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谷物语

祖谷物语
  • 主演:武田梨奈,田中泯,大西信满,村上仁史,石丸佐知,クリストファー?ペレグリニ,山本圭祐,森冈龙,河濑直美
  • 导演:茑哲一朗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3
未到30 岁的茑哲一朗,竟有动人毅力,走到堪称日本最后之秘境的四国德岛县祖谷地区,展示非凡人文视野。这是春菜踏进成人阶段前的人生仰望,作为交通意外的遗孤,命运要她被农夫收养,在美丽山区成长,以为身世扎根,其实心灵与无数外来者一样飘荡。茑哲一朗寓剧情于纪录中,泛看祖谷民生。从农耕到筷子制造业,从猎鹿到反对隧道通车,皆指涉内在归属寻觅及外在生态变迁。坚持行将烟没的菲林拍摄,邀河濑直美演出是个相认,不但是后褔岛醒觉,更勇敢追寻岛国命脉。

祖谷物语第一集

封星影点点头。

那倒是。

堂堂通天阁主,在大历国当一个闲散王爷,这样的话,至少灵王阶层的,总要看在秦墨麟的面子上,不敢妄动。

与其说大历国被南宫木保护,不如说大历国被秦墨麟的威名庇佑。

秦一的回答让封星影挑不出毛病,也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西瓜,左拐。”封星影突然开口。

西瓜也不问封星影为什么,只管听话地拐。反正它现在就是个坐骑,只管自己偷嘴儿,封星影要去哪儿她自己指挥。

左拐?

秦一眯了眯眼。

那个方向,好像是封家。

封家主院空了一段时间,后院一直都是封家家族里的老人们在住着,美其名曰,替封星影管理家业。

封星影到了封家大院之后,立刻有两个族中老人迎了出来,满面春风,一脸笑意,活像是见了自己的亲孙女儿。

“星影啊,怎么有空回来了?”

“星影啊。主厅我们都给你留着呢,什么时候回来住?”

“星影啊,听说你册封郡主了,是不是真的?”

封星影不想听他们废话,开门见山:

“我要当族长。”

啊?

女族长?

“这,不合规矩吧,封家从没出现过女族长。”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要让封天豪继续当族长?还是说等封仁剑回来?又或者,你们谁想把自己的儿孙捧上族长的位置?”封星影语出犀利,凌厉的眼光扫了这几个族亲一眼。

他们这些人,就是吃软怕硬。

果然封星影的一句话,就说中了他们的心事。

封天豪一家倒了,封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族中有产业、有资源、有名望,几个族老都动了心思,想让自己的儿孙来继承家业。

“你们有其他人选也可以,我不是那么不开明的人。”他们不开口,封星影就开口了。

“真的?”

“恩。”封星影点点头:“既然我们封家是灵者世家,就以灵力定胜负,无论男女,设下斗灵,五十岁以下,谁赢了谁当族长。”

“……”

我们封家,五十岁以下的大灵师,本来就没几个,玄灵师更是一个都没有。

谁不知道你封星影了在灵师阶段就能把你的天才大哥大灵师封仁剑吃的死死的。到了大灵师,能一举战胜天宇国来的玄灵师。

这些事迹,封家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多是他们拿出去炫耀的资本。

现在封星影居然说比武当族长?谁不知道你厉害,有灵兽,谁能打过您老?

别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有那么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不信邪的。

这不大族老的孙子封仁筹,就不信邪地上前:

“听闻星影妹妹实力过人,二哥不才,想向妹妹请教几招。”

请教?

封星影扫了他一眼:“想当族长就直说,连想都不敢说出口的人,怎么带领封家?”

“是,我是想当族长。”封仁筹脸涨得彤红,一脸的义正言辞:

“我当族长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堂堂封家,怎么可以落入一个女流之辈手中。”

祖谷物语

祖谷物语第二集

石安吞了口口水,强行压下心头的躁动,现在这个场合,千万不能喝酒的。

宋就很快也收了起来,继而给了钱,转过身往离楼走了过去。

石安嗅了一口可能夹杂着些许酒气的空气,追了上去,“还去啊?”

