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的女人

讨厌的女人
  • 主演:吉田羊,木村佳乃,古川雄大,袴田吉彦,拉沙尔石井,黑木瞳,永岛映子,织本顺吉,佐佐木希,高田敏江,田中丽奈,寺田农
  • 导演:黑木瞳
  • 地区:日本
  • 类型:悬疑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在某知名律师事务所供职的石田彻子(吉田羊 饰)的生活、事业、爱情顺风顺水,宛如童话中的女主人公一般。谁曾想,平稳的生活因为某个人突然到来而瞬时逆转。这一天,名叫小谷夏子(木村佳乃 饰)的女人找上门来,希望彻子接手她的诉讼委托。夏子是彻子亲戚家的孩子,她刚刚和未婚夫解除婚约,并希望彻子帮她讨要相关赔偿费。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解决这桩委托后,夏子居然不支付任何委托费用凭空从彻子面前消失。兴许被对方的霉运所感染,彻子随即遇到一连串挫折。先是被丈夫提出离婚,接着工作上状况频出,更为此饱受上司斥责。蹉跎之际,消失的夏子再度出现,她居然厚颜无耻地再度请求彻子接受委托涉及价值高达200万日元的梵高名画的委托   本片根据桂望实的小说改编。

讨厌的女人第一集

叶尘震撼的看着眼前的莫云,神色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震撼。

天山果然藏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

而这个最大的秘密,就是如何保护这个地球……

这让叶尘的脑海之中深深的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幻想,那就是,将地球隐藏在了这宇宙之中。

若是没有前人的话,谁人敢想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这可是地球,这可是庞大到了极致的地球,想要将地球化为一粒尘该,别说想,可能想都没有人敢想。

但是古人却已经做到了很多东西了。

而且还委派了天山全权准备这一切的事情,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震撼到了极致的言辞。

而且这个巨大的言辞还依旧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夏皇早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但是没有告诉叶秋,也许就是因为圣女会告诉自己这一切,因为这一切都是人族存在的基石。叶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将地球化为一粒尘该,也许我们的古人经常这么做,但是对于我们地球现在所有的科技以及一切来说就无异于痴人说梦了,但是我没想到,这一切居然还已经快要被做成功了

。”“既然现在开战不是必要的时机,那么我们也不能这么盲目的开战,如果能将地球封印了,那么就尽早封印了,只要封印了地球,那么我们将有着一切缓和的时间然地球的发展重新站立起来,到时候当地球

的人类有着保护自己的力量的时候,再度打开地球的世界……”

叶尘的思路非常清晰因为叶尘知道,这一次是人类的一个巨大的战争的缓和点。

如果能成功了的话,那么人类将彻底的走出战争的阴霾,如果不能做到的话,那么就要迎接全面战争了。而叶尘也想过离开地球,但是叶尘知道,自己离开地球之后,地球的所有一切都还在,叶秋甚至不知道出去之后,地球到底还能不能存在着,还在依靠什么样的力量存在着,这一切都是叶尘所想要知道的

叶尘的神色之中带着一丝的颤动。

叶尘看着前方,目光微微凝视了一下,道:“对了,地球隐藏起来是隐藏起来了,但是……我们如何才能知道我们已经隐藏起来了,别忘了这个地球的球体如此庞大……”“这你错了,其实我们的宇宙按照先祖的文明,我们的宇宙其实是多元宇宙,我们将地球其实是放入到了另外一个多元化的世界里面,我们只需要在外界留下一粒尘该大小的力量,可以指引着我们重新踏入

到了银河系之中就可以了……”

“这就是封印的意义所在。”

莫云道。

叶尘顿时微微一呆。

多元宇宙叶尘也知道,叶尘也看到,也感受到了这个多元宇宙,这一切都是那基础的力量所带动的,使得叶尘进入到了那个世界的。

也就是说,其实,所有人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进入到了那个多元宇宙。

而其实现在地球已经有一部分进入到了这个多元宇宙之中了。

“这就是封印的意义么?”

