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百分百

真爱百分百
  • 主演:弗朗克·迪博斯克,亚历山德拉·拉米,艾尔莎·泽贝斯坦,热拉尔·达尔蒙,卡洛琳·安格鲁德,洛朗·巴图,克洛德·布拉瑟
  • 导演:弗朗克·迪博斯克
  • 地区:法国,比利时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法语,英
  • 年份:2018
乔斯兰(弗兰克·杜波斯科 Franck Dubosc 饰)是一位非常富有的商人,凭借着自己有两个臭钱,他整日流连于不同的女人身边,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女人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玩物而已。   一天,乔斯兰家隔壁新搬来的女邻居吸引了他的注意,为了博得对方的好感迅速拉近距离,乔斯兰伪装成了一名残疾人,哪知道邻居家中竟然有一位真的身患残疾的姐姐弗洛伦斯(亚历山德拉·拉米 Alexandra Lamy 饰)。在一来二去之间,乔斯兰发现弗洛伦斯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处世哲学,都深深的令自己折服,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心动的感觉。与此同时,乔斯兰也知道,如果自己装残疾的事情被拆穿,那么他和弗洛伦斯之间的关系就将走到尽头。

真爱百分百第一集

第269章 那边唱大戏,咱们也不能闲着

云初凉伤心又无奈地大叹了口气:“之前在大殿之上,小王爷当众向皇上求情,让我嫁给他,我想着二妹妹跟太子这边模样,以后我就是嫁给太子,这日子也不好过,所幸就答应了小王爷。”

心莲更震惊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云初凉,不相信她竟然要跟小王爷成亲了,可是她明明很喜欢太子啊!

像是看穿了心莲的心思,云初凉红着眼睛道:“我喜欢太子又怎么样?太子又不喜欢我,与其嫁给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受苦,倒不如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那人当众求娶我,想来不会对我太差。”

心莲紧张地看着云初凉,下意识地替风喆翊解释:“不是,太子他是喜欢您的,您这么美……”

“傻瓜!”心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初凉打断,“女人的皮囊再美又能撑多久。人是会老的,所以我才让你去学那些东西,太子应该很喜欢你吧。”

心莲被云初凉那火热的眼神,看得俏脸通红。不得不说,小姐考虑得很周到,她之前学的那些房中之术,却是很有帮助,太子真的很喜欢她呢。

一看心莲这表情,云初凉就懂了,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所以啊,你要好好把握住机会。皇上已经为我和小王爷赐了婚,还有一个月我就要成亲了,你不用再顾忌我,只为你自己考虑就好。”

“小姐……”心莲又感动了。

当初她是打着帮小姐的旗号,才能得到小姐的帮助的,小姐对她也是尽心尽力,没想到结果却并不跟他们想的这样,可是饶是如此,小姐却还愿意这么帮她,这让她如何能不敢动。

“现在,太子正在那个凉亭里。”云初凉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你可以去找太子,现在唯一能救你的人只有太子。”

“什么?”心莲震惊地看着云初凉,突然紧张起来,“太子怎么会在凉亭里,他是在等我吗?”

“或许是的。”云初凉眸光闪烁地看着心莲,像是不好意思刺激她似的开口,“不过因为你不在,他把云诗娴错认成了你,所以酿成大错,这会儿凉亭里还有父亲祖母。”

一听太子把云诗娴错认成了她,心莲顿时怒了:“是她,一定是她故意设计太子的,她把我关起来,恐怕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呢。”

心莲也是聪明人,一下就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你先别激动,凉亭里的人恐怕除了太子,没人会站在你这边,你自己要小心。”云初凉拍着心莲的手告诫,“还有咱们当初的目的,你可千万别犯傻说出来,到时候我嫁到熙王府关系不大,可是你自己恐怕就……”

心莲瞬间明白了,如果让太子知道她们在算计他,恐怕他对她的宠爱也就到头了。

“小姐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心莲下定决心朝云初凉保证道。

“行了,你快去吧。”云初凉拍了拍心莲的手,心莲朝她点了点头,便疾步往凉亭去了。

云初凉看着心莲这像是要去抓奸的正室步伐,唇角不自觉地勾起冷笑。

有些人从来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不过她现在到底有这样的资本,好歹比起云诗娴,太子肯定是更喜欢她的,毕竟那方面学了可不是白学的。

