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

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
  • 主演:未知
  • 导演:金子修介,佐藤信介
  • 地区:日本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6

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第一集

第两百七十七章:爹爹,你想死不要带着熠儿呀

“不用,她是昨天看到的,也不知道是林子辰还是林子熠,他不可能还会在枯木林,他娘亲可是在这片区域。”赫连邵筠看着一望无际的花海,这里实在是太大了,要找一个人真的不容易。

“走吧!”赫连邵筠不甘心,外边依然有很多人要杀她,包括飞云宫的人。

思远微微点头,只怕君上找不到林云夕不会善罢甘休!

林云夕此刻在君上的心里就是一个瑰宝,她会在君上的人生里,回味无穷。

君上很孤单,对于有恩于他的,会成为他心底最深的情。

那份蕴含着一定情份的情谊,君上只怕自己都理不清楚。

林云夕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她居然穿山肚而过。

站在洞口,往下看去,崖下山势挺拔险峻,风光独特,奇异的景象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崖下的一片湖泊里,长满了比雨伞还要大的白莲花,几乎占据了半个湖泊。

而湖泊中央,一座山峰拔地而起,鬼斧神工,气势磅礴,高入云霄,云雾缭绕。

让林云夕有一种山峰高万尺,手可摘星辰。

她觉得这座山峰神秘莫测,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洁净无染,湛蓝俊秀。

所有的答案,似乎就会在这座山峰上呈现出来。

林云夕微微勾唇一笑,人生绝路逢生,转危为安时,也能如获至宝!

“火影,出来。”林云夕声音里带着一抹激动,她要到对面的山峰去看看。

火影瞬间出现在半空,她飞身到火影身上。

“火影,飞身到对面的山峰上去。”

火影一听,煽动这漂亮的羽翼,快速的往对面的山峰飞去。

纵然火影的速度很快,可是飞了很久,她们依然没有到山顶。

林云夕只感觉这山峰太高了。

而且她隐隐约约看到山里有很多珍贵的药材。

林云夕微微一笑,这里是一处人杰地灵的宝地。

火影又飞了大概半个时辰,林云夕终于看到山顶了。

离山顶还有几百尺高,林云夕瞬间纵身一跃,缓缓落在山顶上。

她四处看了看,四周峭壁千仞,林木参天,显得很古老,寂静清幽,风淡淡而情动,云飘飘神飞,让人瞬间心旷神怡。

林云夕低头看去,一株株珍贵的药材让她心里一阵狂喜。

有神凝草,这个可是修复灵脉的绝顶药材,世间难寻!

林云夕小心翼翼的将它们连根拔起,小心翼翼的放入空间里的灵泉水里养着。

“哇!龙丹参,十阶,天哪?大发呀!”看到那苍天大树上的一株红褐色的龙丹参,流动着淡淡的红光,药材中的药圣,专治百病的。

十阶龙丹参,林云夕不敢大意,魂识快速的透体而出。

周围很寂静,什么都没有,魔兽的气息更加没有了。

这下林云夕可以放心的采药材了。

将近半个时辰,林云夕采集了很多珍贵的药材,这些药材够她用很久了。

这时她才有时间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她一直往有路的地方走。

等等!

林云夕往前走了几步。

“有石阶!”

林云夕快速的走过去。

她提着裙摆,顺着石阶往下走。

难道这里有人住吗?

林云夕心里很是惊讶!

她对未知的事情存在着很大的好奇心和诱惑力。

有的时候,方向选对了,坚持很可贵。

石阶很长,在林云夕看来,就像永远都走到头一样,可是往下走,林云夕倒也不觉得累。

而龙烨天和林子熠,此刻已经来到了林云夕掉下悬崖的地方。

林子熠手中的灵珠,微微闪亮了一会,又瞬间暗淡无光。

林子熠水亮的大眼里划过一抹惊喜,“爹爹,娘亲来过这里。”

龙烨天快速的扫了一眼周围,不远处的巨石旁边有打斗过得痕迹。

“你娘亲只怕是遇到魔兽了。”龙烨天双手微微一紧!

