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人2

中间人2
  • 主演:西蒙·伯德,詹姆斯·巴克利,布莱克·哈里森,乔·托马斯,艾米丽·伯林顿,弗雷迪·史卓玛,大卫·菲尔德,伯琳达·斯图尔特
  • 导演:达蒙·比斯利,Iai
  • 地区: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中间人2第一集

将这株灵药展露在众人眼前。

“诸位,这并非是什么火云草,而是火蟒毒草!是四阶的灵药,有剧毒,诸位可要看仔细了。”

林炎淡淡的说道。

“嗯?”

冷如心眉头一皱。

随后也是拿起了自己那株灵药,再三确认后,他冷哼一声道:

“小畜生,我敢确定,这分明就是火云草,根本不是你所说的火蟒毒草。”

林炎瞥了他一眼,冷冷一笑。

“冷如心,你知不知道,你的无知在这一刻显得很可笑。”

“我无知?”

冷如心咆哮了起来。

“算了,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林炎转过身子。

将这株火蟒毒草的根部展现给众人。

“这东西跟火云草长得很像,应该说,这东西跟火云草有所关联,众所周知,火云草生长在火山口上,可要是火山经常喷出毒雾,那么就会导致火云草产生变异!”

林炎将根部卷开。

“火云草,在吸食了过多的毒雾,灵药内会产生剧毒!而这种剧毒的表现,就是在根部!”

“会长生好像蟒蛇鳞片一般的斑纹,这就是火蟒毒草的由来!”

众人都是看了过去。

顿时一愣。

这株灵药被掀开的尾部。

果然有一圈圈好像蟒蛇身上的鳞甲,看上去密密麻麻的。

各种特性,果然跟林炎说的一模一样!

“我的天啊,这少年说对了最后一种,岂不是说这场赌斗的结果……”

“这果然是四阶的火蟒毒草!”

全场众人都是用一种很是惊愕的神情看着林炎手上握着的火蟒毒草。

“冷如心,跟我作对,死路一条,你自己动手吧。”

林炎对着冷如心冷冷的说道。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火云草怎么会有剧毒!”

冷如心连连后退,神色变了又变,变得极为狰狞可怖。

他在这么基础的方面上,怎么可能会败给这臭小子?

“我已经说了,这并不是火云草,而是火蟒毒草!”

林炎神情冷漠了下来。

“不!刘浩!你给为师过来,来帮为师证明一下,这只是能够增长气血的灵药!”

冷如心仿佛着了魔一般,双目逐渐变得赤红起来,一把将那刘浩给揪了过去。

那刘浩被吓坏了,整个人都是打着抖索,好像一个筛子一样。

他这要是吃下去了,那可就是小命不保了。

就算他再傻,再蠢,也是知道,他师父这次恐怕是要栽了。

吃了这火蟒毒草下去,他可就玩完了。

在这一刻,他跟冷如心之间那薄弱的师徒情谊,瞬间断裂。

他拼命挣脱冷如心的手,头也不回的就逃了。

这家伙上一刻还一口一个师父,现在这一幕,还真叫人恶心。

“冷如心,这的确是火蟒毒草!你技不如人,不要再危机多一条性命!”

这谢尘本来不想说话,但是这冷如心那么的冥顽不灵,好像疯子一般的行径,让他也是站了出来。

冷如心听到这谢尘的话,整个人都是呆了下来。

随后他眼底有一抹血红之色涌了出来。

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那林炎,随后怒吼一声。

“小畜生,这是你逼我的!我今日不仅要你的双手,我还要你的命!你给我死去吧!”

“你要我死?就凭你?”

林炎目光冰冷,嘴角掀起一道冷笑。

“哼!我要杀你,谁人能挡!出来吧,我的宝贝!”

冷如心身上尽显疯狂。

砰的一声。

随着这空气的骤然降低,四周围出现了一片雪花之中。

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吐着猩红的信子出现在这广阔的空地上。

吼!

这巨蟒朝天猛的一吼。

那身上那股滔天的煞气,将四周围不少实力弱小的家伙都给掀飞了。

很多人看着那通体赤红的蟒蛇,神情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啊?这是什么?”

“好恐怖的煞气!这大家伙是一只天河七重的妖兽!”

“兽宠!想不到这冷如心居然会有一只天河七重天的兽宠!”

有人反应了过来。

察觉到这是冷如心所饲养的兽宠!

炼丹师真是有钱的职业。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嘴角都是不由得扯动了几下。

就这么一条兽宠,从小开始饲养,都不知道要花上多少钱,再加上其他种种花费。

真是一个天价!

