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重生之门粤语

冰封:重生之门粤语
  • 主演:甄子丹,王宝强,黄圣依,任达华,喻亢,林雪,张少华,陈浩民,胡明,王宗尧,庄思敏,胡耀辉,雨侨,陈炜,卢海鹏,黄文慧,陈慧慧
  • 导演:罗永昌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明朝嘉靖末年,锦衣卫贺英(甄子丹 饰)奉命从天竺运回无价之宝“时空金球”,他一心为朝廷却不想遭到了兄弟的突袭。老大元龙(任达华 饰)带着聂虎(喻亢 饰)、萨獒(王宝强 饰)前来捉拿,为的是一宗针对贺英的冤案。兄弟四人搏斗之时突然地动山摇,巨大的雪崩淹没了他们。可是醒来后,贺英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400年后的香港,对现代社会一窍不通的他偶遇了夜店咖小美(黄圣依 饰),闹出了不少笑话,但在小美的帮助下贺英学会了使用高科技产品,逐渐变成了都市型男。正在二人感情升华的时候,“锦衣卫三人组”也穿越到了现代并且继续执行自己的使命,与此同时不明真相的警方也在捉拿贺英这个“特异功能”人士,贺英遭遇到了400年来最大的挑战。   本片改编翻拍自1989年元彪、张曼玉、元华主演,霍耀良导演的影片《急冻

冰封:重生之门粤语第一集

但凡遗迹,都会让人很动心,仅仅只是时间的存在,就值得任何一个人进去历练一番,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赶来这里。

哪怕太多人都知道,未必能够进去历练,可还是来了,就像看看能不能有这个机缘,毕竟,这是一处遗迹。

风北玄也不例外!

他现在有青铜钥匙在手,自是不担心进不去,可是,就算没有这青铜钥匙,若知道了这一方遗迹在,那都无论如何都要来看上一看,碰一碰运气。

天机子曾经无意中进过那方遗迹,虽然在那里面待的时间很短,了解的也不会太多,可是,比起太多人,他已经算知道的很多了。

对于这些,风北玄自然也想知道,柳天苍这样问了,他当然就不会拒绝天机子的告知,当然了,天机子会不会说,这是另外一码事。

天机子怒道:“柳天苍,你吃定老夫了?”柳天苍嘿嘿笑道:“天老儿,莫说我兄弟就有这样大的面子,你就该给这个面子,我兄弟二人在你拍卖会上,联手坑了药长空俩次,让你天鼎宗多得了许多,这份情,你该

还吧?”

“你?”

天机子狠狠道:“倒是没想到,堂堂邪灵,竟也是如此无赖之辈!”

“哈哈!”

柳天苍大笑:“天机子,你我之间,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快讲吧,别废话了。”天机子失笑了声,沉默了许久后,方才缓缓开口:“就老夫所感知到的,那个遗迹,已是一方破碎的空间,所以空间中,到处都存在着可怕之极的空间裂缝,这是其中一个

危险。”

“其二,在那方破碎的世界中,似乎因为岁月流逝,而诞生了一些奇特的生灵,没有灵智,但强大之极,十分的危险,这也是老夫愿意公布出遗迹大约开启时间的原因。”

这一点,已经众所周知,为的是分担风险!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老夫总觉得,这个遗迹之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柳天苍沉声问道:“详细说一下,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觉。”说到正事,天机子自然不会插科打诨,他回想着曾经有过的一幕,边说道:“老夫在那里面的时候,老夫可以确定,是无意中被卷入进去的,所以,老夫在里面,竟觉得,

好似暗中有着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老夫,这让人毛骨悚然,也分外的恐怖。”

风北玄和柳天苍神色不由紧了起来。尽管天机子用的是好似、或许等这些带着不确定的疑问词,但是武者与常人不同的是,除却掌控的力量之外,武者有本身的感知,这种感知未必一定很正确,但,当觉得

有所不对劲的时候,那么多半,就会有不对劲的事情存在。

在常人看来,这算得上是第六感,而武者,却是将这种感觉,无限的放大了。

天机子既然这样说,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天机子再道:“所以老夫觉得,这一个遗迹之中,或许,就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甚至于老夫认为,这遗迹本身,似乎代表着一个阴谋。”

“阴谋?”

