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梅鲁峰

攀登梅鲁峰
  • 主演:金国威,康拉德·安克,雷纳·奥斯托克,乔恩·克拉考尔,格蕾丝·钱,艾米·欣克利,珍妮弗·洛-安克尔
  • 导演:金国威,伊丽莎白
  • 地区:美国,印度India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位于印度北部的梅鲁山是所有登山者心目中的梦想,那么神圣,那么美好,也那么的遥不可及。由于此地过于恶劣的地貌和气候,从古至今,没有一支队伍能够成功登顶梅鲁山。这样一座传说中的巅峰吸引了登山者康拉德(康拉德·安科尔 Conrad Anker 饰)的注意,很快,他就组建了自己 的团队——由他的老搭档金国威和一位名叫瑞南(瑞南·阿兹特克 Renan Ozturk 饰)的美国人组成。   在完成了万全的准备之后,三人开始了他们的登顶之旅。一路上,无数的艰难险阻在等待着他们,在这里,只要踏错一步,留给一行人的就只有失败和死亡。变化莫测的天气和极度短缺的资源都大大增加了这场攀登的难度。

攀登梅鲁峰第一集

说完了这一句,就从她身边跑过去了。

田夏:……

田夏没有理会她,咬着牙继续往前跑。

队友们一个个到了终点,为她加油打气。

“田夏,加油!”

“田夏,再快点!”

田夏听着战友们的声音,加快了速度,一口气冲到了终点站。

看了下时间!

刚刚好及格!

众人都为她欢呼起来。

如果多用两秒钟,这一项目不及格,她就要被赶走了!

看到时间的那一刻,田夏自己都激动地跳了起来,“我跑过了!哈哈,我跑过了!”

“夏夏,好样的!”

“小夏,下一个项目继续加油!”

田夏立马点头。

远处,叶擎宇看着小丫头考过了,那一副兴奋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头。询问小李:“看她的样子,跟考了第一似得,哪里来的脸这么高兴?”

话虽然这么说着,他自己的唇角都勾起了起来。

小李点头,心里想的却是,那你为什么这么开心?

杨青也站在终点的位置,看着众人都为田夏感觉到高兴,顿时冷笑着说道:“考了倒数第一名,真不知道有什么好高兴的,而且这才是第一个项目,后面还有更多,田夏,即便你能全国通过,我看……以后的衣服,也要拜托你了!”

说完,就冷哼了一声,往第二个项目那边走过去。

田夏跟其余的女兵们都对视了一眼,大家纷纷往第二个项目走过去。

田夏毕竟是大学生,从入伍到现在,也才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身体素质跟这群特种兵们比起来,还差得远。

接下来的项目里,除了个别的柔韧性方面的测试,耐力和爆发力方面的,她虽然每次都堪堪过了及格线,可一直都是部队里的倒数第一名,跟杨青的分数差距很大。

考核分了很多项目。

一整天下来,终于考核完毕。

杨青目前排名整个特战旅的第五名,总分86分。

如果不是英语考试那一项,给杨青拉了分,杨青很可能能够挤入特战部队的前三名!

而田夏则是每次体能考试都是垫底的,幸亏一些例如英语之类的测试拿到了满分,可就算是这样,到现在为止,总分也才67分,也是整个特战部队里面,体能最差的一个兵。

可到底是及格了,至少不用被踢回去了。

所有的人都在那里恭喜田夏:

“夏夏,太不容易了!及格了!你真棒!”

田夏笑的非常甜美,笑呵呵的看着众人,摆手道:“谢谢大家啦!”

她其实自己也松了口气。

毕竟休息了一个月,体能还能及格,甚至比她入特战旅时候的63分还高了四分呢!怎么能不兴奋?

可看着那个分数,杨青冷笑道:“田夏,整个特战旅,都没有低于70分的特种兵,你就拿了67分,到底丢不丢人?!还有……身为最后一名,田夏,恐怕从今晚开始,你就要帮大家洗衣服了!”

