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人行动

挖人行动
  • 主演:任昌丁,严志媛,朴哲民
  • 导演:金炫锡
  • 地区:韩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7
大学时代已经是棒球好手的浩昌(任昌丁 饰)很不苟同热爱民主运动的同学们,他一直有着自己的体育梦想。他与一见钟情的学妹世英(严智媛 饰)相恋,他的理想与爱情都那么顺利。可是在一次比赛中,浩昌不小心弄伤了对手,他的棒球梦也就此破碎,更令他伤心的饰,世英在这个时候与他分手了。   时间过去了10年,浩昌任职于大学的体育部。后来他接到了任务前往了光州,他需要把投手高手申东烈挖角。没有找到申烈东之余,他还面临的是非之事。在执行任务的同时,他也重遇了多年没见的旧情人世英。   浩昌的爱情与任务,又将有何等的结果呢?

挖人行动第一集

第三百二十五章荒谬?可笑?

贱民?不配同乘?

听到这名女子言语,杨潇脸上浮现一抹错愕。

这女子什么来头,居然这么大口气!

难道自己穿的朴素一点就是贱民?

殊不知,杨潇这一身衣衫可是全世界最好裁缝给他做的,只是寻常人看不出来罢了。

打量花枝招展女子一眼,只见此女大概三十左右,身材一流,前凸后翘,极其性感,其身上散发着高档香水味,穿的是世界顶级碎花裙,若是第一眼看去,着实会给人带来极强的惊艳之感。

只是,杨潇实在没料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不好意思,我要找白小姐,赶时间!”杨潇也没多想。

此女衣着不凡,保养得非常到位,看样子具备一定的社会地位,或许对方有洁癖,杨潇也不想闹事,以免大清早影响心情。

见到杨潇还要执意上电梯,女子脸上尽是不悦之色:“阿大!”

女子言语落下,女子面前站着五大三粗带着墨镜的壮汉顿时堵在杨潇面前寒声道:“小子,不想断胳膊腿就赶紧从我面前消失,没听到韩小姐说什么吗?贱民,不配同乘。”

看着壮汉也如此无礼,杨潇真的是恼火了。

首先,他的时间紧急,指不定白元杰宫天齐就在楼上等自己,距离与葛休博弈时间已经不多了,杨潇还想要请教一下白元杰葛休一贯的战术。

其次,这名女子实在是无理取闹,当自己很狂拽炫酷吊炸天吗?

什么是贱民?穿的不好就是贱民?杨潇真不明白,这名女子哪里冒出来的优越感。

对于这种自我感觉良好浑身充满优越感的女人,杨潇真是不屑一顾。

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你感觉自己很有优越感,照样还不是跟我呼吸同一片天地的空气?

“我再说一遍,我赶时间,麻烦你们让开!”杨潇寒声道。

白俞静办公室在十七楼,上次杨潇跟金大钟去过一次,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毕竟,白式珠宝集团乃是价值几十亿的大公司,再加上白俞静擅长经营,内部氛围很好,杨潇来过一次便记忆犹新。

墨镜壮汉寒声道:“小子,你耳朵里面塞驴毛了是吗?我告诉你,不要得罪韩小姐,若不然,我要你吃不了兜子走,滚蛋!”

