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将巴特勒

战将巴特勒
  • 主演:巴斯特·基顿,辛兹·爱德华,萨丽·奥尼尔,沃尔特·詹姆斯,巴德·法恩,弗朗西斯·麦克唐纳,MaryO'Brien,汤姆·威尔森,埃迪
  • 导演:巴斯特·基顿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26
巴特勒(巴斯特·基顿 Buster Keaton 饰)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公子,打小就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培养出了一副骄纵蛮横的性格。巴特勒的父亲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将儿子送进了山里,要求他在那里打猎钓鱼,锻炼心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巴特勒哪里会打猎钓鱼?虽然已经进山很久,但他依然颗粒无收,反倒是邂逅了一位山里的姑娘(萨丽·奥尼尔 Sally O'Neil 饰)。   巴特勒被这个姑娘迷得神魂颠倒,对她展开了热烈的攻势,可是,苍白又瘦弱的他显然并不能够令姑娘的家人们满意,他们强烈的反对两人的婚事。巴特勒灵机一动,冒名顶替了和自己同名的拳击冠军的身份。

战将巴特勒第一集

第0731章:此生挚爱

郁飘雪哦了一声,“时间定下来了么?”

殷湛然摇头,“没有,现在事情多,又琐碎,不过肯定是有的。”

郁飘雪哦了一声,“那到时候再说吧!应该也陪你一起去。”

殷湛然嗯了一声应下,腾下手握着郁飘雪的手,“吃饱了么?”

郁飘雪看着空了的盘子,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吃,不曾想她已经吃了那么多。

“饱了,我们歇会儿,快要吃晚饭了。”

郁飘雪话音刚落就被他抱了起来,“殷湛然你干什么?”

“你吃饱了,我还饿着,我特地跑去给你买糕点,你得给谢礼。”

殷湛然的话在耳边响起,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抱到了床上,面前黑影压来!

郁飘雪心里一惊,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为什么每次都是她被压,为什么每次都是她在下面?

这么一想她就来气,伸手撑着殷湛然的胸膛,“就买点糕点,我付出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

郁飘雪不服,可殷湛然却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有多愉快。

“那我给你买一辈子!”话音一落,他再次吻上她的唇,无论品尝多少次,那双唇都是他无法厌倦的,反而一次比一次更着迷!

呜……

郁飘雪被吻的昏头转向,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吻,习惯了他的抚摸,甚至,习惯了他一面吻她,一面已经将她扒个精光!

“嗯……你……”

郁飘雪刚一开口,又被吻上,身子暴露在空气中冷的起了鸡皮疙瘩,忍不住的打了个摆子,“文衍……”

她的声音软的就像春天开放的花儿,听得他心都软了下来,将人一把抱住,郁飘雪便觉得好些,一个滚烫的身体贴着,便不那么冷了。

“你……每次都你……”郁飘雪说着又羞,一把推开他躺在床上,自己则跪在一边。

殷湛然也不生气,反而好好的躺着笑了起来,“好,我们换换也行,你上!”

说着他便伸手去圈着她要,摸到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郁飘雪赌气,总不能她一直被压吧!可是心里却没底,就在犹豫的一瞬间再次被殷湛然压在下面。

“爱妃,你还是乖乖的躺着享受就好,劳心劳力这种事还是为夫来!”

殷湛然说着铺天盖地的吻弄得郁飘雪意乱情迷,身子被他逗弄的越来越敏感,鼻子一个嗯哼,承受着他的巨大,只觉得灵魂都被他塞满,抱着他结实的肩膀,如一叶扁舟在他身下摆动!

