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笔记2016

死亡笔记2016
  • 主演:曹斐然,李峥,李奔
  • 导演:姜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梁倩(曹斐然 饰)自小就失去了父母,孤苦伶仃的生活在孤儿院中。奶奶的出现给梁倩灰暗的生活带来了新的希望,奶奶将梁倩带回家,精心照料,渐渐的,梁倩从曾经那个灰头土脸的小姑娘,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   虽然拥有温婉美丽的外表,但梁倩的个性却格外的叛逆,干了许多莽撞而疯狂的事情。奶奶因为无法接受梁倩未婚先孕的事实,突发脑溢血去世了,追悔莫及的梁倩在奶奶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本神秘的笔记本,其中记载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梁倩决定守着奶奶留下的大房子,生下腹中的孩子,然而,一个陌生女租客的到来却令梁倩的生活再度陷入到了疯狂的危险和阴谋之中。

死亡笔记2016第一集

楚珍哭得越发厉害,惹得徐太后心疼不已,十分为难地说道:“就不能想个办法瞒过去吗?珍儿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楚云间眉梢眼角仿佛浸润了霜雪,面无表情地转身往殿外而去:“要么嫁,要么死。”

他跨过门槛,夜风将他明黄色的龙袍吹得翻卷起来,愈发衬得他宽肩窄腰,身姿修长。

屋檐下,暗红色的灯笼光打在他的肩膀上,他束发的盘龙金冠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像是世上最沉重的一顶发冠,像是世上最冰冷的纯金。

他消失在众人视线中,殿中静默了几瞬,楚珍才重又嚎啕大哭,跳下床,一脚将李迁踹到在地:“都是你!若非你无用,我何须嫁给你这个废物!”

说罢,直接抽出挂在墙上的宝剑,拼了命般捅向李迁的胸口。

沈月如连忙示意嬷嬷们上前拉住她,好言劝道:“就算他死了,以陛下的性子,为了维护皇家颜面,定然会将你送进寺庙,青灯古佛,了此一生。珍儿,切勿冲动!”

楚珍扔掉剑,转身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殿中人面面相觑,沈月如将在场的人都狠狠敲打了一番,这才放他们走。

等终于忙完合欢宫的事,沈月如乘坐轿辇往凤仪宫而去,长长的金色甲套扶着额头,眉宇间多了一丝疲倦。

采秋提着灯笼,在一旁看得分明,不由说道:“娘娘不必烦恼。长公主这颗棋虽然没发挥到用处,可到底还不算是颗废棋不是?将来拾掇拾掇,还是能为娘娘所用的。”

“你懂什么。”沈月如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周身都是戾气,“本宫烦的不是楚珍,而是沈妙言那丫头。早知她今日会对本宫造成这样大的威胁,当初就该加把火,送她和沈国公府一同上断头台!”

轿辇沿着空无一人的巷道,缓缓往凤仪宫而去。

朱墙碧瓦都积了白雪,冷风拂过,远处无数红艳艳的宫灯摇曳生辉,可于沈月如而言,这宫道却是凄冷的。

采秋试探着说道:“后宫女子,大都是及笄了的。陛下既然独独对沈妙言青眼相待,莫非,陛下偏好幼女?若是如此,咱们府中的那位庶小姐,娘娘倒是可以弄进宫来,好帮娘娘固宠。”

长久的沉默之后,沈月如裹了裹斗篷,冷笑道:“本宫如今,还没沦落到需要旁人帮忙固宠的地步。这种话,莫要再提。”

“是。”采秋连忙应道。

国师府中,沈妙言趴在床上,听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炮竹声,才想起今夜是除夕。

她坐起来,从荷包里掏出那颗青鱼珠,左右看了看,这珠子比七彩玲珑珠小了一半,隐约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约莫的确是个宝贝。

她完全把这珠子看做是自己的战利品,正好栽种生草的小碗空了,便将那颗珠子丢进去,自己穿鞋下了床。

今夜是除夕,不能这么随便就过去了。

她想着,掀开月门门帘,见君天澜还在灯下看书,便自个儿跑去小厨房,挑了一只超大的食盒,开始装装拣拣。

君天澜自然知道她跑出去了,于是特地叫夜寒过去看看她在干嘛,知晓她只是去了厨房,而不是去看莲澈,便稍稍松了口气。

半个时辰后,沈妙言抱着食盒,费劲儿地进了屋子,“哐当”一声,将那食盒放到软榻上。

她一手扶着软榻,一手给自己扇风:“真重!好累好热啊!”

