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创伤

越战创伤
  • 主演:迈克尔·J·福克斯,西恩·潘,DonHarvey,约翰·C·赖利,约翰·雷吉扎莫
  • 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
  • 地区:美国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9
本片以越战为背景,刻划并揭露了战争中美军的残暴罪行,也以此表达了编导对战争的憎恶及对和平的珍视与呼唤。艾力逊是新踏入越南战场的士兵,有一腔为国奉献的激情。在一次行动中不小心遭到越军的埋伏,好在被同事马素救回一命。在一次远程侦察任务中,马素等强抢越南少女随军,以发泄他们的兽欲。艾力逊眼睁睁看到越藉少女被活活蹂躏至死,富有正义的他对自己的同胞开始感到失望,于是不顾自身安危将同僚的罪行公诸于世

越战创伤第一集

到得第一场的茶客离开不久,第二场的茶客很快把茶馆坐满,杜锦宁就放下心来,对众人道:“行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咱们回去吧。”

关嘉泽和齐慕远没意见。倒是原先觉得没空的章鸿文却不大想走。原因在于无论是今天的说书还是杂耍内容,关嘉泽和齐慕远都看过,就只有章鸿文是第一次看,心里就跟那些茶客一样心痒难耐,恨不得一直呆在这里不走才好。

不过见其他三人都打算离开,他也不好再留,恋恋不舍地打算跟着一起走。

杜锦宁看出了他的不舍,笑道:“你要想在这里看,那便看呗,反正你是东家,让庄越给你留一个贵宾席的位置也没啥。”

章鸿文摇了摇头:“快过年了,家里还有一堆事儿,以后吧,有的是机会看。”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放假章鸿文都没时间,更不用说过了年回书院了。

杜锦宁便朝钱东宝招了招手,道:“我给我的那两本话本呢?如果你现在不用,借给章少爷看一下。”

那两本话本钱东宝都背熟了,不过仍时刻带在身上。这会子一听这话,赶紧从怀里掏了出来,递给章鸿文。

杜锦宁又道:“杂耍的本子,在钱有财那里。一会儿你看完话本,就找钱有财要。看这两册话本和一本杂耍本子,也不过半个时辰,并不耽误你回家做事。”

章鸿文大喜,连连称谢:“那你们先回去吧,我看完这些再回去。”

关嘉泽则厚着脸皮问杜锦宁道:“你下两册该写出来了吧?再不写,钱先生可没时间记熟了。”

杜锦宁前两天就一直在加紧写话本,现在都已写到第五回的第二册了,更不用说这第一回的三四册。不过她并不打算都拿出来,见得关嘉泽催,她才掏了两册话本子出来,递给他,吩咐道:“看完就给钱先生。”

关嘉泽一乐,拿着话本拉着章鸿文就坐到一边去:“来,咱们看完再走。”

杜锦宁摇摇头,看了齐慕远一眼。

齐慕远却面无表情地回看她一眼,道:“走吧,不是要回家?”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这反应,不对啊,齐慕远不也是话本迷吗?这有话本不看,不像他呀。

杜锦宁心里疑惑,跟着齐慕远走了出去。

出了茶馆,齐慕远这才将手伸到杜锦宁面前:“我的话本呢?”

杜锦宁面上一愕:“什么话本?”

齐慕远用他那清澈透亮的眸子定定地看杜锦宁一眼,道:“往后,你每写一册《射雕英雄传》,就誊抄一本给我。我要收集整套。”

杜锦宁无奈:“行吧,不过现在没有,等明日我再拿给你。”

齐慕远也不催她,点了点头,转身又进茶馆里去了。显然是去跟关嘉泽抢话本去了。

杜锦宁失笑,摇摇头,转身回了家。

过了书院,刚进庄子不久,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穿青色长衫的男子从她家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像是陈氏。

杜锦宁定睛一看,发现那人正是许成源,她快步朝家里走去。

陈氏似乎也发现她了,指着这边对许成源说了两句话,许成源便站住了。

“许师兄,你怎的来了?”杜锦宁走到近前,问他道。

许成源脸有些红,笑道:“这几日我回去琢磨了你那日说的话,试着把话本子改了改。这不,今天得闲,便过来想让你帮着瞧一瞧。”

其实他第二日就想来了。无奈书院学业紧,他下了学后不光要完成先生布置的课业,还得帮母亲磨豆子,干些体力活,杜锦宁传授给他写话本的法子他也没琢磨透彻,话本子改写不出来,便不好意思来。

并且母亲谢氏也警告他了,叫他在还没有确定要娶杜家大姐儿的时候,别频频往杜家跑,免得让杜家看出他的意思,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杜家人不好,或是杜家大姐儿性格、品行不佳,他这么一表露意思,最后又不来提亲,以后两家人就不好再来往了,不光影响她跟杜家的生意合作,许成源和杜锦宁往后在书院里见面也尴尬。