即使以柳天苍这样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惊呼出身,如若说遗迹本身,就是一个阴谋的话,那么,当年这方遗迹上面所发生的事情,就必然极其的惊天动地。

倘若这是刻意留下来的,那么,这一次遗迹之行,就很有可能,是一次极大的冒险。

柳天苍看了风北玄一眼,后者微微点头,问道:“那么前辈在那遗迹中的时候,除却感知到不对劲的地方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没有了,这就已经足够的多了!”

天机子回过神来,说道:“距离当天进遗迹,已经数月之久了,老夫此后每每回想起那个际遇,都觉得,当天老夫能够进去,或许,那都是刻意的,并非是无意。”

风北玄立即沉声问道:“那么前辈觉得,这样的刻意,真正用意是什么?”

天机子道:“为的就是借老夫的口,将遗迹开启的时间给带出来,同时让人们知道,那里面很危险,从而引来更多的人。”

遗迹开启的时间明确了,会引来很多人,这一点说的通,可是很危险,引来更多的人,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说不通,但其实,这才是正确的道理。

因为足够危险,那也就代表着,那遗迹,才值得他人进来去探险,因为足够的危险,可能里面存在着的际遇就更加之多。

若是遗迹之中太过平静的话,那就吸引不到足够多的人。

但是,为什么要吸引够多的人来?

面对着二人的注视,天机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老夫所能知道的,以及所猜测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一切的一切,也就只能等到进入之后,方才能够真正明白了。”

风北玄想到了一事,说道:“曾听人说过,代表着入场券的青铜钥匙,有一定的数量,数量集齐之后,方才可以真正开启遗迹,而当这钥匙集齐之时,各人都会有感应。”

“如今,还有四天左右,那遗迹就会现世,到如今,青铜钥匙都还未齐,那到时候,遗迹纵然现世了,又如何能够开启?”

类似这等遗迹,都有结界守护,否则,无法存在万千载岁月。

倘若这所谓的青铜钥匙是唯一开启之法,如今还未完整,就算是那遗迹现世了,众人也是进不去。

天机子道:“凡事都有例外,就像老夫都也无意中进去过一次,何况,所谓的入场券,以及开启遗迹的钥匙,这些消息,小友觉得,十分就一定准确?”

风北玄一楞,明白了天机子的意思,他得到这青铜钥匙的时间也不短了,可从来都没觉得,这钥匙代表着什么,显然那些传荡在外的消息,多半也是以讹传讹的。

“时候不早了,老夫就先回去了,先告辞!”

“前辈慢走!”

待到天机子走了后,柳天苍看向了风北玄,道:“风兄弟,可是有打算,亲自的去查看一下?”

风北玄笑道:“就知道瞒不过柳兄,虽也知道,现在去查看,也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已经被天机子前辈给沟起了浓厚的兴致,不去看一看的话,总是不舒服。”

柳天苍笑道:“说起来,我也没去看过,那就走吧!”二人笑着,离开了宅子后,闪电般的向着骨城的另外一扇城门外快速而去……

冰封:重生之门粤语

冰封:重生之门粤语第二集

第四章照单全收

“为什么?”

周淼显得有些不明白,她和向晚来梦会所的时间差不多,半个月的相处下来,她觉得向晚长得不错,脾气也好,这样的人到哪里都是讨喜的。

可偏偏前台经理处处针对她,不是不准休息换班,就是让她去处理喝醉客人的呕吐物,半个多月来,几乎没给过她一次好脸。

就这样,向晚却偏偏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一一照单全收。

“我没钱,这里包吃住。”向晚松开揉腿的手,抬头勉强笑了笑:“而且,我也找不到别的工作。”

话不投机半句多,周淼不了解向晚的想法,干脆也不再说话。

向晚知道自己这副没骨气的样子,任谁都看不起,可她不在乎,梦会所背后最大的股东就是贺寒川,她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了如指掌。

她怎样都能忍,她只是担心,担心贺寒川真的会对向家出手,当年连累向家已经是她不孝,如今她只想让自己少招惹一些是非。

不远处,两辆限量版的跑车停到了会所前的广场上,车上下三男两女,泊车的司机把车开远,那几个人才有说有笑的朝大堂走来。

向晚收回了手,摆出标准的笑,待那几人走近,赶忙鞠躬,“您好,欢迎光临梦回所……”

一群找乐子的富二代,自然没人把迎宾的小姐放在眼里,嘻嘻哈哈的上了电梯。

走在最后面的女人路过向晚的跟前,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低头拧眉打量了她一番,不确定地低声询问,“向晚?”

