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家重地

尸家重地
  • 主演:吴君如,陈淑兰,叶子楣,卢冠廷,元奎,白文彪,鲍伟立,陈龙,陈硕,陈远佳,曹查理,朱慧珊,钟发,侯焕玲,顾嘉玲,卢大伟,宣彤
  • 导演:刘镇伟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0
三百年前,一个岛上渔村的村民将一队路过的护送贡品官兵尽数杀死,并不慎惊醒了一具秦尸,借宝物力量将其封印。自此,此地村民不事生产却凭借祖传财宝衣食无忧。驻岛警察石春(元奎 饰)怀疑村民制毒谋利,令两名助手陈龙士(杜德伟 饰)、小钢炮调查多时但一无所获。是日,一戏班来岛上演出,疑心戏班与村民里应外合贩毒的石春出面调查,不期然使戏班的九姐(吴君如 饰)对自己一见钟情。当夜,九姐和戏班中的阿秋(陈淑兰 饰)、林老师(卢冠廷 饰)偶然得到从村民中泄露出来的藏宝图,三人试图将村中宝藏据为己有,却惊动秦尸令其再出人间,复仇的冤魂在村中大开杀戒,石春为斩妖除魔,犯险寻找古时宝物——钟馗宝剑。

尸家重地第一集

“我就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脸开得了这个口?当年因为尹家的危机娶我,跟方氏联姻,这么多年,吃我方家的、用我方家的,我整个方氏都进了你的肚子里!尹正气,你可还记得当年你是怎么求我父亲、怎么跪舔的吗?我们一家人对你视如己出,我父亲把他毕生的心血跟他最爱的宝贝女儿全都托付给了你,这些年,你是怎么对我的?如果没有这笔巨额养老金,你是会对我念旧情、还是会因为这个女儿跟我保

持婚姻?你不会!你早就把我踹到太平洋去了吧!我早就看透你了!除非有求于我,你根本就不会给我好脸色!你以为尹氏破产了,我是因为爱你、愿意陪你吃苦操劳?”

往事历历,尹妈妈也禁不住大笑出声:“呵呵,你曾经感动过吧!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个爱人愿意陪在你身边?可惜,你做梦!我熬地是保险金的时间、等地就是这个机会!二十多年,我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恨你,我去过教堂、去看过心理医生,一度吃斋念佛,我不是没有彷徨过!可每次,你都太让我失望了!这么多年,你心里始终还是只有那个贱人!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好多花容月色,让你如此魂牵梦绕;我也不在意自己比不上她、不得你

的爱;可是既然不爱,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贪图我们方家的财势地位?尹正气,你毁了我的一辈子!”

滋滋地咬着牙,尹妈妈脸上暴跳的神经转而却又缓缓平复了:“你知道每次看到你对兰溪冷言冷语,我有多恨你,又有多痛快吗?你以为这个世界说是为围着你转的吗?你以为你三言两句我就真得什么都信,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太小看你的枕边人!不说,不过是还在意这份情、给你面子而已!我有钱,当年我可以换走她的孩子,也可以让她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也是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她也是一个女人,虽然我恨她,可是我更恨你,你们这种人,根本不值得我脏了自己的手!虽然活着很累,可我永远记得父亲临终时说过的那句话,希望我好好活着,即便活着很累!后来,我就想通了,其实,你也没有那么爱她!至少,你更爱钱,否则当年你怎么会为了钱跟我联姻而放弃她呢?你不把我放在眼里,一个穷酸的女人,我还也不放在眼里!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要作,我很乐意欣赏,因果报应,你们的孩子在替你们买单

!”

脸色一阵乍青乍白,尹正气憋闷地脸都绿了,手颤抖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又想说我是个毒妇?尹正气,谁毒地过你?即便不是我亲生的,我也当成亲生的养了二十多年!我问心无愧!如果你对她好一点,她何至于沦落到今日的下场?我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开口,可是我都打住了!因为,你在作的、折腾的,本质是我的孩子,我很庆幸她不足三个月就夭折了,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这么冷血的父亲!我不过你是把你附加给我孩子的转移到了你情人的孩子身上!你只心疼你情人孕吐的苦、心疼她的桑子之痛?你可知道我也曾有过一模一样的经历?可是她还是比我幸福!她有人陪,有人关心!而我名正言顺的老公,这段长达七个月的经历,都不曾知道!我愧对我的宝贝儿,我也感激我的宝贝儿,如果当年我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启齿小产的事儿,多次犹豫去书房,也根本不会知道你这些龌龊肮脏的勾当!你以为我是动了胎气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吗?那是被你气的!也是那一次,你彻底改变了我!我从来没想过要瞒着你,是你一手摧毁了那个贤良淑德、以夫为天的方家大小姐,是你把我变成了跟你一样的魔鬼!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我所恨的是,为你这样的人

渣,我搭上了一辈子最好的时光——”

闭了闭眼睛,尹妈妈也禁不住泪如雨下,而一边,大哭着,尹兰溪整个人都崩溃了。“你想告我吗?你去告啊!对了,有一点,我忘了告诉你,尹正气跟方媛已经离婚了,就在我取完保险的第二天!你难道不记得去保险的时候我让你签了几个全权委托的协议吗?其中还包括一份离婚协议!