许成源这才强忍了想再见见杜方菲的冲动,直到今天一早把话本子改完才过来。

到了杜家,他找借口进厨房去看了杜方菲一眼。看到杜锦宁没在家,他还挺高兴——这下就有借口再来杜家一次了。

可他刚想告辞离开,杜锦宁就回来了。

他心里失望,面上却是不显,跟着杜锦宁进了他的房间,便掏出话本递给杜锦宁,又作了个揖:“烦请杜师弟帮我看看。”

杜锦宁示意他坐,翻开话本子看了起来。

陈氏提着壶子和两个茶杯、一碟子豆干走了进来,将茶杯放下,给两人分别斟了一杯茶。

杜锦宁见那杯里碧绿碧绿的,像是茶水,不由得端起来抿了一口,果然是茶。虽说味道比起在袁修竹那里的来差远了,但确确实实是茶的味道。

家里在搬家请客的那日,也买了一些茶叶。但茶叶这东西虽有好有坏,价钱不一,但终究算是雅物,只有稍微殷实一些的人家才喝得起,他们那日也就估计着人数买了两钱茶叶,当晚泡了两壶就没了。现如今家里哪儿来的茶?

杜锦宁这么想着,便问出了声:“娘,您买茶叶了?”

陈氏笑着摇摇头:“咱们哪有余钱买茶?这茶叶是你董家婶儿给的,说是春天的时候在后山上的野茶树上采的茶,自家蒸一蒸烤一烤,留着平日待客用。她见咱们家时不时地也有客来,便给了我一些,还约我等开了春,也去采些来制些茶备用。”

杜锦宁喜道:“后山上有野茶树?”

陈氏点点头:“有,有三棵呢。不过村里人没人爱喝茶,这些野茶,书院的人又看不上,便只每年董婶采些,平时没人理会。”

她以前是秀才娘子,自然知道读书人就喜好个茶呀字画呀这些东西,但村里人却是不喜欢的。

茶水可是刮油吸脂的,村里好些人连饭都吃不饱,肚子里正缺油水,再喝个茶,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吗?即便庄子上的人日子比桃花村的过的稍微好些,那也有限。这茶树不受待见,也很正常。

越战创伤

越战创伤第二集

“玉蘅,你今天有空吗?”一大早的安笙兴高采烈的给玉蘅打了电话,这几天她忙着画画,终于把两幅画给画好了。一副是之前顾客订了,一副算是赔偿。

“我今天有点事情,怎么了?”玉蘅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带着一丝丝的疲倦。

“我还以为你有空呢,我要给我的顾客送画,我已经和他约好了今天见面的。”安笙颇为失落的说,也不知道玉蘅不陪着她,陈知会不会让她出去啊。

自从上一次和玉蘅去逛街回来之后,玉千绝就没有让她再出去了,每次要出去都要跟他申请一下,他同意了才能出去。

“那你去见他吧,和玉千绝说一下,你不要激怒他就是了。”

“喔,那好吧,听着你声音很累,要注意休息。不如晚上过来,我煲汤给你喝吧,我现在厨艺大有长进。”

安笙来到静庄,不但画画长进,厨艺也大有长进。无聊的时候就和厨师一起下厨,或者是自己跟着食谱学,她学的食谱都是中餐,所以静庄的人挺喜欢吃她做的菜的。

“好呀,晚上我过去找你。”玉蘅愉快的答应了,她喜欢吃中餐,玉氏城堡也有会做中餐的厨师,只是很少有人喜欢吃,所以她也是偶尔的才让厨师给她开一次小灶。

挂了电话,安笙又给玉千绝打电话了,安笙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有起床气的玉千绝给阴森森的警告了。

“安笙,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否则我弄死你!”

“玉千绝,我今天要出去,要和我的顾客见面,已经约好了。”安笙才不管玉千绝的警告,今天再见不成,她一定要磨刀等着,等哪天玉千绝来静庄,她直接就提刀砍了他!

“和陈知说就是了,为了这等小事打扰我,安笙你真tmd烦人!”玉千绝爆了粗口,就把电话给挂了。

安笙看着电话笑了笑,坐在一旁翻书的陈知抬眼看了她一眼,对着她点头之后,安笙立即跳起来。

“谢谢陈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逃跑的,其实在静庄也挺不错的,白吃白喝,可以转好多好多的钱,又不用花出去,真好!”安笙笑着说,不过也是自欺欺人罢了,谁愿意被拘禁着,失去了人身自由。

“几点出去?”陈知淡淡的问。

“约好十点见面的,在城西路37号的那家中餐厅。”安笙把和顾客约好的时间地点告诉了陈知,她知道陈知一定怕自己逃,所以要提前派人去查有没有嫌疑人,顺便的再把人派去守着。

为了她,玉千绝真的是花费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财力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玉千绝爱上她了呢!