“哼!”花枝招展的韩小姐轻蔑一笑。

仿佛杨潇与她同乘一辆电梯就是对她的羞辱,对她的一种亵渎。

殊不知,韩小姐原名叫做韩雨晴,主要混迹于国内娱乐圈。

值得一提的是,韩雨晴在国内娱乐圈曾是一线大咖,这两年绯闻不断,导致名气跌落二线。

白式珠宝集团在欧洲已经部署完毕,有了底蕴,白俞静便打算在国内寻找一名品牌形象代言人。

原本白俞静打算找一名当红女星,只是老朋友打招呼让韩雨晴前来代言。

这名老朋友在国内很有实力,白俞静实在是无法推脱,只能勉强答应。

今天一大早韩雨晴便是来找白俞静签署代言合同的。

值得一提的是,韩雨晴一向目中无人,根本不把寻常人放在眼中,她只在乎那些比她有钱有势的国内巨头。

韩雨晴人非常漂亮,模特出身,曾经拿过亚洲小姐选拔大赛亚军从而爆红网络。

因为身材火辣性感吸引了国内圈内不少的导演,韩雨晴趁机与这些圈内大导演陪吃陪玩陪睡,获得了不少的好资源,顺利成为一线大明星。

遗憾的是,韩雨晴演技实在是不咋滴,全靠抠图,背个台词只会说1234567,全凭后期配音。

渐渐的,圈子里都知道韩雨晴演技不行,只会陪睡上位。

时间一长,就没人找韩雨晴拍戏了,韩雨晴在国内人气不断下跌,现在都快失去了经济来源。

不久前,韩雨晴认识了中原市一名商业巨头,这两个月她把这位商业巨头给伺候舒服了,这位商业巨头这才出面帮助韩雨晴拿下了白式珠宝集团的商业代言。

挖人行动

挖人行动第二集

“你有什么图谋?”肖爱玲一上车就一脸的惊疑,脸上充满了审视的目光。

“我能有什么图谋呢?”徐向北邪笑着,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绝世小妖孽,越看越震惊,这种美真的是人间难得几回闻了!就是比顾欣妍也差不了几分,唯一差的就是年龄了,反而透露出一股清纯和圣洁的气息。

肖爱玲看着徐向北看向自己不怀好意的眼神,就跟那些班上的男同学打量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美眸中透露出了一股厌恶。

“如果你没有什么图谋的话,怎么会当我母亲的男朋友?”肖爱玲直直的看着徐向北,仿佛要将他彻底看穿。

“请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还有,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向北,是你的继父,叫一声爹,乖孩子!”徐向北感觉这个女子既漂亮又可爱,忍不住调笑。

他这个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性格,到现在几乎还没有一点点改变。

“我才不会认你呢,你是个坏人!”肖爱玲嘴巴嘟着,一脸生气的说道。

“玲儿,你不能这么说徐先生!”肖秋莲听了她的话,有些严厉的呵斥着。

“妈,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以前从来都舍不得骂我的,现在为了他,居然呵斥我。”肖爱玲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

“没有,妈怎么舍得骂你。”肖秋莲看着她的样子,很是心痛,连忙抱在怀里哄着。

“有他没我有,有我没他,你自己看着办吧!”肖爱玲挣脱了自己母亲的怀抱,双手插在胸前,气鼓鼓的说着,别有一番风味。

“哎……”肖秋莲看了看徐向北,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办了。

徐向北觉得这个女子真是太可爱了,要是再长大一点就好了,自己说不定会把她发展成未来老婆之一,他继续调笑着说道:“怎么,你不相信自己母亲的眼光?”

“圣人也有犯错的时候,狮子也有打盹的时候,再好的眼光也会看差呀!特别是有些人,人面兽心,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我娘那么善良,怎么可能看得清楚,被有些人三言两语便哄骗了起来,蒙在谷里也不知道,谁知道有些人心里的龌龊想法呢?”

肖爱玲虽然没有直接指着徐向北的鼻子骂他,但指桑骂槐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来,说的就是徐向北了。

“口才真好,真是伶牙俐齿呀!那以后长大了,是绝对不会吃亏的,难道你觉得你母亲不好?你母亲不漂亮?你母亲不温柔?你母亲不善良?”

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被她的话说的哑口无言了,可徐向北是谁啊?除了今天菜市场的老太太,论斗嘴,他几乎没有输过。

“那是当然,我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最温柔和最善良的女人!”

肖爱玲一脸骄傲的说着,抱着自己母亲的胳膊,脸上充满了笑容,仿佛抱住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宝物。

“那不就得了,我喜欢世界上最温柔、最漂亮和最善良的女人,有错吗?我如果有图谋的话,就图谋她的善良,她的可爱,她的漂亮美丽,这是她的性格,是她的优势,我喜欢她的这些,有错吗?如果你说我喜欢她这些,就是图谋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我也无话可说了!”徐向北笑了笑,然后两手一摊,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肖爱玲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想要反驳,却知道自己中了他的套。虽然心里和嘴里都认为自己的母亲是这个世上最漂亮、最温柔和最善良的人。

但是有些自知之明,她还是知道的。就大众的眼光而言,他的母亲可以算得上是漂亮,但称不上是美丽。而且现在已经40多岁了,虽然还风韵犹存,但是已经开始衰老迹象,特别是她的母亲,几乎身无分文。

不说别的,就凭徐向北开的这台银白色的保时捷,肖爱玲就可以知道他的身价一定不菲。再看看徐向北的外表,可以说得上是帅气,凭着他的条件,随便都可以找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结婚,或者包养一些小明星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自己的母亲凭什么,或者说拿什么跟人家争?凭什么让徐向北死心塌地的?难道说是爱情?