宋就笑道:“没钱就不能去看看啊!”

石安憋了一口气,苦笑道:“没钱遭人嫌弃的。”

宋就不以为然,一巴掌抡了过来,搭在石安肩头,两人给勾了过来,“洒家脸皮不薄。”

石安缩着脖颈,眼皮子颤了又颤,确定那一巴掌不是朝着自己的脸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无语的想要挣脱那个“怀抱”,未曾得逞,于是脑袋偏着,都远离本体了好一段距离。

“说话就说话,咱不做这种叫人误会的动作。”

宋就依言放开手,踏步入门。石安拍了拍胸脯,四下里看了看,发现人不是太多,刚才的那一幕不至于给人看了去。

进入大厅,很快有人迎了过来,大抵是如同“导购”一样的角色。因而良好的职业素养支撑下,并没有因为宋就“看起来就很穷”而有太过明显的言语针对。

宋就瞥了石安一眼,嘀咕了一句:“这就是人家能够做大的道理了,你该学学。勉强我还算是你们的客人嘛。”

石安点点头,“待会您老人家只管买,小的给你拿。”倒是说的有些酸涩。

宋就转而看着到了跟前的年轻男子,修为应该在凝元巅峰,精神饱满,基础打的很是不错,不出意外,铁板的融窍修士。因此宋就特意观察了不远处,与男子一般装束的其余人,倒都不及此人了。

青年注意到他的眼色,回头看了不远处的同僚一眼,客气问到:“客人有属意的人?”

闻得这一句,远处几人都眼神闪躲,移往别处,两只耳朵又极为诚实的竖立起来,生怕自己给那穷酸选中,姑且是要白忙活一场的。

宋就笑笑:“店家不嫌弃在下穷困的话,就有劳带我们逛一逛了。”

青年抿嘴道:“客人说笑了,来者是客,离楼有着绝对的待客之道的。”

宋就颔首,微微抱拳,“有劳了。”

青年往边上让了让,客气回了一礼,“不知道客人想入手?还是出手?”

“皆有吧。”

“客人想看看什么?离楼每一层所售东西都不同的。”

“有劳店家介绍介绍。”

青年依旧是个好脾气的,客气的介绍起来,“一楼售卖灵器之下品秩的一应物品,包括丹药,符箓,刀剑各种。二楼以灵器之上,法宝之下的各式物件,三楼雅场,倒是需要相对的灵石消费才能上去了,当然东西肯定会好上许多。”

宋就点点头,“一楼待下来再看吧,且去二楼看看,在下需要购置不少阵盘,符箓,丹药。”

“阵盘么?”青年愣了愣,“客人是阵师啊!”

宋就摇摇头,“学艺不精,不敢妄称的。”

青年不再询问,邀请两人上了楼。

……

……

二楼空间明显要比一楼小了一些,大致根据不同类别分了几个片区,阵盘与符箓都比较小众,倒是被收纳在一个地方售卖。至于丹药,那是比较重要的辅助物件,消耗量又大,市场也是最广,因而占据了最大一片区域。

青年带领下,两人到了阵盘符箓售卖区,只是宋就询问过后,竟然是没有“空白”阵盘出售,所售卖的都是刻录了阵法,直接催动并可以使用的“既成阵盘”。旁边领路的青年眉头一挑,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宋就退而求其次,又询问道:“那么请问有没有阵盘石出售?”

负责柜台的掌柜愣了愣:“这个也没有。不瞒客人,我们这里出售的都是可以直接使用的阵法了,除此之外只有一些零碎的阵法要诀,图箓。”

“这样啊,那就请将那些要诀图箓卖给我吧!”

