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时光机

夏日时光机
  • 主演:永山瑛太,上野树里,与座嘉秋,真木阳子,川冈大次郎,永野宗典,室毅,本多力,佐佐木藏之介
  • 导演:本广克行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5
这是一个热得不能再热的夏天。科幻协会的7位好朋友:河本(瑛太饰)、曾我(与座嘉秋饰)、遙(上野樹里饰)等人逗留在学校里玩耍。某日,他们在房间的一角突然发现了一个凭空冒出的时光机!   心绪激荡的众人开始讨论起他们的时光之旅,他们一致决定要回到昨天拿回不小心弄坏的空调遥控器——这天气,没空调可不好活啊。   穿越时空的人并不是游刃有余的,肆意更改过去可能会引起不良后果,“严重的话,一切都会消失。”研究员穗积(佐々木蔵之介饰)下出如此判断。大家开始恐慌起来,为了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他们竟会因此消失吗?

夏日时光机第一集

“回忆起一首丁香花,又在思念那年爱人啊,人说世道太假,我信爱情可开花,在跟她相识那一刻,在彼此相爱那时候,埋怨世事的她,便一走不会再归家,拥有牵挂这一生,回忆相恋悲痛泪落下,难以再

放弃那念挂,一颗痴心交与她……”

一曲唱完的时候,穆亦君转眸看他,“你和林笛儿还有联系吗?”

南宫莫往椅背一靠,拢了眉,“为什么突然提她?”

“听了情歌都能想起一个人,何况是唱着情歌呢。”穆亦君开了一瓶陈年拉菲,他说,“在我的印象里,你跟她谈得最久吧?”

“真爱不在于久。”南宫莫唇角扬起一丝邪邪的笑,转移了话题,“亦君,你现在还是单身一人吗?”

“不然你以为呢?”他觉得爱情不能将就。

“要么,我介绍一个女朋友给你?”南宫莫将手搭上他肩膀,“绝对漂亮!”

“那些网红妹子还是留着你自己享用吧。”他往高脚杯里倒了两杯酒,然后转眸看了眼紧闭的洗手间门,里头好像还关灯了,“……”

南宫莫突然想到什么,他唇角轻扬,拿着遥控轻轻一按,音箱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理所当然的,洗手间里的喘息声毫无掩饰地传到了他们耳里……

不过仅两秒,里头的人便引起了警惕!

然后是诡异的寂静,包厢里很寂静,洗手间里也是……

穆亦君赶紧从他手里拿过遥控,迅速点开一首歌,很快,过门音乐声回旋在空气里……

洗手间里,时颖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整张小脸羞得通红。

盛誉还没有要够,他的体力特别好,再加上药性,此时的他简直战斗力爆表。

“将就将就快点啦,你朋友还在外头等着呢。”时颖后背紧贴在他胸膛,她咬唇小声地催促着。

“不许催我。”

“可我腰都酸了……拜托啦。”她开始求饶。

大约过了十分钟,洗手间里的灯亮了,盛誉和时颖已经穿戴整齐,与男人的从容淡定不同,女孩脸颊绯红,红得就像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却将她的头绳取下,用手指充当梳子帮她将头发理顺,然后帮她扎起来。男友力爆棚啊。

她的心砰砰砰跳个不停,抿唇盯着他的皮鞋,心里担心急了,“如果怀孕了怎么办啊?”刚才没有用套啊。

“什么怎么办?生下来,我奖励你一条豪华游轮和一栋别墅,可以转赠给你爸妈。”

时颖脸色一变,她生气地将他推开!

迎着她不悦的目光,男人微怔,怎么了?

“你拿我当什么?”她真的不高兴,非常不高兴,“生孩子算交易吗?”她的声音不大,可怒意满满。

“……”盛誉上前一步双手握住她肩膀,他俯视着她,慎重地回答她,“当然不是交易,我爱你啊,爱你我就送你礼物,我错了吗?”