一切程序,都是合法的!我不介意你用任何名义起诉我!尹正气,为了这一天,我准备了十年,我有足够的铁证,可以让你——净身出户!”

说着,尹妈妈抖了抖身上的外衣,一脸的胸有成竹。

此时,突然一道急切的男声传来:“阿芬,你这是怎么了?”

随后便见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跑了上去,男子一身休闲的西装,干净利落,面向也甚是宽厚,走向尹妈妈,先帮她整理下头发,而后才看了看尹正气:

“等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事了!走吧,陈律师还在等我们,赶紧办完赶紧回去!”

拉着她,两人往一边走去,男人明显地很在意尹妈妈,一路上不停地替她整理衣服又拿包:

“就怕你担心,一直在赶,你还是过来了!我一个人能办好,很快地!”

笑着挽着男人的胳膊,尹妈妈像是又恢复到了往昔那个贤淑温婉的女人:“我想陪着你,万一有事也有个照应!你不在,我跟儿子也吃不好睡不好地——”

“就说让你认真学学做饭嘛,这让人怎么放得下心?放心吧,普通的医疗事故,只是配合调查!”

两个人渐行渐远,依偎的背影却写满了平凡纯挚的爱与幸福。身后一阵窃窃私语,尹兰溪泣不成声,尹正气面色铁青,捂着胸口,半天一动未动,突然,“砰”地一声巨响,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两秒。

尸家重地

尸家重地第二集

第1847章 功劳点数

“杨雪,恭喜你达到了二元丹药师,而且突破到了窥道层次。”平台后方,林长老一脸笑容的说道。

林长老看似四五十岁的模样,一身白袍,身形消瘦,精神却是极为矍铄,身上的气息已经达到了悟道层次。

“我也是刚刚突破的,炼制了几炉二元丹药,却都是低级层次的,效果不大,我便是前来换取一些功劳点数。”杨雪说道。

“呵呵……即便效果再差,也是二元丹药,你拿出功劳令牌,我为你打入功劳点数。”林长老微微笑道。

杨雪手腕翻动,取出一块黑色令牌,这令牌的正面刻画着一个数字,背面则是写着“功劳”两个字,正是储存功劳点数的功劳令牌。

杨雪拿出功劳令牌递给了林长老。

林长老手拿功劳令牌,功劳令牌上的数字便是发生了变化,原本杨雪功劳令牌上的数字是二千三百零六,而现在变成了三千三百零六,整整多了一千。

“杨雪,三千多的功劳点数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在资源区中能够换取到一些好东西。”林长老把功劳令牌还给了杨雪。

“多谢林长老。”杨雪向林长老屈身一礼,转身走向了资源区域,杨雪一走,周围的一些人已经跟了上去,他们也是到了资源区,等待着墙上的信息更新,只要二元疗伤丹的信息一出现,他们便是要出手买下来,毕竟疗伤丹能够在关键时刻保得性命,是历练途中不可缺少的一种丹药。

资源区的人少了许多,很快便是轮到了吴悔。

“晚辈吴崖见过林长老。”吴悔化名吴崖,向着身前的林长老微微一礼。

“吴崖?有些眼生,你是第一次来到功劳堂吧,可曾办理功劳令牌?”林长老看向眼前模样普通的青年,眉头微微一动,眼前的青年看似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修为达到了先天入道初期层次,这天赋也属于上乘,不过林长老却是没有在功劳堂中见过此人,林长老已经是悟道层次,神识不凡,只要见过的人都会有所印象。

“恩,晚辈最近才加入到灵谷宗,并没有办理功劳令牌,还有劳林长老了。”吴悔抱拳说道。

“按着规定,第一次办理功劳令牌,需要拿出一件东西换取功劳点数,不知道你要拿什么东西。”林长老语气随意的说道,一个入道层次的小辈人物,能够拿出的东西价值不会太高。

“晚辈曾经误入过一处遗迹,得到了一些丹药,晚辈现在用不上,想要换取功劳点数。”吴悔向林长老说道,手掌翻动,拿出来一个白色瓷瓶,递给了林长老。

“哦?竟然是丹药,一枚一元丹药能够换取十个功劳点,也不错了。”林长老脸色一怔,下意识的接过瓷瓶,打开了瓶盖。

“吴崖,你莫非欺骗于我,这瓷瓶中并没有丹香出现,何来的丹药之说。”林长老拿着瓷瓶,脸色却已经露出不满之色,他接手的丹药也不在少数,哪怕最低等的丹药都会出现药香,而现在瓷瓶中并没有任何的波动出现。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瓷瓶甚是奇特,能够封堵丹香弥漫,要进行探查,还需要神识进入到瓷瓶之中。”吴悔说道,脸上露出一抹为难之色。

