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巨人

自私的巨人
  • 主演:康纳·查普曼,肖恩·托马斯,拉尔夫·伊内森,伊安·布尔费尔德,埃韦拉尔·沃尔什,肖恩·吉尔德,洛琳·艾什本,艾略特·提
  • 导演:克里欧·巴纳德
  • 地区:英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阿伯(康纳·查普曼 Conner Chapman 饰)是一个13岁的懵懂男孩,在社区中,性格有些懦弱的他经常受到其他人的排挤和欺负,对于这些恶意,阿伯只是竭力的逃避,并没有想过正面反击。阿伯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和他一样被别人歧视了斯威夫特(肖恩·托马斯 Shaun Thomas 饰)。 一次偶然中,阿伯和斯威夫特遇见了名为“小猫”(肖恩·吉尔德 Sean Gilder 饰)的废品经销商,小猫教会了两个男孩如何驾驶马车,两个男孩成为了小猫的手下,帮他收集废弃金属来赚取外快。在和马相处的过程中,阿伯渐渐发现了自己和动物交流的天赋,但是马在斯威夫特的眼中不过只是他用来赚钱的交通工具而已,两个男孩的友谊就此产生了裂痕。

自私的巨人第一集

沈御风却笑得一脸深沉。

他想起了那个小伙子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有那句“have-a-good-night”,于是笑着说道:“恩,好啊,你先去洗澡,待会儿跟你一起分享!”

安小虞挑眉,“这么小气,现在看看都不行吗?”

沈御风笑。

“待会儿……保证让你看!”

安小虞只好答应着,自己去浴室洗澡了,而沈御风呢,起身走到桌子旁边,将那个礼品盒拆开,想要看看里面究竟是怎样的小礼物。

等到包装盒全部拆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沈御风的眸中瞬间闪过了一抹诧异的神色,但是紧接着却笑了起来,笑容那般邪恶。

*

等到安小虞洗完澡从浴室里面出来回到卧室,看到沈御风的脸上带着一抹别样妖娆的笑。

那一瞬间,安小虞愣了一下。

而这个时候,沈御风却快步起身,朝着安小虞走过来。

说着,他勾住了她的腰,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老婆,乖乖在床上等着我!”

他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说完了这句话,然后就朝着浴室走去。

安小虞:“……”

刚刚他说的那句话,为毛那么色.情?

躺在床上等着他……

安小虞瞬间红了脸。

额,感觉就好像是古代的时候那些妃子洗干净了,躺在龙床上等着皇帝宠幸一般……

只是,趁着他不在,安小虞想要去看看那个侍者送给沈御风的究竟是什么礼物……

她的那份礼物都给沈御风看了,而沈御风的礼物……她也想要看看。

可是,她看到那份礼物的包装盒……额,沈御风已经拆开了,但是东西呢?东西却不见了?

他藏在哪里了呢?

还真是……

这个小气的家伙!

安小虞悻怏怏的回到床上,只是没过多久,沈御风就洗完了澡回到了卧室里。

看到沈御风裹着浴袍站在那里,安小虞不由得一怔。

眼前的沈御风眸色是那般的深浓而又暗沉,而那乌黑的发丝上还沾染着水珠,还有俏皮的水珠从他的头发上滚落下来,落在了那宽厚结实的胸膛上。

安小虞微微一怔,“你怎么……这么快?”

沈御风的眼睛里面却藏着深浓的光芒,他低声笑道:“难道你不想看吗?”

“看什么?”

“当然是那份礼物,你之前不是很想看?现在就让你看个够!”

安小虞不解,但是沈御风却已经走上前来,紧接着就将自己身上的浴袍脱了下来扔在床上。

瞬间,安小虞愣住了,现在让她看?

难道那份礼物,现在在他的身上吗?

