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

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
  • 主演:约翰尼·拉斯,米凯尔·佩利西尔,娜塔莉·理查德,朱丽叶·达明斯,玛丽·维尔纳德,贝特朗·贝林,弗朗索瓦兹·勒布伦
  • 导演:多米尼克·舒瓦西
  • 地区:法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法语,英
  • 年份:2017
Moving. Demanding. Unclassifiable. Rare. These are the words given to the gay film that Director Géraud Champreux is invited to present in a sleepy seaside town, but those same words also describe this irresistibly funny and sometimes absurdist comedy. Géraud is drawn into the lives of the locals including the handsome young projectionist obsessed with him, the snotty hotel des

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第一集

周崇光撑着自己换了套衣服,打开门一看,就看到顾媚坐在客厅里。

她什么也没有做,就是坐在客厅那儿看着。

他顿时有种无力感!

说真的,这间公寓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总有200平米左右,要是不想见着,也是能躲一躲的,但是顾媚就是固执地每天在这里等着他。

而他向来对她视而不见,久了也习惯了,只不过他不知道她难受不难受。

他没有理会她,直接走进了厨房。

顾媚竟然跟了过来,在门口看着他,声音算是柔和的:“崇光,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周崇光从冰箱里拿出食材,放在流理台上,淡声说:“有什么好说的?”

他侧头看着她,语气更淡了:“总不会和我谈生二胎的事情吧?”

顾媚的脸色苍白,好一会儿才低声说:“不是,我不会逼你!”

“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他开始切菜,动作十分流利。

他以前,经常做饭给秦沐吃,想着怎么做得色香味俱全,但是现在他没有那样的心情,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

他的沉默让顾媚难受到了极点,她再也管不着他说的那些禁忌,再也无法忍受地扑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身。

在那瞬间,周崇光低哼了一声,因为身上的伤。

他挣了一下,“顾媚,放开。”

她不放,她抱着他的腰身,很轻很轻地说:“崇光,你可以不和我上床,可以不和你睡一起,你甚至可以找那些小明星吃饭,但是崇光我求求你,不要不理我!”

她说着,声音带了些哭意:“求你不要不理我,哪怕是你和我说说话,哪怕是你允许我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都可以的。”

“这些有佣人做!”他推开她,继续自己切着菜,将她当空气。

顾媚呆着,脸上泪痕未干。

她就那样地看着他,看着自己的丈夫忽略自己的样子,忽然,她轻轻地笑了。

是啊,他为什么要让她做呢,在他的心里,只有秦沐一个妻子。

做饭洗衣,他怎么会让自己做呢?

在他的心里,她什么也不是。

“周崇光,你是要为她守节一辈子是吗?”顾媚轻轻地笑了:“那些小明星又算什么,你这样,秦沐会感动吗?”

周崇光没有理她,当她是透明的。

他转身去冰箱拿牛奶的时候,顾媚像是发了疯一样,将他准备好的食材一件一件地全都打翻到地上……

还有厨房里的盘子,能见到的她都扔掉了。

在一片碎裂声中,她红着眼瞪着他。

而周崇光转身,静静地注视着她发疯的模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走向了厨房门口。

顾媚尖叫一声:“崇光,不要走!”

她从后面拖住了他的手臂:“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的,崇光,对不起对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生病了,崇光,我病了!”

“够了顾媚。”他挣脱她,掉过头来,一字一顿地说:“同样的把戏,玩两次不觉得无聊吗?”

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

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第二集

?眉眉心跳了跳,阮华彩?

这个名字她刚刚才听过!

“五哥,这个人的师兄是不是叫郑士林?”眉眉追问,神情急切。

赵学功想了想点头,“对,就是这个名,和许仙白娘子儿子同名,我有印象。”

眉眉不由冷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害死她外公外婆的仇人就近在眼前呢!

赵学而心思细腻,瞧出堂妹的神情不对,关心问道:“眉眉认识这两人?”

“久仰大名!”

眉眉一字一句地说着,神情平静,老爷子和老太太都没太在意,毕竟阮华彩二人是书画界的名人,眉眉学画听说这二人很正常。

可赵学功他们几个古灵精怪,却已经看出了不对劲,吃过饭后,三堂兄弟就来到了眉眉房间,问她同阮华彩郑士林有啥过节。

“我们可是你哥,眉眉你有事就得同哥说,是不是这俩家伙欺负你了?”赵学功问。

赵学海白了他一眼,真是个傻的,小堂妹在津市,这俩人在京都,而且是已经成名的大师,他们犯得着去欺负小孩子吗?