“小姐,你可真是厉害呢!”想到刚刚云初凉说的那一番话,冰凌那崇拜的小眼神就控制不住地飘了过来。

云初凉笑了,不过就是收买个把人心,这能有什么难的。

“走吧,那边唱大戏,咱们也不能闲着,过去看看戏也好过过瘾。”云初凉拍了拍冰凌的脑袋,便抄小路往凉亭去了。

冰凌眸子一亮,连忙跟上。

主仆俩到了凉亭附近,发现心莲还没到,倒是凉亭里人不少。除了云诗娴和云劲松,老太太,张丞相他们,张氏也在。

这会儿云诗娴正抱着张氏小声抽泣呢。

张氏则是瞪着风喆翊,一副护犊子的表情。

对面风喆翊则是满脸不耐烦,已经到了暴怒边缘。

云初凉低头瞥了眼窝在草丛里看戏的冰凌,哭笑不得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干啥呢?”

冰凌不明所以地抬眸看她:“不是您说要看戏的吗?”

她这不是正打算找个好位置看戏吗?这位置视线刚刚好,完全能看清楚,而且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们说话呢。位置绝佳啊。

云初凉白她一眼:“你是不是傻?谁说要偷看了,咱们过去光明正大地看不好吗?”

窝在这里做什么?做错事的又不是她!

再说现在可是云诗娴最狼狈的时候,她不去刺激刺激她,那不可惜了了。

云初凉拍了拍冰凌的脑袋,就光明正大往凉亭走去。

冰凌见状连忙偷摸地跟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一看到云初凉,云劲松就皱起眉头。

其他人的表情也都一言难尽,一副十分不待见她的样子。

云诗娴更是脸色白了白,这辈子这个瞬间她是最不想看到云初凉的。

倒是风喆翊看到云初凉眼神瞬间就亮了起来:“初凉妹妹,你来了。”

风喆翊说着就伸手要去牵云初凉的手。

云诗娴顿时嫉妒得扭曲了脸。

云初凉则是吓得眼角狂抽了下,连忙退后一步,避开风喆翊的手:“太子殿下请自重。”

一句话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话,让风喆翊想到什么,心里不受控制地抽痛起来。

云初凉朝张丞相和张夫人点了点头,又向云劲松和老太太行礼:“凉儿听到这边出了事,所以来看看,想着或许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云初凉的话音刚落,那边张氏就叫嚣起来,“什么帮忙?说得好听,你就是来看笑话的吧。”

云初凉莞尔,看向张氏:“母亲这话凉儿可不懂,这里有什么值得凉儿笑话的吗?”

“你……”张氏顿时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云诗娴也是厌恶地瞪了眼张氏,娘亲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边张丞相和张夫人都是微眯着眼睛。

这个云初凉果然不一样了,他家蓉儿确实不是她的对手。

“公子!”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云初凉身上的时候,一个女衣女人突然冲进了凉亭。

真爱百分百

真爱百分百第二集

第236章:她说:穆寒御,我杀了你皇兄。

南宫璇呆呆的望着他的样子,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却见穆泽天弯下了身子,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他说,“哑儿,别哭。”

他的眸光很深邃,不同于穆寒御的冷清,看人的时候,竟会让人觉得他的眸子中盛满了深情。

南宫璇的喉咙被堵的很难受,她想不哭,可是穆泽天是为了她,为了替她挡下那白色的粉末,才变成这样的。

“哑儿,帮我个忙,可好?”穆泽天的声音染上了一层蛊惑的味道,仿若悠扬的曲调,渐渐的融入了人的心底。

南宫璇像是着了魔般的,泪眼朦胧的望向了他,就见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剑,交到了南宫璇的手上,握住了她颤抖的双手,露出了一抹笑意。

“哑儿,朝这里。”他伸手指了指他的胸口,“刺下去,狠狠的刺下去,这样我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南宫璇愣愣的望着他,下意识的摇头,她不可以,她怎么可以杀他?

