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逃亡

纽约大逃亡
  • 主演:库尔特·拉塞尔,李·范·克里夫,欧内斯特·博格宁,唐纳德·普利森斯,艾萨克·海耶斯
  • 导演:约翰·卡朋特
  • 地区:英国,美国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1
1988年,为了应对不断翻倍的犯罪增长率,联邦将曼哈顿岛改建成一座庞大的监狱,囚犯们被扔到其中自生自灭,纽约城变成了犯罪之城。转眼已是1997年,代号“大卫14”的美国空军一号被美国国家解放阵线劫持,最后坠毁在监狱城内,美国总统独自深陷城中。曾经的空军英雄、功勋特种队员普林斯肯中校(库尔特?拉塞尔 Kurt Russell 饰)由于抢劫银行入狱,政府决定利用普林斯肯潜入监狱城,救出总统。   普林斯肯的任务时间只有二十四小时,他在城中找到了自己昔日的战友、如今监狱地下统治者“公爵”的部下瑟翁,他们合作搭救总统,而要面对的是无处不在的疯狂犯人

纽约大逃亡第一集

穆凌落装好四十颗卖给珍品记的珍珠,便又照着上回的模样把小尘粒往几十个河蚌里撒。

待得做完后,她就去找她一直用溪水泡过后就敷在布里的凤梨和葡萄种子,基本是保证每颗种子都发芽了,几率高得出乎她的意料。

穆凌落喜滋滋的好生装好,又提起要带出去的药草包,这才出了空间。

这前后一折腾,也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了。

她就着以前晒好的药材一起,把药材都捡好了,分别是给穆燕两姐妹,宋烟等人调养身体用的。还有一些则是强身健体,滋补身体的,这是她准备给宿梓墨和穆良他们补身的。

有些药材必须晾晒干才药效好,她便洗干净了,用簸箕装着放在了院子里就着下午的日光晾着。

她再寻了些枸杞和当归来厨房,其他人都忙得团团转,穆婵娟见她进来,不解道:“你怎么来了?”

穆凌落笑道:“我刚把药给捡好,想着还不曾给大叔他们送热水喝,心里也有些担心。我寻了些养气补身的药材,想着泡了送过去给大叔他们!有热水吗,姐姐?”

穆婵娟点了点头,指了指一侧的小灶:“热水一直都在烧,你且倒了用壶给大叔他们送过去,动作快些,莫要再耽搁了。我刚才忙昏头,却不记得你还不曾送水过去,可不能让大叔他们帮忙干活,却连口水都喝不到,这也太过意不去了。”

穆凌落也面带歉疚,“是,我省的。”

“等回头渴着了大叔他们,看我怎么收拾你!”穆婵娟笑道。

雷大婶在她们旁边干活,闻言,忙道:“婵娟,没事,不过是几口水,才过多久啊,他们哪里有这么娇贵。阿落啊,这药材贵着呢,你还是留着给小雨她们用吧,他们几个大男人的,哪里需要这些。”

“婶子,不用担心,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而且都是用来养气补身的,我劳烦大叔他们帮我翻地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天色又冷,给他们喝一喝,也能缓解下寒凉。”穆凌落找了个壶,擦洗干净后,又用水冲了冲当归和枸杞,她把当归切成小片的,再把一起放置壶里,用热水冲泡开来。

虽然只是举手之劳,但这种小恩小惠却还是让冯祥媳妇等人记在了心上,她们的丈夫是被请来翻地的,都是给酬劳的,却没想到穆凌落是个如此大方的。

旁边便有人道:“阿落一家可都个个是好心肠的。只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也沾个光尝尝!”

