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生日游

周末生日游
  • 主演:克里斯托弗·阿波特,TrustArancio,NicolasArze,MaxBorn,RoddyBottum,雷格·E·凯蒂,迈克尔·塞拉,安·唐德,菲利普·埃丁格,OliviaGill
  • 导演:塞巴斯蒂安·席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让人不禁回忆起《逃出绝命镇》。一位黑人男性(杰森·米切尔饰)在周末的时候,因为觉得周围只有白人朋友所以觉得十分紧张。当然,这部作品与乔丹·皮尔去年那部符合大众口味的《逃出绝命镇》不同。智利导演塞巴斯蒂安·席尔瓦是一个古怪的人,他的电影如《女仆》、《水晶仙女》、《肮脏的婴儿》都倾向于剑走偏锋,故事开始会有点怪异,而之后则会变得更加怪异。这种风格对于《周末生日游》意味着什么呢?还不知道。但我们非常期待这种不确定性,况且演员阵容中还有克里斯托弗·阿伯特、迦勒兰德里·琼斯,迈克尔·塞拉和安·道德。

周末生日游第一集

东盛净世排污管道处,一个个工人被指挥着挥舞工具挖泥土时,百米外,河道同一侧十多个身影汇聚处,马上就有人怒骂起来。

“草,他们开挖了?”

“东盛这帮天杀的,真没良心,整天排放那些不达标的污水,亏他们还有脸叫污水处理厂。”

“不能让他们挖,再挖开,咱们又该倒霉了,大家跟我来!”

…………

纷乱的言语持续片刻,在一个高大青年呼喊里,人群直接走向排污管道出口。

领先的高大青年名字叫张旭光,从小生活在石华市郊区,土生土长的石华人,2017年生于省会城市郊区,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是一件幸事。

房价爆高的年代,大城市人不用为买房奋斗,都市村改造一下,就能分来好多套房子。

对比大学同学,或者上班后同事,看多了那些为了买房借贷款,背房贷的家伙,张旭光刚毕业,就因城中村改造分了两套100平房子,绝对是人生赢家。

实际上?张旭光生活中也是有苦难言。

就说他分的两套房子全在青竹河左岸的小区,小时候,村外面的青竹河,那是干净的脱了衣服就能下河游泳,秋天还能垂钓一下,就是四五年前东盛建厂开始,河水一天比一天浑浊,最初没人在意。

清水变得稍微浑浊,鱼虾变少一些……真不碍事。

日积月累?

每天生活中不敢开窗户,出个门跑跑步,呼吸的全是怪味,谈不上臭气熏天让你不敢闻,但味道不正常是肯定的。

不少人甚至开始怀疑,这脏水有没有渗透到地下层,毕竟他们喝的都是地下水。

这一带不管男女老幼,也不是一次两次抗议了,但范亚鹏这个东盛老板后台的确硬,就算也有人发动关系请有关部门检查,范亚鹏基本能提前得到消息,搞一条正常正规的排污处理线,检查人来了,查出来的是合格的……

生活在附近的居民,不止一次骂娘,吐槽,想办法去抗议,但东盛净世依旧开到了现在。

今天一觉睡醒范旭光就觉得不正常,主要是呼吸的空气,出乎预料的清新自然,等他听到朋友招呼,说青竹河变清了,他还不敢信,来了后才震惊的不知所措,而后是狂喜。

这是他记忆中脱了衣服就能游泳的清河啊。

可才欢喜多久?姓范的又带人挖管道了?等他们一开始排放,前几天肯定没事,积累几个月肯定又变成以前那种臭河了。

“住手!”

“谁再敢挖,看我不弄死他!”