胜之也不武嘛!

“眉眉是不是不喜欢欧阳棕熊,这女人是挺讨厌的,成天到家来腻歪,不过眉眉放心,奶奶心里最喜欢的还是你,欧阳棕熊差远了!”

赵学海觉得小堂妹应该是吃醋了,便拍着胸脯表示家里的小公主永远只是她,其他阿猫阿狗想都别想。

眉眉心里暖暖的,她放下了画笔,也不瞒他们,将单和正师徒三人害她外公外婆的事说了。

“狗日的,难怪都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这些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的王八蛋!”

赵学功破口大骂,他本就对阮华彩不是太感冒,因为他觉得能眼瞎收欧阳珊珊当徒弟,而且还给徒弟一路开后门,这样的所谓大师人品肯定不咋地。

现在听小堂妹说了当年的黑幕后,他对阮华彩三人更是恨极!

从小在赵老爷子忠肝义胆的教诲下的赵家兄弟,平生最恨的就是背后捅刀子的阴险小人,赵家当年的分崩离析,可不就是吃了这些小人暗刀子的亏吗?

只不过他们的爷爷奶奶父母们够坚强,没被当年的屈辱和苦难击垮,挺过来了,眉眉的外公外婆却没能熬过来!

“欺师灭祖的王八羔子,居然还有脸称自己是大师,呸,真是不要脸之极,难怪会收欧阳棕熊当徒弟,敢情都是一路货色!”赵学海骂道。

眉眉恨的还有另外一层原因,从欧阳珊珊的画像看出,阮华彩完全就是在仿照她外公的颜派画艺,害死了她外公,可却有脸靠外公教的东西混饭吃,呸,臭不要脸的东西!

“眉眉你在画什么?”

赵学而注意到眉眉桌上的画纸,已经画了几笔,却看不出是什么。

“我给奶奶画的画像,我画得比欧阳珊珊好多了,干嘛要挂她的画,以后家里全挂我的,欧阳珊珊的画全给我扔了!”

眉眉气乎乎地说着,重拿起画笔开始作画。

“对,凭啥咱家要挂欧阳棕熊的画,眉眉你给咱家每个人都画一张,全挂满了,让那头母棕熊没借口再往咱家送画了!”

赵学功举双手双脚赞同,要说便宜最烦欧阳珊珊母女的,除了赵学林外,就属他了!

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

和詹姆斯·迪恩一起生活第三集

第251章 杨福郎

杨卿若以为,不去理会马氏讲的那些故事,事情就会这么过去。

哪知道,他们刚回到镇上的铺子里,有一个人已经在等着她了。

“姐。”

那人抱着膝盖蹲在铺门前,看到她,高兴的扑了过来。

杨卿若刚下车,就被眼前这个人给吓着了。

这是原主的弟弟,杨铁树和田氏生的儿子,杨福郎。

杨福郎没扑到跟前,就被何掌柜给挡了下来,他这才停步,红了眼睛:“姐,还好你没事。”

“嗯?”杨卿若微讶,“我能有什么事?”

“我意外听到大姐和娘说的话了,她们……我偷跑出来想给你报信的,但是……我……”杨福郎说着,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在半路被人抢了盘缠,才来晚了。”

“……”杨卿若哑然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怪不得,他这狼狈。

以前在家时,田氏对这个儿子可好了,虽说不上是锦衣玉食,但家里最好的都会留给他,连杨月福都得靠边站。

可现在,杨福郎简直像个小叫花子。

身上穿的外衫似乎是被人扯破的,好几处口子,脏兮兮的早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头发倒是好好的束在脑海,脸也洗得干净,却也多了几分菜色。

“你出来多久了?”杨卿若看着他这模样,忍不住好奇。

“一个月。”杨福郎挠着头,答得越来越轻。

这么大的人居然讨饭回来,真的是太丢人了。

一个月?

