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之吻

诅咒之吻
  • 主演:罗克珊·梅斯基达,安娜·穆格拉利斯,约瑟芬·德·拉·波美,米洛·文堤米利亚,迈克尔·拉帕波特,丽莉·吉欧
  • 导演:赞恩·卡萨维兹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在康涅狄格州豪宅惬意生活的美艳吸血鬼Djuna无意邂逅剧作家Paulo,衍生出一段孽缘。Djuna邪恶的姐姐Mimi的突然到来,更是整个吸血鬼家族向他们发出的警告。一部向1983年托尼·斯科特的《千年血后》致敬的爱情恐怖片,入围第69届威尼斯影展影评人周单元。

诅咒之吻第一集

作为四大宗主的秘巢所在。

当四道神光几乎同步之中出现在那块交汇之地后。

顿时一个小结界自动地凝成。

把方圆百丈以及那四道神光给笼罩在里面。

至于方圆百丈中的生物。

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却是也被囊入了结界中。

一个个全都惊恐无比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恐怖的气机,又来了!

那些在弹指间便可让它们灰飞烟灭的存在,又来了!

唰唰唰-

在四道神光稳定下来后。

紧随着四大老祖的身影也从神光中幻化出来。

“都准备地怎样了?”

四大老祖异口同声地齐齐发出这一开场白。

但下一秒。

立马便齐齐愕然一笑。

可见,彼此之间,这是全都准备好了。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来说说到时如何攻打帝兵山!”玄阳老祖率先再道。

“须弥宗负责帝兵山的东边!”须弥老祖不作废话地直接道。

“太初宫负责帝兵山的北边!”太初老祖道。

“啧啧,你们俩可真是会挑啊!帝兵山的东北二处无疑是最为薄弱的,这倒是让你们给着急选上了哈!”

殊不知星宿老祖却是阴阳怪气地讥讽起来。

须弥老祖跟太初老祖闻言不由稍作尴尬。

只是转眼间便淡然地冷冷回敬之,“总共就四个方向,东南西北,咱们四宗不始终都得需要一宗对付一边吗?再者说你凭什么说帝兵山的东北是最为薄弱的,万一他们近期把兵力调集在东北两边加固了呢?谁能说得准?本座这也是在赌一把!”

“果然说的比唱的好听!那为什么不能是本座的星宿刹赌这东边或北边?要不你就把帝兵山的东边让出来呗,本座率着星宿刹攻东边!西南两方,由你去选,如何?”星宿老祖不屑地鄙夷道。

“你...”须弥老祖顿时气急败坏起来。

“怎么?被本座说破就感觉羞愧难当了?不只是你才会耍心眼而已!你要耍聪明是你的事,本座管不了你,但你别拿本座当傻子!任谁都知道东北两方是帝兵山最薄弱之所在,你一来就挑东边,合着你是觉得你须弥宗的弟子才是生命,本座星宿刹弟子的性命就不是生命了?”

其实也难怪星宿老祖会不肯让步。

毕竟四大宗的联盟只是基于对付共同仇敌才建立起来的。

所以一旦对付完帝兵山之后,所谓联盟便会不攻自破。

到那时候,又得是一番番连绵不绝的明争暗斗。

未来大势摆在那,试问又有谁愿意过多折损自己的兵力?

“够了!”

就在这时。

就在太初老祖准备帮着须弥老祖反击时。

玄阳老祖猛地大喝起来。

“战争还没开始,这就内讧了是不?哈哈,难怪帝兵山之前会那么容易地用一点小小的栽赃陷害伎俩就使得四大宗大乱斗!依本座来看,都解散联盟得了,依你们这样式的,就算是复仇帝兵山也是送死!还没开打就想着保存实力,这战如何打,告诉本座,如何打!”

此时的玄阳老祖是真想大呼一声竖子不可同谋!

可是情势所在,他没办法啊!

想要复仇雪耻,就只有联盟。

否则必定不是帝兵山的对手啊!

