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九

德九
  • 主演:李顺载,郑志薰,张光,成秉淑,车顺裴,金广植,柳圣贤,郑基燮,尹颂雅,金炳哲,韩宝贝
  • 导演:房秀吟
  • 地区:韩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七岁的德九(郑志薰 饰)与妹妹德熙,一起和爷爷(李顺载 饰)住在一个小村庄。几年前,德九的爸爸因为交通事故过世,备受冲击的妈妈后来也不久于人世。爷爷只能四处打零工,努力扶养两个孙子,但甚至连想给德九买台玩具车都负担不起。   当德九将进小学时,爷爷发现自己时日不多,担心年幼 的德九无法照顾自己和妹妹,爷爷准备了最后的礼物要给他两个孙子

德九第一集

第156章 狐狸精

童瞳瞬间有种感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视线,全是火炬。

快把她烧成焦炭了……

一片静寂中,呵呵的笑声响了起来。

“哎哟我的童助理。”曲老太太坐上沙发抚额,头痛地瞅着曲白,“你这孩子向来稳重啊!”

怎么就把这个女人给惹上了呢……

曲一鸿亦抚额,星眸眯紧投向门外。

行,乱吧,再乱一些吧。让老太太一次过把瘾。

“奶奶,和瞳瞳结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曲白真挚的目光,迎上曲老太太,“希望能得到奶奶的祝福。”

“玩吧!你们玩吧!”曲老太太没好气地一挥手,“童助理,你这是玩上瘾了吗?”

“……”童瞳张了张嘴,最后瞅着曲白。

曲白微微拧眉:“奶奶,我的婚姻我做主。如果奶奶不喜欢,那就不祝福。但奶奶你不能阻拦我们。”

“哎哟曲白你这孩子。”曲老太太急了,三步当两步走向曲白面前。

她一把曲白扯到前面院子,压低声音:“童助理不适合你。”

王叔叔心眼活,见此情景,赶紧起身,悄悄在童瞳背后拉了童一。

他压低声音:“你妈咪要谈点事。来,老王带你去看会花。”

趁着曲老太太没注意,王叔叔将童一拉到后院去了。

童瞳悄悄松了口气。

王叔叔真是个善心的好人……

曲老太太找上门来,今天的事情没有那容易了结。

有老太太在,她多少会吃点亏,当然不希望童一看到这个场面。

童一老说保护她,可是才四岁的孩子,怎么去和一个近八十岁的老太太Pk。

不是不相信儿子,而是要看清事实啊!

前院门口,曲老太太还在苦口婆心地劝曲白。

见劝不动曲白,曲老太太板起面孔:“既然到这地步,我只能说出来了。”

“奶奶请说。”曲白纹丝不动。

曲老太太一指童瞳:“她……她是你二哥的情人啊!”

“那些都是流言,我知道瞳瞳的为人,也相信瞳瞳。”曲白温柔地笑了笑,“奶奶,流言止于智者。”

“哎哟。”曲老太太急得心口痛,“你们一个个全被狐狸精给迷惑住了。”

这句话声音稍大,客厅里的人全听到了。

童瞳不怒反笑,喃喃着:“我都不知道,我这么厉害。”

还和狐狸精挂钩了。

曲一鸿似笑非笑地扫了眼童瞳:“就算不是,功力也差不多了。”

“曲一鸿你闭嘴!”童瞳凶巴巴地呛回去。

曲一鸿瞄瞄她粉嫩的小脸,细细的腰,眸色深沉,小腹隐约蠢蠢欲动。

她大概早忘了,五年前龙腾酒楼,自己有多么疯狂地“嫖”他。

说狐狸精,一点也不过分。

如果非得换个说法,那就是女色鬼一个……

尹少帆悄悄拉了拉曲一鸿:“二少,家庭伦理剧有点激烈。快点想办法,这局面有点压制不住。”

曲一鸿眯眼瞄着外面,抿紧薄唇。

李司机在旁叹了口气:“船上人不急,急死岸上人。咳,尹助理,我们应该回避……”

扭头一看,尹少帆和战青已经起身走向自己房间。

李司机赶紧撤回自己房中,房门紧闭。

前院,争论继续。

“老五,听奶奶话。”曲老太太有点黔驴技穷了,只得利诱,“只要你别这个女人扯一起,奶奶给你介绍个有财有势才貌双全的名门千金,包你满意。”

“奶奶,我不要。”曲白淡然。

“那……”曲老太太急得来回踱步,“老五,行,只要你愿意放手,我让一点太煌股份到你名下。”

这个诱惑何其大,曲白微微一愕。

“这样可以了吧。”曲老太太松了口气。

“不。”曲白缓缓想得开曲老太太的手。

他凝着洛城方向,柔声说:“奶奶,如果你非得让我放开瞳瞳,那么,我只能恢复五年前的身份。”

“你说什么?”曲老太太一震,用陌生的目光瞪着曲白。

曲白直视不语。

曲老太太心塞地控诉:“我当初千辛万苦找回你,特意让老二专程去洛城接你回曲家。担心你不习惯曲家,特意先送你去欧洲五年,结果为了个女人,你就这么一句话打发奶奶?”