林子熠迈着小短腿,往一旁的巨石旁走去。

仔细的看了看周围,是有打斗过的痕迹,可是不是很激烈。

“嗯!”林子熠突然看到悬崖边的草上有一支珠花。

林子熠感觉有些熟悉,可是离他有些远,他拿不到。

“爹爹,你过来看一下,那有一只珠花,有些眼熟,好像是娘亲的。”

林子熠的心微微颤抖着,澄澈的大眼里闪过一丝危惧,那珠花怎么会在悬崖边?

龙烨天快速的走过去,用灵力把珠花吸了过来。

“这确实是你娘亲的珠花。”龙烨天忧惧的看着悬崖下,心里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爹爹,娘亲会不会”

“不会。”龙烨天快速地打断儿子的话,心里又不得不那样想,珠花的位置实在是让他心里升起了一股害怕。

心里瞬间升起一抹衔恨,没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吼!”

一声魔兽的嘶吼传来,一条粉色的舌头瞬间席卷而来。

“爹爹小心!”

林子熠声音刚落,小小的身影瞬间被一双有力的铁臂抱着腾空而起。

龙烨天抱着林子熠纵身下了悬崖。

就在那岩壁虎魔兽的舌头袭击而至的时候,他瞬间明白了那珠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夕儿掉到了悬崖下了。

他心里几乎可以肯定。

“唉,你们看,有一个孩子和一个男子掉下悬崖了。”

有几往这里过的人大声惊叫道。

“快跑,是八阶岩壁虎魔兽。”

人群里有人大叫着,几名男子什么都顾不上,现在只顾着逃命。

“啊!”林子熠看着周围飞速后退的景色。

“爹爹,你想死不要带着熠儿呀。”林子熠闭着眼睛大叫。

这样的感觉和死没什么两样?

龙烨天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是好气又好笑,他像是那样寻死灭活的人吗?

“傻瓜,爹爹会带着你一起寻死吗?你娘亲肯定是掉下悬崖了,我们到崖下找一找,爹爹是七阶修为,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出事的。”

“哦,吓死宝宝了!”林子熠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他还以为爹爹气的要抱着他寻死呢?

林子熠这才睁开眼睛,快速的抹了一把额头上沁出的汗水,微微往下看去,白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这悬崖好深呀!他都不知道下去了还能不能上来,爹爹也太冲动了,怎么也要和他商量一下在跳?

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

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第二集

云月瑶也是一惊,问道:“这么说来,小罗罗母亲之所以反应慢,不仅仅是因为虚弱,还因为识海被侵蚀导致的?”

天绝道人肯定的点头,说道:“也不知何人如此歹毒,想不到灵兽也能想到在识海下毒这样的法子。简直跟天魔一样狠辣无情。”

云月瑶疑惑道:“这跟天魔有什么关系?”

天绝道人说道:“识海下毒,最开始就是天魔一族惯用的手段。神识和识海有多脆弱,被侵蚀毒害就会有多痛苦,天魔喜欢折磨人,最喜欢欣赏他人痛苦扭曲的表情。那就是一群变态。”

云月瑶:......

现在不是多纠结天魔变不变态的问题,云月瑶绕过这一话题,问道:“那现在怎么办?直接去告诉前辈真相?知晓了也没大用啊,可有解决之法?”

天绝道人思量着说道:“有,但太耗费时间,以那小凤雏母亲如今的状态,恐怕根本挺不到你配制出解药。不过嘛......”

本想说总归要试一试的云月瑶,被这一个不过给打住了话头,急切的问道:“不过什么?”

天绝道人看了看小土,说道:“正巧,你刚给五色神土吃了凤族种植梧桐的土壤。只要能让小凤雏的母亲化形本体,由你将她带进空间内,埋在五色神土内。嗯......,三年时间,即可清除她体内毒素。”

云月瑶思量了下,不确定的问道:“就是说,我需要争取到三天的时间咯?”