……

大踏步领着人群前行,到了地点后张旭光破口大骂,随着他的话,队伍里几个青年同样大喝。

几个工人刚被吓住,范亚鹏已经叼着烟走出,“你们吃饱了撑的?我挖我家排水管道关你们屁事,少在这里搞事,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说完没理会张旭光等人的愤怒,范总看向了更后方。

发现后方远处,有更多人逐渐汇聚来时,范总也郁闷了,退着身子到了一群员工后方,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杨局,我东盛净世老范啊,我这里有一群刁民想搞事,竟然堵了我工厂排水管……”

范总不怕张旭光十几个人,那里面还有几个中年妇女和小孩呢。

他郁闷的是这里的动静吸引了远处更多人赶来,一旦这里汇聚几十上百的居民,他一个工厂可压不下。

打完电话,从杨局口中得知对方马上过来,范总再次趾高气昂起来,“不用管他们,警察马上就到,给我挖。”

“一群**还翻天了?”

张旭光一群人勃然大怒,一些性格冲动的冲上来就抢夺挖掘工具,工人只是拿工资,倒也没怎么硬抗。

他们也不傻,知道自己工厂干的是什么事,远处还有越来越多的人群呢。

范总气的跳脚大骂,各种呵斥就是压不下,最终也气的躲在远处抽烟,到警笛声响起,范亚鹏乐了,眉飞色舞冲出来,“你们给我等着,我看就是你们这群流氓堵了我工厂的排水管,等警察来了,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张旭光为首的几十个居民这才脸色微变。

根据以往经验,吃亏的八成是他们,当然,这种事发生一次都不是小事,牵扯的也不会是一个两个,公安局也不会管太多,但关几天,是免不了的。

色变中两帮人僵持起来,直到警车停下,范亚鹏才大笑的迎了上去。

第一辆警车开门,从上面走下一个青年警察时,范总愣了,这是谁?他不认识?

“范亚鹏范总?”青年警察笑着发问。

范总连连点头,“是我,不知道你是……”

“是就行了,拷起来,带走!”

青年警察笑容更盛,一句话后面两个彪悍警察踏步上前,手铐一卡,拉着范总就上车。

“不是,怎么回事?我报的警啊,我是受害人!”范总懵了,而后大怒,“杨局长呢?我要见杨局!”

“对不起,我们是省厅的。”青年警察笑容依旧,笑声里一摆手,带着范总上车后,他才对左右张旭光等众多居民道,“诸位,我是省厅的,东盛净世生产工艺不达标,常年排放不合适处理水,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现在我们怀疑他非法生产、贿赂、以及指使他人恐吓、殴打无辜群众,涉及多起治安、刑事案件。”

“同时东盛暂时被查封。而青竹河,是中科院几位院士,联合清华北大几位著名教授,研究出来的新一代污水处理技术,尝试的试点之一,希望大家也配合下,不要随意向河水内投放生活垃圾,今天也会有中科院院士带队来查验净化成果。”

………………

一番番话语讲出,无数等着事情发展的居民哗然不已。

他们以为要被范总在坑一次呢,这发展还真是峰回路转,不过更激动人心的还是,青竹河一夜变清,是中科院院士以及清华北大教授们研制的新成果,最新的净化技术?

“真的假的?我们成实验试点了?”

“中科院技术这么牛?”

“废话,现在大学生不值钱,但你们千万别怀疑最顶尖院士的能力,那是几十年前能拿着算盘研发核武器的大牛们,治个河水污染算什么?能比用算盘研发核武器还难??”

…………

周末生日游

周末生日游第二集

云阿姨无视一片狼藉,呆呆地站在大厅正中。

夏绿伸手在魂不守舍的老妈面前晃了晃:“你什么时候这么疼瞳瞳了哇,都吓成这样了。”

这声音亦把外面的尹少帆和乔丹青给吸引过来:“阿姨没事吧?”

