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域

黑暗之域
  • 主演:达尔·萨利姆,罗兰·默勒,AliSivandi,斯坦因·费舍尔·克里斯滕森,杜菲·阿尔-加布尔
  • 导演:Fenar Ahmad
  • 地区:丹麦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丹麦语
  • 年份:2017
一个事业有成的外科医生,拥有者美满的家庭,一位美丽的妻子,但祸从天降医生的弟弟因为帮派斗争不幸成为牺牲品,因为弟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医生开始训练,开始搏斗,他要开始一场血腥的复仇,因为没有什么比杀掉那些杀害自己弟弟的人,更能让自己解脱,悲痛,伤心,绝望,这一刻化成了复仇的烈火,在黑暗之域熊熊燃烧

黑暗之域第一集

顾雪儿虽然觉得顾西最近的作为很让人震惊,但按照她的性子,确实没可能会敢对自己人下手啊。

娘家倒了,对她又没什么好处!

“妈,会不会是”顾雪儿突然想到什么,震惊的问。

“有可能,上次咱们去看顾西的时候,被刑北岩赶了出来,听说这男人记仇,估计是知道了咱们家也想打那块地的主意了,所以才将计就计,陷害咱们!”顾夫人冷哼一声,实在很不甘心,自己一家被一个青年小子耍的团团转。

“你注意一下顾西,让她在刑家安分点,以免漏了马脚。”顾夫人提醒道。

刑北岩那么聪明,可不是顾西那个蠢货能够控制的住的。

“嗯,那爸爸怎么办?”顾雪儿担忧的道。

“妈自有办法,你只需要稳住顾西那边就行了,咱们家的未来,暂时还要靠她。”顾夫人眯了眯眼,冷声道。

顾雪儿心中划过一抹不甘心。

与此同时,学校天台上。

几个风味不同,却同样帅气的少年正跟着音乐跳舞,那动作,那姿势,随便一个放到操场上,估计也是万人瞩目的,偏偏这个时候,他们对面,地上铺着地毯,打着一把小仙女花伞的女孩儿,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翻着最新新闻,连个余光都没有落在他们身上。

几个少年停下了动作,无语的看着她盯着屏幕,笑的一脸荡漾的模样。

“喂,顾西,你不是要学舞?怎么就坐这里玩手机?看什么东西这么好笑,给我看看。”洛阳跑了过来,不满的吐槽了两声,见她完全没有回应后,伸手将她手机抢了过来,看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变。

“顾市集团,不是悠悠娱乐?我听韩磊提过,说这家公司找过他,而且这家公司董事长就是顾雪儿她爸爸”洛阳的目光霎时变得怪异起来,“你是顾雪儿的妹妹,那不就是你家?”

众人一听,纷纷围了上来,看了一眼后,表情微微一变。

“女神西西,你是不是被吓傻了,为什么还在笑?”看她表情没有变化,甚至还带着一抹兴奋的笑容时,洛阳有些担心的问。

“因为是我搞的啊”她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洛阳只感觉自己后背发凉。

这到底是个什么变态女神?

竟然将自家父亲送到了监狱

众人面面相觑,很快便沉默了下来。

“都愣着作甚,还不抓紧练习,再过半个月可就是文艺汇演了!这有什么稀奇的?”顾西见一个个傻傻的站着,用一种你肯定不是那样的坏人的眼神看着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催促道。

是了,这辈子,她不要做好人了,好人都没有好下场!

她要坏,光明真大的坏!

众人愣了一下,随即脑门掉下黑线。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我们都会跳了,你还没开始学!”

“这又不是什么很难,怕什么?”顾西一挑眉,不以为意的道,“倒是你们,给我跳好一点,免得到时候给我拖后腿。”

黑暗之域

黑暗之域第二集

周炳林看着周松清的背影,心中也不禁冷笑:“这个老家伙,我还说他运道好,行将就木却渡劫凝丹,现在看来,也只是榆木脑袋,竟然将生死压在一个满嘴谎言的年轻修士身上,西门雨辰一会岂能轻饶他?”

秦朗抬头看了看西门雨辰唤出的漫天剑雨,道:“聒噪的人终于走光了,你还不动手吗?”

西门雨辰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暴雨梨花剑法!”

“去!”西门雨辰一指指天,继而往秦朗一指。

漫天剑雨霎时落下,密密麻麻向秦朗等人射去!