青年走了过来,朝柜台后递了个眼色,笑到:“些许残缺要诀图箓,并作为离楼送予客人的礼物吧,毕竟客人所需,店里却都拿不出来。”

宋就微愣,不过些许小彩头,无功受禄他也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只是眼前这家伙,若因为他受了处置,那可就真是一桩“大因果”了。

青年继而又道:“客人稍后所购买的符箓,丹药,量并不少,这些图箓、要诀的价钱也在当中了。”

宋就笑笑,应了下来,“恭敬不如从命了。”

是安白眼一翻,扭过头去。

接下来宋就购置了超过一百块中品灵石的丹药符箓,换作寻常银子,也是近十万两的量,这一波操作,石安眼睛有些发直了。

敢情是个有钱人呢。

只是如此一来,宋就身上刚刚储存下来的灵石又都见了底,不得已取出几件小东西,出手给了离楼。

重新回到一楼,时间已经不早,倒是主客尽欢。

进别之际,青年倒是以心湖之声与宋就说了一句话,宋就笑了笑,并没有以心湖之声回应,而是说到:“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帮我收罗一些青珏玉,当然要是有紫幻石,在下也愿意出高价购买!”

青年颔首:“离楼这里其实也可以发布任务,客人有意,想必效果会更好一些。”

“如此并委托贵楼了。”

“客人客气。客人慢走。”

出了门来,宋就转身看了一眼。门口青年朝他笑笑。

石安白眼一翻,忍着没有说话。

又走出一小段距离,石安才抿开双唇,含情脉脉的说到:“财不外露,不懂这个道理啊!”

“懂不懂,道理都在那里,很重要吗?”

“这智商!”石安撇开头,不知该怎么接话了。

宋就笑了笑,脸色微肃,一抹精光闪现,凑到了石安身边,一巴掌拉了过来,以一个咬耳朵的姿势,蛊惑道:“咱们去见识见识?”

“什么?”石安耳朵一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好地方。”宋就笑了起来,放开石安,负起双手,小碎步飘然而去。

石安抬手掏了掏耳朵,好大一坨耳屎,眯着眼道:“看给我震的……”

一甩手,疾步而去。

祖谷物语

祖谷物语第三集

赵铁柱十分坦然的对陈琳说道,显然并未曾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在看到赵铁柱这般反应之后,陈琳也就以为这只是自己多想了,于是,陈琳就对赵铁柱微微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铁柱,幸亏你提醒了我,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我将要陷入回忆中多久了。”

陈琳带着一抹坦然的对赵铁柱说道,显然对于自己的事情,陈琳也有些疑惑,但一直以来,他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处理,索性在听到赵铁柱这话之后,就随即按照这样的办法来行事了。

“没什么,恐怕是你的工作太忙了吧,有时间的话,你就去好好休息一下,免得将你的身体累垮了。”

赵铁柱带着一点提醒的意味,对陈琳说道。

听到赵铁柱这话,陈琳也不禁露出一抹苦笑的对赵铁柱摇了摇头说道。

“现在竞争这样激励,而且我有时一个女人,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就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失去现在的位置了。”

陈琳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在赵铁柱面前,总能够十分坦然的说出所有的事情,就好像自己和赵铁柱认识了很久一样,而且就连陈琳在心里,对于赵铁柱都没有丝毫的防备。

陈琳在看到陈琳这般的反应,心里也不禁升起一抹担忧。

虽然这一次赵铁柱将陈琳给忽略了过去,但赵铁柱知道,这件事情已然被陈琳发现,那么也就意味着陈琳总有一天会发现真正的事实。

而已古家族的作风,在陈琳触犯到真实之后,自然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陈琳的。

看到陈琳这般模样,赵铁柱也希望陈琳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也正好可以避开这些事情,免得到时候牵连到她自己。而且赵铁柱也不希望让陈琳受到伤害的。

陈琳看到赵铁柱这般凝重的模样,也知道赵铁柱这是在为自己的事情担心,顿时感到心中一股暖意,随即就对赵铁柱说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这些年来,我也没有放弃过锻炼的,我只是看上去比较瘦弱而已。”

