就等我消息吧。”没有去询问事情的原委,毛子拍着胸膛,随口说道。

此时,毛子的心里头是有些纳闷的,他想不出来,一个农村里的穷酸,怎么就得罪到了郑福来的身上,以至于郑福来这位平阳市的大人物,找自己收拾这穷酸。

心里头虽然纳闷,但却不妨碍他行动起来,不过就是个穷酸罢了,只需要自己带几个兄弟过去,把他那鱼池给毁了便是了,到时候,郑福来少不得会给自己不少的好处。

七八个身强体壮的壮汉,要么带着金链子,要么光着膀子,要么托着人字拖,出了金太阳洗浴城,门口两辆面包车已经在那里了。

又成功的从那个星辰的世界里摄取了一道星光,第一块椎骨的光亮越发的璀璨起来,感觉到精神疲倦后,唐峰起身来,钻回窝棚里面去,倒头就睡。

朦朦胧胧中,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吠,听到这持续不断的狗叫声,特别是黑子的声音,格外的低沉,带着强烈警告的味道,唐峰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有动物,或者是有人进来了!

也没有多想,他从床上跳了下来,临出窝棚的时候,顺手将搁在旁边的粗木棍抄了过来,循着狗叫的声音望去,就在菜园子那边,车灯亮着。

灯光里面,依稀可以看到几个人影,此时,黑子正在跟这些人对峙着。

面包车前面,从平阳市赶过来的毛子,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这头比狮子还要壮的大狗,眉头紧皱。

这两年里,他没少去平阳市的地下斗狗场,见过不少凶残的猛犬,但他相信,就算是那些价格数十万的猛犬,单单从体型上来说,也没法跟眼前这头大狗相比。

看着眼前这头体型格外硕大的黑狗,看着那粗壮的爪子和锋利的牙齿,他不怀疑,要是被这大家伙扑倒在了地上,只需要一口,自己的脖子就会被咬断。

心动1999

心动1999第三集

“你都要死了,是谁很重要?!”韩晨冷冷看了此人一眼,声音淡淡道。对他来说,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敢伤他在乎的人,只有死!

“放肆,我乃白帝大人座下十六金刚之一的蓝光金刚,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我还可以向白帝大人求情饶你一命,不然,等白帝大人一到,你只有死路一条。”

此人闻言,脸上涌现股狂怒,冷喝一声道。说到这,他目光无意无意的看向身后的方向。那个方向正是白帝一行人所去的方向。

他正是感应到了白帝一行人的气息,才敢如此对韩晨说话,不然,他只怕早就逃离。他更知道白帝一行肯定也发现了他的气息,随时都会有人来解救他。

同时,白帝前行的脚步一顿,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眼中神色微动,对身旁的雷牙张口道:“蓝光过来了,他好似又遇到麻烦了,你派两个人去接应一下他。”

雷牙闻言,连忙躬身应是,他对最后的两人点了点头,这两人转身向蓝光所在的地方快速掠去。

蓝光感应到有人赶了过来,脸上神色微喜,韩晨虽然刚刚毁了他一臂,可是偷袭的成份偏多,而且,他因为实力被压制,佃租在韩晨手里也并不奇怪。

如今有帮手过来,他又何惧韩晨,更不要说,他还有底牌,关键时刻,他可以将那解除空间压制的丹药服下,那时,韩晨再强也只怕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离虚级的实力,除了白帝大人和自己的同伴之外,绝对可以横扫当场了。

“是吗!那你就先去死吧。”韩晨冷冷看了眼此人,嘴角挂了丝诡异的笑,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原地仅仅一阵旋风卷过。