切,见鬼吧,男人她不知道,能够真正因为相爱而相知相守,走到一起,不在乎身份,不在乎背景,不在乎外貌的能有几个?

或许老一辈的还比较多,但现在,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这样的爱情越来越少了,不能说没有,但是比例是在快速的下降。

别人她肖爱玲或许还能相信,但看着徐向北看自己的眼神,他这个态度就相当怀疑了,她是万万不相信许向北会真心喜欢自己母亲的。

肖秋莲在一旁偷偷的笑着,却不拆穿,她的女儿她最了解了,一般很少吃亏的,看着她这样吃瘪,自己也很开心。

而且她虽然跟徐向北相处不久,但对这个人非常已经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了,这是一个可以全身心托付的人,如果自己的女儿哪一天真正喜欢上他了,哪怕是让自己的女儿做一个妾,她也是非常愿意的。

没过多久,徐向北就开着他的保时捷来到了一个小区,这个小区,非常老旧。

有几栋看上去似乎随时可能坍塌的样子,它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建造了的,有了好几十年的历史了。

肖秋莲拿着菜,而肖爱玲领着徐向北走进了一间小屋,

这个屋子不大,只有40来个平方米,长也就五六米,宽七八米左右吧,里面的家具非常少,只有一条沙发,一个电视,一张桌子,几个凳子,还有一个小衣柜。

再旁边是一个小厨房,然后隔着毯子是一张床,床不大,刚好够睡两个人了,然后旁边是一个小浴室。

一眼就几乎可以望穿房间里的所有布局了。地上的地板并不平,只是水泥,看有些坑坑洼洼……

看着如此破旧的住房,徐向北的心有些酸,也有些疼。他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让这一对苦命的母女过上好的生活,上天也许以前对她们太不公平。

但从这一刻开始,自己便要代替上天补偿她们。

肖秋莲拿着菜就赶到厨房,忙碌了起来,她叫自己的女儿招呼徐向北。

肖爱玲嚷徐向北到沙发上坐了起来,自己却坐在了板凳上,仿佛很厌烦和他坐在一起一样,然后非常无奈的递给了他一杯热水。

“我家比较穷,招待不周,请您见谅!”看的徐向北的眼神,就知道他是第一次来自己家。

“没有关系的,我不介意,而且我以后会帮你们改善生活的。”徐向北接过热水,笑着说道。

“你能帮我们,我们非常高兴,但是我们家虽然穷,却不会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们更不会向金钱低头,人穷志不短,如果你有什么图谋的话,我劝你趁早死心吧!”肖爱玲严肃的说着。

徐向北从她的话中就知道,肖爱玲并不清楚自己的母亲以前是做什么的,或者说肖秋莲以前做的事一直都瞒着她。

虽然肖秋莲自己并不干净,但她的内心和自己的女儿却是无比的纯洁和神圣,能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教导出一个如此好的女儿,徐向北不仅肖秋莲这位伟大的母亲暗暗佩服了起来。

挖人行动

挖人行动第三集

何川等人顿时懵了,他们没想到,这里竟然真的有一个灵根。在他们看来,他们亲自过来感知寻找,都没有寻到丝毫蛛丝马迹,事实上,他们都不相信这里会有一个灵根,毕竟他们不觉得叶青能把灵根藏得连他们都找不到。

而现在的事情,却彻底出乎他们的预料。这个地方,竟然真的藏了一个灵根。叶青挥手之间,这灵根就出现了,恰恰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而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这让他们如何不惊撼?

“这……这……”何川一脸懵圈地看着那灵根,四周众人也都是满脸的惊撼。尤其长须男子那批人,他们的眼睛都瞪圆了,这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灵根啊。

叶青一边悄悄朝天嚎和紫沅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两人往自己这边靠拢,一边轻笑道:“何川大人,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何川深吸一口气,他一把伸手将那灵根拿在了手中,而后转头哈哈大笑:“灵根,又一个灵根!”