向晚愣了愣,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头,看到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孔,但她偏偏又想不起来是谁。

那女人见她呆呆的样子,一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果然是你,奇怪,你的刑期这么快就满了吗?出狱都不告诉老朋友一声,我好给你接接风啊。”

她的话说完,一旁的周淼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向晚早就想到过这种情况,脸上表情依旧。

可那人却不肯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双手抱胸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讽笑,“向晚,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是不是监狱里的日子不好熬啊?”

向晚抿着唇不说话,甚至仍然保持着微笑。

那女人就觉得自己像是拳拳打在棉花上,终于有些绷不住了,皱了皱眉,连带着嗓音也开始尖利起来,“梦会所什么时候招工标准这么低了,找一个杀人未遂的女人来迎宾也就算了,客人说话都不搭腔,算什么态度?你们经理呢……”

“宋乔,你在做什么?”

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了那女人的话,向晚侧过头,看着那人走近,她的记忆终于清晰了起来。

原来是他……

向晚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江戚峰。

当年在监狱里的时候,唯一一个看望过她的人,就是他。

只不过他的看望,估计也是带着恨意的,他是江清然的哥哥,一个差点害死他妹妹的女人,他又怎么能心平气和。

“阿峰,你终于来了,你猜我看到谁了?”

江戚峰自然也看到了向晚,一双眼睛里透出一丝让人看不透的神情来,向晚的变化无疑是巨大的,他皱了皱眉,片刻,走到了她的跟前,话音极轻,“什么时候出来的?”

“半个月前。”

她的坦然,让他有些讶异,一低头触及到她脸上浅浅的伤痕,胸口像是被什么揉了一下,有些闷,不由移开了视线,“挺好的,既然重获自由,就好好生活吧。”

“谢谢。”

宋乔没想到江戚峰这么简单就放过了向晚,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冰封:重生之门粤语

冰封:重生之门粤语第三集

第一百八十三章除夕的前一天

腊月二十九,天气阴沉。

天边袅袅炊烟,街上张灯结彩,年味越来越重,毕竟已经到了年根底下。

对于国人来说,最大的节日莫过于春节了,一年岁末,一年伊始,新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天。

可惜的是,一来连续多天的好天气竟然在年根底下变了天,天气有些昏沉,黄云压地,可即便是这种天气也没办法阻止大家对新年的热情和期盼。

顾庭玉这家小小落雪草堂在年根底下这几天也是很热闹。

几乎每天都有客上门,虽然他很累,但也总不能拒人于门外吧。

先是张家三口带着一些礼品送上门来,留了片刻喝了碗茶便告辞离开,不再自讨没趣。

又是段青和折袖,送来了些礼品,不算贵重,但好在是心意。

许家许婉玲也登门拜访了一下,当然都是客套之意,没什么意思。

让顾庭玉惊奇的是,这次来的竟然还有唐晴雪那个丫头,不过想来也是,顾庭玉毕竟救了人家的性命。

没进门顾庭玉就听到了这丫头的喊声。

“顾大神,顾大神,我爷爷寄来了些野味,托我给你送来。”

唐晴雪相较之前的张家三口或者许婉玲来说都比较轻松,她来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单纯想交顾庭玉这个朋友而已,来了落雪草堂东看看西瞅瞅,等到午时也就告辞,没有留下吃饭。

她说要回上京市去过年,中午的高铁,马上就要走。

顾庭玉才下山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彻头彻尾的有所改变,尤其是让张家触目惊心,这还是当初那位灰头土脸来他家蹭吃蹭喝的山野小子吗?