“既然你玄阳老祖这么豁达,那要不你们玄阳殿分出两拨兵马,一波攻打帝兵山的南边,一边攻打帝兵山的西边?”讥讽的口舌依旧没有作罢,星宿老祖继续道,“别以为本座不知道你们几个的心思,事情很明显地摆在眼前,帝兵山东北两边薄弱,谁不想选取薄弱的一面以来少遭受些损失?别怪本座把话说得太明白,联盟只是暂时的,结束帝兵山这一战之后,未来大势还不是咱们这几个宗门继续明争暗斗?”

虽然星宿老祖自称是把话说得太明白。

可最后关头他还是止住了那些更难听的话。

“星宿老祖说的没错!如果真要分配的话,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本座的太初宫肯定不愿意去选择南面跟西面!别扯什么君神协议,那些没用!”太初老祖道。

“哎-!”

默默在心底里哀叹一声。

但玄阳老祖也没有选择继续发飙下去。

毕竟当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无论什么言辞都打不动对方了。

唯一能做的,便是让这场联盟变得更加公平一些。

“本座有一公平之法!”玄阳老祖叹声道。

“说来听听!”三大老祖异口同声。

“咱们四大宗门各自把兵力一分为四!分别出击帝兵山的四个方向,咱们四大老祖,一人领衔一面!如何?”玄阳老祖咬牙道。

“这就是你说的公平?兵力部署那边是公平了,可咱们几个谁去顶着南面跟西面?”星宿老祖依旧不依不挠,不可为不算计到了极点。

听到这话。

玄阳老祖差点忍不住让情绪爆发出来!

“混账!南面本座去攻击!”玄阳老祖咬牙厉吼。

“玄阳老哥有魄力!星宿老弟服了,可是西边呢?”星宿再问。

很显然,他是不愿意的。

“本座去攻!”

须弥老祖迟迟不出声,星宿老祖的态度已经足够明显。

所以太初老祖不得不咬牙出声领下。

“须弥老祖,还剩下东北边,你来挑一个吧,本座无所谓,让你自行选择!”

星宿老祖满意地笑了起来。

嗯,这个结果,很好!

娘希匹的!

看到星宿老祖那一嘴脸,玄阳老祖跟太初老祖都是说不出的愤慨。

但不管再愤慨都好,他们也都知道眼下只能忍着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万一再生起什么幺蛾子来的话,那这出复仇大作战真的得无疾而终了!

而他们四大宗也将会成为神界江湖的笑柄,声望威望更是会骤降不止。

若真走到那一步的话,无疑便是彻底地便宜了天圣门!

故此,四大宗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也就是从天圣老祖把那块记忆石交出的那一刻起,他们便没了选择。

战,也得战!

不战,也得战!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选北边吧!南边跟西边,有劳玄阳老哥跟太初老弟了!”

清清嗓子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襟,须弥老祖极为虚伪地拱了拱手道。

诅咒之吻

诅咒之吻第二集

“我真是秦仙师。”秦檬叫了起来。

明明自己就是秦仙师,现在反而变成自己不是秦仙师了。

这都是一些什么事啊。

“别扯犊子了,赶紧滚,再不滚,小心我们让你好看。”

两个保安望着秦檬说道。

他们也是姚家的人,虽然没有法力,但好歹也是有防身符咒的。

“你们……”

秦檬真的是有些生气了,这两个保安有些过分啊,本尊在此,结果被当成了是骗子。

“咳咳!发生了什么事啊?在这里吵吵闹闹的。”

就在此时,一名中年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正是当初在华南市接走姚瑶瑶的福伯。

“福伯,这有人冒充秦仙师!”两个保安指着秦檬说道。

那福伯一愣,当即抬头看去,顿时脸色一变。

“啪啪!”

福伯直接在两人的脸上各拍了一巴掌。

他赶忙走到秦檬的面前,道“见过秦仙师。”

虽然福伯不害怕秦檬,但是谁知道秦檬会不会成为姚家的乘龙快婿啊。

一旦成了姚家的乘龙快婿,那到时候倒霉的就只有自己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自己还是要给秦仙师留个好印象的。

反而是福伯身后的两个保安,听见福伯称这少年为秦仙师。

两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秦仙师!”