莫云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实在是太重要了。

圣女守护整个人类世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如果没有圣女那边的力量的话,那么整个世界已经早就崩溃了。

每个人,每个圣女所经历的一切其实都是在准备着将人类地球封印这件事,这么几千年来始终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中。

人类世界,整个世界的一切希望似乎都在他们天山的身上。

这就是强大的天山,这就是传奇的天山。

这个世界的一切,来自于传说之中的天山啊。

没有任何人能忽略天山的重要性。

叶尘的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微笑,道:“那么需要什么东西还要继续准备的么?”

“第一,强大的实力,第二就是各种强大的东西了。”

莫云说着,道:“需要很多东西,但是很多东西在地球上已经不存在了……还有那充沛的力量……”

“这是一个巨大的准备时间,如果准备成功了,随时启动。”

“蓬莱的预言是对的,我们无数次演算之后,想要离开银河系都需要到了30年,而那时候,虚族的人应该已经大举进攻了。”

叶秋的神色之中顿时带着一丝奇怪的样子。

“你的意思其实是告诉我们,我们人类世界上的所有准备其实都是不足的,要到了2030年的时候,我们才可以举行这个东西?”

“是啊,他们的预言没有预言了生死,也没有预言了一切,但是,天山始终在准备着。”

“现在全人类都需要去准备了,因为这是全人类的战争,这是全世界的所有人的战争。”

叶尘顿时轻轻的低头,道:“你说的这一切如果都是事实的话,那么……这长战争,将会成为我们人类世界上的最重要的一次战争……”

“只要能将地球甩入到了那个世界之中,我们的一切就会进入到了一个安全的时间里面,只要在这个时间里面做出我们所需要的事情,那么一切都是虚妄。”

叶尘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有需要我去做的,你吩咐我就可以了。”

眼前的莫云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给叶尘快速的弄了一些东西出来。

叶尘看着这上面的东西,顿时看着眼前的莫云,道:“这些东西都在?”

“都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些隐士大族之中……我成为真正的圣女之后得到了很多消息,我也得知了这个世界其实所有的灵脉都在复苏,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吧?”

叶尘看着眼前的莫云,顿时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莫云顿时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就知道是这样……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这样的。”

“你根据天算,是这个世界的天选子,所以现在这个时代之下,一切都是以你为核心的。”莫云说道。叶尘顿时微微皱了皱眉头。

讨厌的女人

讨厌的女人第二集

晚宴,在B市最大的酒店GM举行,酒店前面星光YIYI。

夜慕白携着温远出现。

他牵着温远的手,笔直地走在红毯上,夜慕白自然是英挺的,温远在他身边也一点也不逊色。

一袭烟色的长裙,很梦幻,加上锁骨间的火钻整个都是光彩夺目的。

之前许多人以为夜慕白娶的妻子因为不出色所以极少露面,但是今晚看了人家明明美若天仙,明明感情特别好的样子。

夜慕白感觉到了身边的人手心都是汗,他噙着迷人的笑意对着摄相机,一边低语:“紧张?”

温远没有说话,和他一起站在红毯尽头的背板那里接受采访,他挥洒自如,笑得慵慵懒懒的样子,偶尔他会看向温远,目光深情。

温远不知道他演得累不累,她勉强地笑着,有些麻木。

夜慕白接受过了采访,要和温远一起接受拍照,本来牵手就已经很好,但是他把她整个地揽在怀里,手臂占有地放在她的肩上——

温远不习惯,低语:“你不用靠得这么近的。”

“不是说过了吗,这是你付出的代价。”他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些,然后就搂着她朝着宴会厅里走。

宴会厅,悠扬的小提琴声已经在响,主持人兴奋地对着所有来宾介绍夜慕白和温远,“我们热烈地欢迎夜总和夜太太。”