君天澜放下手中书卷,就瞧见她冲他龇牙一笑,随即低头,将一盘盘食物从食盒中取出:“宫里那场夜宴,我都没吃到什么东西。除夕这样的节日,还是在自己家里过才安心。”

“国师府什么时候成你家了?”君天澜有意逗她。

“国师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沈妙言笑容狡猾,将一大盘苹果摆在矮几中央,“苹果,寓意来年平平安安。”

君天澜挑眉,又瞧见她取出一大盆米饭,由白色的大米和黄色的小米一起煮成。

“这呢,叫做金银饭,寓意来年金银满盆。”沈妙言说的头头是道,又取出一只点心匣子来,里头盛了各色各样的糕点。

“这又作何解?”君天澜心情颇好,下意识地,直接将她抱到怀中。

她的小身子软软的,香香的,抱着很舒服。

沈妙言僵了僵,随即伸手拈了颗枣子:“吃枣,寓意春来早。柿饼,寓意事事如意。这个杏仁,寓意幸福人生。还有长生果,寓意长长久久!”

说着,“咯嘣”一口,咬了那颗青枣,只觉唇齿间都是枣香和清甜。

君天澜薄唇抿着笑,目光落在匣子角落的年糕上,伸手拿了一片,举到沈妙言面前:“那么,年糕寓意什么?”

“年糕……”沈妙言拿帕子擦了擦小嘴,灵动的圆眸一转,“当然是祝福国师步步高升的意思!”

“是吗?”君天澜唇角的笑容多了丝腹黑,将手中的年糕凑到沈妙言唇边,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年糕,是希望小孩子,来年长高高的意思。”

沈妙言面颊一红,“国师嫌弃我矮?”

君天澜但笑不语。

沈妙言被他笑话,又羞又恼,于是狠狠咬了一大口他手中的年糕:“我可是好心来跟国师守岁的,国师缘何嘲笑我?哼,国师如此刻薄腹黑,当心以后没人陪你守岁!”

“没人陪本座,本座就把你捉来陪。”君天澜不以为意,将年糕又往她唇边凑了凑,“快吃。”

小丫头晚上在宫里就没吃东西,若是要长个子,自然不能饿着。

沈妙言小口小口咬着,快吃完时,却不小心咬到君天澜的手指。

远处有爆竹声传来,屋内寂静,君天澜注视着她红润的小嘴,瞳眸幽深。

沈妙言连忙松了口,不以为意地说了声“对不起”,便剥了颗杏仁递给他。

君天澜接过,蹙着眉头,目光扫了眼指头,那里还残留着细细的贝齿印记。

小小的,很可爱。

他拿了帕子,将手指上的口水擦干净,心里却并不厌恶。

死亡笔记2016

死亡笔记2016第二集

第三百三十七章无耻的赵家人

赵铁根怒视着赵琴:“怎么?两万块钱你都交不起?你们一家人不都很有钱吗?唐建国,唐沐雪,你们两个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被赵铁根质问,唐建国与唐沐雪全都一阵头大,他们实在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

唐沐雪非常清楚,他们之所以能够住上大别墅全是杨潇的功劳,他们家实际根本没钱,都是父母爱慕虚荣,整天就知道炫耀。

这下好了,没有钱,这次肯定要丢脸丢大发了。

“爸,我们的钱都存了定期,现在根本取不出来啊!”赵琴硬着头皮说道。

赵琴言语刚刚落下,一名三十岁左右穿着阿迪达斯的男子站了出来,他嗤笑道:“琴姐,你是在跟大家开玩笑吗?就算是存了定期,钱也是能够取出来的,现在大伯母病重,难道你打算眼睁睁看着大伯母撒手西去而不管不顾吗?”

男子叫做赵文哲,乃是赵琴二伯家的小儿子,在天山县做生意,混的不错,在赵家人面前无限风光。

伴随着赵文哲开口,现场一群人全都嗤笑了起来。

“文哲说的没错,定期也是能够取出来的,姐,你该不会说的都是骗人的吧?”赵莲质问道。

“是的,定期也能取钱,琴姐,整天看你朋友圈各种高大上,住豪宅开豪车穿名牌,怎么两万块就拿不出来了?”

“汗!现在都流行虚假炫富,我看他们一家人都是道貌盎然之辈,你看她居然还提着香奈儿包包,这香奈儿不会是假的吧?”

赵家嫡系一群人纷纷对赵琴嗤之以鼻,同时看着杨潇唐沐雪唐建国三人眼神同样尽是浓浓鄙夷。

唐建国羞愤的不行,他真是想要对赵琴破口大骂,若是赵琴没有把那二十五万输光,区区两万块他们早就拿出来了。

唐沐雪玉容僵化,她早就知道赵家众人全都不是善茬,却没料到一个个说话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听。

“我...我...”赵琴真的懵圈了。

她还真的不知道定期存款还能提前取出来这一说。

赵文哲冷笑道:“怎么?琴姐,你还打算让我出医药费吗?我告诉你,之前大伯母医药费全都是我垫上的,这钱我不要你们还,但大伯母接下来的手术钱你们总不能不出吧?”

“就是,看看文哲,再看看你们,大姐,你不感到羞愧吗?”赵莲鄙夷道。

孙富贵挖苦道:“若不是我们家没钱,我们早就缴费了,有钱不拿出来,坐等妈死,你们一家人难道不会坏良心吗?”