极致的音啸攻击,这是韩晨发挥出最强的音啸攻击了,他也感应到有人的靠近,免得夜长梦多,先杀一人再说。

“你……”叫蓝光的人眼中露出丝惊骇,他想不到韩晨竟然不受他的威胁,而且,还敢率先出手。

刚刚被击毁手臂的恐惧还未消散,韩晨又施展出同样的攻击,他心头的惊骇可想而知。

他本能的想要闪避开来,可是,他突然感到周围的空间一紧,似是有人将空间给禁锢住了一般。韩晨的鲲鲸之力,可不是那么好挣脱的。

轰……一声巨响,一阵血雾喷溅,蓝光被强大的能量生生击成了血雾,连元婴都未能幸免。

想不到堂堂离虚级的高手,在韩晨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韩晨音啸攻击的能量在伤势恢复之后,威力也大涨。此时,早就已经突然到了离虚级。

这一切都是鸿蒙紫气的功劳,它不但将韩晨的伤势恢复,更是将金体大成直接臻至圆满。

圆满期的金体,就算此时韩晨表现出来的炼体实力只有化神级,可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好胆,敢杀蓝光,小子,你找死……”正好赶到近前的那两人大喝一声道。他们眼中满是狂怒和惊骇之色。两人对视一眼,手中出现一颗丹药。

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张嘴就将丹药服了下去。韩晨的实力让他们不敢大意。想要灭杀韩晨,也只有是将丹药服下,解开身体上的修为压制。

前行的白帝突然停下脚步,身上涌现一股强大的气势,这股气势让身旁的几人身形不自觉的往后疾退了数步。众人眼神里露出丝惊骇之色。

“大人,发生什么事了?!”雷牙小心的上前轻声问道。白帝的脸色虽然平静,但是眼底一闪即逝的精光却让他知道白帝怕是被什么事给影响到了。

“有意思,竟然是一名体修,这下好玩了!本帝倒要看看他有几分能耐!”突然,白帝嘴角挂了丝诡异的笑喃喃道。

同时,他身形往前走去,再也没有作任何停留。似是刚刚身后发生的事,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一般。

雷牙眼里涌现丝莫名,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眼中闪过丝异色。他虽然没有白帝那么强大的神识之力,能感应到身后发生的事。

可是,他隐隐能感应到那边有一股他熟悉又害怕的气息出现在那,难道,是那个人来了?!

想到这,他心中涌起一股阴狠。韩晨要是真敢过来,绝对是死路一条。再次看了眼韩晨所在的地方,他催动身法跟上了白帝。剩下的十二人也快步跟了上去。

韩晨看着冲向自己的两人,眼中露出丝异色。这两人身上透出的气势足有离虚初期了。而且,还是那种很稳固的等级。并不是被空间壁垒规则压制的那种等级。

他隐隐知道这些人已经找到了破解这空间壁垒规则的方法,这对韩晨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离虚级的高手,可没有那么好对付。

两人冲向韩晨的同时,身周涌现一股强大的领域之力,两人的领域之力呈合围之势向韩晨逼去。

韩晨感到身周压力一增,身形也为之一滞,领域之力罩住他的瞬间,他竟然被压制住了。

他眼中神色闪动,在两人的印诀击向他的瞬间,身周涌现一道亮光,身体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一股空间能量波动在领域之力中涌动。

两名离虚级的高手心头涌起一股不安,心中更是大骇,领域之力最怕的就是空间之力。

在领域之力面前,空间之力几乎很难压制得住。两人的印诀击了个空。他们对视一眼,连忙将目光扫向四周。

可是,周围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在不远处眼露紧张和担忧之色的清落,以及从另一边快速赶来的轩辕樱姬的残灵和云芊芊。

这两人可不敢对清落和另两人动手。韩晨用空间之力消失后,肯定就在附近。

这种想法才起,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其中一人的身旁涌现,此人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强大的能量击中。

整个身体被强大的能量肆虐,护体灵光瞬间就被击散,好在护体灵光挡住了一部分的能量。

这才让此人免去了被击成血雨的危机。可是,他的胸口却被击出一个大洞,肉身等于是已经毁坏。

这时,一只元婴从此人的头顶爬了出来,元婴的小嘴里流着鲜血。可惜,他刚一出现,韩晨抬手就将元婴抓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