天绝道人耸耸肩,说道:“外界三天,也只是保守估计,也许还会需要更久。还要看那一位如今的状况如何了。”

云月瑶懂了,抱起小罗罗,说道:“小罗罗,走,我们去救你母后。”

绮罗一听,当即就兴奋了,问道:“瑶瑶想到办法了?”

云月瑶点点头,说道:“不过,还需要小罗罗帮忙哟。”

绮罗当即抖擞了精神问道:“瑶瑶要我帮什么忙,尽管说,小罗罗一定尽全力办到。”

云月瑶小声跟绮罗说着后续的安排,绮罗连连嗯嗯,表示没有问题。

于是,云月瑶抱着小绮罗再次出了石室,直奔祖地大门。

但来到大门前,却毫不意外的被拦住了。

云月瑶没有开口,而是绮罗动了动蛋壳,奶声奶气又带着哭腔的说道:“本公主要见父皇母后,去通禀。”

守门的并非普通守卫,而是霍焰天穹的左膀右臂。

闻听凤蛋竟然开口说话了,两人一惊。他们之前见过这枚凤蛋被老祖抱在怀中,此时,凤蛋自行找来,他们有些犹豫,是否要通传。

这时,云月瑶才开口说道:“这位是你们老祖最小的女儿,去通禀一声吧,小家伙情绪不稳,有些不舒服。”

左飞与右飞对视一眼,轻轻点头,于是右飞留下,左飞转身,并未打开大门。而是对着一根凤羽嘀咕了两句,将其从门缝塞了进去。

祖地内,霍焰天穹还在往妻子的体内输送法力,替妻子续命。

要解毒也好,治伤也罢,都必须有一定的精神才能做到。

他把绮罗交托给云月瑶之后,就匆匆回转,一直在替妻子续命。但奇怪的是,他的消耗极大,婉儿的情况却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糟。

霍焰天穹皱眉,不该是这样的。他只好停下法力的输送,开始探查妻子全身。

依旧没能找出异常。

正当霍焰天穹束手无策,面现痛苦自责、悔恨懊恼之际,一根凤羽闪着灵光飘了进来。

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

死亡笔记:最后的名字第三集

“荒神戒,我势在必得!”夏小猛莫名觉得这枚戒指对他有很重要的作用。

虽然只不过是一枚残破的戒指,但是戒指展现出威压的时候,夏小猛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血液,似乎是在隐隐沸腾。

这难道就是真仙随身之物,和他这真仙之体所产生的共鸣?

不!

或许并不是这么简单。

如果夏小猛没看错的话,这荒神戒已经是无主之物,而没有主人的东西,未必不想重新找到一个新的主人。特别是,现在的荒神戒已经严重破损,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仙器。如今这荒神戒,估计也就只是比道器强那么一点点而已。

夏小猛有了这些想法,顿时坐在第一排大手一挥!

“三千渡劫雷丹!”

哗!

夏小猛开口的时候,周围的人已经是一片哗然。

在玉上河洲,玉上天宗只要发话,就算是周家、宁家、何家以及洛家,都不敢和玉上天宗针锋相对。

这么多年以来,玉上天宗从各地都吸取了大量的人才,这种人才基础是家族式的四大家族,都不能够比拟的。

因此,玉上天宗才是玉上河洲的唯一主宰!

玉上天宗的眉头一皱。

而下方的人群已经是替夏小猛感到可惜。

“这是谁啊,竟然直接和玉上天宗抢东西,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实力够强吗?就算是很强,在玉上天宗的地盘,这个家伙之后能够保住自己拍下来的东西也是够呛啊!”

“这个家伙要倒霉了。”

“四大家族都不好意思和玉上天宗争夺,这个家伙出头,真不知道是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他脑子有毛病。”

无数的人都对夏小猛不看好,但是只有夏小猛知道:他一定要得到荒神戒,在所不惜!