“哑儿,你知道吗?你的眼睛……”穆泽天缓缓的抬头触摸上了南宫璇的眉宇,露出了一抹微笑,“很像三年前我和二弟,遇到的那名女子的眼睛。”

“都是那么纯净,都是那么灵动。很难想象,在战场上,居然还能有这么一双眼睛。”他说着,握紧了南宫璇的双手,朝着自己的胸膛狠狠的刺了下去,“能死在你的手里,我觉得很幸福。来世,我会比二弟更早一步找到你的。”

“不!”滚烫的鲜血溅了南宫璇一脸,她嘶吼的叫出了声,她能说话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在这种情况下。

“穆泽天,你醒醒,你醒醒,你不可以死!”南宫璇大哭着叫出了声,穆泽天露出了一抹微笑,最终还是倒在了她的怀里。

南宫璇就那么站立着,抱着倒在她怀里的穆泽天,喉咙已经哭到沙哑,甚至望了将自己的手从刺在穆泽天的剑上拿下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亡忍,他居然让她亲手杀了他?

为什么?

南宫璇哭的已经哭不出来了,即使到了古代,她也从未真正的杀过一个人,可是,现在,她都做了什么?

她杀了穆寒御的皇兄,她亲手将剑刺了进去。

她突然木讷的抬了头,将穆泽天给扶住了,静静的望着还插在穆泽天的胸膛上的剑,而剑的另一边是她染满了鲜血的手。

然后,她突然,笑了。

他说,他能死在她的手里,他觉得很幸福,那么她呢?她亲手杀了他,他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穆泽天,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你醒醒啊,你不可以死,你死了我就是杀了凶手,你叫我怎么活下去?

南宫璇抱住穆泽天的身体摇晃着,见他闭着双眼,嘴角依旧带着笑,她突然好恨好恨,伸手就将插在穆泽天胸口的剑,给狠狠的拔了出来。

鲜血溅了一脸,而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出传来了穆寒御的声音。

“皇兄!”

“哑儿,你在做什么?”

他亲眼看到了南宫璇将剑从穆泽天的胸膛里拔出来,整个世界彷佛都在瞬间陷入了地狱。

南宫璇回头,手里居然还拿着剑,她望着他,在笑。

南宫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她只是觉得好好笑,她望着穆寒御说出了她能重新开口后的第一句话。

一句比在穆泽天的胸膛刺上十剑也不足以抵不上的话。

她说,“穆寒御,我杀了你皇兄。”

穆寒御像是被雷击了般,站在了原地,望着手里还拿着剑,剑上还染着他的皇兄的鲜血的人。

原来,她一直都是会说话的。

原来,她一直都在骗他。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穆寒御的心,痛的都快要死过去了,他从未如此绝望,如此撕心裂肺过,那种感觉比在他心口插上几刀都要来的难受。

夜,很黑,黑的连月光和星光都不见了。

夜,很凉,凉的连知觉和感知都没有了。

南宫璇望着穆寒御那由震惊到冷到骨子里的眼神,笑的越发的璀璨夺目,笑得连身体都在颤抖,她早该知道的,这个男人不会为了她放弃任何的东西,更不会为了她做任何的事。

她也早就设想过的,如果她和他的家人都被绑架了,他会救谁,如今这个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看到穆寒御那越来越冷的眼神,她就知道了。

她杀了他的皇兄,杀了北穆国的皇帝。

他不可能放过她的,不可能的。

可是,怎么办?她不能死呢!

南宫璇笑着丢掉了手中的剑,她不能死,她还有宝宝,就算穆寒御再恨她,再想要了她的命,她也不能死!

