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某月粤语

某日某月粤语
  • 主演:汤怡,原岛大地,陈茵媺,夏韶声,雷颂德,郑丹瑞,邵美琪,吕颂贤,林以诺,郭启华,谈善言,吴良荣,吴千语,马溱禧,岑珈其
  • 导演:刘伟恒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8
故事开始于1992年的香港,在一场观星活动中,周旭日(原岛大地 饰)遇见了王子月(汤怡 饰)。周旭日是出生于富贵之家的大少爷,即将在父亲的安排之下出国读书乃至移民,而王子月则成长在一个破碎的家庭之中,和母亲过着入不敷出的困苦生活。虽然两人的出身和成长经历大相径庭,但他们还是在彼此身上看到了自己所渴求的特质,两颗年轻而又真挚的心迅速靠近。   终于,这段懵懂的恋情还是被周旭日的父亲给知道了,作为惩罚,周旭日被送往了寄宿学校,他要在那里“服刑”整整一年,然后直接被送出国外。幸运的是,在冷酷的父亲之外,还有很多热心善良的人们,他们被两个孩子之间的感情所打动,对他们施以援手。

某日某月粤语第一集

第581章 是个智障!

“你说了,等你爱上我,你就放我走?”

“嗯。”颜司明点头,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你到时候会舍得放我走?”沈凌酒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表示深度怀疑。

“嗯,我只是想体验一下爱上一个人的感觉。”

“可人都是有占有欲的。”沈凌酒几乎根本就不相信他。

“爱上一个人不是该为她着想吗?不是该成全她吗?”

沈凌酒望着他,哑口无言,许久才道:“君子一言,堪比九鼎,你最好说到做到!”

“当然。”

颜司明走后,沈凌酒看着鸡舍里的母鸡发了半天的呆,她不敢信他,可她别无选择。

庄子很大,简单朴素但也幽静,她觉得以后她能逃走,也要找个这样的农庄生活,不似王府华丽,却别有一番居家的温馨。

她沿着回廊四处乱转,也不见半个人影。

这时,一个上了年纪驼背的老者急冲冲跑了过来,朝她行了个礼,“让小的为夫人带路吧。”

沈凌酒点头,不时叹气,“你家庄主真可怜。”

老头一边引路,一边问道,“此话何解?”

“一把年纪了,还没正经谈过恋爱,还得拐别人家媳妇过来当媳妇,不可怜吗?”

老头双腿一颤,险些跌倒,末了,他摸了摸胡子,“说起来我家庄主玉树临风,有才有钱,武功高强,也不知怎么就缺心眼,撸了个刚生了娃的女人,还半点都不贤惠,确实可怜。”

沈凌酒瞪他一眼,若不是看他上了年纪,一定揍他一顿,她有些无语,“说不定你家庄主喜欢男的,故意抓我来当掩饰的。”

老头:“……”

“嘿嘿,话说这里是哪里?”

“庄主说了,除了关于他的话题,其他我们一律不得透露。”

“……”有种!

“你们庄子上还有其他男人吗?”

老头眯了眯眼,“主子问这个做什么?”

沈凌酒笑得人畜无害,“自然是聊一聊?”

老头沉默了一下,说道:“男人没有,男的就有,不知道主子需不需要?”

沈凌酒:“……”卧槽,难道全是太监?想到果郡王也是皇亲国戚,习惯用太监也不是没可能,可是在这种地方用太监,也太损了些,看来色诱这条路也是行不通了。

聊了半天,沈凌酒发现,从这老头口中,压根套不出任何话,沈凌酒索性也不再询问。不消片刻,那老者便将她带到了后山。

沈凌酒望着后山的鱼塘问,“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老头面不改色的道:“庄主说晚上想吃鱼。”说着老头指了指插在池边的钓竿道:“有劳夫人了。”

沈凌酒望着鱼竿,又看了看鱼塘的鱼,委实恨不得戳瞎双目。

老头见她杵着不动,又好心提醒道:“庄主说了,夫人还没想出来如何去爱他,他便先入为主,做点事情调节一下。”

沈凌酒:“……”会不会被他使唤得越用越顺手?

所以,今晚的饭菜里要不要下毒?

“夫人若是想投毒,就不要白费心思了,吃饭前,庄主定然会让你先吃的。”

沈凌酒:“……”老头你有透视眼吧?