“是吗?什么丹药竟然还封堵丹香,这是……”林长老下意识的激发神识进入到了瓷瓶中,脸色却开始发出极具的变化,时而呆滞,时而震惊,目光中露出一片难以置信。

“林长老,这瓷瓶中有三颗丹药,还请长老为我办理功劳令牌。”吴悔提醒说道。

林长老终于回过神来,目光再次放在了吴悔身上,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你真的那把这三颗丹药放到功劳堂?”

吴悔点了点头,“这三颗丹药我现在又用不上,用来换取功劳点数最为妥当,而且得到的点数还能够换取其它资源,反正是赚了。”

“说的不错,你不过入道层次,确实用不到这样的丹药,我这就为你办理功劳令牌。”林长老收起瓷瓶,手中多了一枚黑色的令牌,令牌的背面是“功劳”两字,正面原本没有数字,不过在林长老的激发下,出现了一个数字,三万。

三枚丹药换取三万功劳点,可想而知里面究竟是什么丹药。

“吴崖,这是你的功劳令牌,这可是一笔极大的财富,有时候还是低调一些的好,莫要太过招摇。”林长老递给吴悔功劳令牌,并没有直说,而是向吴悔传音道。

三万功劳点数几乎可以在资源区买到任何一样东西,那墙壁上之所以没有标注五元丹药的价值,并非是没有价值,而是在灵谷宗中几乎不会出现五元丹药,不过在林长老看来,眼前的吴崖是遇到了逆天的机缘才能够得到三颗五元丹药。

面对林长老递过来的功劳令牌,吴悔并没有接,“林长老,我这里还有几瓶,你就一并收了吧。”吴悔一挥手,在林长老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五个瓷瓶,每一个瓷瓶与之前的一般无二。

“这难道也是……”林长老张大的口,急忙拿起一个瓷瓶,打开瓶盖,同样没有丹香溢出,不过林长老的脸色变幻的却是越发的剧烈。

林长老一个个打开瓶盖查看,直到全部查看完成,林长老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色却是依然带着震撼之色。

“吴崖,你这机缘真的让老夫佩服,只可惜你现在修为不到,不然的话,这些丹药真的会成为你的一大助力,我现在为你换取功劳点数。”林长老说道,再次改变着功劳令牌的数字,一颗五元丹药价值一万功劳点数,而这五个瓷瓶中,每一个瓷瓶都是装有三颗五元丹药,加上之前的一瓶,功劳令牌的数字最终变成了十八万。

“多谢林长老。”吴悔接过功劳令牌,向林长老道了一声谢,转身向着资源区走去。

看到吴悔那平静的脸色,林长老暗暗摇了摇头,“这个吴崖竟然表现的如此淡然,看来还没有意识到十八万功劳点数是一个什么概念,若是真的能够拿出去换算元币的话,最少也是千万元币。”

十八枚五元丹药便是吴悔这十日来所炼制的成果,吴悔的炼制有时候一炉一颗,有时候一炉三颗,其成丹的品质都在中等层次以上,甚至还有三颗高等丹药。

拿着十八万功劳点数的功劳令牌,吴悔来到了资源区,资源区的人数更多一些,吴悔看到杨雪的身影还在其中,此时的她站在一旁的显示墙壁上,仿佛看中了什么东西。

“这水灵珠竟然要五千功劳点数,看来我还得炼制几炉丹药才能够换取到。”杨雪口中喃喃,目光一直放在显示墙壁上的一处。

“杨师妹是看中了什么东西?需要师兄帮忙吗?”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在了杨雪的一旁。

杨雪转头看去,眉头微微一皱,眼前之人一身黑色长衫,剑眉星目,面容极为俊朗。

“周鸣,你不是在外历练吗?怎么又回来了?”杨雪说道,语气却是有些清冷。

“呵呵……灵谷宗中究竟是我的宗门,回来也是正常,这次我带了一些东西换取一些功劳点数,现在用不了,师妹若是急用,我可以借你一些。”周鸣微微一笑道,手腕一翻,拿出自己的功劳令牌,那令牌的正面显示的一个数字让杨雪的眉角直跳。

“十万功劳点数!周鸣,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功劳点数。”那周鸣的功劳令牌上赫然是一个十万的数字,这可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杨雪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够拥有如此多的功劳点数。