曲老太太捂住心口:“你太让奶奶心寒了。”

曲白眸光一闪:“奶奶,我最后悔的就是五年前回曲家。”

曲老太太脸色一白。

她不再和曲白多说,一步一步回到大厅,瞪着童瞳。

“奶奶回去吧。”曲一鸿淡然说道,“我今天倒有点相信姻缘天定,人力不可阻止。奶奶又何必呢!”

“老二,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曲老太太眼睛里流露出力不从心的疲倦,“你要这个女人做情人,老五更放肆,还要娶她。”

曲白慢慢地进来了,慢慢走向童瞳。

曲老太太看着曲白痴情的眼神,更加心塞:“你们一个个养情人,我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可是两兄弟抢一个女人,这是嫌曲家名声太好了吗?”

“奶奶言重了。”曲一鸿悠然起身,“不过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还气我。”曲老太太揉着额头,“我快被你们气死了。”

“奶奶,请你理解。”曲白声音温和,态度坚决,“我和奶奶不过相处几日。我和瞳瞳,青梅竹马十几年。论情分,我和瞳瞳更近。”

曲老太太听得头昏脑胀:“你要娶,就娶吧。这样说不定对老二反而更好,没这个情人,没人祸害老二了。”

曲一鸿轻笑不语。

老太太真是用心良苦……

“谢谢奶奶。”曲白长吁一口气,“既然说开了,我还要和奶奶坦白,瞳瞳有个四岁的孩子,希望奶奶能理解,能接受……”

“你个狐狸精——”曲老太太再也无法忍受,扑向童瞳,“你都二婚了,还来勾引我家老五。”

老太太的手刚刚碰到童瞳的长发,自己的胳膊反被抓住。

“奶奶这样,让人笑话。”曲一鸿语气淡淡,“放开童助理。”

正僵持着,一阵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童一旋风般跑来,扑向曲老太太:“不许欺负我妈咪,放手——”

德九

德九第二集

看着还在有陆陆续续的女同学过来,激动的等着大明星给签名,苗喵有些急了。

如果那个明星真是身上携带病毒的人,那照这样下去,很多同学都会被感染的。

站在队伍旁,苗喵问邱歌:“这种现象,出现多久了?那个明星,是刚进学校的吗?”

邱歌点点:“这个学期开学才进来的,也不过十来天而已,让粉丝排队签名,好像也才两三天吧!”

“……”

那不正好跟师父说的时间吻合吗?

难道他真的是……

因为不确定,苗喵站到不远处的窗户边,观察那个大明星的举动。

看了一会儿,苗喵发现,他不仅在给同学们签名,还起身随和的跟同学们握手,而且挨近同学们的距离,刚好是母病毒体能传播的距离。

所以,他一定是那个身上携带病毒的人之一。

苗喵看见还在有同学陆陆续续的排队,而且现在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照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她务必终止那个人再跟同学们接触。

想到自己身上有麻醉枪,苗喵转身,取出麻醉枪后,将麻醉量调节到最低,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时,直接朝那个大明星的腿上射去。

因为枪是消音枪,当麻醉针射入大明星的腿里时,都没任何人发现。

下一秒,便见大明星有了反应,摸着自己的腿,好像是没知觉了。

苗喵忙示意邱歌,“去,装好心,扶他去医务室。”

邱歌会意,忙上前推开那些女生,扶着大明星问:“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大明星抬头看了一眼邱歌,脸色都白了起来:“不知道怎么的,腿突然没感觉了,麻烦你送我去下医务室吧。”

“好。”邱歌忙蹲下,背着大明星,吃力的往医务室跑。

那些关心大明星的女同学们还想跟上,苗喵忙上前拦住他们,一脸严肃道:“行了,你们都消停点吧,人家为了帮你们签名,腿都坐麻了,别再跟着了。”

见女同学们信了自己的话,苗喵转身就溜。

赶到医务室,苗喵看见,那个大明星正躺在床上,医生在给他检查,邱歌站在旁边。

苗喵将医务室的门推关上,反锁,拉下窗帘。

医生看见苗喵的行为,冷了脸呵斥:“你在做什么?出去。”

苗喵拉好窗帘,转身看向那个医生,冷艳一笑,“不好意思,委屈你几分钟。”

一枪麻药打在医生身上,因为药量过大,医生下一瞬就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没了知觉。

看到这里,大明星一阵吃惊,抬眸看向苗喵,他吓得向后退:“你,你想干吗?”