“可是我听着很别扭。”时颖很郁郁,“尤其是两者扯到一起的时候。”

“好啦,你不要生气了。”他捧住她的小脸,手指轻抚着那脸上吹弹可破的肌肤,“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不是你代孕的工具,给你生孩子我愿意生就生。”她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好好好。”他哄着她,“对不起,是我说话没经过考虑好不好?不生气了,类似的话以后再也不说了。”真的很怕她生气啦!

郁郁的情绪总算有所缓和,时颖深吸一口气,抬眸问他,“等一下出去怎么说呀?”

“要怎么说呢?人家又不会问的。”盛誉声音轻柔,男女之间那点事,谁不懂?又不是三岁孩子。

时颖愕然,“真的不会问吗?”

盛誉摇头,然后牵着她的手,问她,“你准备好了吗?”

迎着他的视线,她脸颊红红的,她深吸一口气以平复情绪。

然后,他打开了洗手间门。

盛誉带着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南宫莫和穆亦君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尽管那边还很宽。

“嫂子,吃水果。”

“盛哥,你要不要再来一首?”

他们真的很好,忽略了女孩脸上的红晕,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盛誉没有坐下,他牵着时颖的手,声音低磁清冷,“今天没心情了,散了吧。”

穆亦君和南宫莫对视一眼。

“没异议的话就撤。”盛誉说完带着她就要离开。

时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到底是谁给他下药?是奶奶吗?

“等等我们!要散一起散!”他们忙起身跟上。

长长的走廊里,满壁精美浮雕,灯光氤氲,盛誉步伐凛冽,他牵着时颖的手,单手插在裤兜,那背影散发着一抹冷意。

时颖也感觉到了他的不寻常,和刚才洗手间里事后温柔的他判若两人。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她隐隐有些不安。

南宫莫和穆亦君跟在他身后,他俩对视一眼,然后迅速跟下了楼。

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也感觉到了不寻常,可能要出事。

楼下大厅,衣香鬓影,绅士名媛手挽手举杯谈笑风生,犀利的眸光一扫,盛誉一眼就瞥见了角落里的女人,一把左轮从兜里掏出来,“沐紫蔚!”对准了那抹背影!

那女人回眸,撞入男人凛冽的神色里,呼吸蓦地一窒,她看到盛哥的脸色非常难看。

南宫莫和穆亦君脚步一滞,眉头一拧,这什么情况?

盛誉缓缓松开时颖的手,时颖紧张地看向身边的男人,看到了他眸子里嗜杀的光芒,就在他要扣下扳机的时候,不少名媛吓得往绅士怀里一钻,然后准备逃离这现场。“不要!盛哥!”南宫莫伸手握住他手腕,“你不能杀他!奶奶知道会生气的!他爸救过你爸的命!”他小声提醒,“她是沐紫蔚对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开枪!沐叔叔也是圈子里的人!影响不好!死一个

人解决不了问题的!”

“是啊,盛哥,到底出什么事了?”向来不管闲事的穆亦君也开口了,“杀人不能解决问题的,冷静一点。”

可盛誉该怎么冷静?差点又被她给算计了!

时颖心急了,“把枪放下吧,我们跟奶奶的关系已经够僵了。”她知道了,药是沐紫蔚下的。

三双手都握在他手腕上,都在劝他别开枪。

盛誉盯着沐紫蔚,眸中满是危险!沐紫蔚脸色刷白地迎着他,心里害怕极了,却摆出一副生死无所谓的表情,看了令人生厌!

夏日时光机

夏日时光机第二集

第233章 给曲总吹吹枕头风

“啥?”全力以赴表演中的童瞳,闻言一呆。

她厚着脸皮卖力表演老半天,结果曲一鸿居然以为她抽风了。

肿么会这样?

然后,她嗷嗷喊着扑过去了:“NND你个曲一鸿,你都啥眼光啊啊啊——”

用力过头,一不小心左脚绊右脚,她踉跄着撞向地板。

晕,她估计要和地板亲吻,呜呜马上就会出现满地找牙的现场直播。

如此壮烈的视频画面,人生百年仅此一次,一准会助她成超级网红。

眼睁睁地准备认命,千钧一发之际,裙带被股外力拉住。

“笨蛋!”头顶响起不悦的埋怨声。

扶着脑袋稳住身子,童瞳讪讪地咕哝一声:“谁闹癫痫了?我可是童瞳。”

她童瞳就是健康剽悍的代号哼哼!