温远在踏进去的时候,身体就僵硬了,因为她听出了这是康乔的琴声。

很多年前,她倚在树下,康乔站在窗口经常拉这首曲子,叫夏夜。

此时,温远听着,好像回到了过去。

她知道康乔在和她说,不要迷失她自己,告诉她她是温远,告诉她她曾经也有过梦想。

温远站住了,她静静地看着康乔,目光有些恍惚。

就在这时,夜慕白直接扣着她的手上台,开始对着台下发表讲话,他说得很简短大概就是两三分钟的样子,接着主持人伊一开始宣布开舞。

在那首《夏夜》里,夜慕白拥着温远开舞,俊男美女的组合特别地养眼,温远被他拥在怀里,她能感觉到康乔的注视,她垂了眸子不愿意去看去听。

在恍惚里,结束了一首曲子,她想退开,腰身被扣着。

她惊讶地抬眼,望进一双略带深意的眸子,他的声音很低沉:“吻我。”

温远愣住了,“夜慕白?”

他扣着她的腰身,把她迫向自己,声音更沙更哑:“吻我!”

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坚定,于是咬着唇,踮起脚凑过去在他的唇上轻轻地掠了一下,但是腰身立即被按住了,她退无可退,失神地低喃:“夜慕白!”

他和她靠得很近,温远缓缓地缓缓地凑过唇去,轻触在他的唇上,她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浅浅的吻,但是才想离开他便猛地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猛烈地吻住她的唇——

现场都惊呆了!

是深吻!

而且是在公众场合,夜总公然地吻了自己的妻子,很羞耻的感觉。

温远在他的怀里僵住了身子,她睁着眼看着他。

他亦是。

讨厌的女人

讨厌的女人第三集

李云道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给葛青。葛大队长半小时前接到系统中心的精报,说是漏网悍匪管小鸥自首落网,此刻正从家里往医院赶,她知道绰号太监的管小鸥其实是四个悍匪中身手最好的,谁能把管小鸥揍得要进医院,而且能让管小鸥打电话自首,这一点倒是让她蛮好奇的。所以在接到李云道电话的时候,葛青很不耐烦,可一听到“炸弹”两个字,葛大队长二话不说,掉转车头就往城南方向开。“你直接找葛蓝,这种事情他最有经验。”

这种事情葛青绝对不敢跟李云道开玩笑,她也隐隐约约知道围绕在李云道身边的女人背景似乎都不太一般,尤其是刚刚李云道隐约提了一下蒋青鸾也是běi精来的,葛青就知道这件事绝对比抓到一个悍匪要棘手得多。赶往城南兵工厂的时候,葛青干脆挂上了精笛,一路无视红绿灯——开玩笑,要是zhongyāng首长的家属在苏州出了问题,绝对不是摘掉一两个官帽子那么简单。

回到车上的时候,蒋青鸾正趴在方向盘上,面朝车窗外,眼神迷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李云道上车关车门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愣愣地盯着在她看来大jiān大恶的李大刁民。

“怎么了?”李云道发现蒋二小姐似乎有点儿不对劲。

“你说,人这辈子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蒋青鸾突然问出一个接近人类哲学终极命题的问题。

李云道倒是被她问得一乐:“咋了?你这千金大小姐怎么突然开始思考这么深奥的命题了?”

蒋青鸾居然没生气,依旧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刚刚我一个人在车上,我就一直在想,万一刚才你滚过去没抢到这只炸弹遥控装置,这会儿我是不是已经被炸得粉身碎骨了?万一我真被炸死了,我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我觉得好像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李云道打断她:“大小姐,你要玩多愁善感,待会儿等拆了炸弹,我陪你慢慢玩黛玉妹子跟宝玉哥哥的游戏,这会儿都要火烧眉毛了,您还有心思在这儿胡思乱想?”