“呵呵……我自有门路,一些东西与其卖在外面还不如换取功劳点数来的实在,师妹,你若是看上了什么东西,尽管开口便是,师兄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周鸣脸色得意的说道。

杨雪脸色有些犹豫,那水灵珠对她来说极为重要,杨雪现在十分想要得到。

“那就多谢周师兄了,我想要那……”杨雪伸出手掌,指向那水灵珠,那水灵珠的字体却是微微一暗,一个叫做“吴崖”的名字出现在了水灵珠的后方,这说明水灵珠已经被此人购买。

杨雪急忙转身,看向一旁的平台,正看到一个样貌普通的青年收起了水灵珠。

“咦?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抢杨师妹的东西,杨师妹放心,我定然会让你得到水灵珠。”周鸣脸色一变,同样看到这一幕,身影一动,挡在了那青衣青年的身前。

“你叫做吴崖是吧,把水灵珠让给我,我可以加价一百功劳点数。”周鸣一脸傲意的说道,身上散发出窥道中期层次的气息。

周鸣的话语立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众人的目光纷纷的转向这样,一些人认出了周鸣的身份。

“是周鸣,此人常年历练在外,据说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今日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周鸣是灵谷宗的天才弟子,已经达到了窥道中期层次,而且还是一位二元丹药师层次,对他对峙的又是何人?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那人也是先天层次,不过只是入道修为,与周鸣相差甚远,好像周鸣看中的东西把那人得到,这下有好戏看了。”

……

众人议论纷纷,都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尸家重地

尸家重地第三集

说罢田峰双手高擎着酒盏,向楚伯阳敬酒。楚伯阳微微一笑,举起酒盏,轻声说道,“田峰,请!”

他这一声呼唤,令田峰身子一颤,抬头望向楚伯阳,眼圈儿便红了,将酒盏力道酒一仰脖,一口吞下。

“多谢主公!”他喊操似的大声说道,橐橐有声地走回座位。

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敬酒前后,他已然判若两人。

田炳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儿子的侧脸,喃喃笑道,“臭小子,这还差不多!”

楚伯阳这才说道,“田峰,你明天一早到军营报到,叶将军有事找你!”

他的语气温和而轻快,甚至唇角还带着笑意。田峰蓦地望向他,眼睛里闪着热切的光芒,突然便咧开嘴乐呵呵地笑起来。

田炳壮真是拿这个傻儿子没有办法,踢了一脚他的凳子腿,叱道,“快点谢谢主公,你这个呆货!”

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田峰挠着后脑勺站起身,向楚伯阳郑重相谢。

楚伯阳这才扭脸去看邵玉,星眸里闪动着一丝戏谑的笑意,好像在说,“你瞧,你的吩咐我照办了,效果还不错哦吧?”

邵玉抿着唇,埋着头轻笑,然后附耳过来,悄声说道,“差事办的不错,一会儿回去有赏!”

第二天,田峰的正式任命便传遍了望县内外城。他接替辞职的岳一刀,成为新的步兵统领。

当晚,田炳壮和田峰的府邸便被道贺的车马,把门口的街巷都给堵住了。

邵玉和楚伯阳又在府里开了一桌家宴,请的却是二哥邵东一家人。

邵玉从原主那里留下的印象,依稀记得,那时候邵东是国公府的异类。既没有长子的压力与责任,又多情多金,早早地便四处沾花惹草。

谁知一次踏春的时候,偶然遇见一个带着丫鬟仆妇的年轻女子被纨绔子弟拦住调戏,乃至于要强抢回府。邵东亮出国公府的名头不说,还假冒邵忠的名字,楞把那纨绔子弟给吓得夺路而逃。

那个年轻女子便是易瑶,他现在的夫人。易瑶懂诗词善音律,时常跟随父亲出游,见识开阔、言辞风雅,谈吐之间便把邵东迷住了。从此,邵东改邪归正,眼睛里再看不见别的女人,只追随在易瑶左右。

那易瑶本来就谢他相救之恩,言谈之间格外真挚,又架不住邵东隔三差五地寄送书信,渐渐地两人便有了真情。

只是易瑶出身行商之家,定国公府正当烈火烹油之际,邵英雄哪里看得上?

当年邵东一意孤行,非要迎娶易瑶做正室,还扬言此生绝不纳妾,更不会另娶!此举轰动邢都,再加上定国公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家门,他在那时可真是名动邢都!

好在邵忠一再帮他说话,定国公后来才另外拨给了土地银钱,让他开府另过,算是认下了易瑶。但是邵英雄绝不肯见他们,逢年过节也不让回府,也肯收下年节礼,只当是眼不见为净。

邵东自婚后便开始跟着岳丈学习行商。他本就风流倜傥心思灵巧,又有定国公府这么一座大靠山在后面支撑着,很快便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把岳丈家的绸缎生意拓展了十倍不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