“没事。”云阿姨总算回过神,蹲下去就拾瓷片。

“我来扫吧。”夏绿转身去找清洁工具。

“哎哟!”云阿姨发出声惊呼。

夏绿慌忙回来抓着老妈的手看:“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没事。”云阿姨挤出个笑容,眼睛却看着外面。

“我去找伤药。”尹少帆转身就往楼上跑。

“别去。那些伤药都是宝宝们的,我不适合。”云阿姨急忙制止,“我出去看下医生。”

“看下医生也行。”乔丹青亦热忱地道,“钱医生肯定在。”

“嗯。我现在就去看看。”云阿姨喃喃着。

夏绿赶紧扶住她:“妈,我陪你去。”

“不用。”云阿姨推开女儿,“饭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你招呼大家吃饭,就算帮我的忙了。”

“真的不用我去啊?”夏绿不放心。

“你们先吃,别等我。”云阿姨急匆匆往外走,“小绿把厨房收拾好再走。”

“……喔。”夏绿听着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可乔丹青和尹少帆都在旁,她不好意思多问,只得转身去厨房。

尹少帆屁巅屁巅地跟上去:“我来帮你——”

他倏地收住脚步,斜睨随后跟着的乔丹青:“今天没你的份,自己出去找吃的。”

“二少都急老了,你还有心情想来个二人晚餐,休想!”乔丹青高高抬起下颚,一点也不给尹少帆面子。

尹少帆气得直瞪他,碎碎念:“你个老光棍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到时别说我不给你面子。”

乔丹青黑了脸:“到底谁是老光棍?”

夏绿默默收拾着碎瓷片,心里默念——两个不都是老光棍么?

比起和华居,和云居安静许多。

淘淘正常都是傲娇款,安安静静不奇怪,连最爱嚷嚷的婷婷都成了斯文的小公主,亦步亦趋地跟在滔滔后面。

进了大厅,连林君华在内,全诧异地盯着曲一鸿这反常的行动。

滔滔小脸憋得通红,有点害羞有点惊惧,明明一副想逃的小模样,偏偏比任何时候都乖巧。

洛冰蓉都惊呆了:“老……老二,今……今天滔滔这么乖?”

曲一鸿亲自将滔滔送进餐厅,叮嘱三个娃:“好好坐着,准备吃饭。”

滔滔乖乖坐好,眼睛亮晶晶的。

“淘淘,你是哥哥,照顾好弟弟妹妹。”曲一鸿温和地道。

淘淘下意识地点点头。

“这才像个哥哥的样子!”曲一鸿唇畔露出淡淡的笑,转身回到大厅。

他背对餐厅,从口袋里铁出个手机,交给林君华。

“这是?”林君华微愕。

曲一鸿沉声道:“瞳瞳的手机,妈收好,别让三个小家伙看到。”

林君华了然,点点头,平静地交给雪姨。

雪姨赶紧接了:“我现在就送房间里收好。二少放心,宝贝们不会知道的。”

看着心事重重的曲一鸿,林君华欲说还休,终是无言地起身:“吃完晚饭,咱娘俩聊聊。”

“等会我出去有事。”曲一鸿道,“妈有事明天再说。”

洛冰蓉担忧地看着他:“有事大家商量,说不定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林君华颔首:“冰蓉这回说得对。老二,妈经历过的事比你们多,或许能帮上忙。”

心中微微一动,曲一鸿不再说什么。

果然,用完晚餐,雪姨陪着三个小家伙玩,其余人上了二楼书房。

除了曲家人,乔丹青和尹少帆也加入讨论。

书房门一关,静寂如三更半夜。

曲一鸿言简意赅地将来龙去脉交待清楚。

林君华沉默许久,幽幽道:“这是夏氏的家族恩怨,连累到瞳瞳了。夏来鑫这个人啊——”

显然往事一言难尽,亦对这些恩怨不感兴趣,林君华话题一转:“显然夏来鑫早就觉察到夏北城有二心,才会让夏云川匆匆回国当二把手。也许从童瞳给夏氏翻译时,夏来鑫已经开始埋地雷。如果是这样,事情确实比较棘手。”

“妈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么?”洛冰蓉在旁问。

双臂缓缓环胸,林君华深思许久,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逼夏来鑫主动交出夏北城,这是上策。”

“夏来鑫看来对夏北城有不舍。”尹少帆在旁道。

“现在有两条路。”林君华冷静地分析,“一是逼夏氏澄清事实 ,二是我们自己替瞳瞳洗刷冤屈。”