只不过,这妖兽唯一的好处,那就是你用精血祭炼之后,就不会再背叛主人。

“桀桀桀!林炎,你死定了,在我的妖兽宝贝前,你实力再古怪又如何?到底只会成为它的腹中之食!”

冷如心狞笑道。

现在的他,哪有之前那般轻松自得的模样?

活脱脱一个走火入魔的魔头。

他对林炎,是因为嫉妒而生出的恨意,他想起自己穷极一生,也就看看碰到这三星炼丹师的门槛。

而这一生的目标,却是被林炎这个十多岁的少年,轻而易举的完成了。

再加上在众人面前出了丑。

这让他对林炎的恨,简直就如熊熊烈火般燃烧了起来。

这妖蟒仿佛感受到了冷如心的愤怒情绪,也是猛的朝天一吼,在震慑着众人。

“呵呵。”

林炎的眼睛逐渐眯了起来,盯着那冷如心。

森然的开口道:

“这么说来,你不仅不自尽,还打算要杀我了?”

“不错!我就是要杀你,这里谁都拦不住!”

冷如心看向四周围的人,恶狠狠的威胁道。

众人都是畏畏缩缩的,不敢跟这冷如心对视。

谢尘脸色很是难看,只不过他也不知道怎么阻止。

他不过是一个炼丹师,根本就不是这天河七重妖蟒的对手。

“谁也挡不住?呵呵,根本不用谁来挡,就凭你旁边这只畜生就想杀我?你也太天真了吧!”

林炎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冷如心。

这把冷如心气得暴跳如雷,事到如今,这小畜生居然还那么的牙尖嘴利。

“冷如心,我之前就已经说过,要是你输了,就乖乖自尽,还能少受点苦头,没想到你还是没听进去,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送你上路!”

林炎一面说着话,一面朝着冷如心大步跨去。

“宝贝!给我上!撕碎他!”冷如心大吼大叫道。

中间人2

中间人2第二集

邓九新两个儿子参军,一个在灾区奋斗在第一线,只有这一个儿子在外面鬼混。父子感情应该不会太好,但是目前老人身边就这一个儿子,应该是他随身照顾的吧!那么案发的时候他的这个儿子是在医院吗!

我让梁仲春仔细再去查一下邓九新这个小儿子的详细信息!确认一下住院时间,案发时间他到底在哪,于死者邻居联系一下,确认一下作案动机。

死者死前留下的那个数字6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现在已经确认了他儿子的在这医院的六楼!虽然我的想法有点另类,但是他的儿子嫌疑比较大,要不在这个没有熟人的地方怎么有那种惊悚的表情,按照正常的心理如果遇到了人袭击袭击应该不会有这种表情的!

梁仲春查到消息更加令我相信怀疑他这个儿子是否有问题。

死者的小儿子名字叫邓立志,24岁,目前职业暂无。据说一直游手好闲,但是因为家庭环境影响身手不错,所以有点桀骜不驯,三天前被人群,殴打伤了!

18楼的监控坏掉了我动了查6楼监控的心思,6楼的监控是好使的,但是我们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这里的负责人员的一句话倒是吸引了我的注意,三天前邓立志的父亲和邓立志冲突过!

我查了三天前的监控发现邓立志的父亲确实特意来了18楼,把邓立志骂了一顿,因为他不务正业,给邓家丢脸。告诉他如果在不去部队里继承家业就滚出这个家门!

……

他们父子二人冲突了很久,我隐约看到邓立志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有种杀人的冲动!

这监控里我了解到了邓立志杀人动机的存在就带着梁仲春去找邓立志了。

邓立志的床号是****刚好也有6的存在。

我们找到病房的时候只看见邓立志一个人坐在那哭,哭的很真实让我开始怀疑我的判断了。

就在梁仲春去叫他时想问他是方不方便接受我们的调查的时候他却突然把头突然抬了起来,哭红的眼睛让我感觉到触目惊心,抬起头就问我,他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有一点我倒是很奇怪,他的父亲早就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医生也表示了他们已经尽力了,老爷子的时日无多了!

看着三天前邓立志的表情是没有什么动容的,那么今天的表现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了,而且案发的时候死者一直没有家属来认领这是不争的事实啊!

差点让这家伙外表给骗到了,不过现在这个家伙现在还在医院呢,他的情况我们还真没办法把他带到局里审查去的,原谅我们刑警心太软,了!

只能按照公事去对他了解了,因为这里是医院,我们目前还没有直接的证据。

简单了解一下最近他与死者的接触,死者生前和什么人针对过,死者生前有什么仇敌等等!