突然想起当初顾庭玉在他家放下的豪言壮志,现在想来,真的不算什么呀。

下午,吃过午饭,涂小白扯着顾庭玉要去逛街,今天城里不少街上摆了地摊,或是春联或是灯笼。

顾庭玉同意了,年根底下热闹热闹也是好的,他又取了一些钱交给四大高手五人组,这几位本打算回家看看的,但年根底下实在是买不到回家的车票,他们讨论之后决定过完年再回家,毕竟当初壮志凌云的说要出来闯荡,说好了要一起征服大城市的,总不能现在才征服了一半就回去吧。

顾庭玉让他们都去给家里打点钱,毕竟快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要用钱的。

不多不少,一人一万。

这师父真心体贴呀。

说实话,凡俗界的钱财对顾庭玉而言还真的不算什么。

“呀,我喜欢这个。”

今天的古街格外热闹,各种地摊都摆了出来,丝毫没因为天气缘故而怎样怎样。

涂小白怀中抱着大白,当然大花体型太大,又是老虎,只能乖乖在家看家,堂堂老虎活的不如狗。

“诺,就是这个。”

涂小白将大白放在肩头,站在一个面泥娃娃的摊子前挪不动地,顾庭玉问涂小白喜欢哪个,她挑了两个黑白小猫的面泥娃娃,饶有兴致。

摆摊的老奶奶笑道:“要过年啦,给十块钱,就卖给你们啦。”

能看出来,这里摆放的各类娃娃都是这老奶奶一手一手捏出来的,的确是手艺活。

“谢谢老奶奶,玉哥哥,我喜欢这两个。”涂小白抱着两个小猫样子的面泥娃娃舍不得松开手。

顾庭玉摸出十块钱递给这位老奶奶,同时又悄无声息将一张一百的塞到面泥娃娃下。

生活不易,但凡不缺钱的话,怎可能在寒风刺骨的天还出来摆摊呢,看那老奶奶满脸皱纹便能看出,是一位苦命的人儿啊。

有了这俩小猫面泥娃娃,涂小白也不在单独宠爱大白了,怀中紧紧抱着这俩小猫样子的娃娃很开心。

一路逛过来,涂小白和叶晚秋买了很多东西,都是用来打扮布置落雪草堂的。

春联、灯笼必不可少,再加上一些彩带灯,大包小包已经不少了。

“emmm,想想看还缺什么。”叶晚秋也放开自我,不再像之前那般拘束。

“新衣服,辞旧迎新,去买两身新衣服吧。”

顾庭玉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回想起上次陪同这两位大小美女去逛街买衣服的时候,就莫名觉得蛋疼,很是不爽!

累?

倒并不是累,只是一直换个不停让人觉得眼晕,一会儿换上这件衣服觉得不好,便又去挑下一家,下一家挑了半天又觉得上一家的好,然后又返回回去,一来二去,顾庭玉就懒得动了。

要说找个休息的地方等着她们,让她们自己去买又有点不太礼貌,多伤人呀。

“好呀!”

“太棒了。”

一听要去逛商场买衣服,大小两女都兴奋的蹦了起来,异口同声便是赞同。

顾庭玉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真是嘴贱什么,上次买了那么多新衣服,过年随便拿出一套来穿穿就好了呀。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月上梢头,风也渐渐大了起来,希望天气能早点放晴吧,不然这新年极有可能在风雪中度过了。

叶晚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拉着身旁的小白问道:“小白,你觉得冷吗?把这条围脖系上。”

“好呀好呀。秋姐姐,这杯热奶茶你喝了吧,可甜可甜了呢。”涂小白乖乖的笑道。

在她们俩的身后,顾庭玉提着大包小包加起来超过十几个,慢悠悠的走着,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没错,又在商场折腾了好几个小时,逛完这家逛那家,买一件衣服要试好几遍。

累吗?身体不累,心好累!

当初就应该开车出来的,非要逛什么街。

自作孽呀,怪不得别人。

“玉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跟我们逛街呢?”涂小白问道。

“哪儿有,玉哥哥最喜欢陪你们逛街了。”顾庭玉还要强挤出笑容来,没办法,谁让他是玉哥哥呢。

走了没多久来到古街,原本热闹的街道已经变得荒凉,人烟稀少,深冬夜晚的风还是比较刺骨的,即便这是南方,是一种湿冷湿冷的感觉。

街道两旁只剩下一些昏黄的路灯还亮着,再就是为数不多的几家商铺还开着门,路边的摊位都已经撤去,唯独那家他们光顾过的面泥娃娃摊位还孤零零地待着,像枯枝树上挂着的最后一片枯叶,随风摇摆,让人倍感凄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