只是,等到沈御风脱下浴袍之后,安小虞这才发现,他上身没穿衣服,但是下面……却穿着一条内裤。

而这个内裤……

安小虞傻眼了。

那分明就是一个愤怒的小鸟的卡通图案,红红的脸蛋,又粗又黑的眉毛,瞪得大大的眼睛,而中间是一个小鸟那黄色的尖尖的喙。

而此时此刻,那只愤怒的小鸟正瞪着大眼睛瞅着她,那滑稽而又搞笑的表情,让安小虞呆呆地愣了三秒钟。

紧接着,房间里面爆发出了安小虞的笑声。

“哈哈哈……沈御风……笑死我了……哈哈……”

自私的巨人

自私的巨人第二集

恍惚间,众人仿佛看到一道残影。

在枪响之后,苏秋彤不顾一切的跑向严家栋,紧张的检查者严家栋的身体看着男人哪里受伤了。

严家栋眼中也是惊骇之色,但是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

众人再看向李文轩的时候,李文轩一脸阴霾之色。

在他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一手举着李文轩握抢的手对准了天花板。

也就这样才让这一枪给打空了。

李文轩刚想咒骂几句,但是脸色越来越痛苦,直到忍不住发出了惨叫。

他的手腕发出了咯吱的声音,一声脆响之后似乎意味着这家伙的手腕断掉了。

手中的左轮枪也握不住往地上掉落,还没等到枪落在地上,就被李文轩眼前的男人接在手里,随后三两下直接把枪给卸成了零件。

这时候这男人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叶有得和沈镇川还有李老三一看清楚这男人的面容之后,立刻收拾随后恭敬的抱拳施礼:“叶有得见过监察大人。”

“沈镇川见过监察大人。”

“李老三见过监察大人!”

听到这三个内门长老的称呼,严家栋暗自惊讶——这来人是监察?

之前听叶有得介绍过内门的情况:除开四个世家之外还有一个帝族。

只不过帝族不是氏族而是一个人,负责监察管理的工作。

难道眼前这个高手就是帝族的检查?

只见此人穿的了一身中山装,这个古朴的服装似乎与现在社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穿在这男人的身上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高手风范。

这人年纪看起来跟叶有得差不多,比李老三年轻。

太阳穴饱满,脸颊却如同刀削一般锋锐,一双眼睛如鹰凖一般,当他扫过众人的时候仿佛被刀芒刺痛。

不等严家栋多想,李道一一声称呼更是严家栋震惊。

李道一如同叶有得等人一样上前抱拳问候:“舅舅,好久不见!侄儿道一向您请安了。”

这人居然是李道一的舅舅也就是李文轩的舅公了?

帝族监察居然是李家的人?那现在关系李文轩生死,怎么又能做到不失公允?

严家栋有些担心的朝叶有得看了一眼,叶有得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李文轩本想发怒,一听是自己的舅公,赶紧放低态度问候道:“舅公好,不知是舅公到来,如有冒犯还请恕罪。”

李文轩忍着手腕的疼痛,不敢有丝毫的不满。

李正坤正色看向李文轩问:“你虽是我是侄孙,但是我现在身负监察一职,今日之事你可知罪?”

李文轩眼眸左右转动一下后惶恐的回答说:“侄孙知罪,只是侄孙迫于无奈!”

“哼!”李正坤冷哼一声转眼扫向叶有得三人训斥到:“你们三人,都是各组长辈,难道也不懂内门规矩在外面动手?”

叶有得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更多是叶有得和沈镇川不满的盯向李老三,而李老三则是些阴险的笑了笑,看样子是算计到李正坤回来。

三个老家伙都是老狐狸,除开李老三可能先有消息不说,叶有得和沈镇川可能都有预感,所有动手的时候顾忌了几分。

沈镇川这时候笑着说:“监察莫怪,我们不是动手,只是活动一下身子骨,难得有机会三人在一起比划。”

听到沈镇川的话也有的和李老三赶紧附和:“就是,就是,活动一下身子骨。”

李正坤不理会这三个说瞎话,毕竟他们也没伤和气,到是眼前这些小辈有些麻烦。

只是一看这些个人晚辈或多或少都有受伤,切要么是内门的人要么就是准内门的人选。

还没进内门就坏了内门规矩,这让李正坤脸色有些难看。

众人正等着李正坤说话,没想到严家栋先上前一步抱拳问道:“请问前辈可是帝族监察?”

李正坤面无表情的说:“正是!我是李正坤,司职第一百九三任帝族监察一职。”

严家栋闻言恭敬的鞠躬之后说:“晚辈叶家家主叶宣也是这一次的内门人选,感谢监察救命之恩。”

众人不知道严家栋搞什么名堂,这是在套近乎还是什么?