听到这话,田夏也不着急,反而笑眯眯的说道:“杨排长,考核还没结束呢!最后的分数,也没有出来呢,您先别着急啊~”

攀登梅鲁峰

攀登梅鲁峰第二集

厉景琛原来就知道,当初自己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名字就够母亲折腾一阵子的。

后来,他出生了,甚至都没有人给他取名字,还是爷爷赐给了他这么个名字。

没有想到,时隔三十多年,又一个弟弟妹妹,许诺竟然还是这样的纠结于名字。

这种毛病,估计不管生多少个都会是这种结果。

让孩子自己出来抓阄抓自己的名字,亏他们想的出来。

厉景琛虽然不怎么多期待弟弟妹妹,但是如果真生出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妹妹来,那他这个当哥哥的,是不是也可以给妹妹取一个靠谱的名字来?

小姑娘,肯定会是很漂亮的,想象着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子的样子,厉景琛已经再想着给妹妹取个什么名字好了。

当然,厉景琛的想法,许诺和厉漠南完全不知道的。

许诺现在正常多了,不研究各种吃食,不纠结各种问题,心情舒爽,每天有老公陪着,散步聊天,听老公给肚子里的孩子讲故事,简直是最惬意的生活,没有之一。

“老公,这些故事都过时了,三十年前的了,我们应该与时俱进,讲一些最时髦的故事。不然我们女儿生出来,那就是个小古板了,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节奏,会被小伙伴儿们笑话的。”

厉漠南这会儿刚讲完一个故事,还是当年给景琛说的寓言小故事,正琢磨着接下来要唱歌还是继续故事呢,许诺就提出了这么个意见。

厉漠南嘴角几不可查的抽了抽,他耐着性子笑着说:“诺诺,这些故事,都是最经典的故事。即使是在现在,或者是百年之后都不会过时的。不过,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我们也应该准备些新的内容。这事儿,就让景琛去做,相信他很乐意给妹妹做些事情的。”

许诺赞同的点了点头,“好,我现在就给景琛打电话。”

这么说着,许诺开口,连线,小言便已经遵循命令,连线厉景琛。

而厉景琛,此时正在开会,他之前说的,劳逸结合,给许诺的感觉,总认为他是个不那么忙的总司令呢。

所以,不分时间,直接连线。

而许诺一看到厉景琛,直接要求,“景琛啊,提个要求呗,我们正在给你妹妹讲故事,可是这都是老故事了,你收集一下最新的儿童故事啊,歌曲啊,甚至是各种胎教的东西都可以,你这个做哥哥的,一定会办好的,我们相信你呢。”

厉景琛面无表情,看着许诺的笑脸。

“好,我会处理。”

“对了,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甜点。我特别想吃,最近有什么新的都买回来吧。我自己懒得做了,也不知道三十年后有什么新东西。”

“好!”厉景琛在那么多属下的注视下,依旧是面不改色。

“那就好,对了,你在干嘛呢?不忙的话,要不你跟妹妹聊会儿天?打个招呼呗。”

许诺就拍了拍肚子,笑着说:“哥哥,你好啊……”

那角色扮演的样子,声音软糯糯的,让厉景琛终于忍不住揉了揉额角。

“表妹,我在开会!”

这声“表妹”,让许诺忽然恍然顿悟。

她立刻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好了,你忙吧,再见。”

然后厉景琛重新面对这些平日里,深沉冷漠的属下或者兄弟们。

他没有任何的解释,为什么明明是表妹,却要叫表妹肚子里的孩子为妹妹。

“继续!”

厉景琛一声命令,所有人即使各种疑问,也不会问出来。

攀登梅鲁峰

攀登梅鲁峰第三集

我知道钟健就是担心我们眼下的案件出现什么纰漏,所以在提前警告我。

我心里面很清楚,自从这个刘福来的自杀出现之后,先是在阿德体内发现了一些毒品,继而又在大脑之中发现了有法癫痫情绪的电子设备,这些就已经够让我们忙活的了。

现在我们又在这个男尸的身上发现了那种之前想要谋杀韩依依的相似毒品,看起来这些案子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

就在我费尽脑筋,想要找出来这个男尸的相关信息的时候,梁仲春在警车上面对着外面喊了起来:“师傅,你们快点过来看看。”

我听到后,知道一定时有所发现了,就急忙和钟健赶过去。

梁仲春在我们还没有到达警车的时候,就已经把之前自己找到的关于光明超市的十点左右结账的那个视频定位好,我们一来到这边,就立即按下了播放键。

此时,我们见到在这个超市的收费柜台附近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很是帅气的青年,随着镜头的拉近,我们发现这个人看起来很是憔悴。

这个时候的结账点正是十点十分的时间,而在同一时间内,并没有发现有相关的人员在结账。

看来,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人,接下来就是要尽快确定这个男尸的身份了。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在这段时间内,并没有什么人打电话报警,哪怕是一个关于失踪的电话信息也好。

我和这件商量道:“钟老师,你看我们这样子守株待兔的等下去,只怕会误事。”

钟健看看我,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担心,凶手很快就会在下一个时间内潜逃,,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行动起来,打乱这个凶手的计划。”

我迟疑的问道:“那依你的意思是什么?”