下个厨,喂喂牲畜这些她都可以忍受,可是你能体会得到半夜三更,他翻窗进来,喊你起来去给蔬菜瓜果施肥么?

施肥也可以忍受,毕竟每次施肥完了,她弄得一身臭,他都会离她十丈远,她很有成就感,但他一到晚上就穿的很有服丧感,往往她一回头,漆黑一片中冒出个白影,很容易把人吓尿好吗?

沈凌酒拿着粪瓢,好歹加起来,活了几十载,何曾这般灰头土脸过?

今晚天公还不作美,她刚施肥完,天就下雨了,春雨微凉,雨水打在身上冷得鸡皮疙瘩都起了,她搓了搓手臂,抱着脑袋朝庄子跑去。

跑到一半的时候,她脚下打滑,摔了个狗啃泥,眼冒金星了一会儿,她感慨:“古人云,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说着她打了一个哈欠,“人生天地间,不过一叶扁舟,生亦何欢,死亦何欢?”

“何欢是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沈凌酒掀开了眼皮,一双黑色的靴子,出现在了她眼前,她仰起脑袋,但见来人撑着一把竹骨伞,那竹骨伞上画着腊梅,很是清雅别致。

“要我抱你?”

沈凌酒看了看自己的姿势,不情不愿的起来,她主动接过伞,狗腿道:“算你有几分良心,还知道给我送伞。”

“嗯,因为我风寒了,不希望你也风寒。”说着他低下头,看她,“今夜,你需要来照顾我。”

糟!

怎么有种这厮在搞事情的节奏?

“你不会是故意风寒的吧?”

“嗯,眼见雨下不大,我就去湖里洗了个冷水澡,总算风寒了。”

沈凌酒:“……”

“怎么?”

沈凌酒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问:“庄上有驴吗?”

“你怀疑我脑子被驴踢了?”颜司明挑眉,脸色泛着异样的红。

“不是怀疑,应该就是被驴踢了!”

颜司明:“……”这样亲近你,有错?我都帮到这个份上了,你不感动?

沈凌酒叹息,好好的一个男人,可惜是个智障!

两人并排着往回走,沈凌酒忽然开口问:“其实,有件事我不太理解。”

“嗯,你说。”颜司明声音有些哑,还带着浓浓的鼻音,看起来真是风寒了。

“你为什么那么干脆的就把赫连贞儿交出来了?我原以为会很有难度,而且——”她垂下眼睫,“即便你不交出来,其实我也没有办法,我还是会跟着你来到这里,然后想方设法让你交出人来。”

颜司明点头,冷漠的眸子中萦绕着一丝温柔,“嗯,我可以那么做,但是我没有。”

“是啊,为什么呢?”

颜司明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因为这样你才能完全放心的跟我来啊,才能在这里无忧无虑,毫无牵挂的爱我啊,如果你心里有结,你还会这般同我说说笑笑?”

沈凌酒点头,“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某些方面,你的情商还是很高的。”

“嗯,这么做,你对我的好感,是不是多了一层?”

某日某月粤语

某日某月粤语第二集

哈哈哈……

丹心派众人大喜,其他人也是表情各异。曹艳娇和岳玲玲都忘了哄寒水玩,紧张着看向火龙中间的陈阳。

寒青眼神凝重,他现在不方便出手,但可以暗中指使黑脸裁判救下陈阳。正要发出指令时,忽然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又停下来。

他发现陈阳被火龙包裹并没有燃烧,而是还在里面伸拳踢腿活动自如,并不像不能支撑的样子。

这就怪了,那家伙怎么不怕火龙灼烤。即使寒青自己也不敢冒然被火龙卷进去,那里2000度的高温让他都忌惮。

“哎哟……哎哟……哎哟……”陈阳满意的叫嚷着,虽然看起来很痛,其实对他来说这点痛苦根本不算什么,跟平时修炼比起来都差不少。

2000度的火焰在他身上来回炙烤,却不能让陈阳身体受损,甚至皮肤都没能烧破。反而有着一丝丝的火系能量被陈阳吸入体内,不断滋养强化着火灵体。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这点温度对陈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几个月前他修炼火灵体时,便整天再凤凰遗骨旁边被大火煅烧,那个火焰由外到内几百度到几千甚至上万度。