两个保安赶忙跪倒在了地上对着秦檬一个劲的陪不是。

现在秦仙师的名号已经传遍整个修道界了,谁都知道,这位秦仙师心狠手辣的。

一个不开心就要杀人的。

如果是放在平时,自己还不至于会这么害怕。

可是现在姚家的大管家都低头了,他们如果还不道歉,难道等着去死吗?

“你是当初带走姚瑶瑶的那老小子。”

秦檬看着福伯沉声说道。

他可是记得这福伯的,当初,姚瑶瑶以死相逼要帮助自己,可是这位福伯却把姚瑶瑶给打昏带走了。

“额,秦仙师记性还真好啊,家主就在里面,难怪家主今日说会有贵客上门!”

福伯尴尬的笑了笑,赶忙转移话题。

秦檬点了点头,伸了伸手,福伯就立刻带走秦檬走进了屋内。

在经过那两个保安身旁的时候,秦檬只是停了一下脚步,差点没有吓死这两个保安。

跟着福伯走进了大楼内,这大楼还挺宽敞的。

估计有七八百个平方,秦檬也不知道转了多久,总算是来到了客厅之中。

此刻,在客厅中,正有着一个中年男子看着报纸。

他不是别人,正是姚家的当代家主姚雄了。

“家主,贵客来了。”福伯轻轻的在那男人耳边说道。

姚雄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挥了挥手,福伯立刻走出了客厅。

“秦仙师,久仰久仰。”姚雄站了起来,哈哈一笑,对着秦檬抱拳说了起来。

“见过姚家主。”秦檬也很是恭敬的行礼。

毕竟姚雄是姚瑶瑶的父亲,自己和姚瑶瑶同辈,按理来说,自己还要喊姚雄一声叔叔呢。

只是他们毕竟都不是普通人,也就不叫什么叔叔了。

“秦仙师,果然是人中龙凤啊,自打秦仙师的大名传遍我华西市后,我就一直想要见识一下你这位英雄少年了,

果然,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姚雄指了指一旁的凳子,对着秦檬就是一段乱吹。

闻言,秦檬嘴角微微抽搐了起来,抱了抱拳,连忙说过奖了。

“不知道,今日秦仙师来我姚家所为何事呢?”姚雄问道。

说到正题的时候,秦檬也跟着严肃了起来,他站了起来,对着姚雄抱了抱拳。

道“姚家主,我今天来这里,是想见见姚瑶瑶的,不知道她在吗?”

“她在是在,只是你恐怕没有能力见到她!”

姚雄淡淡的说道。

他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现在的实力还不配见我的女儿,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吧!

只是秦檬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哦?姚家主是想考校一下我的实力吗?”秦檬眉头一挑,缓缓的抬起了头。

一双无比霸气的眼睛瞪在了姚雄的身上。

“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秦仙师到底有什么本事。”

姚雄冷笑一声。

从怀中掏出了一张蓝色符咒贴在了胸口,这可是堪比六品抓鬼师的蓝色符咒啊。

能够让姚雄在一瞬间就能拥有四万点的法力值。

秦檬没有动,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等到姚雄身上的法力值暴涨到四万点后,姚雄直接化为一道虚影向着秦檬飞速而来。

一拳打出,冒出了熊熊烈火,仿佛要把秦檬的胸口打穿似得。

秦檬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同样是一拳挥出。

“砰!”

两人的拳头相互碰撞在了一起,两股强大的力量同样是相互碰撞。

“劈哩啪啦!”

余波散去,整个客厅内的瓶瓶罐罐,在这一刻直接炸了起来。

“姚家主,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秦檬了吧?”