钟健看着我,很是坚定的说道:“这个恐怕我们得辛苦一趟了。”

我诧异道:“这话怎么说?”

钟健看看我,有看看地上的尸体,慢慢的说道:“你要问我原因,我只是觉得按说到这个时候了,如果地上的这个尸体是本市居民的话,你想,怎么可能还没有家人出来寻找?”

梁仲春说道:“不对啊,现在的小青年一般都是很吊的样子的,半夜不睡觉的吃烧烤的情况很是普遍的。家人估计有可能会找够了,这会不再操这份心了。”

钟健点点头:“小梁你进步不小啊!”

见到梁仲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钟健接着说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就算是本地户籍的人,最起码也应该会有一些相关的物品随身携带,但是我们发现很可能会是凶手故意破坏了尸体,然后取出了先关的信息。”

我想到了在这个死者身上或者周围发现的那些东西,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在本市有熟悉的人,所以凶手会采取相关的措施消灭掉证据。

中和以上的信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判断,那就是这个死者很可能就是在经人介绍之后,来本市做什么生意的,但是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被人下毒手,就此客死异乡了。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钟健之后,钟健也是一个劲的点头:“对,应该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兵分两路,一组负责带着局里面模拟输出来的画像,在周边的兄弟单位进行排查,另外一路,就由我和老孙头一起,在本地的死者活动地点附近五公里之内为半径,寻找相关的人员,指认出死者。”

我点点头:“那就这样,我和梁仲春就在附近的城市转悠一圈。”说完,就要带着梁仲春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方冷叫住了我们:“张队长,你们就这样离开了,范围很大,我看不好搜索。不如这样,你就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会画出来死者的衣着样貌的。”

我迟疑的看着方冷:“这个,你会画吗?”

方冷点点头:“等局里面的画像出来恐怕是多少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凶手可不会给我们这么久的时间,所以你们将就一下,我就临摹着我刚刚过来的时候见到的死者的模样,大致的画一张吧。”

想到这个方冷是一个解剖人员,此时让她再出面解决这些问题,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可是我看着在局里面忙活着的那些专家,他们又没有在第一现场见过死者的外貌,所以就算是现在就把那些专家都扛过来,一时半会儿也是很难完工的。

可是就在我发呆这么尽快找到死者的时候,只见方冷已经从地面上站起来了:“诺,你们先看着,我印象之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接过这张照片,简直怀疑之前的方冷是不是专业画师,这个照片很是详细,还能看得出在死者嘴角下面的那颗痣。

我点点头,复印一张之后,交给了钟健,就和梁仲春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我对梁仲春说道:“小梁,你知道的,我们的时间很是紧迫,这样吧,我们吧这个照片交给局里面,由局里面的那些人对这些路段的视频赶紧修复,之后,我们就可以缩小范围了。”

可是梁仲春此时却是摇摇头:“师傅啊,恕我直言,我们就这种找法,只怕也是白费力气。”

我问道:“你有没有比较合适的办法啊?”

梁仲春点点头:“你看我们不是在视频之中见到这个受害人离开的方向了吗?要我说,我们就在这个人离开的方向开始寻找。”

我说道:“有这么多的地方,你打算从哪里开始做起?”

梁仲春看着:“这个问题还用我说吗?你想啊,这个年轻一点的受害人在视频之中明显的可以看出来是购买了一点水之类的东西。”

我这个时候想到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那就是这个死者的物品时很高档的那种饮料。也就是说,这个人并不缺钱,最起码在死前是不缺钱的。

既然是如此,那就是告诉我们,他出入的场合一定是比较高档一点的。

有了这样的线索,我们很快就摸到了他离开的方向附近的那些比较重要的场合。

经过比较之后,我们发现有一处证券公司。这间证券公司就是我们之前正在调查的刘福来的那个证券公司的分部。

我和梁仲春彼此对视一眼,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这么巧吧?还是关于股票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