“哼!”苗喵又一枪打在大明星的手臂上,只见那大明星挣扎两秒,随后也晕了过去。

苗喵忙拿出测毒针,插入大明星嘴里,测试看看有没有携带病毒体。

晶体的针头取出来的时候,颜色已经变暗了,也就是说,他身体里确实有母病毒体。

苗喵忙按了下腕表上的联通按键,开口道:“师父,我找到一个,但因为他身份特殊,很有可能马上会有不少同学赶过来,我没办法马上带着他离开,请求支援。”

德九

德九第三集

这么想着,躲在门后的柳如诗虽然一开始有点憋屈,但渐渐就释然了,甚至还有几分高兴——这次萧柠和白夜渊面对面好几分钟呢,都没认出白夜渊来。

这两个人,这辈子是无法相认了,呵呵。

她心里顿时升起了克制不住的愉悦。

亲眼见证曾经的恋人成为陌路人,这种滋味实在太爽啦太有成就感啦。

柳如诗期待着,看到白夜渊亲手摧毁白氏,摧毁萧柠的那一天。

一定会更爽的。

哪怕白夜渊现在脾气这么臭,动辄让她滚出去,但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心甘情愿滚上了她的床。

柳如诗心满意足离开了夜氏。

当她打电话给欧阳雄汇报行动进展的时候,欧阳雄问了句:“他和那女人真的没任何瓜葛了?你要弄清楚,不要轻信一个男人的话,要知道男人的话,通常不是他表面表达的意思。”

柳如诗肯定地说:“师父,刚回国的时候我还不确定,现在百分之百确定了。他对萧柠,是真的很冷漠,很不关心,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亲近也无所谓……我想他心里是真的没有这个女人了,如果有,那也只有恨,恨她的举报,让他成为丧家之犬,还得改头换面才能重回帝国。”

欧阳雄很满意:“种子的事情推进得怎样了?”

柳如诗点头:“正按计划进行。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说服白夜渊在城东地块培植这种药,因为只有他能办到。”

欧阳雄:“动作再快一点!我等着这批药材用,要快点上市新药。切记,不可让白夜渊知道种子的真正价值,偷了去。”

柳如诗:“嗯!他还不知道这个种子的真正用途,也不知道这种子只有在城东地块的水土里,才能培植得起来;更不知道,这种子见了空气之后,若是一分钟内不种下土地去,就会自爆的。所以一旦他起了二心,擅自动用种子,或是转移到别的地方,他会被炸得面目全非。师父,他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中,您别担心。”

欧阳雄:“好。总之不要轻信男人。我很快回国,你抓紧落实种子的事,盯着他,不要让他把种子私吞。”

柳如诗:“嗯嗯,徒儿明白的,徒儿什么时候在男人身上吃过亏嘛!”

欧阳雄:“这个白夜渊,他不同。”

他不是普通男人。

==

萧柠这几天气得肺要炸。

先是好端端的城东乐园,被夜老大的建筑物挡了,花草一片一片的枯萎死去,看着都闹心死了。

然后她去找夜老大理论,对方避而不见也就算了,她在对方办公室抓住人,还撞见了辣眼睛的一幕。

她已经不想和对方讲道理了,直接把夜氏告上了法庭!

结果呢?

夜氏在法庭上居然死皮赖脸,说他的建筑物也受到了萧柠那块地的影响,城东乐园挡住了东边来的风,让他那栋建筑物外面那些风力发电的窗户,全都没有了用处,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应该萧柠赔偿他才对。

而他那栋建筑物是绝对不拆的,那可是智能建筑物,是用未来即将流行的高科技材料打造的,是个示范展览馆,帝国有法律规定这种高科技展馆可以不受一般法律限制,即便是稍微影响了邻居的采光也不在拆除范围。

萧柠:“……”

特么的,她学了这么久的法律,打了这么多官司,居然打不过这个无耻赖皮的夜老大!

生气!

上火!

牙齿都疼了!

就在萧柠郁闷的当口,夜老大传消息来了……

【云爷:晚安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