陈阳修炼到火灵体大成时,已经能够承受凤凰遗骨旁边20米远处的万度高温煅烧。此时卓不凡这两千度高温对他来说就像是泡温泉,根本构不成伤害。

陈阳之所以表现的紧张兮兮,那也是发现卓不凡这种攻击最适合自己,只是火龙的煅烧对自己非但无害,还能趁机将里面的火系能量吸纳掉。

如果一开始就展现出对火龙的不在乎,几下子将火龙打散,肯定会逼得卓不凡使用别的攻击手段。即使拿着烈焰剑直接砍陈阳,陈阳也受不了,那可是上品法器,陈阳还不敢用身体去硬抗。

看到陈阳被火龙烧得惨叫连连,不断挣扎着,卓不凡大喜,自然不会改变攻击方式,而是继续加大真气输出,计划用这一招直接灭了陈阳。

可不是所有人都又眼力看出来陈阳是在假装受不了。卓不凡不知道,丹心派众人也没看出来。寒青等人有所领悟,但才不会提醒出来。

我烧,我烧,我烧烧烧……

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十五米长的火龙越来越旺,将整个场地都烧成火红色。陈阳在里面热锅上蚂蚁式的挣扎着,惨叫不断,好几次眼瞅着不动了,众人以为他就快支撑不了,他忽然又剧烈动弹起来。

五分钟过去,卓不凡都有些支撑不住,额头上冒汗珠,自觉真气已经消耗三成以上,可陈阳还在火龙里面蹦跶着。

十分钟过去,卓不凡已经累得直喘气,感觉真气消耗一半,那边陈阳虽然矮小了一些,但还是再蹦跶。

尼玛的,这家伙怎么如此难烧死,我这可是比火葬场温度高多了?

卓不凡变得郁闷起来,但眼瞅着成功在望,他总不能放弃,只能继续加大真气供应,向陈阳猛烧过去。

嘶嘶嘶,竟然让我的火灵体增加的半成,这家伙的赤炎掌功力还是可以,要是能抓回去协助我修炼火灵体,还是个不错的道具。

陈阳此时已经吸收的浑身舒坦,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五行灵体小成之后,要晋级大成还需要大量的五行能量,所以陈阳并不觉得这些火系能量吸收进来是浪费。

又是五分钟过去,卓不凡都有些支撑不住了,拿剑的手都在颤抖,真气消耗七成以上,不得不放慢节奏,暗自调息着。

“不好!这里有蹊跷,不凡快变招。”丹心派还是又高人,终于看出来不对,大声提醒。

卓不凡一愣,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不对,不但因为陈阳特别难烧死,更因为真气消耗过大,足有平时的好几倍,感觉自身真气消耗后特别疲倦,短时间内再想恢复都很困难。

现在得到提醒,才幡然醒悟,连忙往回撤火龙。这个很快眨眼工夫火龙便收回来,对面的陈阳也清晰起来。

看清陈阳的模样,卓不凡差点吐血,麻痹的,怎么煅烧了一刻钟,这家伙还完好无损,身上的衣服都还整齐鲜艳,一点损伤没有。

他竟然不怕火龙灼烤,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

惊讶过后卓不凡便是惊疑起来,半天都不敢对陈阳展开下一轮的攻击。

陈阳这边正美滋滋的享受着,忽然火龙没了,还挺失落,也愣神了几秒钟,这才活动一下身体,噼里啪啦一阵骨头响动声后,他冲着卓不凡勾勾手指说:“怎么不攻击了,快接着来,我挺舒服的。”

哐嘡,卓不凡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

这家伙非但没烧死,还觉得很舒服,太变态了吧!