蒋青鸾突然抬头道:“万一拆弹的时候我被炸死了呢?”

李云道一愣:这女人今天怎么了?随即李云道释然,蒋二小姐估计是被吓到了,刚刚一直神经崩得像一张弦,这会儿逃出升天,她就开始后怕了。

人,往往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那是最接近真理的。很庆幸,穿衣要意大利名师设计座驾要厂家订制就连马桶都恨不得镶钻的蒋二小姐在这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向成熟和明悟迈进了一步。

“死亡是自然界的恒定规律,人生的终点都是以死亡这种形式作为最后的句点。就算今天不死,也总有一天会万里浮云终归大道,与其想着这么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哲学命题惶惶不可终日,还不如开开心心与人为善地过好每一分钟。既然活着,就应该让你的生命更有意义。”李云道不想跟这位蒋二小姐讲什么长篇大论,因为这个问题他也思考过,当年在山上被狗瞎子挠中后心的那一刹那,他就在想,我的人生是不是就真的要跟昆仑山下的流水村划上等号了?

蒋青鸾的小脸很精致,尤其是在思考这么深奥的问题时,黛眉紧蹙,没了往常蒋女王的彪悍风采,却多了一份柔弱可怜的气质。李云道看着眼前被绑着一身炸弹的女人,一时间竟然很难将眼前这个忧愁满面的女子跟之前那个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的蒋二小姐联系在一起。

“如果这会儿换成是你被绑着炸弹,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李云道毫不犹豫道:“拆了炸弹。”

“拆之前呢?”

李云道随口道:“我得跟我哥,我弟弟,我媳妇见一面,见见最好,不能见的话通个电话也行。”

蒋青鸾却突然抽了抽高挺的鼻子:“往哪儿开?”

李云道愣了一下才道:“要不换我来开?”

蒋青鸾却自顾自地发动引擎:“你指路。”

一路无话,李云道偷偷打量了几次面无表情的蒋青鸾,他不是怕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突然开着车冲下高架玩两败惧伤,而是因为他突然觉得这个看上去女王气息很重的物质派女人其实很可怜。

车子下了高架,没多久就到了兵工场门口,远远就看到葛青斜靠在丰田越野的车门上抱臂看天,看到远处车灯,这才冲门口的武精挥了挥手,武精连忙打开门闸,葛青跳上车发动引擎,一脚油门驶入厂区,蓝色别克gl8也跟着滑入兵工厂。

蒋青鸾的表情有点儿奇怪,跟着丰田开了一会儿,才忍不住道:“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

“哪种地方?”

“兵工厂。”蒋青鸾出生在军人家庭,她小舅就是国内一家军工企央的掌舵人,兵工厂这种特殊建筑,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什么实验基地。”李云道的确不太清楚。

蒋青鸾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点好跟着丰田往前开,经过上次打靶的那座厂房后,又开了几分钟,丰田越野才在一个钢混结构的黑色厂房前停了下来,已经有两排穿了防爆服的工作人员等在门口。

车刚停,就有人通过电子扩音器喊道:“慢慢下车,别着急。”

蒋青鸾本来不太紧张,却被这阵势吓得手哆嗦。忽然,一只温暖的大手覆在她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不会有事的,一会就好了。”李云道的手很粗糙,伸过来的左手上面还有刚刚被火燎伤的水泡,但蒋青鸾却没来由地觉得异常温暖和安心。

她甚至忍不住抓住那只手,哀求道:“能不能让我打几个电话。”

李云道跟车外的葛青沟通了一下,葛青又跑去跟穿着防护服的葛蓝沟通,最后却跟李云道轻轻摇头。蒋青鸾也看到了,顿时泪如雨下:“万一……万一我……”

“发短信行吗?”李云道亲自下车跟葛蓝沟通,五分钟后,才笑着冲车里哭得稀里哗拉的女子做出一个v型的手势。

这一年,蒋二小姐二十四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