秦檬冷笑一声,右手一阵,姚雄的身体顿时震开,快速的向着后方退去,直到贴在了墙壁上才停止了下来。

姚雄的脸色一变,他惊愕的抬头看向了秦檬。

的确,自己是小看了眼前的秦仙师,不过,他也更加的震惊。

自己的蓝色符咒,足足四万点的法力值啊,竟然斗不过眼前的这个少年。

这个少年到底有多么强大呢?

“啪啪!”姚雄拍起了手掌,脸上露出了冷笑,继续道“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秦仙师,无论是法力还是内劲都是这么的强悍。”

秦檬抱了抱拳,冷着脸,道“现在可以让我见姚瑶瑶了吗?”

秦檬的脸色不好看也是正常的,他今天来姚家,只打算见见姚瑶瑶的。

可是这位姚家家主却是要对自己出手,想必,任何人经历这种事情都会很不舒服的吧!

“秦仙师,你不要以为能够打赢我的蓝色符咒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可是姚家,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今日就走不出姚家?”

姚雄冷冷的说道。

“我……不惧任何人。”

秦檬简简单单的六个字,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秦檬不惧任何人,任何势力,别说是姚家,就算是整个修道界,秦檬也未必会在乎。

诅咒之吻

诅咒之吻第三集

郝燕森早就给她想到了办法,而且还是最稳妥的办法啊。

莫筠差点笑出来,她含笑盯着他,调侃道:“你对我这么好做什么,我都要上天了!”

郝燕森也失笑,“上去吧,我在下面垫着,摔不死的。”

“那岂不是要压死你?”

“我血厚,一般死不了。”

“那也不行,我说了要靠自己的。我都不能帮你减轻负担,怎么可以给你增加压力呢?股市我就不投资了,我还是踏实的挣钱比较实在。”

郝燕森也不勉强,“也行,不过有几只股很不错,基本上不会跌,你可以试着买一些。”

“真的吗?是哪些?”莫筠瞬间又对股票有兴趣了啊。

因为郝燕森都这样说了,就证明那几只股是真的很不错,不买就亏了。

郝燕森说了名字,莫筠赶紧拿出手机给他录音,她怕自己记不住……

……

“咔——”某个剧组的拍摄现场,导演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大家都表现的不错。安娜,你的进步很大,不错,非常不错!”

“谢谢导演……”乔安娜笑了一下,就在几个助理的簇拥下回到房车去卸妆和换衣服。

最近她很有危机感,拍戏也知道拼命了。

今天她拍了一天,可把她累死了!

何雪早就回来了,但是一直没机会跟她汇报情况,而且她的脸色似乎很不好。

“安娜……”何雪跟着上了车,然后犹豫的看了看其他人。

乔安娜会意,淡淡吩咐其他人,“你们都下去吧,我跟何姐有话要说。”

“是。”助理们全部离开,还顺便帮她们把车门关上。

乔安娜慵懒的靠着椅背,修长的双腿搭上前面的位子,很是懒洋洋的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何雪焦急的说,“出事了!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乔安娜嗖地睁开眼睛,“出什么事了?”

“我今天去疗养院找江以学的母亲,也按照你的吩咐跟她说了江以学为了给她治病所付出的一切。还让她劝江以学来做明星,可我哪里会想到,那女人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跳楼自杀了!”

“什么?!”乔安娜大惊,“人死了?”

“没有,我找疗养院的人打听过了,她受了重伤,还没死。”

乔安娜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很紧张,“别人知道是因为你找了她,她才跳楼的吗?”

“没有。我去的时候,没人看到我,而且那个时候她在外面的院子里休息,我和她说话的时候没人注意到我。也是我走了,她才跳楼的。我也是回去找掉的东西,才知道她跳楼的事情。”

“你掉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墨镜,我取下来放在一边给忘了。”

“所以压根没人知道她的出事和你有关?”

“嗯!”何雪点头。

乔安娜这才彻底放心下来,她冷哼道,“幸亏没人看到你,否则我就死定了!”

要是这件事传出去,她的演艺生涯也会受到影响的。

她才刚起步,可不能就这样出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