穆凌落眯眼笑道:“自然可以,我上次买了不少当归和枸杞,回头给你们都包上些,这些用来泡水喝,或者是跟鸡肉煮着喝,对身体是极为滋补的。那我就不打扰极为婶子了,我先出去了。”说着,拿了几个大碗,又拿了几个烙饼,便把壶提着送水去了。

其他人听得人人有份,心里自是感激,于是干活也就越发卖力了。

穆四郎他们也没闲着,他们吃完饭连歇息都不曾,就立刻投入其中,勤勤恳恳地干起活来。

穆凌落看他们卷着裤脚,忙得额头满是汗,忙招了招手,“四叔,雷叔,冯大哥,快过来歇一会,我给你们带了热水过来。”

穆四郎他们擦了擦汗,也便走了过来,见得穆凌落还提了个小篮子,她揭开了篮子笑道:“婶子她们烙了些玉米饼子,你们尝尝,这都忙活一下午了,肚子也该饿了吧!”

冯祥有些惊讶地看了眼穆凌落。

要知道一般人家,换工或者是请工一天,能够管两餐饱饭都算是顶好的了,可穆凌落不但给他们管饱饭,给的工钱好,还有歇息的烙饼吃和汤喝,他可是听媳妇说了,那上午那胡辣汤可是值不少钱的。这般大方的人家,他几乎没见过。

穆四郎蹙了蹙眉,“阿落,这……”

“四叔,快吃吧。”穆凌落塞了个饼子到他手里,又给他们每人的碗里倒上热茶,“热水有些烫,你们先慢些。”

穆凌落倒是不觉得自己大方,只是她劳烦人家帮忙干这种苦力活,哪里能让人家饿着肚子。

“阿落,这里头这些是什么啊?我怎么闻着有一股药味啊!”雷雨望着碗里的小红点和小薄片,奇怪道。

穆凌落又解释了一遍,又看向穆四郎,“四叔别担心,小雨她们都在我房里睡着呢!估计这会醒了,我娘还陪着她们呢,你别担心!”

穆四郎点了点头,千言万语只得一句:“多谢。”

穆凌落也不多说,待得几人吃完,她就讲起正事了:“我把我要种的种子弄来了,到时候劳烦你们给我种下了。我给你们说说,怎么种比较好!”

穆凌落带着三人走至田里,指着靠近陡峭山坡的两亩田地道:“这两亩地,就种葡萄种子,然后每颗种子旁边,你们都给插上一根木棍或者是竹棍,然后在两亩地都搭上个木棚子,方便到时藤好攀爬。这亩地,你们种凤梨种子,这个倒是没多注意的地方,照平常那样种就是。”

“凤梨和葡萄?”雷雨摸了摸头,“这两个名字怎生这般奇怪,我从不曾听过呢!阿落你种这么多,能挣钱吗?”

穆凌落扬唇浅笑:“自然的,到时若是长好了,我再给您家里送些,您尝过便知了。那就麻烦你们了!”

穆凌落又说了些注意事项和要求,这就先行离开了。

晚上吃罢饭,穆凌落真给今日帮忙的每位多包了一小包的枸杞和当归,让她们带回去喝。各位自然是对她的大方感谢,也就更加愿意帮她们家做事了,一个个都高高兴兴地回了家。

穆凌落先说了,工钱是宴席结束后再结,她们也不担心,只叠声说好。

穆四郎看过两个乖巧的女儿后,跟穆凌落又道了声谢,就和方梅一道回了穆家,面色倒是极为的难看。

穆婵娟拉着穆凌落担心道:“看着四叔似乎很是生气,我倒是从不曾见过他这般神色呢,吓人得紧!”

纽约大逃亡

纽约大逃亡第二集

收下了?

狼无情闻言一愣,有些怪异的看了萧千寒一眼。

这个东西究竟有多大价值,他是原主人,比谁都清楚,萧千寒竟然这么痛快就收下了?

“那个……”他立即开口,似乎不知道要说什么,或者怎么说,迟疑了好一会儿。

萧千寒扫了狼无情一眼,“怎么,想后悔?”

