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
  • 主演:赵文卓,王静莹,莫少聪,熊欣欣,周比利,钱嘉乐,刘洵,王志文,鲁亦诗LouisRoth
  • 导演:元彬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粤语,汉
  • 年份:1993
黄飞鸿(赵文卓 饰)夺得狮王争霸金牌后飘然而去,一时间广东会馆高朋云集纷纷做贺,八旗将军府副都统瓜鄂尔·成都(陈继铭 饰)大人登门拜访,原来八国联军欲使用各自的巨型赛狮挑战清廷,为维护国体,黄飞鸿决定出战与瓜鄂尔·成都将军共赴国难。梁宽(莫少聪 饰)再度惹下事端被黄飞鸿驱逐,无 奈只得与鬼脚七(熊欣欣 饰)等找到在北京办报的十四姨(王静莹 饰)求助,黄飞鸿亦赶到报馆,却与十四姨卷入了红灯照在租界内屠杀洋人的事端,黄飞鸿出手救人,与红灯照大师姐苗三娘(王菁华 饰)一同被德国兵士关押拷打。越狱而出的黄飞鸿从红灯照手中救出了众亲人,然而却因此错过了赛狮,瓜鄂尔·成都将军孤身战死。黄飞鸿为国为友,满腔豪情二次挑战八国巨狮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第一集

“……我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喜欢上了你,君医生,我不是逼你,也没有要你回应我什么,只是希望自己有生之年每天能看到你,我……”

“你不会死。”他拍拍她的手,给她一个温暖的微笑。

男人俊郎的笑容像是可以治愈人心,顿时让她冷静不少,她死死拽着他的袖管,忍住酸涩的眼眶:“我不会死,对,我不会死,因为有你在。”

望着她焦急又努力想笑的表情,君粤晟叹息一声,抱歉地说,“对不起,我已经决定要走!”

他握住她的一侧肩膀,表情认真,“Angel,相信我,你一定会长命百岁。你是个好女孩,会遇到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耐心等待,上天不会亏待你的,总有一天你会幸福地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来,笑一笑……”

他扬起唇,指尖将她下巴往上一抬,“听说过一句话吗?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

狱宁安怔怔地望着他,下巴上男人之间碰触过的地方仿佛还残留着温度,就像他的笑容一样温暖。

“我相信……”她的嗓子完全哑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狱宁安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因为她知道他喜欢胥翊,一定也喜欢坚强的女孩,所以她不能哭。

“你真的决定了?非走不可?”她咬着唇,却控制不住身体在颤抖。

“对。”他起身,笑望着她,“Angel,你一直处在生病当中,见过的男人很少,外面还有许多优秀的男孩子,有一天你会发现,或许你喜欢我,只是出于某种依赖。”

“不,这不是依赖。”她猛地站起来,直摇头,“我知道什么是感情,分得很清楚!”

之前她身边有过不少年轻男医生,比君粤晟帅的也有,为什么她就不会喜欢那些人?

所以,她不认为自己对他是依赖。

男人不语,紧紧注视着她,许久,叹息一声,“抱歉,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说完,他拿了行李往外走。

狱宁安愣了片刻,赶紧追出去,她没再说一句话,开车尾随在他的车子后。

两辆车先后停在广场上,那里已经有一架小心飞机在候着。

狱靳司、狱氏四名护卫、古岳,以及大批的保镖和佣人立在飞机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竟让君粤晟生出几分感慨来。

他下了车,走到众人跟前一一冲他们微笑,狱宁安立在远处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瞧着。

“君医生,后会有期。”古岳第一个开口,对于这位医生他接触并不多,但十分感激他治好了小姐。

“后会有期。”君粤晟点头,经过四名护卫前,“你们也是,各自保重身体。”

“保重。”除了陆東,其他三人与他接触也少,不过仍然来送行,三人几乎异口同声。

陆東上前一步,笑着说:“虽然你并没有真的叫我把脉,不过仍然感谢你,临别之前喊你一声“师父”,一路走好,希望以后还能再见!”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第二集