“叫夫君。”他的声音低沉而带满人最原始的动力,在郁飘雪耳边轻轻响起,郁飘雪闭着眼,只能感觉到他的存在,迷迷糊糊的跟着他的话音回答。

“夫君,夫君。”

殷湛然听到她的话,似受到鼓励一般,更加的满足她。

在郁飘雪的印象中,殷湛然永远都是个精力充沛的人,她没有一次不是向他臣服,没有一次不是任由她予取予求。

丫鬟在外头,原本是来请两人吃晚饭,可是郁飘雪那些无法控制的声音飘了出去,哪个丫鬟还敢撞枪口上。

郁飘雪喘着气躺在床上,身子软的连推开身上人的力气都没有,飞雪的天她居然出了一身汗,便想起来去洗个澡,那个却一阵火辣辣的痛。

“怎了?”殷湛然见她微微皱起的眉心疼,刚刚餍足的他连声音都带着一种诱惑,郁飘雪伸手一拍将的他落在身上白兔上的狼爪拍开。

“疼?”殷湛然见她的模样,她挑眉看着面前的罪魁祸首点头,鼻音嗯了一声。

殷湛然觉得自己一直都是很温柔的,却始终不知道为什么郁飘雪每次都疼!

殷湛然拂了拂她凌乱的头发,看着她躺在枕头上,“那躺会儿。”他说着伏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

郁飘雪现在也不想他第一次吻自己一样惊慌失措,却躺着还是有些不安,可那一阵不安,被他的吻渐渐安抚,那里也不再疼。

“这么久了,怎么丫鬟还没来说吃晚饭。”郁飘雪恢复了过来,殷湛然起身坐在她的身侧,笑了起来,“丫鬟早就来了,在外头不敢进来。”

郁飘雪啊了一声急忙做起来,打了殷湛然一下,可那一点力弄得殷湛然以为她在诱惑自己。

“你……好了,去吃东西,我好饿。”郁飘雪说着就要起来,想着刚才两人的事被外头丫鬟听到,总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她还没下床就被殷湛然拦了下来,叫了丫鬟断了热水进来。

“一身都是汗,一会儿你又要喊不舒服了。”殷湛然面目笑的愉悦,拿着热毛巾给她擦干净,细心而温柔。

从新穿好衣服,殷湛然却将人抱住,在她耳边开口,“那里还疼么?”

郁飘雪摇头,想到他的亲吻,脸上一阵阵的火热。

“不疼了已经。”她低着头说着,要不是腰间那只手,她早就跑了。

“以后我会小心。”他的语有些叹息,郁飘雪只说没事,殷湛然对她她心里怎么会不清楚,不是不温柔,而是……她总不能说他时间太长了吧!

“去吃东西吧!吃了早点休息。”殷湛然放开抱着她的手,转而牵着她往饭厅去。

“最近我在家里陪你,我们也好久没好好在一起过了。”殷湛然扶着人坐在凳子上。

郁飘雪哦了一声看着他,“你最近不是要忙么?”

殷湛然摆头,“事情都弄完了,我最近就不忙了,在家里陪你,四国一同,我以后应该都很闲,可以天天在家陪你。”

郁飘雪听着这话心虚,那自己以后岂不是很容易被他欺负了?

“想什么呢?”殷湛然见她走神问,郁飘雪笑笑,“没事,有点倦。”

她绝对不能说出心里想的,殷湛然就是个禽兽,而且是个战斗力很强的禽兽。

殷湛然便没在意,见菜断了上来就给她夹菜,生怕她饿着。

郁飘雪真的饿了,太消耗精力,只是一面吃着一面想着改善这种状况。

“我明天做东西就你吃,就我之前说的东坡肉。”郁飘雪说着偏过头笑笑。

战将巴特勒

战将巴特勒第二集

司徒浩瀚思考了一会,坐了下来。他给自己点了一支雪茄烟,吞云吐雾起来。

“看来这个杨逸风是个狠角色。”司徒浩瀚冷笑着说道。

“杨逸风自恃有杨氏集团的撑腰,向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我们不能就此服软了,打他个狗日的。”王彭泽一直都是脾气不好,甚至还有些暴躁。

司徒浩瀚同样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颇有心计,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不表现出来。这个时候,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而是在默默地抽烟,不断地思考着下面应该怎么办。

