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芳邻

我爱芳邻
  • 主演:长泽雅美,速水直道,阿部力,高桥真唯,市川由衣
  • 导演:大谷健太郎
  • 地区:日本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6
二之宫亚美(长泽正美 饰)家与大和圭介(速水重道 饰)家都是经营点心店的。因为爷爷辈的事情,两家结下了仇恨,老死不相往来。但二人总是意外的被安排在一起。进了同一所中学,参与的课外活动又都与水有关。亚美是跳水部,圭介则是游泳部。长期接触下来,亚美渐渐淡化了对圭介的敌意,二人互生情愫。但横在二人面前的是家族的不和和亚美未婚夫的阻碍。一出“罗密欧与朱丽叶”般的故事就此展开   本片改编自安达充的同名漫画《ROUGH》。不同于安达充喜爱的棒球题材,这次换成了水上项目。“ROUGH”的含义为粗糙、未完成的模样。就像故事里的亚美和圭介,像是未成熟的果子,涩涩的,但未来充满香甜的可能。

我爱芳邻第一集

最后晟边莫朝她伸出手的时候,恍然让乔冉想起那夜她和晟边莫初初相遇,他也是这样的看着自己,朝自己伸出了手。

而这一次,乔冉也和上一次一样,走到了他的面前,把手交给了晟边莫。

下一刻,晟边莫那样强势霸道地抱起了她,将她抱进了寝宫。

衣裳褪了一地的,他表现得比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势凶狠,仿佛是要证明什么。

仿佛只有这样,乔冉才是他名正言顺抱在怀里的人。

但这又似乎远远不够。

晟边莫一边告诉着自己什么事都没有,一边又嫉妒得快要发疯。

又怎么可能真的没事呢……

“殿下……你……怎么了……”乔冉被他欺负得浑身酸痛不已,从来不知道晟边莫会有这样凶的时候……

而这时候,晟边莫看到乔冉双眼泛红的模样,方才稍稍清醒过来自己都做了什么……

“对不起……”晟边莫停下了动作,把乔冉抱进了怀里,“冉冉,是本王不好……”

乔冉以为他说的是情事上的,身子毕竟还难受的很,她微微喘息着,有些艰难地红着脸跟他求饶:“殿下……以后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狠……乔冉真的好疼……”

晟边莫点了点头,又把乔冉抱得更紧了,一边亲吻着她的额头说:“冉冉,本王哪里做的不好了,你要告诉本王……”

乔冉哑着嗓子,轻声说:“殿下……很好……”

“并且,如果……冉冉有什么困难,也一定要告诉本王,好吗?”晟边莫低下头,双眸紧紧地锁住了乔冉。

而乔冉听到他这句话,轻轻地眨了一下眸子,用鼻音轻轻地“嗯”了一声。

她下意识地缓缓地抱紧了晟边莫的腰,不知道为什么,晟边莫这句话,让她心里越来越安心。

好像就是因为这句话,让她连戏班主都不再那么惧怕了。

因为她知道,晟边莫永远不会对她袖手旁观。

知道了这一点,乔冉便不觉得自己以后还有什么可怕的了。

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在晟边莫说完那句话以后,满怀期待地等着她跟自己敞开心扉的时候,乔冉却选择了什么也不告诉他……

晟边莫心里头五味杂陈地翻涌着,那种无助的喜欢,让他心里不由得地开始惶惑。

可是……

喜欢……不该是坦诚相待吗?

乔冉到底在瞒着他些什么呢,就那么……不愿意让他知道吗?

那个时候的乔冉很胆小,胆小到开口说一句真话,都要瞻前顾后。

乔冉的心里,已经蠢蠢欲动地有一种想要把所有事情都说出口告诉太子殿下的冲动了,但又似乎差那么一个契机……她不知道该用什么的方式去开这个口,便想着,这两天好好想一想,再慢慢地告诉太子殿下。

哪怕,太子殿下知道了以后会讨厌她,她也不想再这么瞒下去了。

但是,乔冉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会有人跑到东宫来求见她,告诉她,卿夜出事了……

-

(明天修罗场)

我爱芳邻

我爱芳邻第二集

610

傅翰文看完信,心里满是对秦安顺的滔天怒意,还有对自己媳妇满满的疼惜。

这事是从秦福嘴里撬出来的,所以不可能有假,不说小若,就连傅翰文都难以置信秦安顺居然会这样对给他治好双腿,给他健康、安逸生活的小若。

傅翰文将自己媳妇拥入怀里,心疼的安抚道:“若儿,你为他做的足够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了,不必再为他难过。”

既然只是养父,那若儿为他所做只有多没有少,特别是在秦安顺让秦福利用她身世对她索取利益之后,这份父女之情已被他亲手推毁,秦安顺别再奢望若儿或他再容忍秦福几人!