周松清、林娇、徐猛等人都是惊慌不已,紧张得差点忘记呼吸。

秦朗却是淡淡一笑,道:“这种雕虫小技,也值得你这么一惊一乍地用出来?我也会呢。”

“寒冰棍,散!”

他手中棍子飞出,眨眼散成千万冰晶刺,数量比西门雨辰的漫天剑雨多出十倍都不止,密密麻麻地几乎遮蔽了天际,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西门雨辰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呼道:“你怎么会我的独门绝技!”

“开什么玩笑,如此显浅的剑技,居然说是你的独门绝技?”秦朗撇了撇嘴,一挥手,道:“给他射。”

那漫天的冰晶刺便缓缓迎着西门雨辰的剑雨而去,将剑雨悉数挡住。

其中听见一声悲鸣,却是隐藏在剑雨内的西门雨辰的圣器器灵的鸣叫。

西门雨辰的这漫天剑雨,可不是说放就随随便便放出来的,而是由他的圣器长生剑演化的,但是长生剑又如何是融合过许多圣器的寒冰棍的对手,两者双撞,几乎差点就被冰晶刺给震碎了。

西门雨辰听见圣器悲鸣,也是心痛不已,这长生剑可是跟了他许多年的老伙计啊,他能够纵横这一片区域,少不了长生剑的功劳,这时急忙招手,那剑雨便要聚合为一,退回他手里。

可是秦朗又怎么会毫无作为地看着他收剑,当即冷冷一笑,抬头看着密密麻麻的冰晶刺,吐出一个字:“凝!”

霎时间,漫天的冰晶刺便都互相聚合,竟然死死地将每一把细剑都包裹了起来,任凭西门雨辰如何动作,都丝毫招不回去。

西门雨辰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这个秦朗,竟然能阻止他收剑?他的那根棍子样的圣器,又到底是多么强横的法宝,轻轻松松就把长生剑都压制住了?

秦朗却是看了不看他一眼,一招手,道:“收!”

天上的冰晶刺和细剑,便都如鲸鱼吸水般,悉数回归到秦朗手里。

眨眼之间,秦朗手中就多了一根棍子一把长剑,他满不在乎地将长生剑扔进储物空间里,才看向西门雨辰,道:“你还有什么手段,赶紧试出来吧。”

“我的长生剑……”西门雨辰心痛到难以言说。

秦朗愣了愣,道:“哦,原来那把剑叫长生剑,不错的名字,剑也不错,归我了。”

秦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西门雨辰恨得牙痒痒的,他当然也知道圣器一入别人手里,再想要拿回来,千难万难!

“秦朗是吧!你敢收我长生剑,我要你不得好死!”西门雨辰已经完全被激怒了,如果刚才他还想着拿下秦朗逼问那让人晋升金丹的秘术,现在他只想将秦朗碎尸万段,夺回长生剑。

他在这虚神界纵横百年,一向都只有他抢别人的东西,就没有别人来抢他东西的,今天是他头一遭被抢,抢走的竟然还是他视为至宝的长生剑!

“咕噜。”周松清身后的林娇和徐猛,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就在刚才,他们还以为自己要死定了,就算秦朗能招架住西门雨辰的暴雨梨花剑,他们这些被波及的小喽啰也死定了,哪知道一转眼,形势就逆转了。

秦朗的暴雨梨花棍,比西门雨辰的剑雨更加恐怖,不但招架住了西门雨辰的成名绝技,还收了西门雨辰一直随身携带的长生剑!

秦仙长……还真猛啊!自己果然没有选错,站在他身边是对的!

连长生剑都收走了啊,这把剑这些年来,都不知道斩杀过多少敢于违背栖霞城意愿的强者了,在秦仙长面前,却是连个屁也放不出,眨眼就被收了!

千米外的众人也是惊惧不已,一个长老颤声问道:“谷主,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有点眼花,没大看清楚?”

周炳林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他现在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了什么东西了。

他本来以为,这个秦仙长虽然身怀秘术,但是撑死了能够在西门雨辰手下走十多招罢了,现在这一招过后,竟然就收了西门雨辰的长生剑?

换乾坤宗宗主过来,都没有这么霸道的手段吧?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怎么在虚神界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年轻霸道的金丹强者出现?