现场所有人之中,就赵莲孙富贵叫嚣的最凶。

自从上次前往中原市后,赵莲孙富贵把赵琴一家人贬的一文不值。

在他们眼中,上次杨潇给了他们一百万,然而他们去售楼部刷不出来钱,都是赵琴一家人干的好事。

一百万没有了,就连他们十万不到的存款都不翼而飞,赵莲三口立刻报警。

警察告诉他们,他们这是遇到了网络诈骗,钱这是被网络诈骗分子给盗走了,直到现在钱都没有追回来。

赵莲认定了钱就是杨潇一家人给盗走的,这段时间在一群亲戚面前说杨潇一家人各种坏话。

赵琴傻眼了,面对咄咄逼人的赵家嫡系,赵琴有些后悔回来了,事情比她预想的还要严重。

她之所以回来,的确是想要在一群亲戚面前好好炫耀一番,让当初看不起她们的那些人全都大跌眼镜。

她以为等自己到了,手续都走完了。

谁能料到,赵老太太接下来还有手术需要做。

“怎么?琴姐,你们住豪宅开豪车都该不会是装的吧?”赵文哲讥讽道。

见到赵琴整天在朋友圈炫耀,最难受的就是赵文哲了。

殊不知,现在赵文哲在天山县做水产生意,不多说,一年赚个三四十万绝对没问题。

几年积累下来,赵文哲身价现在足足有两三百万,在一群赵家人眼中,这真可谓是大有出息。

毕竟,在天山县这种十八线小城市,两三百万的身价真的非常厉害了。

赵莲埋汰道:“文哲你说的肯定对,他们就是装的,房子是租的,车子也是租的,肯定是这样!”

他们没有见过房产证,才不信赵琴一家人真的买了大别墅。

死亡笔记2016

死亡笔记2016第三集

叶柠在家里刷着微博。

原主是有那么一个微博的。

她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粗糙的很,有骂人的,跟人对骂的,没事发的自拍照……

现在看来真是惨不忍睹。

这时,她听见电话响了,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那个关关。

她上次陷害她以后,还没死透啊。

她以为慕夜黎真是已经弄死她了呢。

勾唇笑了笑,她拿起手机来,“关关姐,您还活着呢啊。”

“哎呦,瞧你这话说的,我当然活着呢。”关关说,“呵呵,好吧,那天是我跑的快,光是那几个男的,被带走了,估计现在很惨,我还好,运气好,不过,当然比不了你的运气了,叶柠,我看了报道,也看了网上关于你的话题,不错吗,我真没想到,你有今天。”

关关说的是实话,她是没想到,叶柠还会有红的迹象。

可是,现在才多久,叶柠就靠着自己上新闻了。

“不过也是,你跟慕夜黎有关系的话,红是迟早的了,你这个丫头也真是,你攀上了慕夜黎,也不早点告诉我,早说的话,我肯定不敢把那些猪头介绍给你的,我当时也是为你好,这个圈子不就是这样吗,有靠山才能红,不过,你现在有了慕夜黎这个靠山,红,只是时间问题了。”

“不用了,我跟慕夜黎不过是露水情缘,没以后的,你别想了,今天打电话有什么意思,你就说吧。”

“是这样的,你想不想签约公司啊,我这里有个公司,千宇,想要签你。”

签公司?

叶柠想起,原主当时真是拼了命都想签一个公司,可是没那个机会。

现在倒是有公司要签她了呢。

她说,“我会考虑一下,”

叶柠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却不想。

这时,慕夜黎这时出现在了后面。

“你的病还没好,不好好休息干嘛呢。”

叶柠回头说,“有一个公司,叫千宇的,娱乐公司,你知道吗?”

慕夜黎皱眉想了一下,“哦,我知道,是个还算知名的娱乐公司,怎么,你要签约了?”

“那是,本姑奶奶不出手则以,出手那就是绝对厉害的。”

呵呵,说她胖,她还喘上了。

“那个公司,可是很吃人的,你还是小心为妙。”

“啊?是吗?那有什么公司比较好的啊。”

“你不知道,慕氏旗下的古本娱乐,一直是演艺圈第一的经济公司吗。”说着,慕夜黎还骄傲的扬起了下巴来,那表情似是在说,你来求我,我就签你。

叶柠才不会看他这么得意。

“哈,鉴于公司大老板都这么脑残,我决定还是考虑别家吧。”

慕夜黎脸上一黑。

这个叶柠,敢说她脑残,不想活了!

慕夜黎对着叶柠就按了下去。

“我看我最近是惯着你了!”

看她大病未愈,才没收拾她,她还不老实点。

叶柠赶紧道,“哎呦哎呦,我就开个玩笑,你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吗。”

这时却见电话又响了。

刘弈威来了电话,说让叶柠有时间可以去剧组先看一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