眯眼瞅着她的闪烁的眼睛,曲一鸿冷冷一哼:“有事?”

这毛丫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含蓄,有事不直说,在这里瞎胡闹。

“没事没事。”童瞳赶紧摇着双手,“嘿嘿,真的没事。”

“是吗?”松开童瞳,曲一鸿拧眉打量她全身上下,星眸锁紧她被汗湿的刘海,“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去种地了?还是游泳了?”

童瞳下意识伸手摸头发,果然头发早被汗水凝成一团。

她讪讪地后腿一步:“都不是,陪淘淘跑了一下午。

“没事以后别这样,吓人。”曲一鸿大步走向露台,准备饭后百步走。

主卧后门一甩上,童瞳就一巴掌拍上脑门。

呜呜她真是个胆小鬼!

他都问上门来了,她应该大大方方和他说明,滔滔从今天开始,要在和华居住上几天,请他曲大总裁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计较这种家务小事。

可是熊心豹胆的她,刚刚莫名其妙就打了退堂鼓。

不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歪着头想了想,童瞳忽然转身大步走向次卧,进了浴室,站在落地镜头。

镜子里面的自己汗哒哒的,流露疲累,连眼神都不像平常那样灵活。

整个看上去傻呼呼的模样。

“啊——”童瞳的小脸抽了抽。

晕,不怪她自以为摆出世界级的迷人姿势,曲一鸿却认为她抽风。

不假思索地奔向衣柜,在睡衣那一格翻来翻去,翻去翻来。

NND她今天一定要找出件电力十足的情趣睡衣,把曲一鸿迷得七荤八素,让他主动求她留滔滔在家里。

挑了好几分钟,童瞳眼前一亮。

指尖轻轻一勾,指头上便多了件黑色情趣睡衣。

这睡衣的设计者一定是男人里的精英,女人里的精灵。不该露的露一半,该露的全露。恰如其分地抓住男人探秘的心理。

估计对方只要是个男人,都能被她童瞳迷得晕头转向。

哈哈就它了!

滔滔你乖乖等着,二伯母帮你搞定哈!

拿了睡衣,童瞳飞快回到浴室,伸出一脚踢上浴室门,飞快冲洗完毕,擦干身子,套上睡衣。

站在落地镜前,童瞳粉嫩小脸红了红,一颗心儿悄悄然怦怦直跳。

细胳膊长腿,皮肤天然白里透粉,雾蒙蒙的眸子格外勾人……

嘿嘿再看下去,她估计都要自己迷上自己,想扯掉遮住女人最美妙的地方。

想了想,童瞳拿过从来没用过的香水,在全身几处大动脉上滴上几滴。

香而浓艳,再加上神秘。童瞳相信自己一准能在三秒内摆平曲一鸿。

曲大总裁,本姑娘来了——

探头瞅瞅外面,确认二楼就只有曲一鸿,童瞳这才扯开个自以为迷人的笑容,踢掉拖鞋,赤着脚来到后门口。

听到开门声,正饭后百步走的曲一鸿,应声转身。

淡淡玫红的灯光中,高高瘦瘦的童瞳正如一朵婀娜的荷花盛开在水中央。

眉目含情,樱唇吐香,粉脸含春,睡衣半掩,笑容微露……

曲一鸿喉咙里,发出声吞咽声。

明明暮色深沉,看不清曲一鸿的俊脸,童瞳却能稳稳断定,她成功了。

“哼,小样!”童瞳得意洋洋一声闷哼。

哈哈曲大总裁乖乖到我碗里来……

捂着缺了半块面料的心口,她噙着笑容,迈步跨上露台——

“站住!”曲一鸿一声怒吼,惊起几只小鸟纷飞。

“呃?”童瞳一愣,不可置信地瞪向曲一鸿。

她拿出看家本领,把自己好好收拾了翻,结果居然没迷倒曲一鸿这个大爷?