“西门城主,该不会……输吧……”有人已经开始有点犹豫了。

周炳林眼里闪过一丝狠色,狠狠道:“不会!西门城主可不是一般金丹强者,四星金丹,生生不息,真元绝对比那个秦朗要强十倍,那秦朗不过是打了西门城主一个措手不及,仗着圣器厉害,用卑鄙的手法收去长生剑而已!”

另一个长老也点了点头,道:“西门城主可是还有底牌没有用出呢,那个秦朗,得意不了太久。”

他们这时候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西门雨辰身上,毕竟西门雨辰可是亲口答应,不会加害他们的。

那一边,西门雨辰脸色狰狞、怒发冲冠,和闲庭信步、脸带微笑的秦朗,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秦朗戏谑地看着西门雨辰,笑道:“西门城主,还有什么手段,赶紧用出来吧,我时间宝贵,还要去炼化长生剑呢。”

西门雨辰气得差点吐血,怒道:“秦朗,你别嚣张!虽然我西门雨辰仗剑纵横无敌,但是,我最强的手段,却并非剑法,而是符箓!你很幸运,可是见识到我已多年没有用过的手段!”

秦朗淡淡一笑,道:“纵横无敌?也亏你说得出口,我好像刚刚才胜了你一招啊?”

身后,林娇听见他的话,也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换作平日,她绝对是不敢笑西门雨辰的,可是经过刚才秦朗所展现的手段,她现在已经对秦朗充满了信心!

秦仙长,绝非泛泛之辈,乃天仙般的人物,一定会赢!

林娇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看向秦朗的目光,已经是充满了敬仰和爱慕。

英雄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红颜又何尝不是喜爱那些天下无双、手握日月的英雄?

“好好好!”西门雨辰怒极而笑,仰天笑道:“希望你等会还能笑得出来!”

“符来!”西门雨辰一声暴喝,便见三道散发金光的符箓浮现在他身周。

秦朗看见这三道符,也稍稍正了正脸色。

西门雨辰狞笑道:“还有呢!”

他捏了个法诀,储物空间打开,立刻从中飞出了上百道符箓,每一道的气息都绝对不弱于刚才那两个使者的手记符,关键是,这些符咒还有上百道之多,就算每一道的威力都不足以杀死秦朗,可是上百道加在一起,总可以将秦朗炸成粉身碎骨了吧?

“哈哈哈,秦朗,现在如何?知道害怕了吧?”西门雨辰狂笑着。

竟然有上百道令符……秦朗身后的周松清和林娇、徐猛都惊得瞪大了眼睛。

黑暗之域

黑暗之域第三集

徒留下的萧文轩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男俊女俏的,很是般配,心里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只是,那个表哥什么的,是不是喊得太早了些啊,宸王殿下?

不过,想起自家媳妇钱氏的算盘,萧文轩脸上的笑容又不禁稍稍地淡了下来。宿梓墨自是俊美又前途无限的,但钱氏若是想给穆凌落添堵,他却也是难以答应的。为着这个,最近钱氏可没跟他闹腾过!

想到此,萧文轩就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原本还好好儿的心情又变得糟糕了起来。

待得穆凌落和宿梓墨进了福禄轩,敏王妃正跟宁德公主和郑氏说话,旁边还有来请安的钱氏,见得她们来了,敏王妃连忙招手道:“阿落你接个人怎生闹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这是在自家府邸里迷路了呢?”

郑氏也跟着打趣,“可不是嘛,我们几个在这厅里头可急着很呢!娘,您瞧着这两个人般配的,端的是金童玉女啊!”

敏王妃现在对宿梓墨是越看越满意,闻言,也忍不住对郑氏颔首道:“宸王来了,前些日子你送的那些个玩意儿真心不错,我啊很喜欢!”

宿梓墨近来可没少献殷勤,这送的东西比柳浩轩还勤快。

“您喜欢就好!”宿梓墨上前请安。顿了顿,他补充道:“您若是不嫌弃,就唤晚辈阿墨吧!宸王什么的,也不过是对着外人的。”

“好好,阿墨快坐下吧!”敏王妃连忙招呼。

穆凌落凑到敏王妃跟前,耸了耸鼻尖,“我这是要失宠了吗?外祖母都不疼我了呢!”

闻言,敏王妃抬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啊,小机灵鬼,外祖母这满心满眼可都是你,你这小没良心的,我以后啊,还是要多疼下阿墨的!”

“我可不依!”穆凌落连忙摇着敏王妃的胳膊,又佯怒地瞪了眼宿梓墨,“他可不能跟我争外祖母!”