“四千渡劫雷丹!”

在夏小猛开口之后,忽然又有一个神秘的人物开口,表示要用四千渡劫雷丹拍买下这荒神戒。

四千渡劫雷丹,如果一名顶级丹尊来炼制的话,至少要炼制整整三十年,而就算是要十名丹尊来炼制,那也需要三年的光阴!

十名丹尊,这可不是轻易就能够找到,至少在玉上河洲,也堪堪才九名丹尊而已。

渡劫雷丹除了很难炼制之外,同时还需要很多珍贵的药材。

这就是为什么一枚大乘期固元丹只能换取100枚合体期固元丹,而渡劫雷丹,一枚就能换取10000枚大乘期固元丹的原因!

当然,大乘期固元丹同样很珍贵,是各大宗门家族必须常备的丹药。

众人齐齐望去,却见不是来自楼上,而是来自楼下。

人们以为是楼下第一排,结果是楼下最后一排。

最后一排的神秘人物笑了笑:“玉上河洲拍卖这等神奇之物,我中州的天门,又怎么会缺席?”

天门,这是中州能够和玉上天宗相抗衡的大门派,实力比中州的楚家、齐家和柳家都要强上不少。

而且,天门在中州四大宗门当中,也是位居首位。论实力,天门的实力可能更在玉上天宗之上。

当然,玉上天宗和天门都没有底牌尽出过,所以具体谁强谁弱,也只能是靠臆测。

天门来玉上河洲的人物是天门的太上长老,渡劫期巅峰的人物,已经练就了一身纯阳之体,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踢开真仙之境的大门。

这样的人物来到玉上堂,可见天门对这桩拍卖的重要程度!

玉上天宗的宗主冷哼一声:“五千渡劫雷丹!”

“八千渡劫雷丹!”那天门继续加注筹码。

当人们以为这场硝烟,只会在玉上天宗和天门之间胶着的时候,忽然,一个人扯着嗓子喊道:“一万渡劫雷丹!谁还要继续?!”

夏小猛继续道:“三部圣级功法,加上一万渡劫雷丹,谁还要继续?!”

轰!

夏小猛简直是一鸣惊人!

无论是玉上天宗还是天门之人,听到夏小猛竟然直接喊出了用三部圣级功法,和一万渡劫雷丹来交换,顿时傻了眼。

什么叫壮志豪情!

这特么才叫壮志豪情!

一掷千金也不是夏小猛这么玩的。

天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筹码,竟然会败给别人!

圣级功法,每一本都无比的珍贵,每一本,几乎都堪称是上天的馈赠!这眼前的家伙何德何能,竟然能够一下子拿出三部圣级功法,来让天门屈服,让玉上天宗俯首!

这时候,天门的太上长老,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加注。

圣级功法太过珍贵,不能够轻易泄露,而天门之内,也不过才13种圣级功法,这也是拥有圣级功法最多的门派。

玉上天宗的圣级功法才9种圣级功法,不能够和天门相比.

拍卖场内,竟然诡异地呈现出了一片安静和死寂。

雅霜小姐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没有从这种震惊中反应过来。

那名天门的太上长老,已经亮出了自己天门的身份,以天门独有的玄袍披身,象征着自己才是唯一能够和玉上天宗争锋的门派。但,夏小猛的插足,让天门的太上长老颜面尽失!

夏小猛起身,转身朝着楼上的玉上天宗宗主,以及最后一排的天门太上长老,微微笑道:“怎么样,两位还要再加注吗?我夏小猛随时奉陪!”

一声狂言,再次引爆了现场的气氛。

玉上天宗的宗主冷哼道:“你叫夏小猛是吧?你可知道你现在身在什么地方?又或者,你是哪家大宗门的弟子?”