呜呜剧本不是这样演的啊!

她心中的剧本原本这样哒——他闻香扑上来,她顺势倒在柔软在被单上。两人意乱情迷之际,她趁机和他吹吹枕边风,和他提出让滔滔住下来。这时被下伴身控制住思维的曲一鸿,大掌一挥,痛快地答应:滔滔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NND反了反了,曲一鸿明显不安剧本走,她怎么演下去呜呜。

童瞳还在天花乱坠地胡思乱想,腰间一紧,身子腾空。

“啊——”童瞳一声尖叫,失重的感觉让她一把楼住曲一鸿的脖子,“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呜呜。”

“穿成这样,你敢跨出房门一步!”曲一鸿阴鸷地下结论,和华居气压低沉几分,“脑子进水了。”

“呼——”童瞳呼出气息,拍拍心口,差点吓死她了哈哈。

明明被骂,她唇角却情不自禁漾开笑容。

这么说,嘿嘿她的计谋已经达到初步效果。

现在该倒柔软的被窝里了……

果然如童瞳所料,她还没想完,便滚进被窝,热吻漫天铺地袭来。

迷迷糊糊中,睡衣被野蛮地扯掉一块。

耳边粗重的呼吸声,证明英明的总裁大人正开启下伴身思考的情景模式。

时机到了。

“我有点事和你说——”童瞳双手抵着曲一鸿胸口,眼巴巴地瞅着他。

“等会再说。”他俯身凝着她,低沉沙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满,手底下忙得很。

童瞳清晰地听到,睡衣似乎又被扯开一块……

浓烈的荷尔蒙让童瞳迷醉,急促的呼吸声中,她发出微弱的抗议:“不是,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再这样下去,她都要反扑上去啦。

呜呜曲一鸿你个大爷,本姑娘不就穿了件少两个洞的睡衣咩,你有必要从绅士化身为狼咩。

瞧把她都撩得全身火热火热哒。

呜呜她还要和他谈滔滔的事哎……

他轻伸手拿过杜雷丝,轻咬她耳根:“乖,拆开它……”

夏日时光机

夏日时光机第三集

第三百六十二章后怕的李德彪

李德彪急切地说道:“那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养殖场找朱蓉吧,争取尽早把合作的事情给落实下来。”

赵东方有些迟疑,“可李老哥,你才刚起床还没吃饭呢,反正我怕看朱蓉的态度积极得很,今天的谈判是十有八九可以成功了,我们也不必急于这一时,等你吃过早饭再一去也行啊!”

然而李德彪却摆摆手,大大咧咧地说道:“早饭多吃一顿少吃一顿不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不吃也不会怎么样,但朱蓉现在的态度好不容易缓和下来,我们必须得抓住这个机会,把这笔生意谈成。

不然推迟下去,万一朱蓉变卦这么办?早点谈成签下合同,也了了一桩心事,省得以后夜长梦多,东方老弟你说是不是?”

赵东方觉得李德彪的话在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随后两人便一起下楼,到前台结账。

在办完手续要走的时候,赵东方忽然又停下脚步,然后深深地看了店主也就是那个中年胖女人一眼,最后赵东方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她。

“这位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宾馆老板娘不解地问道。

赵东方道:“我这个人懂点风水堪舆之术,上面写的是我的手机号码,你以后宾馆要是碰到什么怪力乱神方面解决不掉的事情可以打电话找我。”

昨天赵东方在进入宾馆前就看出这家翔云宾馆不干净,里面估计有脏东西,但奇怪的是昨天赵东方在里面住了一晚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不过他终究是放心不下,所以才会在临走之前才把自己的号码丢给宾馆老板娘

宾馆老板娘看了一眼赵东方,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心想江湖骗子都骗到老娘这儿了,以为我有这么好骗,我才不会上当受骗呢!