只听严家栋继续说道:“素问,帝族监察向来铁面无私,处事公正可是如此?”

李正坤皱了皱眉头说:“司职帝族监察之后,吾辈心中只有规矩二字!”

严家栋闻言后正色抱拳问道:“那敢问监察,李文轩欲开枪刺杀我,是否犯了规矩?

我与李文轩立下赌约他不遵守,是否犯了规矩?

李家人以在包庇恶徒李文轩,是否犯了规矩?”

严家栋三连问让李正坤脸色十分的阴寒。

不等李正坤说话,李文轩就大骂到:“放你妈的屁!兵不厌诈你懂不懂?”

李正坤毫不客气的训斥到:“闭嘴!”

而叶有得也一直在给严家栋打眼神做手势,示意他不要多言。

李正坤上前打量了一下严家栋,这鹰凖般的眼神,不怒自威散发的气势让严家栋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这男人还是桀骜的看着李正坤,毫无惧怕之色。

李正坤点点头说:“果然是叶家的人,你这眼神让我想起了你们叶家的一个长辈,既然你跟我提到规矩,那我问你何为规,何为矩?”

严家栋不卑不亢的回答说:“礼法为规,方圆为矩,四合之内当有道义为尊!”

李正坤沉了一口气说:“你到是口齿伶俐,那你告诉我,你觉得此事我当如何判罚?”

严家栋抱拳说:“李文轩欲杀我,我杀他理所当然,当死!

李文轩无视赌约,当死!

李文轩刺杀内门子弟,当死!”

听到严家栋这番话,李文轩脸色惨白,请出李家内门的检查就是像救他一名。

要是自己这个舅公也不帮忙,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李正坤眼眸动了一下后后说:“李文轩杀你,你没死,你想杀他,他就当死?

你与李文轩赌约是否公证?若枪中有子弹,孰当死?

李文轩也乃内门子弟,内门子弟相争当有内门判罚,何以以你定当死?

我断其手腕以作惩罚,你可不满?”

李文轩听到自己李正坤这番话大喜,这都是在为他开脱。

似乎刚才被自己舅公捏断手腕也不怎么疼了。

严家栋毫不犹豫的说:“当然不满!帝族监察向以公允二字自省,敢问检查大人可是做到了公允?”

自私的巨人

自私的巨人第三集

原本院落前方的地表上,又逐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而周游却依然“痛苦”万分的在地上挣扎着,趁着那些“尸毒蛊”退散下去的时候,他不时的朝前方蠕动着,慢慢的拉近了与莫丧之间的距离。

此时莫丧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回收“尸毒蛊”上,对于周游反而是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距离越来越近了,在移动至莫丧大概四米左右的距离,周游的身体突然转了过来,然后他双手猛的一撑,双脚脚尖一掂。

“嗖…”

随着这个动作,周游的身体,如同离铉的飞箭一般,径直朝莫丧呼啸着扑了过去。

“呃…”

莫丧刚将剩余的“尸毒蛊”回收到贴身皮囊里,密封起来,眼角却瞥见周游突然纵身而起,闪电一般扑了过来,顿时大惊失色。

也就在这刹那之间,周游已经扑到了莫丧跟前,右手一拳,轰向了她的心口而去。

由于周游的袭击太突然,莫丧已经乱了方寸,此刻他只好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想要硬抗住沈炼的攻击。

但是周游这一拳的威力十分霸道。莫丧在武道上的修为并不算厉害,岂能抵挡得住!

“蓬!”

莫丧硬生生的挡下了这一拳,却还是被巨大的力量,直接轰飞得倒飞出去6,7米远,身体撞在了院落里头的墙壁上。

“哗啦!”