然而并不是,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关系,那就是情敌,他们眼光一样好的看上了一个男人,爱上了他。

“好,九点出门,安小姐可以开始准备了。”陈知淡淡的说,起身就离开了,安笙看着他的背影,隐在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握着。不用猜都知道陈知去做什么了,他们对她如此的严谨,她要怎么才能逃出去?

到了九点,安笙抱着两幅画下来,卡其色短靴,黑色底裤,白色娃娃领底衫,外面是和玉蘅一起逛街时候买的卡其色风衣,一头长长的乌发随意的扎着。

“走吧。”陈知看着她抱着画下来,想要替她拿画,可是想想,还是算了,她宝贝这两幅画宝贝得不得了。

安笙抱着画跟着陈知身后,和他坐上车,朝着城西驶去。

“陈知,你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我听着玉蘅声音好像很疲劳的。”安笙忍不住的问,而且玉千绝也是带着浓浓的疲倦,不是她关心玉千绝,她关心的是玉蘅。

谁不知道玉蘅是个闲人,可是连玉蘅都忙到疲倦,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会这样问?”陈知惊讶的看着安笙,她人都没有见到,竟然知道玉蘅忙到疲倦,这女人观察得挺细致的,人也敏感。

“因为我感觉得出来,这两天你也忙,眉头一直未曾舒展过,一看就知道你们遇到麻烦了。”安笙丝毫不隐瞒,这两天陈知不是接电话就是打电话,一直忙着,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其实他也会暴躁的。

陈知看着安笙,忽然的笑了起来,这个安笙,察言观色了。

“是玉氏遇到麻烦了,而且你知道这个麻烦是谁发起的吗?”陈知问,淡淡的语气,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我怎么知道?该不会是玉千绝又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吧,玉千绝这个人吧,说好听的就是自负,说不好听的就是刚愎自用,自以为是。”

丝毫不掩饰一下,安笙当着陈知的面数落玉千绝,甚至听得出来她的语气有着些许幸灾乐祸。

陈知知道她心里早就对玉千绝不满了,但是安笙这样当着他的面说玉千绝的不是,他竟然找不到话来说她,因为她所认识的玉千绝,和他认识的玉千绝是不一样的,他们是反方向去看待玉千绝的。

“玉氏遇到的麻烦,是你那同母异父的弟弟给的,他隐藏了两年,现在开始对玉氏下手了。”陈知淡淡的说,其实他心里也清楚,玉氏和阿箫总有一天会对上的,一则是为了安笙,二则是他们自己的恩怨。

“谁会占上风?”安笙问,两年了,阿箫应该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真是想念啊,也不知道妈妈和九爷过得好不好,妈妈是不是已经完完全全的和九爷没有隔阂了呢?

“坦白的告诉你,阿箫占上风,他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丝毫不手软。”陈知笑着说,原本以为玉千绝已经够疯了,可是直到现在才知道还有人比玉千绝更疯。

“喔,只要他不吃亏便好,你有没有阿箫的照片啊,真想看看他,两年了,他应该又长高了不少了。”安笙垂着头说,眼底有着水雾。

陈知诧异的看着安笙,这两年她一直没有提起那些人,以为她不想念的,可是今天才知道,她把这份想念藏在心里。

越战创伤

越战创伤第三集

第935章黑店

噹噹噹。

有人敲门。

“应该是铁熊来了。”夏星辰走过去打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的不是铁熊,而是一个身穿皮铠的年轻佣兵。

“你是?”夏星辰微微皱眉,他的警惕心很强,不想跟陌生人打交道。

“阿星大师,才几天不见,这么快就认不出我来了。”年轻佣兵一笑,说出的却是娇媚的女声。

夏星辰微微一怔,认出这是李画眉的声音。

“我一个女人,身份不便。到人多的地方,就要用伪装仪隐藏,否则麻烦太多了。”李画眉解释道:“铁熊有事,暂时来不了,这一次,就让我来当阿星大师的导游。”

李画眉说话之间,有几丝拉拢。

夏星辰也不是傻子。李画眉明摆着想要拉拢自己。看来她是嫌铁熊办事不利,进展太慢,所以才放下身段,亲自拉拢。

血腥玛丽在黑塔星也算是有几分脸面的星盗,既然是甘愿自降身份,来当自己的导游,夏星辰自然不会不领情,微微点头:“那就烦劳团长了。”

“阿星大师,你不用客气,叫我一声画眉,或者是画眉姐吧。”李画眉的态度谦恭,举止得体,话语中带着一丝雍容华贵的气质,仿若是大家闺秀,跟之前风骚妖冶的女星盗,简直是判若两人。