“董事长大人,我们应该带人去好好地修理杨逸风那个家伙一顿。反正我们这里高手多的是,不能让那个小子嚣张。”马聪明气急败坏地说道。

马聪明之所以这么的对杨逸风有意见,也是因为上官云溪的关系。他非常的喜欢上官云溪,但是后来听说上官云溪竟然是杨逸风的未婚妻,他自然是恨得牙根痒痒。

现在他对付杨逸风,一方面是为了能够讨司徒啸天的欢心,想要得到上官云溪的替代品上官梦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对付杨逸风,让杨逸风这个眼中钉被狠狠地教训一顿。

“说的好,我看这次可以派特级刺客去对付他。”王彭泽十分赞成马聪明说的话。

但是这时候,司徒浩瀚却拒绝了,他摆摆手,说道:“你们说的话有些偏激了,不应该这么做。”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毕竟杨逸风这个家伙可是做了很多对我们不好的事情。”王彭泽愤愤不平地说道。王彭泽以前也听过他的儿子王大武打报告,说是被杨逸风给欺负了。

他早就想要教训杨逸风了。但是司徒浩瀚却不同意这么做,司徒浩瀚一直认为不能因为私人之间的小事而给公司带来麻烦。

毕竟杨逸风也不是等闲之辈,身后也是有一定势力的,不宜轻易地得罪。

现在因为阿泰的事情,两方产生了不小的矛盾。司徒浩瀚咽不下这口气。但是吃了两次亏之后,他觉得再这么斗下去,损失太大了,不值得。

司徒浩瀚对着马聪明说道:“你先下去吧,我要和王总裁说点事。”

“知道了,那我先下去了。”马聪明虽然是不乐意,但是既然司徒浩瀚都发话了,他也不得不离开。

待马聪明走后,司徒浩瀚的眼睛看向了王彭泽。

“王总裁,不要激动。凡是还是以和为贵,这样对我们才是真正的有好处。”司徒浩瀚不慌不忙地说道。

“为什么?要是我们的高级刺客被杀死的话,而我们却充耳不闻,岂不是让那些跟随我们的人寒心吗?”王彭泽相当的不乐意。

这下好不容易开启了战端,司徒浩瀚就想要这么的关上了,他是相当的不情愿。

司徒浩瀚笑着说道:“王总裁,我理解你的愤怒。但是你好好想想,他们杨氏集团的势力不下于我们。要是一直这样报复下去,形成恶性循环。就算是我们最终取得了胜利,那么也必然会元气大伤。”

王彭泽现在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虽然他和杨逸风之间有私仇。但是听到了司徒浩瀚的分析之后,他觉得是相当的有道理的。

于是王彭泽点了点头,说道:“董事长大人的话让我醍醐灌顶,但是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不会是默不作声吧。”

“怎么可能?你认为我是这种人吗?我准备亲自去找杨逸风谈判。”司徒浩瀚说道。

“什么?”王彭泽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他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说道:“就算是要谈判,也应该让杨逸风亲自来这里,怎么能够让你亲自去?”

“你以为如果我不去纽约的话,按照杨逸风的性格,他能够乖乖地来到这里和我谈判吗?”司徒浩瀚反问道。

“当然不能啦。”王彭泽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想要谈判的话,我只能亲自去找他了。”司徒浩瀚笑着说道。

王彭泽的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

…………

纽约,公司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杨逸风坐在那里,听取吴云汇报三家中医院的情况,他非常的满意。现在三家中医院已经获得了美利坚人们的认可,每天来医院看病的人不少。

而吴云已经被杨逸风提拔为助理,负责帮他监督这三家中医院的运行情况。毕竟吴云有着高超的中医术,作为专业人员能够做的很好。

“情况就是这样,老大有什么意见吗?”吴云笑着问道。

杨逸风摇了摇头,“现在情况很好,我完全没有意见。不过,你有空的话可以和吴老头谈谈。要是他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医院,给那些医生讲讲课。让他们多听听中医术的真谛。”