“笑笑,你小声点哦,人家都看你笑话呢。”姬然小声的提醒道。

而楚笑笑却不以为然,大咧咧的冲着邻桌的男生做了个鬼脸,然后毫无所谓的转过了头来。

“管别人干嘛?我们聊我们的。”楚笑笑继续说道。

“对了,如果我说刘公子还喜欢你的话,你信不信?”楚笑笑此话一出,姬然呆呆的愣了一下。

半晌之后,姬然才腼腆的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别闹了,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可能呀?你知道吗?在感情的世界里,是要讲缘分的,有些人虽然跟你的人生有交集,但是,也许只是匆匆过客,而有些人,注定是要跟你结伴一生的,之前的那些人都是你人生里的过客,刘公子才是你命中注定的理想老公。”楚笑笑突然正经八百的说道。

听到楚笑笑这么说,姬然的心禁不住的砰砰跳了起来,但是,她很快就强压下心跳的悸动,用一种强装出来的理智,否定了楚笑笑的说法。

“我都二婚了,还经历了那么多,刘大哥怎么还会喜欢我呢?”姬然轻叹了一声说道。

“你这人就是多愁善感,我看你快跟网络写手差不多了,感情还真是够丰富的呢,其实,爱情是很简单的事,你喜欢他,他喜欢你,这就够了,如果刘公子不喜欢你的话,干嘛一直等你到现在啊?

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喜不喜欢他?

别磨磨蹭蹭的,喜欢就说出来,我现在就给刘公子打电话。”楚笑笑说着,突然将手机摆在了桌上,这明显是要赶鸭子上架的节奏了。

“笑笑,你这是干嘛呀?”姬然有些慌张的说道。

“我是替你着急呀,以前就是因为太纵容你了,才让你犯了那么多低级错误,这次,我不会再惯着你了,我现在就给刘公子打电话,你跟他表白。”楚笑笑说着,当着姬然的面就拨通了刘公子的电话。

姬然想拦都拦不住了。

“喂,笑笑,你不要闹啊,不要给刘大哥打电话。”姬然着急的喊道。

很快的,电话接通了,耳机里传来了刘公子的声音。

“笑笑,怎么了?”刘公子问道。

“刘公子,刚才小然跟你表白了,她说喜欢你,愿意跟你在一起呢。”楚笑笑自顾自的说着,却全然不顾姬然的感受。

姬然真是尴尬死了,活了这么大,自己什么时候这么露骨的对别人表白过呀?

刘公子哪里相信呢?

以他对姬然的了解,恐怕姬然是绝对说不出这么肉麻的话来,却更像楚笑笑的性格。

“是吗?你跟她在一起?”刘公子笑着问道。

“恩,我把电话给小然,你们聊吧。”楚笑笑将手机给了姬然。

姬然一个劲的摆手,示意不要接,却被楚笑笑硬生生的将手机塞到了手里。

姬然见推脱不掉,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听了电话。

“刘大哥,晚上好。”姬然尴尬的说道,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跟刘公子说些什么好。

“晚上好,你现在在哪里呢?”刘公子问道。

“跟笑笑在外面呢。”姬然如实说道。

“最近怎么样?生活还好吧?”刘公子关心的问道。

“恩,还好。”姬然点点头说道。

“如果有什么困难,记得来找我,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许你再伤心、再难过。”刘公子突然语气强硬的说道。

虽然话语中带着几分霸道,可是,姬然却听得心中很温暖。

“恩,知道了刘大哥。”姬然点点头答应道。

“别叫我刘大哥了,都把我叫老了,还是叫我刘展吧。”刘公子笑着说道。

听到刘展这个名字,姬然的小心脏微微一跳,在S市,可是没有几个人敢直呼刘展这个名字的,人们通常都叫他刘公子。

当然,也有一些官场中的人,笑称他是刘衙内,但是,却极少有人直呼他刘展。

现在刘公子把这个直呼自己名字的特权给了姬然,如何不让姬然受宠若惊呢?