“没有!没有!”狼无情连忙摆手,把那东西塞进了萧千寒的手中,不过下一秒又拿了回来,一脸纠结之后的释然,“哎呀!忽悠人太费劲了!”“我跟你明说了吧,这东西的确是我偶然间发现的,不过只是有点有趣的作用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更谈不上什么价值!随便那一枚咱们这个级别用的丹药,都可以换来一箩筐这东西!所以根本

算不上什么谢礼!你说吧,要多少丹药,我拿给你就是!”

把这番话说完,狼无情才变回了之前的状态,轻松了许多。

萧千寒微微一笑,把手一伸,“你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谢礼,不过总要有些实物……嗯,就它吧。”

狼无情哈哈一笑,把那东西重新塞到萧千寒的手里,“爽快!萧小姐性情如此爽快,让我很是欣赏啊!”

萧千寒没有做回应,“天色一晚,明日一早宫门口见。”

她有特殊原因,不得不直接下达逐客令。

狼无情倒也不介意,反正来的目的已经达成。

告辞之后,萧千寒直接回到了寝殿。

在那里有一个密室,只有她和云默尽知道,为了平日里紧急时用的。

此刻,她就已经来到了密室之中。

因为她有感觉,自己要顿悟了!

之前每一次都是直接进入顿悟状态,但是这一次,她是先有了要进入顿悟的感觉!

而这个感觉,就是由狼无情带来的那样东西引起的!

密室中,萧千寒盘膝而坐,小心的将那样东西取出来。

如狼无情所说,那东西的确普通,甚至说基本没什么价值,但对于此时的萧千寒却恰恰相反!

那是一个晶莹的近乎完全透明的玉石,中央微微鼓起,四周扁圆,如果再镶嵌上一个保护圈和一个手柄的话,无疑就是现代的放大镜!

在看见这东西的第一眼,她体内的魂力,尤其是之前形成的那个泾渭分明的气旋,立刻就有了反应!

幸好开始的时候反应轻微,她才能控制住,然后让狼无情离开!

时间积累到现在,她已经无暇再去别的地方,只能临时选在密室!

这里是目前来看最安全最保密的地方!

刚刚做好准备,萧千寒就再一次进入到了顿悟的状态之中!

跟之前进入顿悟不同,这一次她是有心里准备的,所以自主性似乎更强!

刚一进入顿悟状态,眼前出现的就是那个泾渭分明的气旋!

偌大的气旋就好像一座山一样摆在眼前,上面泾渭分明的条纹,比七八个人合抱的大树还粗!

在巨大的气旋面前,萧千寒渺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要说想要看清整个气旋的全貌了,就连一个侧面都看不全!

但萧千寒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上一次顿悟的结束点,刚好就是这一次顿悟的开始点!

她相信这不是巧合!

上一次,她站在更高的角度,见证了这个气旋的形成;这一次,她站在渺小的角度,也许可以发掘一下气旋形成并且稳定存在的奥秘!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气旋实在是太大了,她自己又处于这种不知道的悬浮状态,该怎么才能进到气旋内部呢?

唰!

就在她刚有这个想法的瞬间,忽然感觉周围场景一换,自己一下子被那些泾渭分明的条纹给包围了!

她动了!处在了整个气旋的中间!

意外的挑了下眉,她看向气旋壁的某个角落,心中默念,“去边缘。”

唰!

如她所想,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那个自己要去的位置了!

原来是想去哪就去哪!还真是方便的很!

掌握了移动的方法,她便开始了真正的挖掘!

这个凭空出现的气旋就这么存在于自己体内,不能修炼,不能储存魂力,更不能输出魂力,跟花瓶没什么区别!而且花瓶还有被砰碎的危险,她可不打算让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就这么存在于自己的体内!

这一次,她一定要将这个气旋琢磨透,把这个气旋化为己用!

不然,还不如毁了算了。

没用太久的时间,她先简单的在气旋上取了几个点,仔细观察了解了一下结构!