曲一鸿颔首:“我已经同时启动两套应急方案。”

林君华赞许地点头:“理应如此!但最好走上策。夏云川也许是个不错的突破口,或许可以试试。”

尹少帆在旁激动地竖起大拇指:“还是林董厉害,夏云川确实是夏氏的弱项。”

“不!”曲一鸿平静地环顾大家,“最好的突破口是洛碗。”

“可是洛婉不在这里。”乔丹青皱眉道。

“她正在回来的路上。”曲一鸿沉声道,“或许已经到夏家了。”

尹少帆眼睛一亮,一拍大腿:“对,只要洛婉出现,我们再略施小计,夏北城就完蛋了……”

他尚未说完,外面似有喧闹声。

洛冰蓉愕然:“书房隔音这么好,外面还这么吵,出什么事了?”

曲一鸿早已起身,拉开书房门。

门一开,楼下传来夏绿带着哭腔的声音:“雪姨,让我上去吧,我需要大家帮忙。”

“怎么了?”尹少帆率先冲出去,身子从栏杆探出大半个。

只见向来沉稳的夏绿,此时竟哭成了泪人儿。

这一吓非同小可,尹少帆顿时有如龙卷风般冲下楼,双手捉住夏纤细的肩头:“出什么事了?快说!”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夏绿慌乱地抹眼泪,“夏来鑫打电话过来,要我马上去夏家领人。”

“领人?”尹少帆呆了呆,“领谁?”

夏绿泪眼婆娑:“我妈呀!我都弄不明白,我妈明明去找钱医生看刮伤,怎么会在夏家呀……”

周末生日游

周末生日游第三集

金嫣当然知道,那里很危险。

虽然没人告诉她,有多少进去的超凡,死了。

但是她也能猜得到危险程度。

化虚境巅峰时,她以为自己在第三界,可以很好地保护九重楼。

当钟一尔出现,她才发觉,即使是化虚境巅峰,也还不够。

如今终于踏入超凡,身边却有一位领主。

在广阔浩瀚的修仙世界,还有许多比自己更加厉害的人物。

如今第三界已经被林修拿下,但是未来谁能说的清楚。

何况,她也不想总是倚靠林修。

那样毕竟不长远。

而且,她更不想成为林修的拖累。

“去可以。”

林修见她如此坚决,知道说再多也没用。

“但是你必须和我一起去。”

金嫣摇头:“不行……”

“这是底线!”

林修打断,道:“如果你不同意,那就别去了。你以为初入超凡,我就治不了你?”

一股强势气息,从身体之中缓缓释放。

金嫣脸色一变,惊讶道:“你突破了?”

“一灾二劫。”林修淡淡说道。

金嫣脸色又一变。

一灾二劫!

他…

“别以为跟着我就很安全,那些世界没一个简单的。很多时候我都不一定能顾得上你,所以去了那里,你必须无条件顺从我的所有命令。能做到就去,做不到就留下来。”

金嫣点头:“嗯。”

“去给曼曼道歉吧。”

林修:“……”

去吧,还能怎么办?

的确是他误会了人家。

陈曼虽然出身不凡,有一个领主父亲,但也没见她嚣张跋扈,仗势欺人。

回想一下,林修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说的的确是有点重了。

陈曼坐在后花园,手里摘了一朵花,恶狠狠的摘着花瓣,丢向湖里。

“可恶的混蛋!”

“见了金嫣赶紧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一定灭了你!”

“怎么了?”老太婆薛婓走过来,看着好笑:“谁欺负你了?”

“哼!”

陈曼轻哼一声,想了想,还是没说。

要是让薛婓知道了,林修肯定少不了要被教训。

到时候他又得说自己仗势欺人。

自己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那小子怎么来了?”薛婓还欲再问,看见远处一男一女走来,认出林修,有些讶异与不喜。

她和陈曼一样,都不喜欢林修这样心思极重的人。

但陈曼毕竟还年轻,林修又是老油条,有时候几句话就能让陈曼改变对他的态度。

“哼!”