“刘…刘展大哥。”姬然有些紧张的叫道,当叫出刘展这个名字的时候,姬然又慌乱的赶紧加上了“大哥”两个字来修饰。

“不要叫大哥,把大哥去掉,就叫我刘展。”刘公子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

“刘…刘展…”姬然尴尬的叫了一遍,把一旁的楚笑笑都逗乐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姬然如此尴尬的时候呢。

“呵呵,不错,有进步了,再叫一遍。”刘公子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刘展。”姬然又叫了一遍,这次比之前叫的好听了一些。

刘公子很满意的点点头,他很喜欢姬然对他的这个新称呼,如果前面加上“亲爱的”那就更好了。

当然,刘公子不会这么着急,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再加上姬然现在还没有完全从感情的漩涡里走出来,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操之过急的话,未免会给人一种趁火打劫的感觉,反而会适得其反。

“刚才楚笑笑跟你开玩笑呢,别往心里去,这丫头就爱闹。”刘公子笑着说道。

“嗯。”姬然笑着点点头,对着楚笑笑做了个鬼脸。

楚笑笑在一旁听到刘公子这样说,心里这叫一个委屈啊,自己好不容易给他们创造了机会,两个人反倒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搞得自己好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对了,明天有空吗?一起去野外烧烤吧?”刘公子热心的邀请道。

还没等姬然回答呢,就看到旁边的楚笑笑一个劲的用力点头。

“答应啊。”楚笑笑看着姬然还不赶快答应,在一旁着急的说道。

“好,那明天见吧。”姬然终于答应了下来,楚笑笑这才松了口气。

“嗯,明天见。”刘公子笑着说道。

挂掉了电话之后,楚笑笑一把夺过了手机,没好气的丢在了沙发上。

“你们两个还真是够矫情的呢,明明都把对方爱的死去活来的,可是,却又装的跟刚认识一样,真是服了你俩了。”楚笑笑叹了口气,老气横秋的说道。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粤语第三集

看着他那敞开西装的动作,再看看他微勾起的唇角,和墨色眼底隐藏在深处的得意之色。

顾清歌垂下眼帘,冷笑着。

这个人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吗?趁人之危地不断想吃她的豆腐?

她还就不信了,真的有狗仔躲在外头,所以顾清歌瞪了他一眼之后,便继续迈开步子走出去。

“如果你的正脸被狗仔拍到,那么期待你电影的观众大约会少了一大半,你确定你要这样走出去?”

威胁!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过分!!啊啊啊啊!!!

顾清歌很想扑上去咬他!但谁让他是自己的大boss,只能忍了。

“过来吧,为了利益,我只好屈尊降就,勉为其难地让你躲在我的西装里头。”

傅斯寒还一副很勉强的样子,看得顾清歌更是恨得牙痒痒的,但没有办法,只能缓缓地走过去。

她虽然踩着高跟鞋,但在身高至少185公分以上的傅斯寒面前,自己就像沙子在沙漠面前一样渺小,走过去的时候,微低下头来就能合适地躲进他为她筑起的躲避圈里。

傅斯寒也跟着低头,看她乖巧地俯身,那可爱的后脑勺,他忍不住俯身用薄唇碰了碰她的后脑勺。

“你干什么?”顾清歌抬起头,傅斯寒已经不着痕迹地退开了,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没什么。”

然后手一弯,直接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顾清歌挣扎,却听到他冷声道:“躲好了,就这么一会都不能忍受么?”

顾清歌想了想,反正这里到自己家门口也就几步的路,就忍一忍好了。

“快走吧。”

两人终于从电梯里走出来,顾清歌是被他抱着怀里的,期间她还一直护着自己脸,一手抓着傅斯寒的衣角,一边小声地问:“有没有狗仔啊?傅总?”