跟她想的差不多,所有她观察过的位置,魂力条纹和灵力条纹都是紧挨着的,甚至还有不同程度上的互相侵入!

不是融合,而是侵入!

彼此之中互相存在,随时都可以一丝不剩的全部抽离回来!

而且她刚刚尝试了一下,只要她心念一动,甚至可以让整个气旋瞬间拆封成完全的魂力和完全的灵力,没有一丝掺杂!

也就是毁掉这个泾渭分明的气旋!

最终,萧千寒并没有那样做。

她要完完全全的弄明白这个气旋,将这个气旋彻底化为己用!

于是,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研究,抽取的气旋上的位置更多,更密!

但是又一轮的研究下来,得出的结论跟之前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唯一一一个新的发现就是魂力跟灵力的互相侵入程度在缓慢加深!

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这个气旋早晚会变成一个灵力和魂力的混合气旋,不过最后是否会彼此融合不得而知!

而且照这个速度计算的话,完成整个过程大概需要不到两百年的时间!

在算出这个结果的时候,萧千寒又一次出现了想要毁掉这个气旋的冲动。

不过很快又放弃了那个冲动,不到最后关头,她还可以再试一试!

没有再进行第三次取样,她想要尝试离开这个顿悟状态!

万一搞不定这个气旋就不能脱离顿悟状态,她岂不是被困在这里了?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然而,这次并不像上一次那么顺利,离开受阻。就在她再一次想要毁掉气旋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样东西……

纽约大逃亡

纽约大逃亡第三集

“这封信的字迹是挺像我妈妈的笔记,可惜这只是临摹,不是我妈妈的字迹。”安笙的书法就临摹月妤姝留下的,自然是知道月妤姝的字迹。

“安小姐为何如此确定?”

安笙笑而不答,慕云深立即知道她想做什么,吩咐孙菲上去他办公室一趟,没多会儿,孙菲就和一个员工抱着笔墨纸砚来了。

安笙把一本月妤姝留下的书交给叶寻,叶寻立即拿下去给记者展示,自己在台上铺平的宣纸,拿起毛笔,沾上慕云深磨好的砚。没多久,宣纸上就出现了一行字。

时光未央,岁月静好。

这是月妤姝留下的旧书的字,墨干了之后,安笙拿起来给记者看,那和月妤姝一模一样的字迹,让记者大为吃惊。

不过更加让他们震惊的是安笙的字,竟然写的如此好,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真是写得一手好字啊。

“我能模仿得出来的,别人也一定能模仿得出来。而模仿出来的字,总会缺少一定的灵气的。如果真的是我妈妈写的,那么这字怎么这么生硬?”安笙笑了笑,一次性说清楚也好,省得他们又无孔不入了。

“安小姐说的好像有道理,我老婆就会书法,经常见她写,也没有这封信的字这么生硬没有灵气。”

“我也见我姥姥写过,她的字也是很有灵气的,虽然写得不怎么样,但是只要是自己的字,那么多多少少都会有生命的。”

“好了,大家都没有什么疑问了吧,那么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听到关于阿笙任何不利的消息,我慕云深别的手段没有,报复的手段却是层出不穷的。”

慕云深清冷的说,这些麻烦的事情,能避免的就尽量避免,谁吃饱了撑着天天应付这些事情。

“等等,我有话说!”莫雨从外面跑进来,快步的走上台去,抢了话筒。

“莫雨,你想做什么?”安笙冷冷的看着莫雨,她又想做什么,难道还不嫌丢人吗?

