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规划局

命运规划局
  • 主演:马特·达蒙,艾米莉·布朗特,弗洛伦斯·卡斯特里纳,迈克尔·凯利,菲莉丝·麦克布赖德,NatalieCarter,查克·斯卡伯勒,乔恩
  • 导演:乔治·诺非
  • 地区:美国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1
本影片根据菲利普·K·迪克的短篇小说《规划小组(Adjustment Team)》改编。   天生就适合走上政治舞台的大卫·诺里斯(马特·达蒙 Matt Damon 饰),是一名政坛的明日之星,他在信心满满的参选纽约州参议员期间,意外认识了认识美丽的芭蕾女演员爱丽丝(艾米莉·布朗特 Emily Blunt 饰),两人一见钟情,正当情意正浓时大卫突然被一群穿黑西装、戴黑帽和墨镜的神秘人士绑走。这群自称是隶属于联邦的人生命运调整局的人,告诉大卫他命里该当总统,伊丽丝也会成为世界著名的编舞家,他们的相爱会使两人的前途都成为泡影。规划局想尽一切方式阻止两人再次相遇。知道真相的大卫是会追求自己的梦想而放弃爱丽丝?还是为了真爱,对抗命运调整局呢?

命运规划局第一集

“没啥。”欧潇歌下意识的移开视线,有些事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说。

“嗯……”苏蓦然摸摸下巴,看看欧潇歌,又看了看凌夙,综合考虑之后,她似乎想到了答案。“难道你是想做一个会煮饭的贤妻?”能让不擅长料理的欧潇歌去挑战料理,大概就只有凌夙了吧。

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看来却是如此,都可以让欧潇歌去挑战不可能的事情了。

凌夙意外的看着欧潇歌,莫非真的是为了他?

如果真的是那样,凌夙自然开心的不得了,就算是难吃他也能全部吃下去,那是一种被爱着的感觉,没有人会觉得不开心。

“行啦,我就是想也能给凌夙煮东西吃。”欧潇歌一鼓作气,把她的想法简单的表达了出来。“毕竟是妻子嘛……”说到最后的时候,欧潇歌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脸颊不禁脸红着。

“噗……”苏蓦然掩嘴笑着。“抱歉抱歉,我绝对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是觉得你真的长大了,终于有身为人妻的自觉了。”她眼中那个小女孩,终于长大了。

虽然童心还在,但现在思考的事情,很明显和过去不同了。

“谢谢你,潇歌。”凌夙非常温柔的抚摸着欧潇歌的头发,只要有这份心意,凌夙就觉得足够了,不管她做不做,他都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真的是每时每刻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氛啊,看的苏蓦然都很羡慕了,不过她可能永远都得不到这样两人的幸福吧。

“说真的,我真的很惊讶啊,再一次发现凌医生不是一般人,只要和那个世界有点关系的人,都知道凌医生的身份,果然是大人物啊!”收起欧潇歌的杀人料理,苏蓦然不禁感叹着。

“那并不是我想得到的。”凌夙的态度有些冷淡,他并不想听到这样的话。

“抱歉……”苏蓦然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道歉大概也没什么用吧,毕竟她说了凌夙最讨厌的话。

凌夙什么都没说,没有说没关系,他没有责怪苏蓦然的意思,要怪的话,就怪凌夙自己还没有彻彻底底的释怀吧。

真正的放下了,就算是提起过去的那些事,他的心里也不会有任何波澜。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这是很吃得开,是好事,引以为傲吧。”欧潇歌看了看两人,然后用力的拍了一下凌夙的肩膀,看上去是个什么都游刃有余的男人,其实一旦纠结了某些事,就会非常固执,难以救治的固执。

“那个……我去看看料理好了没,你们先坐。”苏蓦然起身,带着那份尴尬赶快离开了包房。

看着离开的苏蓦然,欧潇歌叹了叹气,摇了摇头,他们家的凌夙如此纠结于过去的事情,她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只是没想到在时间的洗礼之下,凌夙对过去的态度,似乎一点都没有好转。

“你说你啊,都过去这么久了,既然都已经离开了,意志那么坚定,却偏偏坚定的纠结着,你还真是奇怪啊。”欧潇歌托着下巴,吃着水果,对这样奇怪的凌夙,她早就没力气吐糟了。

“我原来以为时间可以淡化一切,但是……”

“有很多事是时间无法左右的。”咬着香蕉,欧潇歌接着凌夙的话说了下去。

“我以为我可以轻易的释怀一切……”

“但是却什么都不能放下……”她很清楚凌夙的心情,其实那并不是固执,而是对凌夙的影响很深。

“你所说的想要放下却放不下的事情,其实就是过去经历的事情以及回忆吧,放不下、不能释怀不是也挺好吗,不管好坏,还是都是珍贵回忆和经验。”欧潇歌揽着凌夙的肩膀,宽慰的轻轻的拍着他。

大道理欧潇歌懂的不多,不过很多事也不需要纠结那么多,顺其自然最好,这和每个人的性格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方式都不同吧!