陈曼又哼了一声,怨气大极了。

林修走过来,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金嫣拉了拉他的袖子,林修有些不情不愿的道:“刚刚…对不起。”

“哼!”

陈曼扭过头,假装没听见,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

“声音太小了。”金嫣提醒。

林修脸皮有点红了。

认错道歉,他还是第一次。

“陈曼,刚刚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反正都是要认错的,林修大声道。

金嫣上前,道:“曼曼,刚刚的事情我听林修说了,是他的不对。你想骂他打他都任你。”

“我才不打,脏手。”

陈曼从地上站起来,扬着下巴,道:“你哪里错了?”

林修嘴角抽搐,没玩没了了是吧?

可这就是他的错,陈曼刚刚受的委屈可一点不小。

念及此,林修只好道:“我没弄清楚,错怪你了。”

“算你态度还算诚恳,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了。”陈曼傲娇的道。

薛婓则是白眉一挑:“你欺负曼曼了?”

林修还没说话,陈曼立刻道:“薛姨,是误会。”

薛婓没理她,盯着林修:“你怎么欺负曼曼的?”

她早就看林修不爽,正好有机会,她要是不好好治一治这小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上天了。

林修道:“没欺负,误会。”

薛婓气势一沉,道:“林修,你是不是以为,如今领主不在,陈家就无人了?”

林修不卑不亢道:“没有,薛老想多了。”

“林修,你要记住,曼曼是领主的女儿。你也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这里是陈家!而你,则只是一个普通人,明白吗?”

林修眯了眯眼,道:“多嘴问一句,薛老今年贵庚?”

薛婓傲然道:“与你何干?”

“呵呵,与我当然没关系,纯粹好奇。

让我猜猜,薛老几千岁是有的,如今也是化虚境巅峰,修炼速度真的很快啊。”

一旁金嫣,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

不说她都知道,林修要做什么。

“不出十年,超凡有望。”薛婓淡淡说道。

这是在告诉林修,陈家底蕴雄厚,非第三界可比。

你连一个钟南德都对付不了,到了这里,就该收敛起来。

林修哦了一声,祝贺道:“薛老修炼速度真快啊,十年就要踏入超凡了,佩服佩服。”

薛婓嗯了一声,道:“还有事情吗?没事回吧。”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哦,对了,薛老,你对超凡境了解吗?”

“了解一些,怎么,你想知道?等你什么时候踏入超凡,再说这些吧。”

薛婓有些不耐烦,这小子话可真多。

林修道:“有些修炼上的问题,不是太懂,想请教薛老的。”

“我从筑基境一重,到如今,也才修炼四十载。前段时间刚刚踏入超凡,哎,这修炼速度,着实是有些慢了。”

林修摇头晃脑的叹气,对自己很不满意。

薛婓张了张嘴,问:“你超凡了?”

“是啊,十年前才突破。”

十年前……

才……

这个字,用的好。

薛婓嘴角扯了一下,陈曼也愣住了。

林修继续叹气:“十年时间,我也才从一灾一劫,踏入一灾二劫。按照这个速度,还得十年才能继续突破。”

“薛老还没有突破超凡是吧?我建议你渡劫的时候,选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可以让雷劫变得更强大。”

“对了,薛老记得准备一套衣服,还有就是,找一个人少的地方,雷劫落下来,一丝不挂的。”

薛婓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金嫣在一旁,实在无奈。

“你…真的突破了?”陈曼茫然问道。

“对啊,突破了。”

林修道:“你还早,别着急,慢慢修炼。我当初就是在化虚境停留时间太短,导致现在根基有些不稳。咦,你才化虚境初期七转?哦不是,你都化虚境初期七转了?真不错,修炼速度很快啊。”

陈曼脸色漆黑,怎么觉得你不是来道歉,而是来炫耀的?

刚刚才好一些的心情,现在又感觉很糟糕了。

……

【还有一天新年了~求票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