根据他的描述他还真就没什么嫌疑的,案发时间他一直在病房,在接受输液治疗,在六楼他并没有接到任何认领通知,他的腿脚也不太方便,所以没去21楼去看热闹。后来他才知道21了楼出事的是自己的父亲,本来他没有在意的愿意是因为他的父亲无论如何也不会去21楼的,看样子那个病危通知书他并不知道啊!应该是他父亲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后刻意拦下了!至于他父亲生前的仇人他也不知晓。

这时候梁仲春插了一嘴,问邓立志在案发前是不是和死者发生过冲突,邓立志直接脸色一变,反问他什么意思,说他怎么可能要杀死自己的父亲!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看了一下附近有惊讶的站起来的病人就知道这小子惹祸了,我连忙把梁仲春拉了出来,揪着他的衣领子问他知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本来明摆着就是他做的,我凭什么不能说!”

“因为你是警察!”

“我们有证据吗!你自己进去看看惹的好事!”

我看到邓立志的床边围着一圈人指指点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让梁仲春自己去看看自己惹了什么祸吧!(警方的一言一行很有可能引起全家的遭遇和变化)

我都后悔做出这样的猜想了!

不过看邓立志没有反应的样子感觉有可能成为好事!希望这小子能振作起来吧!别他老爹的在天之灵寒心!

我正要进去看看要怎么收场的时候就感觉一阵晕眩,向前刚迈出去一步就感到一阵晕眩!

……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没看到四周是什么布置,但是能猜出来这里是医院,如果不是这围了一圈的面孔我都认识还以为我到了天堂了呢!

看我醒来最激动的还是方冷,责怪我不顾自己的身体还去查案!其他人也劝我先把这个案子交给别人吧!

另一边钟健还在训斥着低着头不敢说话的梁仲春!

“记住了,你是警察,你的一言一行绝定了对方在群众心目中的地位,什么话做什么都必须把握好,要不你会毁了一个人的!”

……

“钟老,距离死者死亡时间多久了!”

钟健看了一下表,告诉我时间是42个小时,已经快两天了,还剩不到五天的时间,我就要起来,被刚刚进来的局长拦住了!

“书名,这个案子先交给别人吧,也不急于一时的!你好好养伤吧!”

“局长,邓老先生家满门忠烈,在他的儿女感到之前我必须给他一个说法,局长你还记得三年前的邓觉民吗!”

邓觉民是三年前在一次消防事故牺牲的一名消防员,正是邓九新的长子!局长听到他的名字就动容了,宣布全局进入紧急状态,有上班,没下班,全面侦查这个案子。

不过最近局里的案子也挺多,目前刘天琦的案子还没有结,老师的枪也没找回来,陈爱民的案子还在进行着。能给我加怕的人手其实并没有几个!

而且人一多我就得加强防范那个神秘人,尤其是这么重要的案子绝对不能出差错!

“警察同志,如果我没有嫌疑了的话我想去参军!”

中间人2

中间人2第三集

“好利落了。”再见到这个传奇的男子时,楚修心中已经变得波澜不惊了。

苏旭点点头,朝磅礴的岐伯示意了一下:“这位是岐伯先生,也是你父亲的朋友。”

岐伯朝楚修拱拱手:“楚少,我的两个弟子有劳你照应了。”

“万里和陈欣潼?”楚修很快意识到了他在说谁。

岐伯点点头,笑着说道:“欣潼写信说她的病情好了很多,楚少的医术还真是厉害啊。”

“岐伯先生过誉了。”楚修的神情显得有些冷漠。

“跟我来吧。”苏旭也不奇怪,转动轮椅,往后方驶去。

三人跟在他身后,一路穿过装着各种设备的房间,往尽头走去。

四周的人越来越少,各种各样的检测设备越来越多,楚修意识到自己将要看到的,可能就是苏旭一直以来隐瞒的,也是龙谷最大的机密。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宽阔无比的房间,长宽如同一个足球场,高则达数百米,而整个房间内除了一个巨大的骨架,再没有了任何的东西。

这骨架,同样高达数百米。

即便只有一半,但楚修还是能认出来,这是恐龙,一种类似于霸王龙的恐龙。

但霸王龙远没有这么巨大。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龙骨除了一只脚落在地上外并没有其他的支撑,却没有半点的散落和歪倒。

而另外消失的一半也整整齐齐的,像是被切开,又像是镶嵌在石头里一样。

但这条龙就立在房间的中央,四周没有任何的东西。

“十三年前……”苏旭抬头仰望着龙谷,轻柔有有些沉重的声音响了起来,“米国联邦调查局在北极的冰窟内发现了一座宫殿,而在宫殿内,冰封着一个华夏人。”