眼看夏小猛不过是元婴境界的修为,玉上天宗的宗主,也不会认为夏小猛是宗门的长老之类,只会认为夏小猛是某个隐世宗门的弟子,大手大脚,嚣张跋扈惯了。

“我不是大宗门子弟!”夏小猛道。

“那你是来自哪个家族?我似乎没有听过中州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天门的太上长老道。

“我也不是来自大家族。”

“那你是在耍我们?!”玉上天宗的宗主直接道:“雅霜小姐,让你们的玉堂主出来吧,我想他应该出场制止眼前的胡闹了!”

雅霜小姐却面露出尴尬之色:“宗主,这位夏公子并不是胡闹,他是我们玉上堂最高等级的白玉牌贵宾客户,他随手就能拿出超过1000枚渡劫雷丹价值的东西,所以雅霜并不认为夏公子此时的行为是在胡闹。”

雅霜的一番话,再次让周围议论四起!

“不得了,这个年轻的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随随便便就出手上千枚渡劫雷丹的物品,看来这个小子的背后,一定存在着绝世高人!”

“我收回之前的话,这个夏小猛,我也看不透他。”

“这么年轻就敢和天门以及玉上天宗相抗衡,我都有些佩服他了!”

人们终于不再轻视夏小猛,反而觉得夏小猛的背后,一定有一尊他们不知道的庞然大物!

轰!

玉上天宗宗主,直接以一阵威压镇压下来:“我再问你一遍,夏公子,你的师尊是谁!”

“我没有师尊,你的小小威压,也不用吓唬我。我见过很多世面,真仙都见过,你一个小小的渡劫巅峰,也敢用威压来镇压我,你当我是路边随随便便一个小角色吗?”

夏小猛身形一震,那不世的威压,就像是土鸡瓦狗一般,根本不能够对夏小猛造成任何的威胁!

“怎么会,你小子,身上有秘密!”玉上天宗宗主吃惊讶然!

天门太上长老不甘示弱:“还是让我来亲自试试吧!”

那浩瀚无边的大手,以无形无质的力量,朝着夏小猛镇压过来,刹那间玄黄翻覆,整个拍卖厂都被这股悍然的威压给镇压了下来。

雅霜小姐的身躯一颤,已经是站不稳。

夏小猛在这股大手的压力下,竟然有些难以动弹。

这渡劫巅峰,而且还是纯阳仙体,却是有些门道!

只是,再强的威压,在夏小猛的肉体面前,也只有崩碎的份!

夏小猛从来不会惧怕任何人的威压,哪怕是真正的真仙在眼前,夏小猛都未必会忌惮三分!

夏小猛体内所流淌着的,可是真正的真仙之血!

那普通的威压,如何能够对仙人产生威胁!

奋力一喝,夏小猛竟然将这股狂霸的威压给震开,飞身一纵,将雅霜小姐的身躯轻轻抱住!

“诸位,这里是拍卖场,不是竞技场,你们真的要直接在玉上堂的地方动手吗?”

玉上堂!

能够在玉上河洲做成这么大的拍卖场,其背景绝对不会简单。

玉上堂在整个荒域都有分布,而整个人玉上堂在荒域的力量,已经不逊色于玉上天宗了!

这时候,第三道强悍的威压也趁势而入!

这股威压的主人并不是别人,正是玉上堂的堂主!

玉堂主本应该早就出手,但为了能够看到夏小猛的底细,他生生止住了自己出来解决问题的冲动。

而夏小猛果然不负所望,确实是很有本事的一个人,凭借着肉身,就能将这无形的威压给碾碎掉,可见出手之后的威力,也必然十分强悍!

玉堂主再也不怀疑和夏小猛之间的交易!

玉堂主站出来道:“玉上天宗方宗主,天门这位太上长老,你们都是有身份之人,又何必今日在我玉上堂的拍卖场,做这么有辱身份的事情?”

玉堂主道:“今天夏公子已经开价三部圣级功法,还有一万枚渡劫雷丹的价格,要这荒神戒,不知道两位能否拿出比这更高的价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