“有,好像在后面跟拍,你躲过来一些。”傅斯寒根本就没有回过头,说话间直接将手箍在她的纤腰上,将她搂得紧实了些。

顾清歌愣了一下,低头看他箍在自己腰间的手,心情变得有些微妙复杂起来。

这种微妙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她想得出神,傅斯寒的脚步却猛地一顿,然后就停在了原地。

“怎么不走了?就快到了啊。”顾清歌抬起头往前看了一眼,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结果抬头看到站在她门边的人之后,她便呆住了。

薄锦深……

他怎么来了?

顾清歌呆呆地看着他,而薄锦深的目光却没有看向她,而是落在傅斯寒的身上。

平日里那双灰褐色的眸子里,此时竟布满了愤怒,里头的火就像草原的燎原之火,一触即燃,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再看傅斯寒,原本唇角噙笑的他,也在看到薄锦深之后,危险地眯起了眼眸,不悦地盯着对方。

两人三年前就见过。

现在又再一次见面。

在顾清歌的家门口。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现在两人就是。

在顾清歌分不清楚情况的情况下,两人已经用眼神过了好几个回合。

顾清歌感觉气氛很奇怪,便赶紧从傅斯寒的怀里钻了出来,谁知道傅斯寒竟握紧她的胳膊,不让她往前。

“你怎么来了?你……”

顾清歌的话说一半,胳膊就被傅斯寒给拉住了,她回头看了傅斯寒一眼,心里有些奇怪,轻轻地挣扎道,“放开我。”

“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薄锦深冷声发问道。

“他?”顾清歌看了傅斯寒一眼,“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都是老朋友了。”傅斯寒代替薄锦深回答,说话的时候箍在顾清歌腰间的手更加用力,顾清歌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的霸道与占有欲,不由得偏头看了傅斯寒一眼。

发现他的眼神如鹰隼般凌厉,而薄锦深的目光也一直在跟他交汇着,他似乎并不给傅斯寒面子,面色薄凉薄凉的,声音也淡淡的:“只是见过,算不上什么朋友。”

“嘎?”顾清歌就不明白了。

这两人看彼此的目光好像有仇似的,可是再一看又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只是这两人一冷酷一薄凉,用这种眼神交汇也是属于正常的。

而傅斯寒似乎也不介意,还对薄锦深露出笑容,只不过那笑容有多冷就有多冷,看得人都起鸡皮疙瘩。

薄锦深最终将目光落在了他箍在她腰间的手上,再缓缓地往上移动,落在顾清歌的脸上。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他的声音很冷,很冰。

顾清歌猛地记起上次他把钥匙交给自己的事情,以前他可以直接开门进去等她,现在没有钥匙,他只能在外面等她。

顾清歌有几分尴尬,勉强挤开笑容:“找我有事的话,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薄锦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薄冷的目光一直看着她。

他哪里有什么事情找她,只不过是想见她,打电话又怕打扰到她,只好直接过来,想在这里等她,看看她。

却没有想到,等了两个小时的结果,居然是……看到她躲在其他男人臂弯里回来了。

而且这个人还是……傅斯寒。

直到现在,薄锦深的心跳还是严重加速的。

他一直害怕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

“上次你家的钥匙,我忘了拿,一会给我吧,我下次可以自己开门进去。”

薄锦深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让顾清歌措手不及,喃喃地答道:“可是你上次不是说……”

“清歌,下次带人回来之前记得告诉我一声,晚上了不安全。”

“……”顾清歌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薄锦深。

怎么感觉这语气……好像是她男朋友的语气?

可明明……

“晚上不安全,作为她的追求者,我把她送到家门口,顺便讨杯水喝,有什么问题?”傅斯寒不依不饶地回应薄锦深,就是要跟他正面刚。

“追求者?”薄锦深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看着顾清歌半晌,突然上前一步扣住她细白的手腕,“你跟我过来。”

说完,拉着她就要往旁边去。

顾清歌一阵愕然,感觉身子往前倾,往前走了腰上一股拉力传来,她又被傅斯寒给拽了回去。

薄锦深回头,满脸怒容地瞪着傅斯寒:“放手!”

傅斯寒脸上虚假的笑容消失,目光如电地回应薄锦深:“凭什么?”3396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