“傅大哥,这下我真的没有娘家人了。”她在他怀里,咬着唇说道。

她是个俗人,对秦安顺是没有多深的父女之情可却有亲情在,发生这样的事如果说半点难过都没有,那是骗人的。

不过他既然能把事情做到这份上,想必也是不稀罕她这个女儿了,她以后也就没有他这个父亲了。

男人心里阵阵抽痛,吻重重落在她发丝上:“没娘家人有什么关系,你还有我们。”

小若深深的吐了口浊气,抬起头朝他释然一笑:“其实吧,不靠谱的娘家人还不如不要呢,傅大哥你说呢?”

她从来没有把乌氏母子几个当成亲人,曾经以为的父亲又只是养父,而且对她这个女儿可以说出卖就出卖,那真的不如不要。

他看向她的眸子温柔得快溢出水来:“你能这样想就好。”

他知道她说这话只是不想他担心,他知道她有多重感情,她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受到了伤害。

对上他那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目光,小若不自在的转开视线,佯装轻松的笑问:“傅大哥,你猜我亲生父母还在不在人世?”

不待傅翰文回答,她又扬眉笑道:“如果按照戏文的套路来,我父母肯定还活着,我猜我父母当年应该是被仇家追杀或者是突然落难才将我丢弃在路边,这才让我爹......我养父母找到的,我想我的亲生父母要是还活着的话肯定在四处找我。”

“你亲生父母要是还活着当然最好,要是不在了也不用难过,知道吗?”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傅翰文不想她再难过一次。

“知道了。”小若抬眸嗔了他一眼:“我还有你们嘛,刚才你已经说过了。”

他低头在她嫣红的小嘴上亲了下,郑重其事道:“记得就好,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家人,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不会离弃你的家人!”

小若吸了吸鼻子,往他怀里蹭去,水眸转了转:“傅大哥,我突然想写个话本子呢。”

“既然想写,那就写吧,我可以当你看客。”他不假思过的接话道。

“写话本子可是很费脑的事,只写给你一个人看多不划算?”她没好气的捶了他胸口一下。

他顿了顿:“你写话本子还想卖给书斋不成?”

她朝他挤了下眉眼:“不卖给书斋,我卖给茶楼的说书先生!”

我爱芳邻

我爱芳邻第三集

强大的气势,遮天蔽日,犹若将这天地,化成了结界一样。

然而在这般气势面前,明艳动人的女子,仿若未闻一般,她似闲庭信步,出现在了洛天穹等人身前,问道:“大家,都没什么事吧?”

洛天穹忙道:“还好姑娘你和无相殿的众高手及时赶至,不然,这后果就极难预料了。”

“无相殿的高手?”

无相殿高手忙道:“在下伍成家,奉命,保护少主的亲人和朋友。”

无相殿和九玄真府一样,高高在上,但这到底是武道为尊的世界,这个名为林彩儿的女子,这一身的实力,伍成家都看不穿,如此的人儿,让他佩服。

正如蒋先觉所说,在赵王国中修炼,这般年纪,就有这般成就,实在很难得!

他也更详细,蒋先觉说,林彩儿比风北玄都更妖孽的这句话。无数人面前,风北玄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方才让修为从一元大圆满境,直接达到了四元大圆满境,而这个女子,应该是凭借着自身的努力,修炼到如此的境界,俩下

相比,应该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林彩儿微微迟疑,随即问道:“可有北玄和雪儿的消息?”

伍成家摇了摇头,马上又说道:“姑娘,没有消息,这就是最好的消息,少主兄妹,一定不会有事。”

林彩儿点了点头,道:“那么,九玄真府的人就交给你们了,记住,不要让任何一个人,活着离开这里。”

“姑娘放心!”

林彩儿轻笑,看了眼还在和沈通天大战的洛轻侯那边,又看了下赵行与楚麟那边的大战,旋即脚步轻轻一动,如仙子般,再度出现在了蒋先觉前方。

前后,林彩儿依旧是林彩儿,可是这一次,再出现于蒋先觉前方时,后者立即清晰的感知到,女子已经变了。

若说之前,在面对众人的时候,女子如同九天仙子般柔弱,那么现在,她仿佛化成利剑,有着极其可怕的惊天凌厉。

在那样的凌厉之意充斥下,女子全身上下,都给人感觉到那股极其的无坚不摧之意。

“可怕!”蒋先觉的脑海中,直接回荡出这俩个字来,在他的印象中,还未曾见过有人,可以做到如此的地步,纵然对手只有四元大圆满境,修为和他之间,有着太大的差距,他都

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吟!”