跟随何川的那些灵根猎人都兴奋地大笑起来,多了一个灵根,等于他们每个人要多很多收入了啊,这真的是一件喜事。

而叶青一直在观察四周,他在寻找那些野兽。可是,他这里却是连一点野兽的痕迹都没有,那些野兽仿佛失踪了一般。这让叶青的心悬了起来,这件事,恐怕危险了。

“何川大人,灵根我们给你了,接下来,是不是该我们的事情了?”叶青笑道:“你看,要不先把我们的人放了吧?”

何川冷笑看了叶青一眼,道:“小伙子,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现在放了你们,在这第二境当中,你们还是危机重重啊。一不小心遇到了其他人,你们的结果不还是一样,要被人抓去试探灵根吗?其实,跟着我们,反而更安全一些,你说对不对?等三年的期限到了,我们再把你们送出去,那大家都可以活着走出混沌深渊了,多好啊!”

叶青皱起眉头,何川这么说,摆明了便是想耍赖。说什么保护他们走出混沌深渊,其实说白了,便是要将叶青他们留下来,继续帮他们试探灵根啊。至于三年期限结束之后,叶青也不相信何川会放他们离开,这批人是根本不讲信用的!

“何川大人,你这么做,可有点不太地道了啊!”叶青平静地道:“咱们说好的,是我把灵根交给你们,你们就把人放了。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还想反悔不成?”

“年轻人,我也是在为你们着想啊,什么反悔不反悔的,就这么定了!”何川冷冷一笑,转头看向长须男子:“我记得你最后一次出价,是六十八万一流灵石,六万极品灵石,对不对?”

长须男子立时皱起眉头,何川这开口便是从这个价位开始,根本就没打算从五十万一流灵石,五万极品灵石开价,比他预料的还要狮子大张嘴!

“何川,你们报价,不都是从五十万一流灵石,五万极品灵石开始的吗?”长须男子沉声问道。

“报价是这样的,但是,成交价那就不一样了啊。”何川笑道:“你们刚才也看到了,那个灵根最后的成交价是七十万一流灵石,七万极品灵石。我没跟你说这个价钱,已经算是不错了。”

“那也不能直接上来就给我这么高的价钱啊!”长须男子沉声道。

“呵呵,你要这么说的话,那要不我再找几批人,咱们一起拍卖,如何?”何川冷笑问道。

长须男子面色大寒,这何川摆明了就是要坑他们啊。六十八万一流灵石,六万极品灵石,这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极限了。但是,直接这样把这么多灵石交给何川,他们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啊!

叶青紧皱眉头,看来这些野兽是靠不住了,他不由开始在心里盘算,如何利用长须男子这批人来对付何川。

不过,看得出,长须男子这批人对何川他们还是很忌惮的。毕竟,何川这批人可不是单单只有他们几个人罢了,他们还有很多同伙。而且,这批人还有自己的联络方式,无法一次性解决他们,让这些人放出讯号的话,长须男子他们就绝对完蛋了。所以,想用长须男子这批人来对付何川他们,可能性其实不太大。

正在叶青思索的时候,突然,旁边的紫沅悄悄往叶青身边靠了靠,身体明显有些哆嗦。

叶青诧异,转头看去,只见紫沅正满脸畏惧地看着远方。叶青顺着紫沅看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那树林当中,不知何时竟然有几个野兽出现了,正在观察这边。

这些野兽隐匿气息的本领可是非常强悍的,纵然现场这么多至尊者,却也只有紫沅一个人发现了它们。而紫沅能够发现它们,也完全是因为她自己感知能力极强的缘故。若非如此,估计这里都没有人发现它们呢!

看到这些野兽,叶青不由大喜过望。他还以为这些野兽都跑了呢,没想到,这些野兽其实是躲在四周的暗处啊。看来,这个计划还没有失败呢!

“何川大人,我再问你一遍,究竟放不放我的兄弟!”叶青冷声问道,有了这些野兽出现,他也有底气多了。

何川顿时皱起眉头,在他看来,叶青这三人,根本就不值一提。没想到,叶青竟然会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他转头看着叶青,沉声道:“青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

叶青冷冷一笑,道:“威胁倒谈不上,只是有些感慨!”

“感慨什么?”何川沉声问道。

“早就听说你们这一脉的人,不讲信誉,卑鄙无耻,而我还跑来跟你们做交易,还相信你的话……”叶青笑道:“你说我这种做法,是不是值得感慨呢?”

何川面色大寒,怒声道:“青狐,你敢骂我!”

“骂你又如何!”叶青也是面色一寒,沉声道:“我今天还要杀了你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