杨卿若惊讶,不过,她也推算不出那时候的杨月福做了什么。

“进去说话吧。”秦子沉站到杨卿若身边,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个可以说是他小舅子的少年。

这是田氏的儿子,可也是杨铁树的儿子。

就凭杨铁树护着杨卿若的那份功劳,他也不能把杨福郎怎么样。

“姐夫。”杨福郎看到秦子沉,红着脸喊了一声,正要说些什么,肚子忽然咕咕的叫了起来,顿时脸更红了。

何掌柜已经利索的带人开门。

“先去洗漱。”秦子沉被这一声姐夫叫得极为受用,态度又好了许多,安排人给杨福郎买成衣、烧水。

“姐夫,不用烧水,我到外面河里洗洗就好了。”杨福郎高兴的说道。

他从小在这个院子里长大,这儿的情况比谁都熟。

秦子沉没拦他,改口让人准备衣物。

镇上很多孩子,都是打小在河里混的,杨福郎就住在河边上,水性更不会差,而且还有人注意着。

杨卿若则去了厨房。

之前的厨房还没收拾出来,就去了马家村,这又是几天没动用了,灶台案桌都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冰窖里的东西倒还是好好的。

杨卿若取出了之前做的冰淇淋,想了想还是拿了出来。

放了这么久,她也不敢给阿渔吃,只能重做了。

这会儿已经快到中午,杨卿若干脆收拾了厨房,直接准备午饭。

老潘头在进镇后就不知去向,廖师傅也带人分散离开,吃饭的也就他们夫妻俩外加阿南、何掌柜、青凝他们。

“姐姐。”阿渔被人送了回来,高兴的冲进了厨房里,“姐姐,中午有鱼吃啦,刘叔叔给逮的一条大鱼。”

杨卿若转头,果然看到阿渔手里提着一条大草鱼。

一根草绳从鱼嘴穿过了鱼腮,却不影响鱼的活力,这会儿,正不断的张合着嘴、甩着尾巴。

“好。”杨卿若拦过,笑着摸了摸阿渔的头,“这几天有没有乖乖的?”

“阿渔听话着呢,刘叔还夸我,他还教我扎马步,打拳。”阿渔兴高采烈的汇报着这几天的事情。

几时起床,吃的什么早饭,跟着谁,做什么事情,中午又吃了什么……直说到睡哪儿、睡多久。

打开了话匣子的阿渔,挡也挡不住。

杨卿若干脆放任他在边上说,时不时的应和一声,手上却没有停。

之前腌的咸蛋开了封,打出来后,蛋黄起沙溢油。

杨卿若想了想,取了何掌柜临时去买回来的肥瘦肉,剁成了细末,准备做个咸蛋蒸肉。

咸蛋磕开,蛋清淋在肉末上,加入料酒、葱花、姜末、花椒粉、油、干淀粉拌匀,然后加入适量的清水同方向搅打上劲,分装在几个小碗中,抹平后,才在肉馅中间嵌了个蛋黄。

蒸锅烧开后,蒸肉放上去中小火蒸一刻钟即可。

同时,她还准备了蒜蓉蒸虾。

一小撮的粉丝用温水泡软,捞出后剪成两寸长的段, 蒜切成蓉,取出三分之二小火炒香,再放入红椒粒翻炒,盛出与剩余蒜蓉混合,然后加盐、白胡椒粉拌匀。

活虾剪去虾须和虾头的尖刺,清洗干净,开背至虾层,去虾肠后依次在盘中,尾部朝上摆成“ 人”字型,拌好的蒜蓉均匀涂抹在虾身上,粉丝放在最上面,将剩余蒜蓉撒在粉丝上。

这时,蒸肉差不多也快好了。

蒸虾不需要蒸肉那么长时间,只要放进去四分钟就得拿出。

杨卿若掐着时间,虾取出后,倒掉盘中的水,自制的豉油沿盘边淋入,她不喜欢吃得太油腻,秦子沉的和阿渔的胃也不合适吃油腻的,所以,她便省了最后淋上热油的那一步。

至于阿渔带回来的那条大草鱼,足有几斤重。

杨卿若决定做成烤鱼。

前世时,有段时间她和朋友几乎吃遍了各种风味的草鱼。

想到那时,她忍不住口齿生津,大手一挥,就指使阿渔去找何掌柜集罗食材:“阿渔,你去跟何掌柜说,找全了这些食材,中午有好吃的。”

“要做什么?”阿渔眼中一亮。

“反正是好吃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卿若卖起了关子。

“太好了。”阿渔欢呼,又有些遗憾,“可惜祖父还没回来,他最喜欢吃了,尤其是鱼。”

“等他回来,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杨卿若瞧了瞧他,心知小家伙怕是想他祖父了,当下抬手摸了摸阿渔的头,许诺道。

“姐姐最好了。”阿渔这才重新高兴起来,也不嫌弃杨卿若手上有油,摸了摸头,一溜烟的跑了出去,边跑,边喊,“何伯伯,姐姐让你买食材做好吃的~~~”

腔调拖得长长的,甜糯得暖人心窝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