穆寒御望着南宫璇的一举一动,一步步的朝她走了过去,南宫璇抽出了凤鞭,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而就在两人快要动手时,齐予觞赶到了,瞧见穆泽天的尸体,他甚是赞赏的赞扬道,“哑儿,本皇子就知道,你不会让本皇子失望的。”

齐予觞这话一出,更是在穆寒御的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而南宫璇在听到这话后,却连看也没往齐予觞那边看,她早就知道齐予觞有多卑鄙的,抓到这种机会,他还不利用,他就不是齐予觞了。

齐予觞早就算计好了,只是他没算到南宫璇竟然会联合若瞳,将魏钦亡救出去,还设计损伤了他几千名手下,这笔血账,他不讨回来,岂不是说不过去?

如今的魏钦亡已经被若瞳救了出去,他方才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而正好心里郁结的时候,那个男人就给他带来了个好消息。

如此有意思的场面,他怎能错过?

穆寒御静静的望着南宫璇,不知为何,他竟希望她能开口解释一句,哪怕是一句,就算明知道她是在欺骗他,他也还是希望她能解释上一句。

南宫璇并不知穆寒御望过来的那层含义,如今所有的事已经成了事实,成了定局。

她只想保护好自己和孩子,她想离开,可是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可能让她离开吗?

真爱百分百

真爱百分百第三集

一想到那个画面赵爱军的头就更疼了,还好,还好是早产的……不过,他一直也没给他吃什么特别的好东西,这熊劲儿,这个头咋就一直蹭蹭蹭的猛长呢?

赵爱军直接掀开儿子的被窝:“熊娃,起来了,你姐都起来把饭给弄好了,你还给老子睡!忘记你的天职了吗?”

“唔……爸,我就要睡觉……”赵蕴福打了个滚重新把被子缠到身上,迷迷糊糊道:忽然,他一直蠕动的身子一顿,就跟被针扎了一样跳起来:“啥?姐姐都起来了?”

儿子的那蠢样,赵爱军看一眼都觉得嫌弃,还是闺女好,处处贴心:“快起来吃饭!”

师父的作息时间一直都很好,赵小满就是掐着时间点过去的,所以一去果然就看到师父已经起床了,把师父请进家里以后,赵小满才把昨天一直没拿出来的东西给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师父,爸,妈,都来看看这是什么!”

蕴福勾搭着就要看红色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是什么?”赵爱军一看六叔和赵小满那庄重的表情就知道里面的东西肯定不简单,但还是耐不住好奇心问;

赵小满小心翼翼的打开绒红盒子,两枚闪亮亮的军功章就安静的躺在那里。赵六还好,他在赵小满拿出盒子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而且赵小满昨天也和他说过这事,但是赵爱军和陈宝珍就失态的站了起来,连身后的凳子倒下也顾不上了……

“这事什么?怪好看的……”赵蕴福不认识这个,也不知道这东西的含义,当即就要伸手去摸……

“你敢动它一下我弄死你!”赵爱军面目狰狞的抓住儿子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装军功章的盒子往中间移了移,确定儿子碰不到以后才一脸嫌弃道:“别用你那脏手碰它!”

赵蕴福低头看看自己刚洗得干干净净的手,哪里脏了!

“妈,我手不脏!”

陈宝珍眼睛盯在军功章上都拿不下来了,头也不转道:“你爸说的对,你手脏!”

“我还是不是你们俩亲生的?”赵蕴福觉得委屈极了;

“不是!大马路上捡来的。”夫妻两人异口同声道:

“姐……”幼小心灵受创的赵蕴福这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有一个非常疼他的姐姐,当即偎过去求安慰;

赵小满摸摸他的头:“没事啊!你和我一样都是爸妈亲生的,爸妈看到军功章太激动了。”

“什么是军功章?”赵蕴福不解的问;

“军功章是一位军人是否合格的证明,有了它就说明姐姐也算一名合格的军人啦~!”

“瞎说!”陈宝珍眼睛含泪:“这明明就是一名表现突出优秀军人的标志!”

赵爱军也跟着点头:“小满,你才去没几个月,是怎么一下子得到两枚的?杨家的小子当了几年兵了我听说一共才得到三四枚……”

自己闺女这样别不是做了什么危险的事儿吧?

“这个……”赵小满眼睛一转,求救的看向师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