莫雨没有理安笙,而是拿着话筒,对着下面的记者说:“我昨天见到月妤姝了,月妤姝就是安笙的妈妈,昨天我在御景别墅见到的。她回来了,月妤姝知道安笙攀上慕家,她回来找她的女儿了。”

安笙忍着给莫雨一巴掌的冲动,她告诉自己要冷静,现在这个时候冷静的看着莫雨发疯,才能不掉入莫雨挖的坑。

“我妈妈回来了又怎么样?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一样吗?我孤苦伶仃的时候,你们对我避之不及,甚至厚着脸皮抢走了爸爸的抚恤金,让我和爷爷奶奶过着艰苦的生活。等到知道我和慕家有关系,你们又迫不及待的来攀关系。”

安笙看着莫雨,字字句句都是控诉莫家对她的避之不及,眼泪一直在眼眶里,倔强的不肯让它落下来。

“抚恤金,那是我妈妈拿了给姥姥姥爷养老准备的。”莫雨红着眼说,不多的抚恤金,却够他们挥霍一段时间。

“给爷爷奶奶养老准备的?在我们快没饭吃的时候,你们一家子对我们视而不见,爷爷去世了,你们一家人在外省度假,奶奶去世了,你们为了老房子,迫不及待的把我撵出来。这些你都忘了吗?这就是你们拿爸爸的抚恤金给爷爷奶奶养老吗?”

安笙一步步近逼莫雨,莫雨被安笙给说懵了,因为安笙说的都是事实,而她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真是该死的,安笙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齿。

听了安笙的指责后,记者们都大吃一惊,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亲人,弃自己的侄女父母不顾,父母去世了,不伤心难过也就罢了,还把侄女撵出门,真是坏到天理难容了。

“看这莫雨也就十七八岁吧,心思怎么这么多,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思,真是可怕。”

“可不就是吗?听说还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呢,可是看着这教养不怎么样嘛,跟安小姐是没法比的!”

“有这样的一门亲戚,真是安小姐的不幸啊!”

面对众人的指责,莫雨下意识的朝着门口望去,却没有看到陪着她过来的人,心底一阵发凉。

慕氏国际召开记者大会这消息是她告诉她的,也是她给她出主意让她来的,现在她走了,那么她要怎么办呢。

“你无话可说了吗,你还想说什么,继续说啊,我怕过了今天,你就没有机会了。”安笙抓着莫雨的手腕,用力狠狠的捏住。她是练过的,所以手劲很大,足以让莫雨疼得冒冷汗。

“疼,你放开我。”莫雨苦着脸说,该死的安笙,力气这么大,真是疼死她了。

安笙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是捏得更加用力,莫雨直接尖叫:“啊,我的手腕要断了,安笙你这么狠毒,你就不怕慕少不要你吗?”

听了莫雨不要脸的话,安笙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了,嘲讽一笑,“你觉得他不要我了,会要你吗?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副模样,不要惦记不属于自己的。”

“安笙,你就是怕我跟你抢慕少,所以你才会这样对我,我可是你表妹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莫雨楚楚可怜的说,还不忘朝着慕云深望过去。

慕云深冷笑,冷酷的说:“就凭你,连阿笙的一个脚趾盖都比不上,你给阿笙提鞋都不够格!”

莫雨睁大眼睛看着慕云深,他怎么可以这么冷酷,安笙有什么好的,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哪里值得他这样爱。

不公平啊,这不公平,凭什么安笙这样轻而易举的得到,而她却只能仰望。

“莫雨,你是要自己滚还是我让人把你扔出去?”安笙甩开她的手,莫雨的手腕就算不骨折也脱臼了。

“我……”莫雨心有不甘,不应该是这样的,安笙不是应该被这些记者指责吗?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不是她预料的结局。

“不,你们这些人都被安笙给收买了,你们妄做记者,你们不尊重事情的真相!”莫雨指着一众记者说。

“蠢货,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别人三言两语就给挑唆了,简直是蠢到家了。”乔晏从外面走过来,身后两名保镖压着一个戴鸭舌帽,把自己包裹得很好的女人。

莫雨看到了来人,只觉得完了,这下真的完了,连她都被人逮住了,那么她要怎么办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