欧潇歌想,他会对过去经历的事情,如此纠结,影响这么深,大概都出在凌夙的父亲身上吧,毕竟是至亲之人,凌父施加在凌夙身上的一切,都是她难以想象的吧。

凌夙的意志坚定,他总说欧潇歌坚强,其实最坚强的人就是他自身。

在那样的环境中,在那样的压力下,在来自四面八方的渲染中,凌夙依然能坚定的保持自我,坚守着心中的原则,坚持走着自己选择的路,他的灵魂从未被黑道染上任何颜色。

这样的凌夙,在欧潇歌的眼里,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最耀眼的人。

“凌夙,你纠结于过去,是因为那对你很重要,不要忘记重要的任何事,也许很痛苦,跨越过去就好,相信有一天,你可以坦然的面对你的父亲。”欧潇歌知道,其实一切的源头,都出在凌父身上,是他将一切的压抑和痛苦强压在凌夙的身上。

即便如此,欧潇歌也想要相信,凌父的心里爱着凌夙,重视着这个儿子。

那时,凌夙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他知道欧潇歌很擅长看透他的内心,但是真没想到,欧潇歌会这样彻彻底底的看透他压抑在心底的真相。

被其他人揭露的话,也许凌夙会很愤怒,但如果是欧潇歌的话,凌夙很坦然的会将自己内心展露在欧潇歌面前,因为他知道,欧潇歌会温柔的治愈他所有的悲伤。

“干嘛啊,一句话都不说,你这样我不是很尴尬嘛。”就她一个人在喋喋不休。

看着凌夙由纠结的悲伤,转变为惊讶转,最后露出微笑的面容,她知道,她的喋喋不休是有价值的。

“其实我现在很想把潇歌压倒,不过场合似乎不太方便。”凌夙手抚着欧潇歌的脸颊,低头轻轻的、淡淡的吻了欧潇歌的双唇,压下去软软的,如果不赶快收回,真担心会直接这样一直做到最后。

“你傻啊。”欧潇歌捏着凌夙的脸,将他推开。

在两人互相推搡的时候,凌夙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两人的“闹着玩”。

手机拿出来看一眼,是医院那边打过来的,十有八/九和工作有关。

命运规划局

命运规划局第二集

甘明晓叹了口气。

一家三口虽然吵吵闹闹,可其实,分开以后,才发现那一份吵闹,都是福气和幸福。

离婚后,她一直没有再婚,也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心动的男人。

就一直这么孤零零的走到了现在。

她再次低头,看着这个给自己低头的人。嘴唇动了动,“好,我……”

话没说完,门口处,却猛地传来了一道声音:“甘明晓!你这个狐狸精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甘明晓眉头一蹙,扭头看过来。

就看到李老太太冲了进来,她手里的拐杖直接对着甘明晓打了过去:“你这个狐狸精,都离婚了,还纠缠着我儿子!儿子,你怎么能为了公司,就向她低头呢?你给我站起来,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

甘明晓后退了一步,皱起了眉头。

老太太却不依不饶,拿着拐杖冲上来。

甘明晓一把夺过了拐杖,将老太太推了一下。

老太太就顺势倒在地上,“甘明晓,你这个贱人,竟然对我动手动脚,哇,我不活了,我老太婆不活了!”

李曼妮这时候冲过去了,想要将老太太扶起来,“奶奶,奶奶,你怎么能这样……”

话没说完,就听到甘明晓冷笑了一下,“原来,是为了公司,向我低头?”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拐杖,旋即将拐杖扔在了地上。

“哐当”一声。

清脆的撞击声,响彻在整个大厅上空。

她看了李爸爸一眼,扭头决然的走了出去。

李曼妮对着她的背影,喊道:“妈,妈……”

可是甘明晓,却一点回应都没有,直接上了车,扬长而去!

李曼妮气的攥紧了拳头,低头看向李老太太,“奶奶,您怎么会来了!”

来的这么准时,差一点,就差一点……

只要甘明晓说了那句我答应你,那么她和李爸爸,就能彻底复合了!