“那就多谢画眉姐了。”夏星辰淡淡一笑,没有多言,走出总统套房,进入电梯,前往黑塔六十层。

从六十层到九十层,全都是贩卖机甲零件和星骸兽甲素材的店铺。

夏星辰和李画眉并不知道,他们两个刚刚进入电梯,就有两个男人从拐角的阴影处走出。

一个男人赫然是“深海恶魔”星盗团的卡西。

另一个男人,右脚是金属义肢,是“深海恶魔”的三副,名字叫杰弗里。

“卡西,那个年轻人,就是你说的机甲维修师?未免也太年轻了吧!”杰弗里看着夏星辰的背影,低声说道。

“就是他!另一个使用了伪装仪的男人,其实是血腥玛丽的团长李画眉。你刚才也看到了,李画眉对那年轻人的态度有多么恭敬!”卡西连忙道。

“终于找到了!我们立刻通知团长!这一次,一定不会让这个小子逃掉!”杰弗里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狂喜之色。

黑塔,永远是热闹非凡。

特别是六十层以上的楼层,随处可见整日在刀口上舔血的星盗和佣兵,他们成群结队肆无忌惮的讨论,黑塔星上哪里的星空朗姆酒最烈,哪里的女人最有味道,哪个星球的油水最足,哪个机甲商店的机甲物美价廉。

夏星辰和李画眉两人走在这些星盗之中,丝毫不引人注目。

通道的两侧,有着不少商店,里面可以订制维修机甲,以及贩卖各种机甲零件、部件、武器。

黑塔的机甲商店,人气都相当火爆,店里面基本都有星盗在购买商品,口沫横飞,讨价还价。

夏星辰目光饶有兴致的在这些商店中扫过,但是脚步却没有停留,一直往前走着。

这些小店的机甲产品,都是低端劣质的产品,入不了夏星辰的眼睛。

直到走到一处占地面积颇为宽敞的大型店面,夏星辰才停下了脚步,思索了片刻,便是准备走进了这所名为“黑铁之心”的机甲商店。

李画眉微蹙秀眉,悄悄拉了拉夏星辰的衣摆。

“怎么了?”夏星辰看到李画眉面色不善,转头问道。

“这家‘黑铁之心’的店主,是一个叫做戈里的机甲维修师。也是黑塔星有名的奸商,吝啬鬼,外号叫做“黑心戈里”。而且有传言说,戈里跟几个臭名昭著的星盗团有着密切的关系。总之,就是这家店很黑,你多个心眼,别被人骗了。”

李画眉说道。

“多谢提醒。”夏星辰微微一笑,走入到“黑铁之心”机甲商店中。

店铺内的地板肮脏,到处都是黑色的油污,天花板上的吊灯只开了一盏,上面挂着厚厚的蜘蛛网,灯光无比昏暗,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两个面目狰狞的店员在柜台后面,懒洋洋的聊着天,见到夏星辰和李画眉走进来也不招呼。

“如此做生意,竟然还没有垮,真是一个奇迹。”

夏星辰暗暗摇头,目光在柜台中的东西扫过,却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李画眉说的没错,这家店确实是一个黑店,里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低劣的仿冒品,而且价格也是贵的离谱,专门坑不识货的客人。

就在夏星辰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神陡然在一样东西上停下。

店铺的角落里,放着一截直径三米,长十二米的深绿色木头。夏星辰舔了舔嘴唇,装作随便看看的样子,走到木头旁边,低头打量。

”果然没有看错!这是青龙神木!“

夏星辰的身体微微发颤,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是一截青龙神木!而且长短粗细正好何用,符合夏星辰制作青龙机甲骨架的最低标准!

最关键的是,这截青龙神木犹如垃圾般的丢在一边,显然这家店没有人认得出来,这是一截青龙神木。而以为是青龙木!

夏星辰不动声色,对着一个店员招了招手。

这店员懒洋洋的起身,极其不情愿的走过来,斜瞟了衣着普通,年龄二十岁出头的夏星辰,再低头看了一眼他要的物品,发现只是一截青龙木之后,顿时有些不耐烦的撇了撇嘴:“这截青龙木比一般的青龙木都要粗壮,是极品青龙木,四千星晶!要了,你就拿走。”

夏星辰并没有在乎这店员傲慢的态度,心中不由冷笑。

奥斯人星球被攻陷之后,青龙木不是什么稀罕东西。而且,青龙木的作用,是用来制作“精神力感应装置”。无论再粗再长的青龙木,也跟一般粗细的青龙木,价格没有任何区别。

这截青龙木,在其他的店铺里面,最多只能卖两千星晶。这个“黑铁之心”太黑了,竟然是将价格翻了一倍,存心宰客。

只可惜,这些店员没有眼力,认不出这是一截青龙神木!把如此的宝物当普通的青龙木来卖!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