突然,有着剑吟之声响彻起来,旋即,好似漫天都有着剑吟之声,一阵阵的凌厉,无处不在,仿佛如此剑吟声回荡之处,就有相同可怕的凌厉出现。

蒋先觉身子不由暴退,然则他的速度再快,又岂能够快的过声音的传递?

他的周身左右,始终被那可怕的凌厉给包裹着,逼得他,不得不动用自身之力,强行将这些凌厉给隔绝在外,然而这样的消耗,极其之大。

大到蒋先觉是六元大圆满境高手,都负担不起!

“果然可怕!”

蒋先觉不由深吸了口气,毕生之力,陡然爆发开来。

“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音响彻,以蒋先觉为中心,方圆百丈之地,化成真空地带,以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将剑吟之声,给葬送在这百丈之中。

不愧为六元大圆满境,竟可以做到如此地步。而蒋先觉显然不敢再让林彩儿有任何的举动,一举化出百丈真空之地后,他掌心猛地一握,一道浩大的灵力匹炼,犹若破空而出的巨龙,毫不留情的向着林彩儿镇压过去

方才那一幕,已经让他知道了林彩儿的强大,这个女子,只怕是比之风北玄来,都还要可怕一些,经历过岱山之行,蒋先觉当然懂得去区分。

但可怕归可怕,蒋先觉却不认为,现在的林彩儿,能够在真正的实力上,与他一较高下。

所谓的真正实力,指的就是灵力的浑厚度。

他是六元大圆满境,比对方整整高出俩个层次,个中的差距,极其之大,灵力浑厚度,他当然有足够的自信,碾压了林彩儿。

所以,他现在做的就是,逼迫林彩儿,无法动用其他手段,以其自身的实力,与自己来一场交锋。

在这样的交锋下,他才有着必胜的把握!

他的这般心思,林彩儿或许知道,或许并没有感知出来,但这些对她而言,似乎一点都不重要。

感受着那道浑厚的灵力匹炼,闪电般的掠来,林彩儿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剑吟之声,更加嘹亮的在她周身回荡开来。

“嗡!”

霎时后,仿佛剑吟之声在她周身外汇聚,化成无坚不摧的可怕剑纹,一道道剑纹,如水波般的荡漾出去,就那么直接的,迎上了那道灵力匹炼。

“蓬,蓬!”空间中,再度爆炸声音响彻,一片虚空,寸寸的迸裂开来,那一道道的剑纹,也是在这样的迸裂中,开始消散不见,但是,来自蒋先觉的那道灵力匹炼,同样是在这样的

变化之中,逐渐的烟消云散。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蒋先觉的心沉了许多,方才一击,只是一次试探,并未真正动用全力,但是没想到,被如此轻松的给化解了,那就只能说明,对方之力,自己想

像的过于简单了一些。

一念至此,他双手结印,磅礴灵力,闪电般的注入到这印决之中。

“九玄真决,憾山之力!”

伴随着心中的声音响起,印决形成,旋即,自那其中,一只巨拳腾空而起,蒋先觉一步踏出,向着前方,一拳凶狠的轰出。

“咚!”

那只百丈巨拳,带着一股,足以将一座山峰都给洞穿的强大之力,毫不留情的轰向林彩儿。

看向前方,林彩儿玉手轻轻一握,剑光闪烁,包裹着岳天剑,呈现出天地之中。

“铮!”

此刻,不在是清澈的剑吟之声,而是变化成凌厉的剑啸之音。

林彩儿缓缓的闭上眼瞳,在那一瞬,岳天剑中,无穷无尽的凛冽剑意,悄然弥漫而出。

道道剑意,于空间中相融,那似乎,熔炼成一柄斩天之剑。

当这天地,似乎是无法承受住如此一剑的存在时,林彩儿蓦然张开双瞳,手中岳天剑,向着前方,轻轻的斩下!

“嗤!”一剑斩出,漫天相融的凌厉剑意,便是如同呼啸着的狂风般,闪电般的向前而去,一路所过,空间中的一切,都被切割成粉碎,甚至于这空间都被强行的撕裂成俩半,而

无法复原。那一剑之威,足以斩破苍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