“别被他吓着,用烈焰剑砍他,你用的可是上品法器。”丹心派老者大声提醒。

“闭嘴!你再乱叫嚷扰乱比赛,我取消他比赛资格。”陈阳没什么,黑脸裁判不满起来,对着老者冷酷警告。

老者不敢反驳,脸色悻悻的退回去,这确实是比赛规矩,他也不能违背。

不过他的提醒已经到位,让卓不凡从惊愕中醒悟过来,立即大吼一声,气势再次暴涨,焚心剑法第一式烈火烧心,向着陈阳刺杀而来。

此时虽然只剩下三成功力,但以他炼气期大圆满的实力使出来,也是快如奔雷,剑身在没有恐怖火龙,只有那通红的剑芒,但攻击力比火龙更强。

即使筑基期高手也不敢用身体硬抗这一剑,陈阳一旦被刺中,肯定心脏爆裂一命呜呼。

陈阳真不敢用身体去抵抗,他看得出来烈焰剑的锋利,眼瞅着剑锋飞刺而来,自己还是躲不开,着两个层次的差距不但是功力上,更在速度上,跟卓不凡的速度比起来,陈阳就是个刚学步的小孩子。

面对烈焰剑,陈阳只用了一招,手持一块鹅卵石照着剑尖砸过去,鹅卵石自然是阴阳界。陈阳不担心阴阳界会被刺穿,它的坚硬程度早就经受过考验。

果然当的一声脆响,烈焰剑被鹅卵石砸得偏向一边,只剩三成功力的卓不凡并不比陈阳强。止住他锋利的烈焰剑后,陈阳反击随之而来,他跟黑脸裁判一样,也是一拳轰出去,拳影中竟然有条火龙在翻腾,比黑脸裁判的猛虎拳更高级。

某日某月粤语

某日某月粤语第三集

无论多么不舍,贺晶晶还是不得不回家了。

因为时间很晚了,莫肖扬还得回去呢。他们住的老宅子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呢。又不是之前的同一个小区。

不知道莫肖扬怎么想的,反正在贺晶晶的心中。这一顿生日晚餐吃过之后,她仿佛感觉自己的身份变了。

好像吃过着这一顿饭,见过他的爷爷。仿佛两人的关系已经确定了一样。

她再见到莫肖扬的时候完全就不是之前的那个样子了。

仿佛她和莫肖扬已经私定了终身,两人从此绑在了一起一样了。

她把和莫肖扬吃饭,莫肖扬的生日派对只请了她一个在班里公开的说出来。当然如此聪明的贺晶晶不会这么大声的广播这件事情。

她是和他们班里一个叫做万事通的妞妞说的,大家谁都清楚。班里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只要是被妞妞知道了。等于全班同学都知道了。

当妞妞知道了莫肖扬带着贺晶晶参加他的生日派对,是只带着贺晶晶参加生日派对,并且还见了他的爷爷的时候,她也感觉两人像是有戏了。

班里的人谁不知道贺晶晶喜欢莫肖扬啊?

她为了护着莫肖扬,几次和她的哥哥贺乔峰对着干。大家可都看在眼中呢。若不是强烈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会胳膊肘一直往外拐呢?

当时的孩子们正是青春期萌动的时候,荷尔蒙分泌正是旺盛,他们对于男女同学之间的那些事过分的敏感。

有时候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是哪个女同学和哪个男同学多聊几句天,或者是上下课一起走了。

同学们背后的时候都会议论纷纷,说他们像是要开始发展了。

曾经的莫肖扬和顾小谷一直是眉来眼去的,虽然从来不说话,平日的时候也不怎么亲近。这些敏感的同学们早就发现两人之间的那种小小的暧昧的关系了。

所以都对贺晶晶抱不平,讨厌顾小谷。

现在的莫肖扬都这么明显了,难道大家还不明白吗?生日派对的时候只请了贺晶晶,若是喜欢顾小谷的话,早就带上顾小谷了。

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莫肖扬已经做了选择了。那就是莫肖扬以后肯定会选择和贺晶晶在一起的。

这样人人举手欢快的事情,大家能不说出来吗?

一是讨好贺晶晶;二是平日里那个趾高气扬的顾小谷一直仰着头走路,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他们就以此让她痛心一下。

所以,她们会故意在下课的时候,而且偏偏在顾小谷坐在位置上的时候说起这件事情,就直接说现在的莫肖扬和贺晶晶已经如何如何了。

开始的时候,还是三个人一起吃饭,后来的时候,竟然说成是贺晶晶的家人和莫肖扬的家人一起吃饭的。算是两家的家长见面了。而且还谈起了两个孩子的未来的事情。

顾小谷是何许人也?

开始的时候,大家偶尔提一下,她可能还会觉着难受。但是这时间长了。大家还是有事没事的就这么提。

顾小谷就已经习以为常了。根本不当回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