岐伯沧桑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秦旭的神色却异常凝重,楚修明白,他接下来将要听到的,恐怕是天大的秘密。

“他们想尽办法激活了那个华夏人,而那个华夏人却一招灭掉了数千人,毁掉了一个基地。”苏旭接着说道,“然后他来到了这里。

那个人的实力很强,即便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苏旭脸上多了些落寞:“然而那个人并没有杀人的意思,而是打开了这条通道。”

楚修听刘伯然说过,龙谷内也有一个传送阵。

并没有接着解释下去,苏旭指着龙骨说道:“这条龙,就处于通道之内,十三年的时间,它从只露出一个头,慢慢的变成了这样,或许用不了多久,这条通道就会重新开启。”

“通道的另一边是什么?十三年又发生了什么?”楚修问道。

“另一边,就是修真者的世界。”

“修真者。”他又一次听到了这个名字。

“道境于地球而言,是武者的巅峰之境、传说之境,但于修真界而言,不过是开始而已。”苏旭似乎在回忆往事,脸上尽是苦涩,“而我们原本以为那个苏醒过来的强者之所以想打开通道,不过是想远离地球而已,所以帮助他打开了传送阵,却没想到因此将地球置于覆灭之境。”

楚修眉头轻皱。

“地球是修真界的发源地。”苏旭说道,“地球虽然没有了真气,但却有传承,还有无数遗迹,以及通往各个小世界的传送阵。”

“所以对面的人涌了进来,想要霸占地球?”楚修问道。

“若尽是如此,那也就罢了。”苏旭说道,“但当他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纵然个人武力强大,却依然无法统领整个地球上的人类,因为经过了千百年,地球上的人类拥有了另一种武器——核武器。”

楚修沉默,核武器的力量有多强,这里的每个人都很清楚,修真者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在这种强大的武器下生存。

“所以,他们想要灭掉所有的人类,或者说,由他们自己掌控这种强大的武器。”

“即便是修真者,应该也不全是坏人吧?”楚修凝眉道。

“有那么一两个人就够了。”苏旭说道,“就像现在的骷髅会。”

“骷髅会?”楚修暗惊,“骷髅会内有那个世界的人?”

苏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推动轮椅继续往前走:“这里是地球,是我们生存的地方,没有人喜欢被外来的人统治,更何况这些人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所以强者们云集龙谷,想要将修真界的人堵回去,将传送阵关闭。”

楚修眼睛微眯,照目前的情形看,他们似乎成功了,但苏旭这些人最强也不过道境而已,怎么看都没有成功的希望。

似乎知道楚修心中所想,苏旭接着说道:“没错,我们最终失败了。”

“那你的伤势?”

“就是在那一战中留下的。”

苏旭点点头:“当初的我们根本不是对手,但并非所有的人都无计可施。”

“北极苏醒的那个人?”

“呵呵,不错。”苏旭笑着点点头,“那个人发动了一个强大的招式,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这里的所有人都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只留下了两个人来关闭传送阵。”

苏旭,还有骷髅会的那个人。楚修不用猜也能明白。

只是,为什么留下了这两个人?

“因为我们没给自己留后路。”苏旭抬起头,悠悠的说道,“如果我们失败了,这里将被导弹夷为平地。”

楚修默然。

楚修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不过他并没有急着问,而是接着说道:“你想重启通道然后过去?”

“谁不想更进一步?”

“这是你刻意引导我的原因?”

“这件事我来解释吧。”一侧的岐伯突然说道。

见几人看了过来,岐伯捋了捋胡须说道:“北极苏醒的那个人在死亡之际,留下三本书来,一本事关堪舆之术,一本是极强的法阵之术,而最后一本,就是你手里的《神农药典》。”

楚修眉头一皱:“《神农药典》不是巫医门的传承书籍?”

“那只是聂天龙的师父伏冲随口说的而已,这本书其实十三年前才面世。”岐伯说道,“当时苏谷主并不知道那人留下这三本书的意义,除了那本法术书籍外,也领悟不透其他两本书中的内容,便将着两本书分别交给了龙虎山的我们以及巫医门的伏冲。你见识过《神农药典》,应该清楚它对中医意味着什么,而那本堪舆书籍对我们也一样,师兄废寝忘食的研究了十年才看破其中的一种预测术,随后不顾我们的劝阻强行实施,得到的却只有一个字……”

岐伯的目光落在楚修身上,掷地有声的道:“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