“这个……”吴云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吴老头的脾气还是很怪的,不一定能够同意。但是吴云也不好驳了杨逸风的面子,他沉思片刻,然后说道:“那我尽量吧。”

“多说两句好话,另外告诉他,我这里可是有陈年的茅台酒。”杨逸风补充道。

“好的,我知道了。”吴云乐呵呵地说道。吴老头这么的馋酒,也许会看在酒的份上,真的来美利坚一趟也说不准。“老大,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吴云笑着说道。

杨逸风微微颔首,“好好干,以后医院就靠你了。”

吴云朝着杨逸风点头致意,然后大踏步地离开。

杨逸风打了个哈欠,每当下午在公司呆着的时候,他都有些疲惫。

叶紫潼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

她和萧妍都知道杨逸风在下午这个点容易发困。很多次,她们都会在办公室碰面,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杯的咖啡,有些尴尬。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局面的发生,叶紫潼还有萧妍私下里约定好,单周叶紫潼负责送咖啡,而双周的时候萧妍负责送咖啡来。

叶紫潼将咖啡放到了桌子上,坐在了杨逸风的腿上,揽住了他的脖子,笑着问道:“杨总,你是不是困了?我给你送咖啡来了。”

(本章完)

战将巴特勒

战将巴特勒第三集

“因为我会找办法,让我和你的身体换回来,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拜托你几件事情。”

何棉棉早就已经在昨天晚上消化完自己和何软软灵魂互换的事情了,所以此时她并没有太惊讶,她问:“什么事?”

“首先,请你离苏哲皓和张佩如远一点。”

“可他们不是你的好朋友?如果你记忆没错的话,那苏哲皓还是你心上人吧?”

何软软皱眉,什么心上人?那特么分明就是她的仇人好不好?不过何棉棉没有她前世的记忆,会误会也是正常的,她解释:“我现在不喜欢苏哲皓了,也不想和张佩如做朋友了。”

顿了顿,何软软补充:“至于理由,等我和你见面的时候在详细说吧。”

“见面?”

“对,我现在在H市,转学到了你现在所上学的学院!”

何棉棉有些震惊,毕竟何软软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她才刚消化完她和她灵魂互换的事情,可她都已经转学来了H市,不过她的父母答应了?

“我父母答应你转学了?”

何软软“呃”了一声,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貌似她转学就是席城渊一句话的事情,所以她父母答不答应不重要!但这种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们见面在详谈吧,不过我拜托你的事,你一定要记住。”

“你放心,我会把他们当成是空气。”

何软软一听,赶紧嘱咐:“你也不要突然之间改变,要不然张佩如和苏哲皓会起疑!”

“我知道。”

何软软忽然想到什么,询问:“对了,昨天晚上的生日宴会开的怎么样?”

何棉棉回想起自己昨天经历的事情,如实回答:“我没去。”

“没去也好,以免被人怀疑,好了,就先这样吧,明天我们在学院碰面。”

何棉棉见何软软准备挂电话,她赶紧出声:“等等!”

“还有事?”

“你现在是我,我现在是你,所以有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方便出面,你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以后你用我身体做过什么事情,见过什么人,还有和什么人有过争执,都告诉我吧,作为交换,我也会把我每天用你身体所做过的事情都告诉你。”

“好!”

何棉棉见何软软答应,放心不少,她突然想到什么,说道:“有关司御学长的事情你可不可以第一时间告诉我?”

“行。”

“谢谢。”

“不客气,现在我们只是在用彼此的身体,做着彼此应该做的事情,你的司御学长我会为你守护好,但作为交换条件,我的家人你也一定要替我守护好,记住,你一定要格外的留意苏哲皓和张佩如,他们俩不是什么好人。”

何棉棉虽然不明白何软软为什么重点让她留意苏哲皓和张佩如,但既然现在她用的她的身体,那么她就会听她的话,这样等以后换回身体之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会留意你所说的那两个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