那堵厚实的墙壁,竟被莫丧倒飞而出的余势,给撞出了一个大洞来,他整个人亦摔扑在地上,一口血水喷了出来,右胳膊已经耷拉下来,胸口也陷了去。

即使受了重创,莫丧亦惊惶无比,他知道自己不是周游的对手,立即从身上摸出一颗丹丸吞了下去,竟是暂时止住了伤势。

然后莫丧就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扶着墙壁,看样子竟是想要逃到院子里面去。

周游可不打算给莫丧这个机会,他移动步伐冲了上去,拦住了莫丧的退路,因为周游他很清楚,这个莫丧的武力值虽然不高,却很擅长毒术,是个比成啸君还要危险的人物,若是让他逃了,将会后患无穷。

莫丧脸色剧变,仓皇的朝另外一头逃去…

周游立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双手一探,抓向了莫丧的肩胛骨,只要在一抓住那位置,就可以制住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莫丧却动作飞快的,从怀里抽出了一块造型怪异的黑色令牌,擎立于身前,并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噗!”的一下,莫丧将血水喷到了那块黑色令牌上,并迅速念起了咒语。

周游一看,便知道莫丧肯定又是在施展什么邪术了。

“呼哧…”

果然,一股阴风迅速的从地表上卷了起来,化为一蓬黑色的旋风,迅速包裹住了莫丧的身体。

四下里亦阴风大作,愈加阴暗下来。

阴风阵阵中,莫丧的身体突然变得佝偻了许多,他那原本还算正常的双手,突然变得枯瘦纤长,犹如鬼爪一般。

而且莫丧那双变枯瘦的手,还不停地挥舞着,做出一组怪异的动作,很快,他的指甲竟在这时变得漆黑如墨,散发出一种血腥难明的气息…

最可怕的是,莫丧那原本还算正常的面孔,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如同死尸般苍白,而且扭曲狰狞,张开的嘴巴里,竟向外凸长出一排阴森獠牙来!

尤其是莫丧那眼神,散发出幽幽黑光,恶毒而冰冷…

“啊!这,这是巫妖之身!这家伙是想跟我拼命啊!”

周游见状眉头一皱,他倒没想到,这莫丧竟然修炼出了“巫妖之身”。

所谓的“巫妖之身”,是一门传说中的上古诡异巫术,就是大华西南一带的巫师,以各种剧毒之物,在阴邪煞气之地培养,然后通过一种特殊的祭炼方式,融入自己的身体内,在关键时刻,便能够释放出来,令自己变成半人半妖的怪物!

这种巫术十分邪异并且霸道,而且在能够获取比原来强大许多的可怕力量,但是其代价也很惨烈,变成“巫妖之身”的巫师,不但不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而且还会被恐怖的力量反噬,神智丧失,妖性占据人性,变成真正的妖孽!

说起来,像莫丧这样的毒师,想要修炼出“巫妖之身”是极其困难,甚至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为除了特殊的祭炼方式之外,还需要“巫引”,才能够将“巫妖之身”催发出来。

“巫引”,就是将巫术引导并发挥出来的意思,其方式与道家的方法接近,需要借用强大的法器,才能够施展出来。

但是很显然,莫丧拿出的那块黑色令牌,竟是“巫引”所需的法器了!

周游自然知道,这“巫妖之身”的可怕,一旦让其成形,法力堪比上古大妖,于是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趁着莫丧还没有完全化出“巫妖之身”,周游大喝一声,猛的疾扑过去。

莫丧没想到周游会趁这个时机出手,忙急急后退,想要避开锋芒。

现在莫丧已经化出一半的“巫妖之身”,动作就已经变得疾快无比,一个后退腾挪之间,竟迅速的与周游拉开了距离。

周游自然知道莫丧的想法,立即急步猛追上去,二话不说,直接一拳轰出,挟着巨大的力量,朝莫丧的面门轰了过去。

莫丧忙抬起右臂一挡,竟架住了周游凶猛的攻势,同时他左手那枯瘦纤长的手臂一扫,拍在了周游的胳膊上。

“砰!”的一声,一股巨大的力量,竟抵挡住了周游的攻击。

抵住了周游的攻击以后,莫丧继续紧握着那面黑色令牌,飞快的念诵着咒语。

随着咒语,莫丧身上又产生了古怪的变化,他那胳膊和腿上,以及肉眼能够看见的肌肤上,迅速长出了如同鱼鳞一般的黑色鳞片来,而且笼罩在他身躯上的那股黑色旋风,刮愈加的猛烈了。

见到这一幕,周游心头一惊,他很清楚,若是让莫丧彻底的变出“巫妖之身”的话,绝对会妖力大增,若想要对付他就会大费周折!

这时候,周游脑子里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