不过虽然心里对赵东方的举动非常不屑一顾,但考虑到他们毕竟是自己宾馆的客人,所以表面上宾馆老板娘还是非常热情地说道:“好的,以后我要是遇到是事情一定会去找你们的。”

赵东方也看出宾馆老板娘是口是心非,不过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至于宾馆老板娘以后到底会不会找自己,那就不是赵东方关心的事情了。

随后跟宾馆老板娘说好,他跟李德彪便一起离开了。

在车上李德彪不解地问道:“东方老弟,你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给那个宾馆老板娘丢你的手机号码,以前我也没见你这么推销自己的业务啊!”

赵东方笑笑,“李老哥,其实有一件事情我因为担心你会害怕,所以一直没跟你说。”

现在赵东方他们已经远离翔云宾馆,赵东方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准备把他们住的那家宾馆有脏东西的事情如实告诉李德彪。

“啊,有什么事情你没告诉我啊?”李德彪急忙问道。

赵东方这才缓缓说道:“其实我们住的那家宾馆有点不干净,你还记得我们进入宾馆之前,有一条黑狗无缘无故对着宾馆咆哮?

其实狗是一种非常也有灵性的生物,它们能看到我们人类看不到的脏东西,昨天它对着酒店不断咆哮就是因为它感受到了那家宾馆当中有着脏东西。

而我也发觉那家宾馆上方有浓浓的阴气笼罩,不过奇怪的是后来我们住进去一晚,倒都没有再发现什么异常。”

赵东方说的时候很平淡,但一想到自己昨天在一家有着脏东西的宾馆住了一晚,尽管现在已经过去了,但李德彪依然是心有余悸。

李德彪埋怨道:“东方老弟,不是我说你,你这事也做得忒不地道了,咱俩都以兄弟相称,那就跟亲兄弟没啥区别了。

有这种事情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呢?幸好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要是发生饿了什么不幸的话,我告诉你咱俩哭都没处空去。”

赵东方笑笑,然后安慰道:“李老哥,你就放心好了,我怎么可能会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呢,我看出那家宾馆不干净之后,你难道不记得了,之后在你进入房间的时候,我也给了你一张驱邪符,有了我的那张黄符,保准你可以百鬼不侵,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德彪仔细一想,的确有这件事情。

不过他还是责备道:“话虽然如此,但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东方你可千万要跟我打个招呼呀,老哥我年龄大了,一颗小心脏可禁不起你这么吓啊!”

赵东方看李德彪的样子知道他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赵东方只好向他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一定会提前告知他的。

这样这件事情才算揭过去。

之后他们一路闲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朱蓉的养殖场。

这次赵东方跟李德彪再来到朱蓉的办公室朱蓉早就已经泡好了一壶好茶在哪里等候他们,并且一见二人进门,她就主动迎了上去。

“李总,赵总,你们来了啊!”朱蓉热情地招呼李德彪和赵东方。

朱蓉这么热情简直跟昨天赵东方央求她的场景形成了鲜明对比。

同时赵东方注意到今天朱蓉的气色明显要比昨天更好,眉宇间还带着一抹春色。

想想也正常,自从朱蓉克死自己的第三任丈夫之后就一直单身,空旷了那么久的身体猛然间在一夜爆发,想想就知道那战况得有多激烈。

而经过充分滋润的朱蓉气色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赵东方略有深意地笑笑,“朱总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啊!”

朱蓉好歹也是过来人,立即就听出了赵东方华话里的意思,已经三十多岁的她顿时俏脸一红,满脸绯红地说道:“还得多亏了赵总你的那张姻缘桃花符呀!”

随后赵东方大笑几声,然后跟李德彪一起坐下。

坐下之后朱蓉先是给每人倒一杯水,喝过一盏茶之后,赵东方才说道:“朱总,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现在你也应该可以相信我有能力破解你天生的克夫命了吧?”

正在喝茶的朱蓉急忙把茶杯放下,然后说道:“赵总,你的本事我昨天已经见识到了,现在我完全相信你的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