敏王妃见她吃醋,忍不住笑了起来,冲着一侧的郑氏和宁德公主道:“你们看,这是醋了。哎呀,我这都要笑死了,这是你未来相公,你还跟他吃外祖母的味儿!往日里的机灵劲去哪儿了?”

“那不一样,就算是相公,总不能跟我抢外祖母的。我才是外祖父外祖母的心头好不是?”穆凌落得意地仰头笑道。

“我看哪,你不是想成为外祖母的心头好,是想成为阿墨的心头宝吧?”敏王妃笑道。

宿梓墨接口道:“阿落就是晚辈的心头宝。”

他这义正言辞的模样,又逗笑了敏王妃等人。

“这两人真是太有意思了。”敏王妃好久没这般大笑过了,直搂着穆凌落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因着笑得太过,还不由揉了揉笑疼的肚子。

宿梓墨眨了眨眼眸,疑惑地望着笑得东倒西歪的众人,显然有些不解,这严肃正经的呆萌模样太过反差,直让敏王妃看着又笑了一番。

钱柔本来就是听说宿梓墨会过来,这才特地来请安后还赖着不走的,结果见得他跟穆凌落出双入对的,极为般配,又见得敏王妃等人特别的欢喜,不禁绞了绞手里的帕子。

待得笑停了后,钱柔望了眼穆凌落身上披着的黑色大氅,这才以手绢掩嘴惊道:“虽然表妹跟殿下已然有了婚约,可是也不能这般公然地穿着男子的外袍到处走动,这若是落了外人口舌,指不定就觉得这婚前行为有碍……”

“这都是在自己家中,有什么干系?”敏王妃自然也看到了穆凌落身上的大氅,只是她也知道,定然是宿梓墨的,知道是他心疼穆凌落。她都不曾说过什么,这钱氏却没眼力地又开始折腾,她不禁沉下了脸,“若是没个嚼舌根子的,自是无碍的。”

郑氏面色也有些难看了。

钱柔见敏王妃针对自己,不由暗暗地咬紧了牙关,“孙媳也没其他意思,只是怕殿下跟表妹没有个规矩章程……”

“请放心,本王与阿落向来是发乎情止乎礼的,婚前绝不会僭越。”宿梓墨见她编排自己和穆凌落,脸色微微一寒,冷淡道。

钱柔见自己的一番好心都让人给糟蹋了,只愤然地抿起了红唇。宿梓墨方才一直都谦逊有礼,唯独对她却端起了王爷架子,孰亲孰远,一目了然!

宁德公主见气氛有些冷凝了,忙岔开了话题,笑道:“说起来,阿落今天不是给我把脉配了药茶吗?我这就平日里泡着喝就可吗?需不需要忌口之类的?”

穆凌落知道她这是想调和下气氛,也扬起笑容,“不需要,这药茶就是些强身健体的,我特地给大表嫂配的是调节身体的,大表嫂有些宫寒,平日里多食用些红枣枸杞之类的,还有我给您送的那固元膏,那对身体大有益处。等到了冬天我再给表嫂循环渐进地调养下,指不定以后我就能抱上大侄子了!”

宁德公主嫁入萧家多年,什么都快活,最是觉得愧疚的地方,大概就是不曾为萧家添丁,现在听得穆凌落此言,加上见识了穆凌落的医术,心里不禁燃起了希望。她压抑住激动的心情,“真的吗?”

“阿落说的还能有假,你啊,现在就好生地调养下身子,别的莫要多想,就跟阿落之前说的那样,放松下心情,该来的总归是会来的。”郑氏其实也想抱孙子了,但是她也知道宁德公主心里有压力,她也舍不得去催促,见得他们夫妻过得好,孩子总会随缘分来的。

钱柔何尝不想有个孩子,现在见得穆凌落这巴结宁德公主的模样,心里就难受,她拧着帕子,冷笑道:“敢情表妹眼里就只有大嫂,我这出身低微的二表嫂,是落不入表妹眼里去的了。”

这就是说穆凌落眼光浅薄,只知道捧高踩低,讨好公主,轻视身为商女的她了。

穆凌落本是不想搭理钱柔的,现在见她这得寸进尺的,外祖母和舅母,还有宁德公主都被她这话闹得脸都青了。

只是,还不曾待穆凌落出言,宿梓墨倒是先出手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