原本搞定的事情,现在就因为李奶奶的到来,而彻底搅黄了。

李曼妮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奶奶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我不来,我不来你的心愿就达成了吧?这个狐狸精就进了咱们家的门了!要不是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呵……”

李奶奶说到这里,看向李爸爸,走过去对着他的身体踢了两脚:“你给我起来,你这个逆子,怎么能对着一个女人,这么没有原则?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行为,大家都看到了,以后你还怎么在公司里办事!”

李曼妮攥紧了拳头。

许悄悄看着两个人,叹了口气。

今天的试探,以失败而告终。

而距离竞标案最后的期限,还有四天。

四天啊……

跟李曼妮告别,离开了俱乐部,她坐车,往家里走,低着头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李曼妮的电话:“悄悄,怎么办,怎么办!……我爸爸消失不见了!他被人绑架了!给了我们四天的时间,准备现金一个亿,否则就要撕票!!!”

四天?!

PS:谁绑架了李爸爸?今天的支付宝口令是:【悄悄爱到深处】,然后,20号爆更~~后天爆更!!所以月票给我留着哇~~

命运规划局

命运规划局第三集

接下来这一个,还用费劲吗?以二敌一呢!

这下看贾二妹的大招了!

只见她笑颜如花,道:“看来老李岁数比你大几倍,酒量却是一点都不如你!你厉害哟,酒量这么好,我倒要瞧你到底能吃多少!”

于是她将一瓶酒拿在手中,起身来,扭到了蔡生金身边坐下。

蔡生金顿时就欢喜得骨软筋酥,笑不拢口了。

“我喂你喝酒吧,”贾二妹撒娇撒痴地,将酒瓶嘴子对着他的嘴,“咕咕咕”只顾往里灌……

蔡生金忙不迭地道:“慢点儿,慢点儿……”

贾二妹笑嘻嘻地说到:“我喜欢看人大口大口地喝酒,爽快嘛,就像英雄好汉一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的确,这时桌上倒有个人正在大碗吃肉,那就是馋了很久的张秀芝。

张秀芝嘴里塞了一口猪头肉,冲着她笑。

蔡生金哪里架得住贾二妹这样撒痴撒娇的话,只得咕嘟咕嘟地不停吞酒,就像在吞水一样,完全没有味觉了。

他这时人已经是十分的醉了,可是,口里还在说到:“我的……二妹……爱你……我……”

然后眼睛一翻,就再也发不出声了。

看着两个大男人已经被她俩完全灌瘫了,贾二妹和张秀芝相视而笑。

“二妹,看到了吧,我就说这里面有猫腻吧,你还不信,幸亏我及时闯进来,不然你就要吃大亏了。”张秀芝瞅着贾二妹得意地说。

“我有那么好欺负吗?”贾二妹不服,“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剪刀来,“看到了吗?有备而来的!”

原来她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但具体蹊跷在哪里她又说不上,又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要来赴约,所以就暗存了个心眼,往怀里揣了一把剪刀,心想若真是遇到了意外之事这把剪刀可以用来自卫。

张秀芝见了,笑了,“哈哈,你个鬼女子,原来比我还精啊!”

嘿嘿,我若不精还怎么替前世贾二妹活出精彩来?

“嘿嘿,现在我们走吧。”贾二妹一甩手说。

张秀芝伸手抓了两片猪头肉往她嘴里一塞,说到:“这可是好东西哇,一年也难得吃上一回,你倒是装斯文了,我去找个东西来将桌上这些东西包起走。”

于是,张秀芝东寻西寻找到了两张报纸,然后将桌上的瓜子、花生、苹果等一股脑儿地包上,塞进了她的手工缝制的大蓝布口袋里。

盘里的猪头肉已经被她吃得只剩下一小点了,她索性抓几片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将剩下的几片全部塞进了贾二妹的嘴里,“吃吧,不吃白不吃,咱不吃这个亏。”

“嗯嗯,不吃这个亏……”贾二妹一边嚼着猪头肉,一边点头,眼睛瞟向瘫在地上的两个无赖,问到:“他俩个,就这样?”

“不然呢?”张秀芝将嘴一撇,“难不成你还想给他们灌醒酒汤?”

“哈哈!他们不会醉死吧?”

两瓶五十多度的大曲酒呢,资格的粮食酿造,那后后劲可是不一般!

你以为是二十一世纪的假酒,都是酒精勾兑的?

对了,二十一世纪的假酒灌两瓶下去恐怕会醉死吧?

贾二妹突然有些担心了,“万一他们呕吐封了喉怎么办?”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