陈琳看到赵铁柱一直都拧起的眉头,顿时就对赵铁柱劝说道,想要让赵铁柱不必为了自己的额事情这般担心。

赵铁柱看到陈琳这般反应,顿时也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赵铁柱也很清楚陈琳现在处于的困境,但赵铁柱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说了。

最后赵铁柱和陈琳分开的时候,赵铁柱还是忍不住的劝说了一句。

“有空的话,你还是休假吧。”

陈琳听到赵铁柱这话,依旧显得不以为然的对赵铁柱微微笑了笑,随即就说道。

“没事,我有分寸。”

而赵铁柱自然能够看得出来,陈琳这话根本就只是在敷衍自己,但这个时候,赵铁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多说了。

“那你小心点。”

赵铁柱最后仁至义尽的对陈琳提醒了一番之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的离开了,等到赵铁柱离开之后,陈琳还真的的有有种想要去休假的想法,但想到自己办公桌上面的那一大堆的工作,顿时就没有丝毫在想休假的事情了。

陈琳的反应,自然被赵铁柱注意到了,但赵铁柱也知道,像陈琳这般的女子,神色都是十分坚定的,自己随意的蛊惑,并不能够让陈琳贸然改变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里,赵铁柱也不禁感到有些可行,但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改变,那么赵铁柱自然也不会过多的干涉了。

等到赵铁柱带着一丝遗憾离开的时候,陈琳也不禁陷入了自己的沉思,显然这件事情也让陈琳感到疑惑。

赵铁柱看都苏怡的时候,就发现苏怡也带着一丝困惑的味道,就好像被什么事情给困扰在了一起一般。

看到这样的情形,赵铁柱也不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但也未曾多说什么,直接带着一丝丝笑意,对苏怡笑着说道。

“怎么样?事情解决的如何了?”

赵铁柱当然知道,苏怡和陈琳乃至吴馨也都不一样,但像陈琳这般可爱的女孩子,赵铁柱自然也不会想要就这样错过了,那对于赵铁柱来说,将是多么巨大的遗憾啊。

于是,赵铁柱也就十分干脆的对苏怡说道。

苏怡听到赵铁柱的声音,神色顿时有些出神,在看到赵铁柱的时候,顿时就越发出神了。

然而当赵铁柱走了过来的时候,苏怡顿时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般,连忙站了起来,看着赵铁柱,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般。

看到苏怡这般巨大的反应,赵铁柱也顿时感到有些哭笑不得,连忙就对苏怡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

赵铁柱也不明白苏怡为何会露出这样的反应,顿时就只好带着一抹无奈的问道。

然而苏怡此时双颊通红,眼神都在躲闪着赵铁柱的目光,甚至都不敢和赵铁柱有丝毫的接触。

在看到苏怡这般表现,赵铁柱又怎么不会明白呢,于是,苏怡当即也就对赵铁柱直接说道。

“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不然的话,像你这样,又怎么受得了呢?”

赵铁柱也知道,苏怡定然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而且苏怡也在明白,赵铁柱根本就不像是自己可以得到的。

“没事,我没事。”

苏怡听到赵铁柱的安慰之后,双颊顿时泛起了通红,看向赵铁柱的目光,也带着一丝不好意思,但苏怡也知道,赵铁柱的事情,也不是自己可以干涉的。

想到赵铁柱之前跟随着陈琳离开的时候,心中顿时感到有些酸涩,看着赵铁柱的目光,也带着一丝哀怨了起来。

“好吧,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改天再约吧。”

赵铁柱也不想要将苏怡逼得太紧了,不然的话,赵铁柱也不知道,苏怡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因此,赵铁柱也就干脆直接对苏怡说道,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先冷静一下,不然那的话,苏怡要是一时间头脑发昏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赵铁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等到赵铁柱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苏怡也已经离开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